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隐梦②

作者:东月封魔
更新时间:2021-11-26 23:56
点击:56
章节字数:68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午后斑驳的树影从明亮的窗边一直延伸到屋内,在拼凑的格纹地板上轻轻摇曳。

凝视了好一会儿脚边的树影,坐在前排的我努力重新调整坐姿,然而不管调整几次,坚实的木凳都硌得坐骨发痛。

四周细碎的窃窃私语,空气中交织的新鲜与紧张。

在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的氛围中,有种根深蒂固的不自在感萦绕在心间。

来到设施已满一年,这孩子却依旧没能融入其中——我曾不小心听到抚育员对我如此评价。

得到这样的评价也无可奈何。

因为外表与众不同,我经常受到年长孩子们的欺凌和冷落。求同绝非容易,存异更是困难,孩子间的生存法则便是如此严苛。

这对正处于十二岁这种微妙年纪的我来说,勉强自己融入集体这件事比孤独一人更加难办。最后我只能被迫成为一面镜子,被以何种态度相对便以同样的态度示人——这种偷懒的交际模式在我周围竖起透明的高墙,除了好事之徒,其他人都会知趣地绕道而行。

讨人喜欢这件事,我一开始就没希求过,更不用说是在这种地方。

「……大家安静。」

打断我的思绪,从大厅入口走进来的是担当全舍管理级别最高的抚育员。

只是轻轻一句,那位高个子女性以锐利的视线扫视大厅一圈,周围的低语便突然消失,仿佛一夜入秋而噤声的蝉鸣。

我抬起头,看她恭敬地领着一位戴着眼镜的初老男性来到最中间的特等席。

仔细一看那是位白人男性,作为参观日的客人来说非常罕见。

看他笑眯眯地和周围的孩子打招呼的模样和普通富人稍显不同,简单来说就是看起来没那么爱摆架子。但他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打算终究与我无关,我对他的兴趣只停留了一秒,转而便将视线投向高一阶的演讲台。

以布满动物贴纸的崭新白色墙面为背景,娇小的少女已经站在了铺着紫红地毯的演讲台中央。

仿佛带着光环的乌黑长发披散在背后,微微翘起的刘海上别着发卡,少女在白色衬衣和短裙外披着与我身上相同的钝色连帽外套。

微微扬起脸,露出温和笑容的她将提琴平稳地置于脖颈之间,持琴握弓。

停顿几秒之后,她轻轻拉动琴弓,略带忧伤的悠扬音色便飘荡在房间中。

「……」

算不上非常流畅的节奏,转音也明显带有初学者的稚嫩。然而整首曲子却仿佛阳光流淌在沙沙作响的叶片之间,美妙的音色在耳边喃喃低语。

短暂悠远的三分钟很快便以低回婉转的长音结尾。

在尾音的余韵中,少女停下琴弓,露出笑容优雅地一鞠躬。

安静的观众席即刻响起掌声,初老男性一边鼓掌一边笑容满面地从座位站起身,来到演讲台前。

迄今为止也有像他一样忽视参观流程的客人存在,不过他的态度看起来相当和善,而且对刚才的曲子抱有相当的热情。证据就是少女虽然一瞬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但在倾听对方谈话之后便乖巧地点头,绽放出笑容。

