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时差】

作者:岁纳京子在船见家
更新时间:2021-10-27 23:57
点击:558
章节字数:78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窗台上放着一杯咖啡,窗外广阔湛蓝的天空,洁净无尘的云层,还有澄澈的海水和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沙滩。


结衣刷到京子刚刚发的朋友圈。


定位显示拍下这张图片的人此时正在欧洲某个城市的海边。


真自由啊,京子。


结衣熄屏了手机放在一边,昂起头靠在椅背上,随后又继续拿起笔埋头于书本之间。


此时的她正坐在大学的图书馆里。


按照道理和计划来讲,应该是她发奋图强拼命学习然后和京子一起来这所学校。


然而等她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京子却告诉她必须听从父母的安排出国学习。


『混蛋……』


结衣有些不满地骂出声。


好在她还记得这里是图书馆,控制好的音量并没有让其他人听见。


上了不同的学校,去了不同的地方。


两个人的交流不可避免地因为这些或那些原因减少了。


现在的结衣大多会通过京子时不时的动态了解到京子在哪里,在做什么。


要说打电话……


算了吧。


船见结衣一直都不是主动的那一方不是吗?


不一样的是,以前京子是很自恋的。


会自拍,拍风景照也会把自己加进去,并且经常会配上一些可能与图片无关的说明性文字。


现在京子的动态变得简洁了许多。


图片加定位。


没有文案,也没有她自己。


这让结衣完全无法猜测她这位青梅竹马究竟会在想些什么。


察觉到逐渐养成每天惯例看看京子有没有发动态这个习惯的结衣,觉得这是离谱而又无奈的事。


「我在干什么啊?像粉丝一样。」


结衣自己倒是几乎不发什么动态。


对她来说,每天的生活都很一致很机械。


起床,吃饭,学习,吃饭,学习,吃饭,休息,睡觉。


没有什么好展示给外人看的。


再次按下了锁屏键。


想得太多导致学习没有什么效率。


去吃饭吧。


✕×


『哟!又碰到我们家结衣了?』


对面的人放下餐盘,点的是和自己一样的乌冬。


『川荐前辈,什么叫「我们家结衣」啊?』


『欸——,结衣就叫我Kyo嘛~』


『容我拒绝。』


『好冷淡!我和结衣居然能在这种地方相遇,我们是被命运的红线所牵引着的对吧?』


怎么说呢……这似曾相识的台词……


就像京子当初一直缠着千夏酱说的话一样。


现在说着这句话的人笑得没心没肺。


『是是是。』


『所以!我开动了!』


面对自说自话的前辈,结衣有些无语地吃着自己的面。


川荐前辈,高自己一届的学姐。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新生群体中知名度比较高,但是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去了解,导致入学一两个月都还只是听说过有这个人的印象。


直到前辈作为学生会的成员被分配到自己所在的班级给老师当助教,给学生们当班级辅导员,这才见到真人。


第一次交流还是在新生谈话的时候……


不,准确来说,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新生谈话的活动。


现在想想,说不定只是川荐前辈为了跟自己聊天而随便用的理由吧。


『是船见结衣同学?』


『是,川荐前辈。』


『不要这么严肃嘛。我叫川荐Kyo,船见同学叫我Kyo就好了哦。』


结衣还记得川荐前辈第一次约她出来,说是学校给班助的新生谈话任务。谈话地点选在了学校的一家咖啡厅,在她到之前,前辈就已经帮她点好了奶茶。


Kyo……


结衣像是有所顾虑。


『不,直呼前辈的名字还是有点……』


『不用纠结什么礼数啦,我会直接叫你「结衣」的。』


『前辈请随意……不过,请问这次的新生谈话有什么主题吗?』


『其实也没有,就只是随便聊聊天而已。结衣之前听说过我吗?』


『嗯,前辈在同学之间好像挺有名的。』


『是嘛?哎呀,毕竟也是年年拿奖学金的人啦!』


难怪。成绩好活动多的人在大学总是很吃香。


『结衣想加入学生会吗?或者有计划加入的社团?』


『我……没有吧。』


虽然也有考虑过这种事,但是没有什么实在的动力。


更何况自己也不是善于交际的类型。


比如京子那样的。


『结衣有喜欢的人吗?』


『欸?!』


『哈哈哈哈哈随便问问啦!但是从这个反应来看,回答还很令人好奇哦~』


川荐前辈笑着摆摆手。


但结衣总觉得前辈刚刚问出这句话的眼神中带了些认真。


错觉吧。


『结衣上完晚自习回来已经很晚了,要不今天就先到这儿了?虽然在班级群里结衣也能找到我,但是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是加个私人好友?』


川荐前辈把她的社交账号和电话号码都告诉了自己,自己也保存下来添加进了列表。


然后和川荐前辈的沟通变得多了起来。


大多数的时候是前辈主动的。


『结衣?想什么呢?』


已经吃完面的前辈在发呆的结衣面前挥挥手。


『啊?嗯。没什么。』


『结衣很喜欢发呆的样子呢。』


『……是吗?』


『怎么了嘛?有什么烦恼和困惑的话,Kyo都能听结衣说的哦。』


为什么这种时候前辈的眼睛里会闪闪发光啊?


