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花街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1-11-25 00:23
点击:227
章节字数:57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1


在早久流(circle)將軍掌控的万鳥(bandori)幕府下,作為將軍的分支,美竹家掌管著一小部分的區域,而這一代的美竹城主只有一個獨女,蘭公主,大家本來就沒想過小分支的美竹家能夠被選為將軍,所以只有一位公主,他們也沒有多失望,反倒是對蘭愛護有加。

我們湊家有幸在城裡得到一份好工作,我和蘭公主的年紀相差半年而已,所以年幼的時候倒是見過不少面,不過比不上青葉家、羽澤家、上原家以及宇田川家等四個家族和美竹家來得熟絡,更何況包括美竹家在內,她們五家的孩子幾乎是同齡,比起更大的我,她們玩得比較開心。

跟湊家比較親近的今井家,跟我同齡的莉莎,也跟她們都比較好,我想她們還是喜歡姊姊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不那麼親近我。

城主偶爾會讓蘭公主來向我學一些東西,所以當我們開始進入懂事的年紀,我和蘭公主的交集還是不少的,而且她越是長大,就越喜歡找我吵架。

大概是因為美竹家這一代只有蘭公主,所以連男人的武術她都有沾一些,我則是想學也沒有那個權利,蘭公主雖然很喜歡找我吵架,並不會拿我不會武術的這點來和我吵。

說實話,雖然只小了我半年,但她還挺可愛的,我可能也明白了身邊的人都想寵她的心情。

長大後和小時候不一樣,大家不能光是玩樂,所以蘭公主跟我相處的時間就多了起來,我最喜歡她總是積極想表現給我看的模樣了,雖然不是很明白她為什麼要那麼做,大概是想讓我多注意她吧?明明已經夠引人注目了。

這樣的日子,未來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万鳥幕府很安定,在這裡的日子也一直過得很和平,我本以為我就會這樣被家族決定未來的丈夫、和父母一樣成立家庭,生出下一代後又繼續在城裡工作,日子就這樣持續下去。

事情發生的有點突然,在我十六歲那年,父親被陷害了。

雖然蘭公主總是向我學東西,也不代表我們家是美竹城主的親信,我們實在是贏不過小人,大概是覬覦我們在城裡安穩的地位吧?還有父親的確有能,有時候,太過聰明的人卻偏偏是第一個被除掉的,這是我和蘭公主一起修習歷史所得知的,沒想到發生在了湊家。

父親被陷害是背上了一筆龐大的債務,城主對此事沒辦法照顧到我們,雖然既沒有父親做了的證據、但也沒有父親沒做的證據,然而站在敵對一方的人比較多,所以我們仍然得接受這筆債務,美竹城主私下給了我們一點還能吃飯的錢,就沒辦法再多幫忙了。

他告訴我們──被人陷害也不全是對方的問題,或許我們哪裡招惹人了而不自知,而且以城主的身分,他沒辦法站在受到輿論攻擊的我們這邊。

父親是摸著鼻子認輸了,然而卻殃及了整個家族,首當其衝的當然是父親,他被債主追著跑,甚至傷及了性命,即使知道他之後的藏身處,我也只能盡量不與他接觸,而等我意識到我也得去賺錢的時候,我已經被債主賣到花街了。

那一天,我確實想著我寧可去死,不過因為活著,似乎碰到了好事──


02


因為我是美竹家的獨生女,美竹家又是將軍分家之一,就算是安定的時期,也因為身分的關係需要多學點東西──當然也不是沒有糜爛的家族,不過我不想那樣就是了。

所以我有一個很喜歡的人,她是湊家的友希那,美竹轄區的小孩子就屬她學得最好了,我就會去跟她一起學習,因為我才是這裡的公主,我不想要我是第二名。

我想如果我真的輸給她了,肯定就是輸在我們之間差距的六個月,即使我知道是藉口,我還是得這樣安慰自己。

友希那跟其他人不太一樣,她做什麼都很認真,所以個性也有無法通融的地方,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我常常跟她意見不合,就不小心吵了起來,然而最後總會發現她從來沒有生過我的氣。