注视着两人交谈的模样,周围再度响起窃窃私语声,也有围在两人周边插话的家伙。

对此,抚育员没有多说什么,客人也没有因此露出不满的神色。

看了一眼面露营业笑容的抚育员,我收回视线,在带着些许暖意的阳光下微微闭上眼睛。

视网膜深处映着少女拉响琴弦的模样,小提琴的音色依旧在脑海中盘旋。虽然曲名是春,却依稀带着寒风的萧瑟与哀愁,与其说春更像是秋。

突然感到些许寒意,我不经意间再次睁眼,却发现少女的视线正瞥向这边。

趁着初老男性和抚育员交谈的时机,她相当卖力地朝我眨眼睛,还偷偷地小幅朝这边挥手。

因为拗不过,我只好敷衍地挥手过去,结果换来一个得意的笑容。

看她如此朝气蓬勃,我不禁叹了口气。


「呼,终于讲完了……静之,好累喔……帮我倒杯茶嘛。」

和乐融融的晚餐时间一结束,回到宿舍,像膏药一样黏着我的少女就像散掉的袋子倒向铺得整齐的床铺,然后呜呜嗯嗯地小声抱怨起来。

……那明明是我的床。

看到那副懒散的模样,谁也不会想把她和之前拉小提琴的优雅姿态联系到一起。

「参观日辛苦了……但是不许滚来滚去,床单会皱。」

忍住把她赶下床的冲动,我转身朝书桌旁的柜子伸出手去。

从保温壶里倒出的果茶还带着些许雾气,茶本身有种苦涩的味道,果味也相当淡,但只要放上一颗方糖就足以令小孩子心满意足。

我将仅有的两颗方糖丢进表面画着无尾熊的杯子,倒上热茶再用茶匙搅拌后,递向仰面躺在床上的少女。

「诶?反正也要睡的,门禁之前没人来检查啦。啊,谢谢,最喜欢静之了~」

木渡夏奈,黑发黑瞳的少女拖长尾音,懒散地撑起上半身,满面笑容地接过我手中的杯子。

下意识吹了吹杯口的热气,她像猫一样小口小口喝起热茶。

明明比我年长一岁,这种时候却完全看不出有哪里成熟。

「今天宿舍长没能上台表演呢。」

轻声说着,我顺便也给自己倒上一杯。

听到这个话题,夏奈微微顿了顿,用惋惜的眼神注视着杯中升起的白雾。

「嗯,上次从台阶跌落时扭到脚还没恢复,错失这次机会她一定很失落吧。」

「……希望能快点好起来。」

虽然那位宿舍长平日认真到令人感到不适,但看在她素行良好且很会照顾人的份上还是为她祈祷一下比较好。

我心中这么想着,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便接下去说道。

「不过平心而论,你今天的演奏很出色,并不逊色于宿舍长的钢琴表演呢。」

她的脸颊突然染上一抹红晕,扭扭捏捏地低下头。

「唔哇,被静之夸奖了!就、就算这么夸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耶……啊,要不然今天就和静之一起睡……」

不,那不算回礼。

「不要,你的体温高,太热了。」

「诶?!可现在是冬天,热一点不好吗?」

「我喜欢冷一点。」

「呜呜……静之欺负人……」

在装够了假哭之后,夏奈恢复了开心的笑容继续说道。

「不过我只是替补啦,而且今天演奏的曲子是春二,重复的节奏型比较多,出错率也低一些。」

「的确,我以为你会拉冬二的。」

喝了一口充满涩味的果茶,我忍不住皱了皱眉。

「哎,被发现了,不过静之你知道我最喜欢冬二吗?哇啊,难道平时一直都有注视着我,难、难道说这就是爱……」

「……」

不该问的。

「哎,等一下等一下,我是开玩笑的啦,别生气嘛。」

「……没有生气。」

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话模式的我深深叹了口气。

是不是过于放任这个好事之徒才让她在我面前这么随心所欲?不,归根结底她的个性就是如此,绝不是因为我而产生了什么改变。

「不过静之喜欢的是冬三对吧?」

夏奈嘿嘿笑着,用那双黑眸笔直地望向我。

「……为什么知道。」

「嗯,因为放冬三的时候,静之总会跟节奏悄悄用指尖轻敲膝盖对吧?明明节奏很快总是跟不上的地方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呢。不过冬三喔……我也想试试看,但那种激昂的调子我不太能把握好。」