『真的没有啦。』


『结衣真是个不坦率的孩子啊~明明做前辈的都这么关心你了……这样吧!为了缓解结衣的症状,这个周末前辈带你去看电影好吗?』


『嗯……』


这个周末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安排啊。


『欸?!这还要考虑的吗?!你川荐前辈我可是忙到别人跟我打电话都要预约的耶!既然我都主动邀请结衣了,结衣就答应吧好不好?这是很大的service的~』


『好吧好吧。』


『那过两天我可就在结衣宿舍楼下等结衣了哈。』


『到底谁才是前辈啊……』


明明前辈在同学们面前还挺有架子的,怎么到我这儿来就形象全无?


✕×


「ズ……ズ……」


『唔……』


结衣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睛,拿过一直在枕边振动的手机。


啊,是川荐前辈打来的电话。


还好这个时候舍友们都已经出去了。


『喂,川荐前辈……』


『还没醒吗结衣?下午可是要一起去看电影的哦。』


『可是现在不是上午吗?』


一时分不清是自己没睡醒还是前辈没睡醒。


『美好的一天当然是要从早上开始啦!所以我是该在楼下继续等结衣,还是偷偷溜进结衣的宿舍呢?』


前辈真是、一点边界感都没有啊。


『算了,前辈要是等了很久的话就上来吧,我这边可能还需要一会儿。』


『结衣不来接我吗?我破解不了你们宿舍的门禁哦?』


『不要得寸进尺啊……而且我还没有换衣服,请随便跟着哪位同学混进来。』


『还没换衣服啊,那我可得抓紧时间上来了!』


『喂!』


在前辈敲门之前把衣服先换好了。


『我来了!』


『是是……好在我的舍友都出去了,不然我一定会被投诉的。』


『嘛嘛,我也是知道要体贴别人的啦。因为结衣刚刚接了我的电话所以宿舍一定没人呀。』


『所以前辈就敢这么吵闹啊……』


『那当然!』


『什么叫「当然」……等我再准备一下就可以出发了。』


『欸?和前辈我一起出去玩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不啊,你看,钱包、钥匙,还有纸巾什么的……前辈带了吗?』


『没有哦,空人一个就跑过来了。』


『嗯、看出来了。』


『这不是有结衣吗?』


『……』


『怎么了嘛结衣,盯着我什么的……生气了?』


『没有,就是觉得前辈有点像一个人……』


『谁呀谁呀?』


『没什么,出发吧。』


✕×


『要吃哪个好呢?寿司太多又吃不完,这个套餐也很丰富……』


结衣听着前辈在对面自言自语,又划到了京子的朋友圈。


上次是海边,这次换草原了啊……


京子的身体,难道不会水土不服吗?


『结~衣~』


这拖长的声线差点让结衣误以为是原来的京子赖在她旁边这么叫她。


转过头,看到的是一脸怨念的川荐前辈。


『前辈带结衣出来吃饭,但是结衣也太冷淡了吧!』


『抱歉抱歉,我看前辈还要选一会儿来着。』


『不知道吃什么,结衣呢?』


『我的话,普通的蛋包饭就行了吧。』


『那行!我跟结衣吃一样的!服务员!』


前一秒还有些不高兴的前辈后一秒就开心地跟自己要了一样的料理。


怎么回事呢,这种似曾相识的行为方式?


『结衣刚刚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啦。』


『女朋友的动态?』


『咳咳……水……』


『喂喂结衣,这反应可有点不打自招哦?』


『前辈认为这是谁的错啊?』


如果对面坐的是京子的话,结衣肯定早就扔过去一个白眼了。


『那到底是谁会让沉稳的结衣反应如此之大呢,不是女朋友的话?』


前辈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然而自己一时竟无法回答。


女朋友吗?


她跟京子从来没有关于这个身份的讨论。


青梅竹马?


