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STORY NIGHT/E

作者:茧墨日菜
更新时间:2021-10-04 11:06
点击:176
章节字数:67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TORY NIGHT/E


我已经记不清最初出发时我的想法了。

依稀记得那时候,在某天出发离开村庄寻找解除死亡的方法是我唯一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有多怕死,我只是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离开,离开那个把我视为空气的地方。

我无畏死亡,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我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是为了什么?

我找不到答案,只是一味因为本能而活着。

如一潭死水般毫无意义地活着,在某天如冰雪融化般自然而毫无意义地死去。

然后,我碰到了她。

一开始,我确实讨厌她的性格,不明白为什么她每天都能这么兴致高昂,也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喜欢缠着我,我只知道因为她的存在,让我再在寻找食物的时候不得不多找一份。

我讨厌她积极的态度,因为那是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同时,在心里默默羡慕着,这我所没有的东西。

但我没有发现的是,在遇到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在不断地将我渴望的东西送入我的心,并以此为诱饵,一步一步走入我的世界,在里面安家。等我惊然察觉时,她已经成为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开始害怕死亡了。

因为我找到了我活下去的意义。


※ ※ ※

略烫的水在我身上流动,我靠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愣愣地注视着漫天的星空。

背后,她温柔的清洗着我的头发。

“……好漂亮的星空。”我小声感慨,“平时到晚上就直接休息了,根本没注意到这点。”

“这么漂亮的夜景,我也没想到会在几百年后的现在看到。”

“以前不是这样的吗?”

“大气污染让可见的星星少了很多,最主要还是城市夜晚的灯光比星星耀眼多了。”她轻笑着,“旧人类追寻许久的美景,却在他们灭亡后才出现,真讽刺。”

“……你好像很开心?”

“是啊,因为我讨厌旧人类。”

“为什么?”

“……因为我的创造者讨厌他们。”

安里奈绪,那个被周围的人的恶意笼罩的小女孩。

“但是,她不是还有个很喜欢的妹妹吗?”

“是啊……但是妹妹死了。”她平静地说,“被旧人类杀死了。”

我一时语塞,转过头看向她。她的表情和她的语气一样平静,看不出一点憎恨。

“毕竟是创造者的故事,我知道也不代表我能感同身受,对吧?”她微微笑了笑,“更何况,他们已经死完了。”

“如果那个安里知道了,她会怎么想呢……”

“谁知道呢……估计是无所谓了吧,对那个世界。”

她说着,把我的头摆正,拿起上次找到的理发剪,小心翼翼地修理起我的头发。

因为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继续战斗,我就试着把头发留长了。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最终还是适应了。

“我的创造者的故事,还要听吗?”

像是怕我无聊,她如此提议道。我想回头看她的表情,但还是忍住了。

“如果你想讲的话。”

“嗯。”

于是,她再次讲起了安里奈绪的故事。


Little girl's story/Destroy

爱丽丝的出现并未给小女孩的生活带来太多改变。

上课,被欺凌,放学,换衣服,去图书馆。生活一如既往,只是在图书馆的时候,爱丽丝一直在小女孩身边喧扰。

“小奈绪小奈绪,你又来啦?”“小奈绪,这个地方为什么是这么动啊。”“小奈绪,这里的魔导阵改成这样是不是更好啊?”“小奈绪,爱丽丝饿了……”

明明是图书馆,爱丽丝旁若无人的提问(以及求食)却没有管理员来制止,不如说从小女孩遇到爱丽丝那一天起,她就没见到过管理员。

——“嗯?爱丽丝就是管理员啊?”

小女孩放弃了赶走爱丽丝的想法,认命地习惯她的吵闹,有时候也会回答她的问题。爱丽丝的问题大多涉及机械人偶方面,在她的影响下,小女孩的阅读方向也潜移默化地朝着机械人偶方面改变。

某一天。

“你们在干什么?”