微微蹙眉,夏奈露出些许苦恼的表情。

四季的冬之第三乐章——主题虽然是冬,却是一首严酷中充满希望与力量的曲子。

「你的话大概没问题。」几乎没做思考,我便脱口而出,「以你的才能来说,这首曲子只要勤加练习就能变得熟练。」

听着我的话,夏奈突然楞了一下,她微微侧着脑袋以认真的表情看着我。

「唔,被信赖的感觉虽然很好却有点沉重呢……静之,你想听我拉冬三吗?」

毫无疑问,我点了点头。

眯起眼睛,夏奈轻轻叹了口气,同时也露出和平时一样的柔和笑容。

「看来我备受期待呢,没办法,就再努力一下吧。」

豪快地一口气喝完已经不那么烫的果茶,夏奈将茶杯递还给我,顺势再次躺回我的床上滚来滚去。

「哎嘿嘿,静之的床上有股好闻的味道。」

「……你和我用的不是同一种沐浴露和洗发水吗,而且因为分发的货源相同,设施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散发着这种味道。」

「唔哇……有时候啊,总觉得静之你真的很没梦想哎。」

她失落地垂下眼帘,发出呜的一声闷闷地撇过脸去。

在这种地方充满梦想是要怎样。

我没有搭理她,将茶杯放回柜子。这时,外套衣摆突然轻轻向下坠了一些。

心想这次又怎么了,我转回身去。

室内微弱的灯光映着拽住我衣摆的夏奈,她扬起脸,用澄澈透亮的黑眸盯着我。

那样的表情通常是要说什么重要事情的前兆。

静默之中,她缓缓开口。

「静之,今天那个叔叔说想要领养我。」

她的语调有些沉重。

虽然我早有预感这个话题会从她口中说出,但听到这句话时才发现胸口格外沉闷。

可是,我并不想让她察觉。

「那么,你同意了吗?」

刻意保持没有变调的语气,我淡淡地问。

她停顿了一下,视线也跟着游离,但最后还是郑重地回答了我。

「因为……或早或晚,我们都要离开设施去别人家或者自力更生,所以我想试试看。」

我当然没有忘记,她与我不同。

夏奈有自己的梦想,我也知道为了梦想她付出了多少努力。

她是个比我成材的人。

苦恼地低声沉吟着,她垂下眼帘,声音也逐渐变低。

「但我不想和静之分开……」

「……」

游走在人际边缘的我与备受欢迎的她,于她而言应该没有理由犹豫。

在最初成为室友的一年前,我深切感受到了这一点。

我们原本不应该有交点。

但在一开始的时候,她却是这么说的。

『静之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让人没法放着不管嘛。你看,就像在路上偶然遇到和妈妈走散的小黄鸭,肯定想把它带回家吧。』

『……』

我是小黄鸭吗?

姑且不提这个奇妙的比喻,在这一年里,虽然她的粘人程度令人汗颜,但我多少对她产生了依赖。

可是,这种时候,我更希望自己能够为夏奈找到归宿而由衷地感到高兴,除此之外的感情只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明明想要恭喜对方,脑海中却汇聚不出应该说出的祝福话语。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默默攥紧手中的杯子,却说不出一句话。

祝福或是道别,都无法说出口。

比我想象中更加没出息,我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失望。

尽管如此,夏奈却还是小心翼翼地窥探着我的脸色,明明面露不安,却又像往常那样想要打圆场一般局促慌张地开口。

「所、所以,我一直在想……静之,你要不要一起来?那位先生看起来很和善,等我和他熟一些,再认真拜托他的话说不定也能接静之一起过来。」

……夏奈果然还是夏奈。

她想要以她的方式解决问题。

即使那是过于理想的方式,但只要以理想开头,便难免让人沉醉其中。

未来与归宿是过于甜美的东西,对于曾被抛弃过一次的我们来说也许会变成毒。

尽管松了口气,我却忍不住深深地叹息一声。

「可是收养我也没什么好处,我没有夏奈那样的才能,也没有什么坚定的梦想喔。」

我轻声回道。

只是顺着过于理想的话题,也许是顺着想要到达的归宿,想要实现的妄想。

「那个啊,梦想啊才能啊这种东西,说不定哪天就会像雨后的蘑菇一样突然冒出来啦。现在最重要的是我想和静之在一起的心情!呜……应该不是我一厢情愿吧……」

她拽住我的衣角,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你的一厢情愿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只是这次倒算不上一厢情愿。」