明明只大了我六個月而已,卻總有一種她確實是姊姊的感覺,她又很安靜,城裡的人總是圍著我打轉,所以我喜歡待在她旁邊,安安靜靜的。

友希那會彈琴會唱歌,當然我也會,不過我就是很喜歡靜靜地在她旁邊坐著看她彈琴又唱歌的模樣,偶爾看向我、偶爾又閉上眼專注在演奏上,銀紫色的髮絲稍微遮掩了她的臉頰,又碰著肩膀落下,不管是上午、還是紅褐色的黃昏、抑或是月亮剛出來的夜晚,我想我沒見過那麼漂亮的女人,如果我不是公主,好想跟父親大人說我就想要友希那。

這很怪嗎?

是不是因為我也學了一點男人才會學的事物?

就算沒辦法擁有友希那,我希望她以後也能一直在我身邊,就跟她父親一樣是在城裡工作的。

但是沒想到發生了那種變故。

我很生氣,父親大人嘴上那麼說卻沒有真的去處理這件事,不管怎麼看都是湊家被陷害了,美竹的轄區,從來就沒發生過什麼特別嚴重的事,所以底下的官員幾乎沒有特別的歷練,想要盡快息事寧人,就這麼辜負了湊家。

我知道的,明明這件事不處理的話,將來還會有更多同樣的事發生,然後策劃這件事的幕後黑手就會漸漸吞噬掉美竹的領地,父親應該也很頭痛,才先不管湊家的死活。

事發後的第三天,代表我已經三天沒見到友希那了,比起不太能去城外玩耍的我,那些青梅竹馬們給我帶來了消息,說友希那要被賣到花街了。

我怎麼可能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

別的不說,她可是我們這裡最優秀的人耶!?

花街早上不營業,但晚上我又無法獨自出城,就算我心急如焚,光靠我一個人也沒辦法把友希那從花街撈出來,所以我拜託了摩卡她們。

要是被譴責的話,就全部算在我頭上吧……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保護友希那的,沒有友希那就沒有今天的我,如果她被賣到了花街,那我就把她買下來!


03


明明是我說要去救友希那的,結果主意都是摩卡她們想的,她們幫我找了一條晚上可以偷溜出城的小路,然後莉莎姊姊還給我打扮成了公子的模樣,巴她們還幫我打探了友希那被賣到哪一間遊女屋讓我可以立刻找到她,而我做的最不可饒恕的事情就是偷了父親大人的錢,誰叫他不幫幫友希那。

不知道買下友希那需要多少錢,反正我帶了一袋金幣出來,莉莎姊姊幫我打扮的還真是有模有樣,如果我生為男子,可能就長這副模樣吧?是連自己都有著迷的程度了,所以大概是不會有心上人的。

巴也比較適合打扮成公子,所以是她帶著我走進花街的,不然我們這些女子都會被攔在外面,本來以為一路上都有人陪著我的,結果巴只把我送到店門口。

我有點不知所措,不過一想到我是為了來帶走友希那的,就有了一點勇氣。


「哎呀,是沒見過的公子呢,看您這副打扮肯定是不比城主遜色的人家,怎麼樣,我們這邊都是上等遊女,一次五個也沒有問題唷?」


一進門,看起來似乎是這裡年紀最大的花魁就來招呼我了,不過不管怎麼說五個都太誇張了吧?要是父親大人以後願意把權力交給我,我肯定要好好治治這裡……

左顧右盼,我能看見的範圍只有幾個看起來都不像是在做遊女的老女人,似乎是確定我要進去才會讓我看吧?於是我對她搖了搖頭。

來之前,摩卡還特地教了我進來要怎麼說話,我現在覺得實在是太難以啟齒了,但是沉默太久也不好,只好硬著頭皮把她教我的話說了出來──


「……我要這裡最新鮮的。」


對方愣了一下,害得我心裡想著摩卡這個好傢伙……結果對方笑了是笑了,好像是好的方面。


「這麼剛好,我們今天正好有幾位新的美女呢,我都叫出來給公子瞧瞧吧?」

「……好。」


而我沒想到還不只是友希那一個人,原來每天都有那麼多人會淪落為花街的遊女嗎?真是可惜了,都是有些技藝才會被賣到這裡而不是直接淪落為奴隸的,美竹的轄區不是很和平嗎?這可得跟父親大人好好談談……前提是他不會問我為什麼有這種情報。