等不及要问小女孩问题的爱丽丝跑到教学区找小女孩,撞上了小女孩被欺凌的场景。霸凌者们似乎是找到了新的欺负对象,不怀好意地走向爱丽丝。

小女孩久违地感到了害怕。

害怕爱丽丝落得和她一样的遭遇。

然后——

“欸……小奈绪,爱丽丝应该没有打死他们吧?爱丽丝没想到他们这么弱……”

小女孩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些霸凌者突然倒下呻吟,以及爱丽丝的一脸慌乱。

从后来赶来的大人们的交谈中,小女孩得知了爱丽丝的身份。

「永恒女巫」爱丽丝·梅尔,被神明祝福,时间定格在十六岁的怪物。


小女孩也曾担心,自己应该怎么对待暴露了身份的爱丽丝,而隔天爱丽丝一如既往小孩子般的言行让她打消了这个担忧。

对于小女孩来说,爱丽丝不过是个撒娇卖萌、时不时问些棘手的问题的幼女罢了,她年幼的发言甚至让小女孩常常以为自己多养了一个缠人的妹妹。托爱丽丝的福,自从小女孩和她关系甚好的传闻散播出去以后,再没有人敢欺负小女孩,甚至是父亲也打电话来「慰问」小女孩。

但小女孩知道,爱丽丝不是特别为了她而跑到教学区示威的,也不会为小女孩去报复谁谁。

和爱丽丝相伴甚久的小女孩很清楚一点。

爱丽丝对所有的一切都充满热情,又对所有的一切漠不关心。

所以,在听到爱丽丝说「爱丽丝想制作一个永恒的机械人偶」的时候,小女孩感到了不知所措。

“因为,永恒实在是太寂寞了。”爱丽丝说着,罕见地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小女孩决定帮助爱丽丝。为此,她翘掉了学校的课程,因为那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妹妹时常会来图书馆找小女孩。一开始,妹妹还能提上一些建议,但越到后来她越是发现这些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小女孩的天赋是她无法比及的,爱丽丝在漫长岁月积累下来的魔术知识又远非她能够想象。最终,妹妹只能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们。

设计一天一天完善,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十九岁,小女孩和妹妹毕业了。

在图书馆,小女孩没有见到爱丽丝,询问新来的管理员后她才知道爱丽丝的妹妹病危,爱丽丝回去照顾妹妹了。

——会再见面的。小女孩这么安慰自己,和妹妹一起回家,准备妹妹的毕业宴会。

然后,宴会前一天,安里家族被灭门了。

安里家族的魔术师全部死亡,随从也是在后来的援助的保护下才存活些许。魔术世家之间的斗争并不少见,但将整个家族灭门的事很少发生,更何况是有名的安里家族。人们议论纷纷,猜测着安里家族招惹了哪个不该惹的势力,政府也下令严查此事。小女孩没有推测,因为她无所谓这些。

父母也好,祖父也好,伯父也好,这些她都无所谓。

但是。

但是。

妹妹死了。

她的世界里,唯一关心她的人死了。

小女孩清清楚楚记得父亲几乎是用嘶吼的声音命令她用生命保护妹妹,清清楚楚记得她和妹妹怎么跑出庄园,清清楚楚记得妹妹怎么死在她面前的。

妹妹为她挡下了致命的子弹。

杀手讥笑着小女孩的无能,当着她的面将妹妹折磨致死。

为什么要杀人?“钱。”为什么要折磨妹妹?“有趣。”

小女孩活了下来,因为杀手在动手的那一刻被增援的人远距离狙杀了。然而,也只是如此。

没有人来接她。

她是不被需要的。

小女孩埋葬了妹妹,行尸走肉般地活着。她能干什么?通过研究成名?可是家族毁灭了,自己就算成名了又该给谁看;报仇?她唯一稍微交流过几句的杀手死了,无权无势、没有魔力的自己又该怎么找出仇家并报仇;找到自己的幸福活下去?在妹妹死去后这个没有人爱她的世界,她又何谈幸福。

理想?