「喔!那就是情投意合的意思吗,好开心!」

「……不许漏听一半。」

我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

结果她却笑眯眯地拽住我的一只手拖进自己怀里,害我不得不往前整个人靠在她身上。

「但是要说为什么要收养静之,毕竟静之这~么可爱,哪里有拒绝的理由嘛,而且你们看起来都是金发。」

「事先说好,虽然看起来都是外国人,细分的话我和那位男性是完全不同的人种。」

「诶?是吗?我完全分不出来耶……啊,不过之前是有说过,静之以后是长得很高的那一型吧?明明现在看起来和我差不多耶,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帮我实现公主抱的愿望。」

「……」

为什么是公主抱。

不知道她是认真说的还是在开玩笑,我一时语塞。

说实话我不想对自己的一部分特性追根究底,毕竟还没发生的事情就只是一种可能性。

而且可能的话,我不想长得太高……不对,问题不在这里。

禁不住她的胡搅蛮缠,我再次叹了口气。

「这些先放一边,如果你已经决定好了我当然无意阻拦……」

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想问了。

那个人真的值得信赖吗?夏奈难道不担心会再次被抛弃吗?

我深知这话会令人扫兴,所以迟迟不敢开口。

但夏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安静地注视着我看似轻松地笑了。

「静之你在担心我呢。」

被那双眼睛注视着,我的心也跟着悬起。

无法否认。

我迟疑地点了点头。

「……嗯。」

轻轻将纤细的手臂绕到我的背后,坐在床边的夏奈微微垂下脑袋以额头抵着我胸口。

「不过这次应该没关系。」

清亮的声音从心脏处传递过来。

「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有被那位先生领养的打算啦,但他看到了我脖子上的烫伤,却很少见地没有因此表现出嫌弃的神色,反而关心地问我痛不痛啦这种话……」

「难道……」

我的内心完全纠结成一团,但夏奈平静的声音还在继续回响。

「嗯,我告诉他实情了,因为烫伤太难看才被妈妈抛弃的事情。」

从脖颈延伸到背部的大块花白斑痕,即使是我也只完整地见过一次。

虽然夏奈一直表现出乐观的态度,但至今为止她从未对客人提起过这件事。

「没想到他对我说『真可怜啊竟然因为这样的理由,太过分了』,之后话题就自然地转到了收养我的方面。因为实在很突然所以我说让我考虑一下再决定,那位先生也很大度地同意了。」

那确实不是一般人会有的反应。

大多数人在挑选孩子的时候,会选择外表没有明显伤痕,智力健全的孩童。虽然夏奈从来没提起过,但她对参观日的客人没有过任何积极的互动。

对自己被领养这件事根本不抱希望。

夏奈心知肚明。

然而现在,希望出现了。

「这一次感觉很难得……所以我想试试看……」

听着她认真而小心的语气,我在内心犹豫。

是不是应该再慎重一点,是不是应该提醒她,不要忘记我们是被挑选的一方。

但我明白的,对夏奈而言这也许是仅有一次的机会。

如果是仅有一次的希望,又怎么可能让她放弃。

瞬间的静谧之后,我轻声开口。

慎重、谨慎、小心翼翼地。

「……之前也说了,我没有劝阻你的意思,只是……嗯,如果你能幸福的话我当然也很高兴……希望你能保重。」

即使尽量想让这句话自然说出口,但连我自己听起来都有些断断续续。

好没用,我不禁暗自懊恼。

「呜哇,为什么突然开始道别?!」

语调突然变得慌张的夏奈抬起头来,委屈巴巴地看着我。

「夏奈我的计划可是和静之一起快快乐乐亲亲爱爱地生活在一起啊!」

快快乐乐倒是可以理解,亲亲爱爱又是什么?

