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任性的希斯特莉亞

作者:陌然無心
更新时间:2021-09-24 01:13
点击:144
章节字数:42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希琪覺得頭痛

因為她輔佐的女王實在有夠難搞




希斯特莉亞很鬱悶,因為仔細想想,這是尤彌爾第二次求完婚後就死掉了,雖然這次是真的兩情相悅而且面對面,但她還是覺得空虛…難道說自己是那種對於愛情欲求不滿的女人嗎?


不,一般人來說很少人會新婚即守寡吧?


不公平啊!她們根本見面不到十分鐘,而且尤彌爾死後,遠方突然炸出一股會讓人變成巨人的氣體,要不是約翰跟柯尼死命把自己丟上飛艇,自己搞不好也要在敵國失態一番。


『驚!帕島女王專機前往瑪萊變身巨人,樣子還有夠醜』


「希琪,我好難過」希斯特莉亞今天依舊在讀尤彌爾寫給她的情書。


「我又不可能復活妳老婆」希琪翻了個白眼,「而且妳是不是該稍微治理一下朝政啦?雖然帕島以外的世界已經爛的一塌糊塗,但是妳看看,這是妳從上禮拜去待產一直累積到今天的公文。」


這麼說著,希琪拿起一疊資料丟在希斯特莉亞的辦公桌上,桌子委屈的嘰拐了一聲。


「哦?想不到妳也有主動提起工作重要性的一天啊」希斯特莉亞小心的將信紙摺好,收進鐵盒裡,然後把鐵盒塞進制服的口袋。


「吶,希琪」


「…怎麼了女王陛下?」


「我想去瑪萊,幫我想辦法」


「想都別想!憑什麼我一個貼身護衛要處理這些,而且妳知道我們現在的國際地位嗎?多虧了艾倫,我們帕島現在是全世界的敵人!」希琪誇張的比劃手腳,「總之我是不會答應這種要求的。」




「哇啊啊我到底在做什麼?」希琪仰天發出悲鳴。


「閉嘴,不然把妳丟下船」亞妮對著希琪做出一個過肩摔的動作,後者馬上安靜了下來。


三個身穿暗色大風衣頭戴禮帽女生低調的縮在輪船上不起眼的角落,帽沿壓的老低,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原本還有一些男生看她們有趣想上前搭訕,但在第二位被亞妮折斷手指的男生出現後,也就沒人敢再來打擾。


船停在瑪萊被踏爛的軍港,有部分的人下了船。島外的世界殘破不堪,但殘存下來的人類正在積極重整,當中有不少人打算移民到瑪萊,艾倫滅世確實造成了龐大的損害,但幸好輪船火車之類的運輸技術沒有受到太大的迫害。


「有什麼事趕快辦完,之後我要去見父親」亞妮將風衣拉緊,她可不希望被在場的任何一位居民識破身分,儘管當初阿爾敏跳出來幫他們這些前巨人化能力者說話,讓他們稍微能在瑪萊立足,但亞妮還是習慣維持低調。


「尤彌爾她…小時候曾經生活在這裡,被當地的地下宗教當成神明來信奉」希斯特莉亞摸著口袋裡的鐵盒。


噗!希琪瞪大眼睛「妳不會連人家的舊家都要翻過一遍吧?雖然知道妳固執又任性,但沒想到身為女王的妳還這麼變態!」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紛紛側目,那女生剛剛說女王嗎?


「呃呵呵,我是說妳這個…妳這個腹黑女王攻啦!」希琪慌不擇言的解釋,旁人對她投以嫌棄的目光。


「吶希琪,妳就真的那麼想被我摔出去嗎?」亞妮摩拳擦掌。


希斯特莉亞垂下眼「我知道這樣很任性,但是除了這封信以外,其他能回憶尤彌爾的東西…已經沒有了…」


軟弱無助的語氣,搭配泫然欲滴的表情,出現了!是克里斯塔!


希琪跟亞妮一時之間語塞,實在是太狡猾了…兩人在心裡暗罵希斯特莉亞切開來根本全黑,最後還是乖乖妥協,因為她看起來實在是太可憐了。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雖然三人拚了命的四處打聽,但畢竟是將近七十年以前就被肅清的非法宗教,連一點線索都找不到,更不用說找到真址。


「女王陛下啊…」希琪湊近希斯特莉亞小聲地說,「今天能不能先這樣?我的腿好像快斷了」


希斯特莉亞嘆了口氣,果然太勉強了嗎,強拉著另外兩位陪同,自己其實也有點不好意思,「好吧,今天就到這裡,找間旅館休息吧」


多虧了艾倫,現在瑪萊的旅館極貴,但對於有整個國家的希斯特莉亞來說還不算什麼,也正因為只有少數人住得起旅館,她們今晚才有房間休息。


當晚,希琪說想去附近的酒館喝酒,希斯特莉亞覺得這個提議不錯,所以強行把亞妮也帶上。


「誰下午在喊累的…不好好休息還來這種危險的地方?」亞妮啜飲了一口甜味調酒,嗯,味道還可以。


「妳都不知道!整天待在希斯特…噶 旁邊,壓力有夠大的…噶!」剛來這邊就牛飲三大杯的希琪已經喝掛了。


亞妮二話不說直接賞她一記肘擊,希琪碰的一聲倒在桌上,不動了。


「…辛苦妳了」希斯特莉亞晃動著酒杯,裡面裝的是紅酒。還記得剛加入調查兵團的那天晚上,尤彌爾抓著自己的頭髮強迫自己喝了一大杯的紅酒。


真奇怪,明明都是紅酒,為什麼喝不出當時那種滋味…倒不是說產地跟品質問題,這幾年來希斯特莉亞幾乎品嘗過各地的紅酒,但喝到的都只有苦澀,當初那種甘甜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回味了。


