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亲

作者:梅恋恋
更新时间:2021-11-02 11:39
点击:1007
章节字数:28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白,一个神奇的名字,听上去很像笔名或者艺名,却令我尤其在意。

事先说明一下,我不是“那边”的人。凭我对她的了解,她也不是。黑白的确有许多能吸引同性的地方,神秘的名字、优美的身姿、还有果敢帅气的行事风格。我不了解黑白的家庭,但我看得出她有很好的家教,她还是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学识渊博令人憧憬。

不过,就我而言,她的这些优点仅仅只是作为我的女仆应有的素质。所以,我现在靠在她的肩头,并不是想与她亲近或者撒娇之类的——只是因为不明原因的头疼,所以作为小主人,命令她帮个小忙。

老实说,黑白的肩膀比较纤细,我这样的姿势也不太舒服。但有句话说得好,“以毒攻毒”。就这样靠在她身旁,用手按着她的大腿静静地呼吸,感觉我的头脑有稍微清醒一点。

“大小姐,我来向您请假。”

“喔?你有什么事吗?靠过来点,嗯呢……”

“家里面叫我去相亲。已经推掉好几次了,现在不去不行。”

“这样哦。黑白,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有的。”

“现在呢?分手了?”

“三观不合。”黑白十分干脆的回答说。

我坐起来,眨眨眼然后注视,提起之前的恋爱,黑白好像并不觉得羞耻或者尴尬。显然她已经完全从失败中走出来了。我再一次想到,黑白跟我这样的小女孩不同,是一名十分成熟的女性,今年业已二十八岁。

有时候,我很钦佩她的果敢。不类我,做什么事都犹犹豫豫。如果黑白不被老爹安排来做我的女仆,她在公司也一定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所以黑白会被人喜欢,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不因此感到嫉妒。我松了口气,然后又问:

“你现在着急走吗?不急的话,就再陪我聊聊。”

我不自觉的牵过黑白的手,女仆装的褶皱下是白皙精致的手腕。我把她握住,然后贴近脸庞,很温暖。

我很喜欢黑白的温度。当然不要误会,我只是因为先前磕得有点疼,所以用她的手来揉一揉罢了。

黑白说:“倒是不急,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会儿。”

“那挺好。来跟我讲讲你的前任怎么样?我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呢。”时至今日,我想我也春心萌动了。虽然现在的我不得不专注于学业,没有留给我谈恋爱的时间。但我还是渴望了解,了解恋爱,顺带着也了解黑白的偏好——当然,这是作为她的小主人,想偶尔给她一些惊喜。

“她……没什么可说的。”黑白出乎意料的有些迟疑。我忽然有些紧张,情不自禁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就专注的目视她。

“不可以说吗?”

“抱歉,大小姐。我只是在想如何组织语言。那个人——非常的脆弱,偏偏还不喜欢表达自己的想法。也怪我,不该给她那么好的愿景,空说大话。我在过去做了许多努力,到底是没有留下她。”

黑白向我陈述,语气稍有停顿,似在追思——听她的语气,那位不知名的先生给她留下了不算差的印象,以及深刻的怄悔。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永远离开了黑白的世界。我为黑白感到遗憾,握紧她的小手,为她加油打气。

“对不起,我这样逼迫你说伤心事。”

黑白摇了摇头:“没什么,大小姐,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想知道……我在心里组织语言。老实说,我还是有点在意她的前任。毕竟软弱不是什么褒义词,显然不是黑白被他吸引的原因。但现在黑白已经作过了解释,我也不好在这方面提问了。

“我想知道,黑白,你以前跟他恋爱的时候,平时都做些什么呢?”

黑白沉吟片刻,然后说:“也没什么。大概就聊聊天,偶尔一起出门逛逛,锻炼,然后就是……透她?也没什么特别的。”

透、透她?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听见这个词汇我还是感觉脑袋里一阵嗡鸣。等等,黑白不是女性吗?那位先生……原来是同性吗?