一直紧绷着心弦的我突然感到一丝无力。

「……你真的这么想啊?」

「别小看我!我可是会为了目标赌上一切的!」

「具体来说?」

「总之先好好察言观色,不给人家添麻烦,再慢慢拉近关系啦,然后尽全力说服那位先生。啊对了,静之也要尽量乖乖的,之后我们再找抚育员说说看,说不定能帮我们说些好话!」

「……嗯,相当务实呢。」

「你是不是想说这计划很不起眼啊……」

「没那回事。」

「呜哇,都没有看着我的眼睛说耶,你刚才绝对是这么想的吧……」

「……」

面对摇晃我肩膀的夏奈,我不禁移开了视线。

等停下的时候,她再次说出了其他的设想。

「啊,对了,要不要稍微改变一下说话的语气呢?总觉得用敬语更像乖小孩。」

「敬语啊……」

我并不觉得自己的措辞有什么问题,但这么一说,我对年长的人确实没有展现出毕恭毕敬的一面。

犹豫了一下,我点了点头。

「我试试好了。」

「嗯,总之先蒙混过关,目标达成后他们就没法退货了,哼哼。」

「听起来好像恶德商人……」

「是越后屋喔!」

一边模仿代官一边模仿商人说着时代剧里的老梗台词,夏奈得意地挺起胸膛。

我看着开心演起独角戏的夏奈,再次叹了口气。

怀抱着仅有一丝希望的假设,我在心中暗暗祈祷夏奈离开的那天能够来得稍晚一些。


然而那一天却来得意外的早。

几乎只花了一周时间,所有的手续便办完了。

夏奈离开的那一天,前来送行的只有最高级别的抚育员和破例被批准的我,其他人则是在设施内和夏奈一一道别。

收到各种饯别礼物的夏奈显得相当不舍,在所有人的祝福声中,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回以最灿烂的笑容。最后,由慈眉善目的领养人牵着她的手,离开了这座她生活了五年的设施。

喧闹声消失在身后,默默跟在抚育员身后的我只觉得胃里沉甸甸的。

我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心情也完全跟不上现在的节奏。

但我很清楚,丧气话是绝对不可以说的。

夏奈的人生一定不能停留在这种地方。

我抿紧嘴唇,视线紧盯着夏奈的背影一步步向前。

明明速度相同,却仿佛每走一步都被她落下一截,双脚莫名有种陷入泥沙般的错觉。

终于,抚育员停下脚步,我也跟着慢慢抬起头。

黑色高级汽车停在设施门口,夏奈看了一眼,便转过身。

她的视线落在我身上,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寂寞的神色,但她依旧朝我微笑。

那是略带歉意的笑容。

我一定露出了非常不安的表情。

吸入冬日寒冷的空气,胸口异常沉重。

在那之上,一股重量静静地靠了过来。

「……别担心,我一定会说服他的,记得我们的约定,一定要等我喔。」

用力抱住我的肩,耳边夏奈的声音微微发颤。

听到这句话,眼泪突然从眼底深处悄悄涌了出来。

「知道了……不要整个人压着我,你好重……」

我压低声线,想要借此掩饰语尾的哭音,但却失败了。

「诶,我才不重!静之好过分!呜……」

轻轻拍了拍我的背,夏奈的声音和往常一样有精神,这让我稍稍安心下来。

接着,她悄悄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

「啊对了,下个月是你的生日吧?我一定会想办法让那位先生批准我回来见你的。」

「……不过是生日而已……」

「生日一年只有一次哦,我会努力练习的,到时候我就拉你最喜欢的冬三给你听。啊,但是拉不好的话不许笑我。」

一边说着,她后退一步,笑着轻轻用指尖擦拭掉我脸上的泪水。

别勉强,到了新家你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

理性原本想让我说出口的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嗯。」

我呆呆地点点头。

也许我还怀有期待,希望她能够记得我。

即使只是记忆的角落,也不想被她遗忘。

「那么,再会啦静之,下次再见。」

缓缓离开我的身边,夏奈温柔地微笑。

沐浴在晨光之中,她的身姿非常耀眼。

「……嗯。」

下次再见。

我轻轻点头,将她的身影印在脑海之中,同时内心祈求着与夏奈重逢。

离别之后再次相遇。

那是我寂寞的黑暗中唯一一点零星的光芒。

然而,与我的愿望背道而驰,在那之后的一个月里夏奈杳无音信,仿佛从我的世界消失一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