理想……

爱丽丝。

和爱丽丝再次见面几乎成为小女孩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她凭借自己的知识,在某个平民学校成为老师,等待听说安里家族灭亡的爱丽丝来接她。幸运的是,没过几个月,就有人找上门来。但那并不是爱丽丝,而是某个国家的科研院。

小女孩听说过那个国家。那是以魔导,即科学和魔术的结合技术领先世界的国家。

——如果您愿意加入并成功完成研究,我们会满足您的任何要求,包括找出并抹除灭门您的家族的势力。

妹妹的死在她的心中浮现,小女孩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的邀请。漫长的旅途后,小女孩到达了那个国家,了解了她所加入的研究。

「神迹人偶」系列,人类企图成为神明的狂妄计划。

而她的搭档——

“又见面了,小奈绪,过得还好吗?”

一如初见时天真的笑容,爱丽丝·梅尔向着她问好。

爱丽丝根本没有在意过她的消息。

小女孩隐藏苦涩的笑容,配合着爱丽丝,与她击掌,假装出开心的样子。爱丽丝没有发现她的苦涩,又或者,对她的苦涩无动于衷。

新的生活开始,一切归于平静。

仿佛回到图书馆时期,小女孩和爱丽丝研究着人偶,爱丽丝不时撒娇卖萌,小女孩满足着爱丽丝爱丽丝的任性要求。

只是,妹妹不在。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 ※ ※

她停止了叙述,同时我听剪刀放在石头上的声音。我转过身,她的表情依旧那么淡漠,就好像在讲述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故事。

“奈,你难过吗?”

“难过什么?”

“安里奈绪的故事。”

“并没有哦,那又不是我经历过的事——”

“骗人。”

我侧过身靠在她的肩膀上,小声地说。

“你在难过。”

她的表情在一瞬间动摇,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稍微有一点点而已。”

“真的?”

“真的。”

“骗人。”我轻笑着说,“你骗不了我的,奈。”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长叹。

“温泉泡着舒服吗?”

“这个东西叫温泉吗?”

“是的,主要有……有什么功能来着,反正泡着很舒服就是了。”

“所以才特意绕路带我到这里来吗?”

“嗯。”

“我还以为是奈又想做色色的事情了,绕到偏僻的地方来。”

“……到处都是森林一类的地方,还谈什么偏僻……而且我什么时候做过奇怪的事情了!”

“明明每次帮我洗澡的时候都摸一些奇怪的地方。”

“那都是完全避免不了的事情吧,还有你是不是又发烧了,怎么尽说些奇怪的话。”

她不安地摸了摸我的额头,发烧?应该没有吧……不过有些头晕是真的。

“也不是很高啊……等一下,澪,你不会泡晕了吧?”

“泡晕?不知道诶~”

“果然泡晕了。”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脸颊贴着我的额头。

“奈,来做色色的事吧。”

“……澪,不要每次都仗着意识模糊提些奇怪的要求好吗?”

“我可是很认真的。”

“帮你洗澡可以,那种事回绝。”

“好。”

我干脆地同意了。她苦笑着说「到底哪里认真了」,开始为我清洗背部。

“后来呢?”

“后来?”

“安里小姐的故事。”

她愣了一下,随后垂下眼帘,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悲伤。

“后来啊……”


Little girl's story/Good Ending...?

某一天,小女孩见到了爱丽丝的妹妹。

那是一个下午,小女孩看见爱丽丝一反常态、沉默地向着研究所附属的医疗机构走去。出于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小女孩跟了上去。

爱丽丝熟练地在过道上穿行,很快就走进了一间病房。小女孩在病房门口停下,看着门上「特殊治疗室」几个字,她犹豫了起来。

她隐约猜到了这是哪里,但她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小女孩并没有犹豫太多时间,因为门被打开了,爱丽丝推着轮椅走了出来。轮椅上坐着一位少女。