她们同居了十几年形影不离,这也不是一句青梅竹马能够概括的。


不知道。


结衣自己作为当事人都苦恼自己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算啦算啦,不为难结衣啦。』


结衣没注意到前辈正在捕捉她脸上的每一帧表情。


「一定是对她很重要的人吧。」


前辈摆摆手,随后又不顾形象地开始啃着鸡翅。


『慢点啊,前辈。』


『结衣你也快吃啊,不吃剩下的都归我。』


『是是,知道啦。』


✕×


『嗯……好像来看电影的人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多啊……』


前辈正看着预订电影的座位表,正中间的位置也还有一些剩下的。


『结衣想坐在哪里?后面还是中间一点?』


『我不挑的,只要跟前辈坐在一块儿就行了。』


『呀哒!结衣这么说我很害羞的啦!』


『我们俩出来玩坐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知道知道~只是想看看结衣这个反应而已哟~』


『抖m吗前辈……』


『嘛,如果对象是结衣的话。』


不过反过来说,一直试图激发自己进行吐槽这种掌控感应该也算抖s了。


『结衣,把你电影票借我一下。』


『欸?虽然可以……要干嘛?』


前辈接过自己的票,和她自己的放在一起。


『当然是要拍照纪念啦!』


『前辈不会还要拿去发动态吧?』


『肯定啊!不然以后忘记和结衣约过会怎么办?』


『不要用「约会」这个词啊!』


『放心啦,我不会把另一半是结衣说出来的。』


『用词越来越奇怪了!』


『结衣不拍吗?』


前辈把票还回来的同时,也把她自己的票递了过来。


自己一直也没有发过什么动态,参与过什么有意思的活动,偶尔也发张相片证明自己有在好好生活过吧。


接过前辈手里的两张票,按下快门选择发送。


前辈笑得很开心。


其实自己也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


结衣坐在座位上,眼睛顶着屏幕,却有些心不在焉。


上次看电影的时候大概还是跟京子一起吧?


自己更是不会一个人来看电影。


这种社交活动真是没想过还有再次参与的可能性。


口袋里传来了手机的振动。


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出去接电话了吧……


直到看了眼来电显示。


『前辈,我出去接个电话。』


『欸——,现在正是关键的部分欸……』


结衣抱歉地笑笑。


『别落下剧情最后一会儿让我给你补哈。』


『是是。』


川荐盯着结衣悄悄弯腰溜走的背影,若有所思。


✕×


『喂,京子,怎么这个时候想到打电话过来了?』


『电影票?噢,是有前辈说要带我出来看电影……』


『别瞎说……』


『知道了知道了,一个人在国外注意安全啊……』


『嗯,拜拜。』


还以为那家伙突然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急事。


结果就是看到自己的动态了所以来刨根问底啊。


『抱歉前辈,我回来了。』


『嗯。』


结衣重新回到前辈身边坐下,后者从此一言不发。


『结衣今天开心吗?』


川荐前辈执意要把自己送到宿舍楼下。


『嗯,非常。』


『那就好。』


『外面挺冷的,谢谢前辈送我回来,前辈也赶紧回……』


『结衣。』


『嗯?前辈还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要好好学习哦。』


『要在带我玩了一天之后跟我说这个吗……不过我知道啦。』


『那结衣拜拜。』


『前辈再见。』


✕×


『呐呐,为什么川荐学姐这几天没有来带班啊,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都没有任何通知,难道说学姐以后都不来看我们了嘛?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学姐呢。』


『你只是想和学姐聊天吧?』


『你刚刚那么心急地问我所以你还不是一样……』


大课间,结衣听着后面一排同学的对话。


她们提醒了结衣——川荐前辈好像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来她们班开过班会了。


「这可不像前辈的作风啊……」


「主动去问一下比较好吗?」


「但是自己又只是她带的学生之一,这样直接去问应该会很奇怪……」


睡不着的午休时间,结衣还是重新把手机打开,找到已经被挤到列表下方的川荐前辈。


想了想,还是重新关上了手机。


睡觉吧。


『船见同学?』


『你好?』


听到有人在敲门,结衣从床上爬起来。


是隔壁寝室的同学。


『船见同学可以、去问问川荐学姐什么时候回班吗?』


『欸?我吗?』


『因为……感觉川荐前辈更喜欢船见同学……』


说到后面,女生的声音变得更小。


结衣是知道前辈对她很好。


但是前辈有那种意思的喜欢吗?