老花魁進去裡面帶人的時候,我才又感到了緊張,我總感覺旁邊老女人看著我的視線都在揣摩我,肯定還想向我搭話說是不是第一次吧?廢話,我當然是第一次……不,才不會變成第一次,因為我又沒有要做什麼,應該說,怎麼可能做什麼?

等了沒有太久,花魁就從裡面帶出了三個女人,我第一眼就認出了友希那的頭髮,只是她們都低著頭沒有看我,所以她沒有立刻和我對上眼,不過,友希那真的沒有任何反抗嗎?如果現在來的不是我……她是不是就要被別人玩弄了?另外兩個看起來比我還小,雖然也很想可憐她們,但我不知道她們的背景,所以我沒辦法那麼做。


「好了,公子,這可都是『最新鮮』的呢,您有中意的嗎?」

「……」


我從袖裡掏出了扇子,立刻指向了還低著頭的友希那。


「……就這個。」


我開口的瞬間,友希那猛然抬頭了,就算我故意壓低了聲音,要是她認不出來的話,我會瞧不起她的,所以她一臉驚訝地盯著我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


「哎呀,公子真是會挑呢,那麼小雪,知道的吧?」

「……」


友希那又吃驚地看向了花魁,原來她在這裡的名字叫小雪,不過我感覺花魁對她不是很滿意,因為友希那不說話又沒反應,感覺都要開口罵人了,但是友希那立刻點了點頭。

真是的……今天肯定因為被教育所以受了一些苦頭吧?還好我是第一個客人。

友希那對我伸出了手,於是我收起了扇子就搭上了她的手,雖然很自然而然,這時候才想到我或許是第一次碰到她,明明淪落到這種環境了,手心卻很溫暖。

友希那把我帶了進去,在走廊上走過了幾個房間,我還以為我是第一個來的,結果已經有其他客人在了,看著她的背影我不禁擔心了起來我真的是找她的第一個嗎?

友希那似乎是因為是我,連禮節都沒有了,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到了她的房間的時候直接拉開門把我拖了進去就又關上了門,表情依然還是很錯愕的模樣。


「……公主大人,這不是您該來的場所。」


我沒想到她的第一句話是斥責我……不過站在她的立場,確實該先這麼教訓我,但我才不想受教。


「……我才不是公主大人,今天我可是公子。」

「……」


她看起來有點無奈,我更沒想到她就不說話了,直接伸手握住了我的雙手,然後慢慢坐下來讓我跟著一起坐到這個小房間裡的唯一一張床上。

話說她就不去想想我來這裡難道有為了把她帶出去以外的理由嗎?她就不該感動一點嗎?

只是氣氛突然變得不太適合說那種話了……


「這樣啊?公子,小雪今日是第一次,如果服務不周,還請見諒……」

「欸?等、等等,友希那,妳要做什麼?」


友希那說著就開始解開自己的衣帶,我忍不住拉起了棉被想要遮住她。


「……來都來了,不體驗一次嗎?反正妳早回去晚回去都一樣挨城主的罵。」

「……妳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來把妳買走而不是做這種事的啊!?」

「嗯,但是沒有體驗過,怎麼會想把我買走呢?」

「……」


友希那的衣服已經敞開了,不管我的抱怨,她甚至想過來解開我的衣帶。


「今天打扮得還格外上相呢,外面的花魁都想介紹五個給妳了是不是?」

「……」


可能因為我下意識退後了,友希那沒再打我衣服的主意,而是向上摸了我的臉頰,怎麼覺得她今天有點放肆?