那是一个和爱丽丝一样娇小可爱的少女,但头发和爱丽丝的金黄比起来更偏向淡黄。小女孩注意到少女的皮肤是病态的惨白。少女吃惊地看向挡在门口的小女孩,但爱丽丝没有惊讶。

“要一起散步吗,奈绪?”爱丽丝平淡地问道。

小女孩同意了。

三人在林荫小道上散步。那是春天,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身上有种暖洋洋的舒适感。或许是这种惬意的作用下,少女很快就放下了对小女孩的戒备。

少女叫艾尔·梅尔,是爱丽丝的妹妹。在艾尔自我介绍后,小女孩也自报家门。艾尔笑了。

“我知道你——爱丽丝经常提到你。”

“诶?”

小女孩愣了一下。爱丽丝没有在意小女孩的反应,挥舞着手臂向艾尔表示抗议。

“要叫爱丽丝「姐姐」,艾尔怎么老是记不住!”

“才不要,爱丽丝这么幼稚我为什么要叫姐姐——不要捏我脸啊!”

爱丽丝和艾尔打闹起来。小女孩愕然地看着这一幕,甚至忘记询问爱丽丝是如何提到她的。她呆呆地看着爱丽丝,注视着她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女孩从未见过这种笑容。

不,她曾经见过——她在妹妹的脸上看到过这种笑容。

妹妹。

但是妹妹——

“安里小姐,你怎么了?”

艾尔的担心让小女孩回过神。她看向艾尔,不明白艾尔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哭了?”

“……哭。”

在哭吗?小女孩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颤抖,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

在哭。

止不住的眼泪从眼眶涌出。小女孩蹲下身,将脸埋在膝盖里,咬住嘴唇,不想哭出声。但抽泣声还是不断传出。

小小的身体抱住了小女孩。

“爱丽丝……”

“真的对不起,奈绪。”爱丽丝轻轻叹气,“爱丽丝本来想陪着你一起来这边的……但是艾尔……爱丽丝只能这样。”

“你……知道……”

“爱丽丝知道,奈绪经历了什么,爱丽丝都知道,只是……爱丽丝不知道该怎么办……”爱丽丝低声说道,“爱丽丝是个坏孩子,所以选择了无视。对不起……奈绪,真的对不起。”

小女孩只是哭泣。

许久之后,小女孩停止了哭泣。抬起头,只有爱丽丝陪着她。艾尔的散步时间已经结束,先回病房了。

“七号的样貌,还没有定下来。”

爱丽丝自顾自地说着。小女孩眨了眨眼,看着爱丽丝温柔的笑容。

“要做成礼美小姐的样子吗?”


※ ※ ※

“……礼美是小女孩的妹妹。几年后,我就被制造出来了,小女孩也因此名誉世界。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她淡漠地说着,侧过头看我,似乎在窥探我的反应。

唔……我该说什么?

“爱丽丝好过分!”

“诶?为什么要这么说?”

“她肯定知道安里小姐对她的感情,这么一直装傻,还利用安里小姐的感情帮她制造人偶,怎么想都很过分吧!”

“不……无论是创造者对爱丽丝是什么感情,还是爱丽丝知不知道,又或者这是不是利用……澪你是不是太武断了点?”

“才没有,这是直觉。”

“……这还不够武断吗?”

她吐槽着我的发言,示意我转过身。我慢慢地转过去,她确认我不会从她身上滑下去后开始清洗我前面的身体。她的手抚过我的胸部,我不由得颤抖了下身体。不管过了多久,我都习惯不了这个动作,或许是我太敏感了也说不定。

“不过……不管怎么样,创造者是心甘情愿去帮爱丽丝的。”

“因为喜欢?”

“是啊,恋爱中的少女可没有自我可言。”

“那,奈对爱丽丝的感情又是怎么样的?”

她愣了一下,无奈地摸了摸我的头。

“这次又是为什么吃醋?”

“才不是吃醋,只是奈的感情好像受安里小姐的影响很大的样子,我只是以防万一。”

“这不就是……算了,这样的你也很可爱就是了。”

她微微一笑,在我耳边低语。

“我现在只喜欢澪一个人哦。”

…………

这样子说话,太犯规了啦!