结衣说她不是很懂。


『没有吧……但是我去问问看。』


✕×


晚饭后,保持着锻炼习惯的结衣没想到会在操场碰到她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发消息的人。


『川荐前辈?』


『噢,结衣啊,又来锻炼了?』


『嗯,前辈在这里是?』


『看书太久啦,偶尔还是得出来动一动才行啊。』


『所以前辈最近是在学习?』


『不叫「最近」,是「一直」。是什么让结衣产生错觉认为原来的前辈不学习的?嗯?』


『唔……』


前辈说得没错。


之前一直拉着自己聊天找自己出去玩,花了很多时间和自己待在一起,让她认为前辈仿佛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在学习上却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


『结衣想问什么?』


习惯了像京子一样装傻的前辈,现在把真正的敏锐和认真的一面显露出来,还真有点不习惯。


不自觉拘谨了起来。


但是为什么面对这样收起随和态度、原原本本的前辈,自己会有种失落感?


『没有……就是很多同学问前辈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到班来看看,感觉挺喜欢前辈的……』


『结衣呢?』


『什么?』


『结衣不想我吗?』


『我……』


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前辈。


大概是前辈第一次对自己释放出威压吧。


自己确实在前辈忙着学习的这一段时间有时突然会想起来要是前辈来找她玩的话又会在做些什么。


但这是在「想前辈」吗?


『前辈今天很像个前辈……』


很容易感受到结衣的紧张。


她还是不懂为什么我会突然转变这么多吧。


『先回答结衣的问题吧:之后我也不会去你们班了。』


『欸?!』


『一方面呢,我是真的要开始用心学习了,我有想继续去上的学校;另一方面,跟你们也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多班级事务之前已经慢慢交给新的班委来做了不是吗?』


『那同学们有请求的话怎么办?』


『请现任班委处理,实在不行就给我留言吧……结衣的话,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当真正被告知与前辈再见面变得困难起来时,结衣才意识到之前那段一直被这个人打扰着的日子如此珍贵。


『那……希望前辈学业顺利。』


虽然结衣没什么表情,但她的心思真的很好懂。


不会刻意去伪装自己,但也不擅长发现自己的感情。


跟她现在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相处的吧?


虽然可能她都没意识到那个她关心的人可能就是她的女朋友。


「谁要是喜欢结衣这家伙的话,估计会很累的啊。」


『谢谢结衣。休息得也差不多了,我就先回去看书了。』


前辈站起身来,走向操场外。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对自己说。


『我要去的学校是……希望能在这里再次成为结衣的前辈,和结衣见面哦。』


张了张口、却未做挽留。


前辈说的是所名校,以她的能力,一定可以的。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听到这句话一定不会多想。


而现在不一样。


『结衣,我想去的大学是……,我们一起去这所学校吧?』


刚刚前辈的那句话很难不让结衣想到京子在高三时对她说的那句话。


实际上最后并没有一起来这所学校不是吗?


或许跟京子的把戏一样,前辈的那句话只是为了鼓励自己好好学习。


但即使是这样,自己也甘愿为之努力。


✕×【三年后】


突然接到京子的电话时,结衣正在图书馆。


『怎么了?』


『结衣!猜猜我现在在哪儿?』


『哪片森林中或者哪座冰川上吗?』


『好可怕!结衣希望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吗?!』


『前两天你的动态还显示你在塔贝纳斯沙漠好吗……』


『嘿嘿,其实现在我已经站在结衣学校的正门口啦。』


『认真的?』


『当然了!』


『好吧,我马上来接你。』


结衣没来得及把东西都放回宿舍,直接奔向校门口。


在这里见到了她这位几年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幼驯染。


『怎么突然来这儿了?连行李都还在,难道还没回过家?』


结衣接过京子的行李箱。


两三年过去了,京子也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大概自己也是如此吧。


『没有哦,特地来找结衣准备一起回去见爸妈和叔叔阿姨的。』


『跟他们说了吗?』


『嗯,说了要跟结衣一起过来。』


『啊,确实我也很久没有去拜访叔叔阿姨了。等一会儿我把书包放回宿舍之后就可以回去了,路上再买点什么带给他们吧。』


『结衣好像有什么误解哦?』


『欸?什么?』


『这次是来接结衣一起回去吃饭一起住的,爸爸妈妈邀请了结衣的爸爸妈妈过来,商量着准备让我们俩一起出国呢。』


『这么大的事没听说过啊!』


『现在听说过啦。』


『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我要回国的前两天哦,结衣不知道是因为我说要给结衣一个惊喜所以也就没有透露给结衣吧。』


『回家之后直接待到出国?』


『没错,所以我也算来帮结衣搬家的,虽然我觉得很多东西结衣都可以直接留在学校,免得累到我京子大人。』


不知道为什么,结衣突然有种迷茫感。


没有目标的时候因为京子自己而来了这所学校。


有了目标之后又因为京子而不得不出国。


『结衣怎么了?』


京子知道结衣不是那种会反应太大的人。


但也不至于一副半天没有理解过来的样子吧?