「難道我平常不上相嗎?」


男人愛好女色、女人愛好男色,今天我女扮男裝,友希那也覺得好看是理所當然的吧。


「平常……」


只是她這種猶豫,讓人不是很開心。


「是城裡最美的。」

「……欸?」


但我更沒想到她還有誇我的一天。

不是敷衍、也不是開玩笑,她的眼神跟平常和我說話的時候一樣認真,反而讓人不禁臉頰發熱。


「謝謝妳來救我。」

「不客……」


正想說不客氣的時候才想起來她的衣服脫一半了,視線向下的瞬間,臉是徹底紅了。


「那麼來都來了,還是體驗一下吧?」

「……友希那,妳不會只是想跟我做那種事吧?」

「如果我說是的話呢?」

「原來妳是這種嗜好啊……」

「我感覺公主大人的嗜好也挺奇怪的。」


無法反駁,堂堂一個將軍分家的公主穿著男裝來花街,恐怕都要鬧成幕府史上最大笑話了。

不過她……說想跟我做那種事……?


「……」


友希那起身又靠近了一點,我忍不住吞下了口水,房間裡就只點了一盞燈,淪落為遊女的她妝容又和平時不同了,在搖曳的燈火下,看起來格外誘人,我從來沒想過,我真的會為了女色動心。

她在我臉上的手指靠近了我的眼角,我不禁閉上了眼,伴隨而來的就是嘴唇上柔軟的觸感,那一瞬間我還以為心臟要跳出來了。

接著她還稍微施了一點力讓我向後躺,我抗拒不了,只好順著她的意思躺了下來,身體冒出了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不喜歡,就是突然太過舒服所以想抗拒,卻又想要更多。

不過友希那先放開了我,我睜開眼看到她只是在整理頭髮,不然都垂到我臉上了,本來想說些什麼,心臟卻跳得我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淺嚐的感覺怎麼樣?」

「妳不也是第一次嗎……」


明明是第一次卻很像很老道一樣,就怕她說她今天早上已經被好好教育過了,讓我砰砰跳的胸口擅自感到了一陣心寒。


「雖然是第一次。」


不過她這樣肯定了,我卻還是沒有很開心的感覺,因為她彷彿在嘲笑我這種事都不會。


「……沒想過會這樣舒服。」


只是我是被服務的那一方,所以還是有禮數地告知了我的感想,我就看見她又笑了。

她的手又一次碰到了我的衣帶試圖解開,這次我沒有躲也沒有避開,一直被束縛著的胸口終於得以解脫,我的心又熱了起來。

當我胸前和她一樣一片布料也不剩之後,她趴了下來和我貼在一起,沒有像剛剛覆蓋我的嘴唇,而是湊到了我的耳邊。


「那也得是意中人才行。」


04


拿著一袋錢幣跟這裡最大的花魁說我要買下友希那之後,她是很爽快地將友希那交給了我,然後我才終於想起了巴她們在外面等我……我想我確實會被她們鬧一陣子的笑話了。

父親大人也發了脾氣,只是我不管怎麼樣都不肯放開友希那,所以他也沒辦法懲罰我,只將我罰了禁足──跟友希那關在一起。

他問我有沒有要辯解的,我就將我的所見所聞告訴他,父親大人只是說他知道了,被禁足期間我就沒有收到任何消息了。

等到我們禁足結束後,才發現友希那的父親回來了,原來父親有積極在處理,只是他得暗中處理,才不會驚動那些以為計謀成功的老臣,順便整治了花街,聽說也都是他們的所作所為,雖然花街是不會消失的,但至少不該讓小孩子被賣到那裡。

父親並沒有追究我偷他的錢財,所以我是真的買下了友希那,而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在這種時候又得了一子……我有了弟弟,事到如今,我的歸所就一直在這裡似乎也沒有問題了,反正未來會有弟弟繼續傳下將軍的血脈的。

那件事以後,友希那偶爾也會拜託莉莎姊姊把她打扮成公子的模樣,我是覺得很好看,唯一的問題就是她比我矮,還弱不禁風。

反正……我喜歡她。

這輩子是真的不會讓她離開我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