我默默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脸红,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对、对了,所以奈的样貌其实是礼美小姐的样子吗?”

“也不一定。”

她出乎意料地否定了,叹气之后苦笑。

“我没见过礼美,而我的创造者也没有礼美的照片……到底像不像,大概没人知道。”

“安里小姐的感觉呢?”

“……没什么感觉吧,只是似是似非的样子,无法肯定也无法否定,悲哀自己忘记了妹妹的样子罢了。”

“好惨……”

从出生开始就被人歧视,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关爱,被所有人欺负,唯一关心自己的妹妹在眼前死去,自己的恋情也无法实现,甚至连妹妹的相貌也逐渐忘记……安里奈绪的人生,有如一场毫无意义的悲剧。

“孤独地走完一生的她……在去世的时候是什么感想呢?”

是像以前的我那样,无所谓死亡与否吗?

还是像现在的我这样,因为某些人的存在而依依不舍呢?

“澪,别想太多了。”

她轻轻抱住我,细语安慰。

“不管怎么样……死了以后,一切只剩下平静。”

死亡……最有效的镇静剂。

“我死了以后,也能从和你分开的悲伤中平静下来吗?”

“放心吧,澪不会死的。”

“真的?”

“那个女巫不也说了吗,解决的方法在东方,一直走下去,一定会有办法的。”

“嗯。”

“我不会让你死的,澪。”

她笑着对我说。我点头附和,依偎在她的肩头。

“奈……那个女巫会是爱丽丝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的处境和安里小姐很像吧,她会不会为了不在重演安利小姐的悲剧而指引我来找你呢?”

“…………”

“又或者,让我和你相遇,不让你感到孤独。”

我轻轻地笑着,抚摸她的脸。

“「永恒实在是太寂寞了」,她这么说过,这句话对奈也适用。她会不会为了不让你感到孤独,才指引我来找你呢?

“可是,她为什么不亲自陪你呢,奈?明明创造你就是为了找个人陪伴。

“是因为对安里小姐心怀愧疚,所以才对继承了安利小姐感情的你有愧疚之心,不愿出现在你面前吗?

“但是……即使那个方法真的存在,我能陪伴你的时间,也不过只有人类短短的一生。在这之后,奈明明会再次,甚至是更加寂寞啊……我不明白啊,奈,为什么爱丽丝要这么做?她的目的是什么?奈,我好不安。”

有什么结论在我脑海深处盘旋。头好痛。想不起来。

——她握住了我的手。

“不用多想了,澪,那个女巫不是爱丽丝。”

“要是是这样就好了。”

我轻轻叹一口气,随后对她灿烂一笑。

“不过,就算是爱丽丝的计划也好……就算这份邂逅,这份命运是被算计的也好。”

我仰起头,在她唇上轻吻。

“奈,你是我的命运,是我永不后悔的命运。”我柔和地笑着,“我讨厌自己的命运,但我喜欢你。”

“就算是被算计的……也好吗。”她长长叹息,露出释然的笑容,“被算计的又如何?我们相遇、相识、相爱,这份感情是真实的,就算最开始的时候是伪物,但现在,它是真实的,不仅仅是程序设定,更是出自我的灵魂。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再去质疑了。”

她充满爱意地看着我,我也回以同样的目光。

“无关程序,无关算计……我以我的灵魂做出担保,我爱你,澪。”

“无论说多少次,我的回答都不会改变。我也爱你,奈。”

“可以接吻吗?”

“就算再进一步,我也欢迎。”

她无言地笑了笑,朝着我慢慢靠近。我注视着她近在咫尺的琉璃色眼眸,她也直视着我。

彼此靠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21/09/27 17:20 发表

创造者的故事好悲伤啊…一连串的悲剧…
话说我还以为爱丽丝和妹妹会看起来有很大的年龄差,没想到那时候爱丽丝也是刚刚被祝福不久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