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 02

作者:ddyzt
更新时间:2021-09-28 15:38
点击:604
章节字数:34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Lexa,冷酷而睿智的指挥官,无论是真心还是迫于武力,十一个联盟拥戴她为Heda。


刚刚她带着Louwoda Kliron 的使者回到Polis。很高兴看到联盟的席位又多了一个。目之所及,只有Azgeda依然不愿意签下和平协议。


Queen Nia最想要的就是指挥官的头颅。Lexa粉碎冰之国女王的联盟,带着最初的六个部落联盟抵御住冰国战士的轮番突袭。


Queen Nia是一个残酷的领导,在长达六个月的“突袭”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后,她对其他五个·盟友越发苛刻。叫他们的战士为无用的软蛋。


Lexa不着急,她的敌人Nia正将胜利打包送过来。最先投诚的是Boudalan,他们的战士是使用投石索的好手,外形相对矮小。“小个子”自然成为Azgeda壮汉最先欺辱的对象。冰国联盟的军队集结在靠近Nia都城的地方,Boudalan的战士们需要的高质量投掷物难以获得,更加推动了这个恶性循环。


当Boudalan的使者带着皮鞭和礼物投诚时,Lexa大度地宽恕他们。战士在战争中的合理杀戮,不该由他们担负罪责。第二天,Lexa将新成员编入合适的位置,以更加强大的声势掉头攻打Ingranrona都城。


Nia并不愚蠢,她狡猾、恶毒,掌控欲强,这些特质导致一个错误——将那个部落的骑兵圈在手中。平原的骑兵怎么能在杉木林中冲锋?她宁愿让这些骑兵当传信的人,也不愿放Ingranrona独立于林中的战局。


一步接一步。


现在Azgeda被彻底地孤立,连小只的侦察队都难以突破周围部落的封锁。Nia变成聋子、瞎子。


Lexa不想碾碎Azgeda。每个部落都有习惯或者说擅长生存的领地,而冰之国,除了那些壮硕肥胖的战士,没有人占据得了。


最重要的是,山地人。她需要联合所有的力量消灭他们。如果她的信息没有错,每年山地人都要绑走六百多个陆地人。冰之国人占到五分之一。


‘也许明天,也许半年,Queen Nia总要低下她的头颅。’Lexa确定。她好心情地推开房门,说:“我的爱,Nia最后的盟友加入了我们。Luna的使者给我带了些礼物,我想有些是专门为你准备的。”


Luna是她的夜血姐妹,Lexa唯独向她透露过Costia的事情。


“亲爱的?”Lexa皱眉。Costia应该知道她回到Polis了。没有看见金发姑娘的微笑,指挥官有些不适应。


Lexa坐立不安,一个小时后忍不住派士兵去寻找。城内没有,城外十里也不见Costia的踪影。


年轻的指挥官沉默。三天后,一份“礼物”送到她的手中。附有一张字条——‘想要她的身子么?来冰之国,你会喜欢我的杰作的。’


Lexa完美的面具裂开一条缝隙。哀恸,她没法在外人面前亲吻爱人冰冷的头颅。狂怒?她可以下令全军出击,或者说一句“将Azgeda烧成平地”,可是她不能。她想要抛下指挥官的身份,在逼Nia下跪后,以普通人的身份与她决斗,可还是不能。联盟还脆弱,她的夜血们还没有准备好。


Titus屏退左右道:“Heda,请节哀。”见高挑的领袖不说话,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爱是软弱,我早告诉过您。”


Lexa的完美面具又回到她的脸上。“我很好。半小时后,在作战厅集合。”


守焰人欲言又止。


“我是Heda,我会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Lexa kom Triktu在Costia面前存在。


/


/


“Come on,Bell。假面舞会我为什么不能参加?”Octavia抱着手臂,很不服气。“这也不是全为了我自己。Raven~我们最好的朋友,要在舞会上找到她的灵魂伴侣。我怎么能错过呢?”


“万一这是一个陷阱,专门为你们这些人设下的呢?”


Raven点头同意。这是议会干得出来的事情。


“你和谁一队,Ray?”


Raven翻了个白眼,Octavia有的时候太孩子气。


黑发女孩见他们不以为然的态度,也沉下声音。“Bell,Ray,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离开这个房间的机会。你们看空间站丑陋的装修,应该十分厌倦吧。你们说每一个走廊都是一个样。医疗区和工程部丑法不同。但你们没办法想象,十四年来只看见四面墙是什么感受。”


Bellamy终于开口:“Little sister,向我保证你一定要小心。不要结交任何人,不要告诉别人你的名字。”


“Big brother,我保证!”Octavia兴奋地跳来跳去,像兔子一样。


Raven非常担心,但Bellamy是他们三个里面最年长的,她和Octavia习惯由他做决定。“O,安全第一好吗?”


