第9章 旅人篇第八章 好久不见,还能一起玩吗?

作者:jia2360
更新时间:2021-12-06 13:17
点击:670
章节字数:31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旅人篇第八章 好久不见,还能一起玩吗?

**************

『我们都是不走运的人啊…』

****************


「遥,来打一局」

「不要」遥咬着饼乾秒答,心情不爽


「真是的……我们可是正在打全国大赛,帮忙练习一下也不行喔?」


遥一翻白眼,伸手再拿一块饼乾「我可是三年没打麻将的菜鸟,你们是全国水平吧?又不是凑不够人数为甚麽要我下场?」


「还是老样子」真子怀念地叹息,转而向后辈们补充「从一开始遥姐就只是为了陪部长才打麻将的,基本上如果部长不打她也不会主动打」


「硬要说的话,我比较喜欢将棋、西洋棋之类从一开始决定好手牌的竞技」遥再补充一句「我,运气不好啊」


「要打的话华菜我随时奉陪!」池田元气满满地凑热闹。刚才自家队长磨蹭了好久还不回来让她有点担心,谁知听到消息自家队长亲手帮一个捡回来的受伤陌生人细心地洗了头洗好澡还吹乾了头发包紥好伤口。


更气人的是,那傢伙居然受到了那麽温柔贴心的对待还要抱怨被困在轮椅上


最最最气人的是,那傢伙居然是那个竹井久的姐姐!!


这两姐妹也太不要脸了!!!

看我不虐爆你!


池田意气风发地坐在麻将桌前双手抱胸,向上埜遥投去挑衅的目光,旁边的和跟咲无奈地相视一笑。


美穗子是个人战代表不能跟她们对局只能观战,优希要调整步调,龙门浏的人因为衣要早睡而回去了,真子的特训主要是在牌桌外看,剩下能上桌的人不是吉留就是京太郎,再不然就是久和遥,但这两人此刻明显不肯让步。


「上埜小姐,为甚麽讨厌麻将呢?」咲软软地问。


「因为,我上场的话,既赢不了,大家也不会高兴。那多没意思」遥虽然对久的语气很不客气,可是对待其他后辈她倒是可谓耐心又温柔。「还有叫我遥(Haru)就好了哦,不是季节的春(Haru),是遥远(Haruka)的遥。直接叫名字就行了。」


「哈啊~真拿你没办法」久挠挠头无可奈何地叹气,大步往遥走去。正在舔掉手上饼乾碎屑的遥心感不妙,却是想逃也来不及了


毕竟卸下了义肢她想站也站不起来


久带着灿烂的笑容张开怀抱,把遥一把用力抱住,不住往她身上蹭「呐呐亲爱的姐姐~来打一局嘛就一局~咱们清澄大赛在即需要跟不同的对手对局啊~」


「喂笨蛋!住手!你在做甚麽…噁心!!危险!!」遥差点被她直接推倒在地上,现在只能一边用手肘勉强撑住地面,一手毫不客气地正面推开她拱上来的脸哇哇大叫「我说这位部长桑,请问您还要脸吗?!你的学妹们全在看啊笨蛋!」


全员目瞪口呆过后无不失笑


「关係真好呢」和摇摇头轻笑


『姐姐…』咲的眼眸深处闪着深切的渴望


遥不经意抬头一看,跟咲视线对上了半秒,好不容易狼狈地推开死缠烂打的久「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局半庄,不许再多,小孩子给我早睡」


「是,是」久毫不留恋地放开遥,捶着肩膀若无其事地退回美穗子和真子身边,脸上带着一本满足的奸笑。


「你这恶鬼」真子没好气地吐糟「只有一局半庄的话,根本没有好好摸清对手的时间,遥姐会输的吧?」

「啊啦~一局半庄可是她自己提出的」久俏皮地闭起一隻眼睛「至于输掉……这可难说」

「你倒是提醒她啊」真子有点担忧地看着遥有点生疏地抽牌、拿牌「她现在打的,可不是平常的普通麻将」


遥把盖住的手牌对齐,闭上眼睛,双手把牌轻轻握一下又放开。

『好久没见了,还能一起玩吗?』

咲猛地抬头,只见遥专注地排好手牌,看起来并无异样,刚才一闪即逝的压逼感荡然无存『是错觉吗?』


『啊啦』美穗子看到遥的手牌,感到些许意外。遥一直嘴裡说着自己运气不好,可是此刻开局可谓相当不错:断么、宝牌4的两向听。顺利的话还能加上一盃口,要是运气好加上立直和门清自摸的话将会是倍满的和牌。