『不……没怎么……』


✕×


如京子所说,结衣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


如果真的要到国外的话,一切还是得重新购置的。


在家住的这几天也会被照顾得很好。


她只是把几本书装进了书包里带走。


她不知道为什么前辈会知道自己的生日,然后突然在生日那天给自己送了几本书。


是她想要去的学校的教材。


而且还是她自己做过笔记的。


没记错的话,四月底,也是前辈马上要参加那场重要考试的日子了。


『原来结衣在我不在的这三年已经这么热爱学习了啊?』


这是让京子比较意外的。


她本来以为结衣没事就会待在寝室打游戏?


『还想在家里这几天跟结衣在游戏里一起大战三百回合呢。』


『我们有的是时间啦。』


两个人在一起的话,没有时差,没有距离,不用猜测对方在干嘛。


『嘿嘿,说的是哦!』


京子抱着自己的手臂。


看起来她很开心。


『放开啦,没有办法既拖着行李箱又拖着你,好好走路啦!』


『结衣?』


京子明显感觉到刚刚还在跟自己纠缠的结衣在听到别人这么叫她时有些吓了一跳。


『川荐前辈?!』


京子松开了结衣。


这是结衣的前辈?


结衣不是已经这个学校最高年级的人了吗?


那结衣的前辈应该毕业了才对啊,结衣怎么会这么紧张?


『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了吗?』


结衣已经很久都没见过这种爱开玩笑的前辈了。


『前辈为什么在这里?』


虽然京子对于结衣和这个前辈之间的种种可能有些在意,但是前辈用了「女朋友」这个词来形容她还是让京子有些飘飘然。


但很快她对结衣忽略了这句话的回答而感到不满。


『回母校看看吧……结衣这大包小包,是要去旅行?』


旅行吗……


站在一言不发旁边的京子竟然从结衣脸上看到一丝苦恼。


『嗯,没什么课了。青梅竹马从国外回来,想一起去旅行。』


京子不知道为什么结衣要欺骗她的前辈,但也不打算拆穿她。


『青梅竹马啊……祝你们玩得开心哦。』


『谢谢前辈。』


结衣没来得及跟前辈正式道别,前辈就已经走向她原来的学院,她说想去看看老师。


✕×


结衣终于又和京子躺在了一张床上。


『今天我们碰到的是结衣的前辈?』


『嗯。』


『感觉前辈给人的感觉跟结衣很像。』


『是吗?我觉得前辈跟京子很像。』


『欸?!』


『前辈很早就直接叫我结衣了,也经常让我被迫吐槽什么的。』


『我也发现前辈是直接叫结衣的名字了,这位前辈对结衣很好嘛?』


『嗯。』


『我记得好像有前辈带结衣看过电影,就是这位吗?』


『嗯。』


『结衣喜欢前辈?』


『我说你们……』


结衣转过身来,面对着有些认真的京子。


『怎么老试图向我确认我到底喜不喜欢京子这件事呢?』


『前辈知道我?』


『是啊,前辈每次都发现我在看你的朋友圈,早就认定我喜欢你了吧?』


京子开心了起来。


她抱着结衣蹭了蹭她的脸。


结衣摸了摸京子的脑袋,提醒她赶紧睡觉,不要太兴奋。


也许刚回国的京子确实很累,睡得很快也很沉。


结衣小心地平躺回来。


无论京子现在是不是所谓定义上的「女朋友」,自己之后都会跟京子在一起。


多年的相处让「女朋友」这个定义对京子已经无所谓是否适用了。


对于自己而言,京子已经是离不开的亲人了。


这是前辈关心也是问过自己的问题。


但是自己对前辈呢?


不可否认自己对前辈有着比一般同学更深的情感,自己也一度以为这种情感与前辈和京子过于相像有关。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前辈对自己不再装傻之后,或者京子回来之后,这部分的情感难道不会有所减弱吗?


但在得知以后也会跟前辈产生时差产生距离,变得逐渐陌生起来时,难过和无奈竟然超过了京子突然出现带给自己的惊讶和放松。


不清楚,搞不懂,到底是为什么……


刚刚被结衣安顿好的京子翻了个身,胳膊差点拍在结衣脸上。


觉得有点好笑地往旁边挪了挪。


今天晚上还是让她睡得舒服点比较好吧。


如果能够探究明白的话,希望能够多跟前辈相处一段时间。


无论是像京子的前辈,还是京子所说的像自己的前辈。


『终究还是不能去学姐所在的学校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