“Yeah~Yeah~”Octavia不是特别上心。


假面舞会非常有趣,年轻人在舞池中狂欢。Raven的心思却不在跳舞上。她要找到戴着蝴蝶形状加齿轮的另一半。


“嗨,美人。”就在Raven即将放弃的时候,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男孩凑了过来。“你不喜欢跳舞么?”


好吧,有蝴蝶,但不是很像。绝对没有齿轮。


“Nah,我不是那种跳个开心的类型。我更喜欢一个人呆着。”


“和你一起来的朋友似乎很享受。”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你更像是在找人。”


Raven不自在的拉下袖子,遮住印记。


“嘿,没必要隐藏。你手腕上的图案我早就看见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他玩笑道:“其实是有些凶狠的蝴蝶。”


“是的。这是我的灵魂标记。我要用它找到……”


“找到另一半。说了这么久,我叫Finn。”


“Raven。”


两人交换名字后,Finn继续道:“Raven,你的标记是不是说明咱们有缘分?除去中间的黑痣,简直一模一样。”


女孩笑了出来,他太幽默了。“这不是痣,这是齿轮。”


Finn咧嘴一笑。“你这么说的话。”他将Raven拉到一边,脱下面具。


‘他确实英俊。’Raven觉得脸颊微微发热。


“我给这个面具加上齿轮了,怎么样,现在咱们可以约会了吗?”Finn重新戴上涂改过的面具,声音轻快。


Raven心跳开始加速,也许这就是她要找的。“灵魂标记不是能被轻视的恩赐,Finn。你的标记呢?”


男孩耸耸肩。“我没有,或者说暂时还没有。Raven,我确定咱们间有火花。”他还没有成年。再说了,就算他没有灵魂标记又如何?不可以追求Raven么?


爱自由(或者是无知)的男孩觉得灵魂标记更像奴隶的烙印,一个人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多么离奇。


“好吧。我们可以试试。”


听见她肯定的答复,Finn快乐地拉着她去人群中央。“Leo,我给自己找到一个朋友。”


“幸运的混蛋。”


Raven生疏地跟Finn一起摇摆身体。


“也许是灵魂伴侣。”


Leo哈哈大笑,觉得Finn疯了。


Raven本就僵硬的肢体彻底僵住了。黑衣的守卫们手持电棍,涌入宴会厅。


那个邪恶的队长得意地看着几个瑟缩的年轻人,哦,这些羊羔,还没看见屠刀就已经吓坏了。


“大家注意配合,请摘下你们的面具核查身份。我相信有些小老鼠混进来了。别担心,抓到他们后你们可以接着狂欢。”


Raven不敢走向朋友,这无疑会吸引更多注意。看着微微颤抖的Octavia,她多想挡在她面前,安慰她一切都好。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我从没有在方舟上看过你们几个。”队长咧嘴笑了。“介意介绍我认识一下你们的父母吗?他们需要认罪。”


法官Jaha会判处这些人死刑。


这些年轻人都不愿意开口,队长耸肩。做个DNA检测多费些时间罢了。“听着,你们还很年轻,方舟需要你们。要付出代价的是你们不负责任的父母。浪费Griffin医生的时间可不是开始新生活的好办法。”


一个男孩率先坦白。“Jack Mille,我的父母是Jane和乔治Mille。”Raven瞪着男孩,他在说谎。这个男孩是Bellamy同事的孩子。


可是那些没出过门的男孩女孩们不知道。人们在迷茫时总是会模仿别人的举动。一个接着一个,他们供出父母。


Octavia例外。


“看来某个人想要多吃点苦头。把这个女孩单独关押。”


Raven忍不住了,大喊:“等等,我知道谁是她的母亲。”


“说。”


Octavia不敢置信地看着好友,眼中满是被背叛的伤痛。


“Eilian Reyes,我的母亲。”她的酒鬼妈妈三个月前醉倒在地板上后,再也没有爬起来。


“你看起来是个聪明的姑娘。但你忘记Eilian Reyes是臭名昭著的上瘾者。先不说你们俩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那个女人绝没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


Raven狡辩:“我们有不同的父亲。母亲要养两个孩子,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瘦小的原因。”


守卫不耐烦道:“好吧,如果你坚持。如果Griffin医生给你们做鉴定没有亲缘关系,Reyes,你要受到惩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