「总有些信息,是上了牌桌才能明白的」久不怀好意地微笑「保持点神秘感不好麽?如果是她的话我不认为有需要提早….诶?」


美穗子闻言看向遥的对局,结果……


完全看不出有问题,切牌当然算不上天衣无缝却也很合理,成功和了的话最少也得满贯。


「喵哈哈!立直啦」池田气势如虹,立下决心要给上埜遥一个下马威。

「嗯?」遥摸进一张九万的时候却开始犹豫了,不打出去的话就会破坏断么,现在已经是一向听了,还差一点点就能听牌。


她抬眼再确认牌河,九万明显并不是危险牌,不过……

——牌桌上蛰伏着甚麽东西

『嘛,算了』

她还是把那张九万切了出去


「杠」

沁香的清风从牌桌上掠过,遥讶异地看着咲看也不看就放下岭上牌把手牌推倒

「岭上开花,1600点」

『只有岭上开花?有人立直了还开杠?』

『这简直就像,有100%信心那张岭上牌一定能和牌一样』

遥忽然感到不对,偷瞄了一眼久的表情,发现对方满脸坏笑地盯着自己。

『很强吧?我的队员』

「遥姐,我们打的是全国大赛的规则,送杠者全包,所以遥姐要支付1600点」和以为遥太久没碰麻将忘了规则,轻声提醒。


「啊抱歉,我知道了」遥回过神来支付了点棒,轻轻盖下手牌

『是吗?还是不行吗……』



接下来的对局,遥的开局手牌依然漂亮,一开牌就是三色同顺两张宝牌的一向听。


只是她第一张就把宝牌七索打了出去,把已成形的三色同顺一下子拆掉。

「吃」和不为所动。


『牌桌上存在着潮流』


美穗子见证着遥毫不犹豫地把漂亮的手牌拆得七零八落改头换面,不解地偷瞄真子和久的表情。

她俩脸上带着怀念的笑意,彷彿这才是理所当然。


「碰」


『啊啦啦』其他人站在后面看得真切,要是遥不碰的话,她上家的池田便会听大牌。


可是,遥这一鸣牌,虽然让她成功听牌了,不过变相放弃了立直的机会,而且还由多面听变成听单张。


而且那张牌牌河已经出现三张,此刻她只能地狱单骑。


「真有你的风格」真子用手肘碰了碰久,悄悄地说。

「不不不」久心裡有不好的预感


「嗯?」刚才碰的牌此刻回到遥的手裡

『这种时候回来?难道……』


正要把牌打出时遥突然改变了主意,把牌往旁边一放

「杠」

『不会吧?』众人(除了和)不安地屏住呼吸,池田背上的寒毛全竖起来

『我的……』咲感到一阵战慄从嵴骨往上窜,眼睁睁地看着遥把她的岭上牌摸走。


『真的假的』遥看清了岭上牌也不禁愣住。


「喂,快点打啦」池田不耐烦地催促


「呃…岭上开花自摸、断么、赤宝牌一张,每位3200」


「岭上…..?!」


「出乎意料地有趣起来了呢」久狡诈地眯起双眼。



************************

倒也再没有戏剧性发展,遥和了那一把后就一直烧鸡至南圈,顶多因为流局赚了一根点棒。虽然一直没点炮,不过也因为其他人自摸,分数被压至原点以下。


美穗子却看得透彻,遥在对局中不时在意想不到的时机鸣牌或餵牌,由于其他人看不到对方的手牌,而且最后和牌的并不是她,或许不觉得有异样,可是站在牌桌外的三人都心知肚明,正因为遥的暗中操控,其他人原本有好几次的大牌最后硬生生被逼改成小牌。


『我上场的话,既赢不了,大家也不会高兴』美穗子脑中忽然浮现这句话


来到最后一局时,很难得地,由于大家只和了点小牌,各人的点数还是差不多。


「自摸,300,500」池田有点犹豫地推倒手牌。由于咲被炸庄,和的立直棒被收掉。池田一举成为第一位。


『呼……只差一点』遥乾脆地盖下混一色红中的默听手牌,华丽地垫底。


「辛苦了」真子伸手拍了拍遥的肩膀「好可惜啊,只差一点就能和了」

「一如既往地不走运嘛,没办法」遥倒是看穿了清澄高年级生们引诱她一直打下去的鬼主意,在她们再开口前,就率先动手收拾。

牌桌上除了和之外,其他两人明显感觉到不对劲。首次与和跟咲同桌还能拿到第一的池田神情更是複杂。


『好像被甚麽……束缚着』


「遥桑!请跟我再打一局!」出乎意料地,池田双手一拍麻将桌,还用上了敬语诚恳地说。


『别用那麽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我啊……』


「喂喂……」遥虽然感到意外,但也很快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她伸手轻抚池田的猫耳,果不其然,她的表情和态度立马软化不少「小孩子早点睡才能长高喔!」

「我…我才不是小孩子!」

「老实点带着成为第一位的喜悦入睡吧!」

「不!拿到这种第一位我会睡不着的!」

「那…」遥难为情地挠了挠脸,在一瞬间,池田还以为她成功了「要大姐姐说故事哄你入睡吗?」

「……….哈?」

*********************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