我看错你了,黑白!你居然是那边的!作为一个像筷子那么直的直女,我必须谴责你这盘蚊香。我感觉很激动,又或许是气愤,总之就是呼吸短促,颇有些踹不过气来。

“大小姐?你怎么了?”

黑白很快发现了我的异常,当即投以关切的话语。但我忽然对她有些害怕,情不自禁的小退了半步。黑白立即反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把我往回拉,摸了摸我的额头。我想我现在一定羞得冒烟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黑白说:“没有发烧……大小姐,您感冒了?请注意休息,我给您拿点药来。”

“不用了。”我赶紧抓着她的衣裳,不让她离开,“黑白,你是拉拉吗?”

“……糟。说漏嘴了。”黑白无奈的用手按住自己的额头。然后放下来,说道:“不过请放心,大小姐,我能分清爱好与现实。现实就是,我马上又要去相亲了。抱歉,大小姐,我的时间不够了。”

“嗯呐,我会跟老爹说一声。”我随口应了句,头脑还迷迷糊糊。就又补充,“黑白,走之前帮我把灯关了,我想再睡一会。”

“好的,大小姐。请保重身体。”

我把头埋进枕头里,感觉没法面对黑白了。倒不是因为黑白的蚊香属性令人畏惧。这当然让我很意外,但不会成为我躲开她的理由。我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差了,不但去追问她的过往,还因为她的性取向而惊慌失措。身为大家闺秀,我刚才的言行有够丢人。

但愿她不要因此讨厌我。

我翻过身子,感觉还不是很舒适,就在床上来回滚了几圈儿。我在生闷气,生自己的气。翻来覆去还是在意,偏偏没个解决办法。终于,我咬咬牙,把手机打开:

“你好,小爱同学。帮我给老爹打个电话。”

我再次声明,我不是那一边的人。现在,我只是作为小主人想关心下她的日常生活。黑白在我这里帮忙了这么久,现在又被家里逼迫,很不容易。我该为她申请一个更好的薪资待遇。一个月三万。我为她争取到了这样的条件。这样的薪水不算很多,但应该能给她一个惊喜。希望她能忘记我刚出的丑。

问老爹要到了账号密码,我打开了家里的监控程序。这当然不是什么窥探隐私的无耻行径,有监控的房间也仅限于厨房客厅。黑白实在太优秀了,不光是杂务,我任性提出的要求她都能完成得有条不紊。我有理由怀疑她掌握了一些奇怪的魔法,如果我能发现端谬,就拜师学艺,说不定自己也能成为丢火球的魔法使——虽然很难相信我居然会找到这样的理由,但我姑且信了。

我选中了昨天的记录,黑白出现在视野。很遗憾她只是平常的做着家务,没有魔法也没有任何黑科技,仅仅只比一般人仔细些。看着黑白兢兢业业的工作,我的热情也渐渐熄灭。黑白是个很认真的人,大概很厌烦像我这样顽皮的女孩吧?如果不是因为工资,她还愿意为我工作吗?

不对不对,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我揪了一把自己的脸,给自己提提神。

忽然,这一刹那,黑白居然原地摔了一跤!看着她捂着自己的额头站起来,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么完美优雅的女仆居然还有平地摔属性?我看着她揉了揉自己的脚,然后重新打理被弄乱的地面。她似乎叹了口气,又好像是抱怨了几句,就继续工作了。

黑白,好可爱爱爱!此刻我本该担心她的伤势,但根本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笑意。我放下手机,在床上兴奋得打滚。我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径,但根本遏制不住。

刚刚构筑起的一点点心防,只顷刻间就决堤了。黑白的身影飞快的在我的眸中闪现。美丽的黑白,帅气的黑白,优雅的黑白,傻乎乎的黑白,宠溺的黑白……好在意,我好在意这个人!

请不要误会,我再三强调,我不是那边的人。现在,我只是忽然发现我非常舍不得这位如此优秀的女仆罢了。我好想……真正的把她据为己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