「都說了我沒有想問的事情啦!我只是來這邊賺錢而已,老瘋子滾一邊去!」酒館的角落傳來爭執聲,一位衣服殘破不堪的老人被壯漢揪住衣領抓起。


「…需要我去阻止嗎?」亞妮放下酒杯。


「妳本來就不是會無視這種情況的人吧?下手記得輕點,柔弱少女小姐」希斯特莉亞笑了笑。


之後角落的壯漢摔了個四腳朝天,撞壞了兩張桌子,一副見到鬼的樣子踉蹌掙扎著跑出酒館。


「不好意思我朋友稍微兇了一點,桌子的錢我會賠」希斯特莉亞向老闆抬手示意,老闆也不敢說什麼,繼續裝沒事的低頭擦杯子。


「喂,這老頭好像是情報販子」亞妮把老人帶過來,原本老人很害怕亞妮的接觸,但在她眼神逼迫下,只好乖乖跟著走。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希斯特莉亞露出女神般的笑容。


亞妮皺眉,又開始了,希斯特莉亞的哄騙計畫。


希斯特莉亞本來抱持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沒想到老人說他知道這個地下宗教。雖然教徒已經全數被處刑流放樂園,但當初這件事可是鬧得沸沸揚揚,所以即便是當時還年幼的他也知道事情始末。


老人將事情經過從找到尤彌爾開始,到組織被查獲,瑪萊進行了地毯式的掃蕩宗教餘黨開始講了一遍,連事發的大概位子都告訴了希斯特莉亞。期間希琪醒來了一次,但一聽到老人在講古,又睡了回去。


「…所以那個…我都講得那麼詳細了…」老人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嗯,亞妮我們回去吧」希斯特莉亞起身,隨手賞了老人一顆寶石,又丟了幾枚銀幣在櫃檯說是賠償桌子的錢就離開了酒館。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吶…她無奈的笑著。


「欸妳們兩個等等我啊!」希琪還在醉,跌跌撞撞地跟上。




隔天一早,三人便來到了老人說的,查獲非法宗教的那個區域。


「看起來不太樂觀呢…呃啊頭好痛…」希琪扶著還在宿醉中的腦袋評論道。


這裡是被艾倫踐踏過的重災區,房舍的牆幾乎都倒塌了,藤蔓類的植物沿著斷垣攀長,地上的雜草也爭相從破瓦中露頭。


希斯特莉亞的表情很難看,「艾倫…要是你敢毀了尤彌爾的東西…我就叫希琪去你的墳上潑…」


「這裡也不是全毀嘛!嘿嘿…」希琪覺得後頸涼涼的,米卡莎的戰力大概不會因為戰鬥結束而減弱吧,那個特技是削肉的女武神。


「接下來的任務是要在這片廢墟裡找到跟尤彌爾有關的物品吧?」亞妮嘖了一聲,「知道了。」


陽光從早晨的輕柔,到中午的刺辣,又到下午的柔和,三個人幾乎找遍了整個區,尤其是希斯特莉亞,她連看到地上稍微大一點的磚瓦都會想辦法把它翻過來看,就怕錯過了地窖之類的東西。


「夠了吧希斯特莉亞,妳已經盡力了」而且我也累了,亞妮這麼想著。


「唉…是我不好,明明知道不可能還硬拉著妳們陪我來這裡」希斯特莉亞蹲下來,用手抱住膝蓋縮成一團。自己應該知足一點,能再見到尤彌爾已經是奇蹟了,怎麼還得寸進尺。


想到這裡,希斯特莉亞忍不住把臉埋進手臂裡啜泣。


「別這麼說嘛!多虧了這次的機會我才能好好的逛瑪萊啊!」希琪選了一面被藤蔓佈滿的牆靠著休息,沒想到旋即被藤蔓吞噬。


「希琪!」這下連淡定的亞妮都忍不住發出尖叫。


希斯特莉亞嚇得抬頭,目睹了希琪被捲進去的畫面。


「啊,我沒事啦哈哈哈…」希琪尷尬的笑聲從藤蔓間傳出,「只是這裡有個小空間!」


亞妮到周圍環視一圈,這好像是隱藏在普通民宅裡的暗房,從民宅的兩道牆壁各切割出不到兩公尺的距離,呈現狹窄的L型空間,在通道兩端各開了一扇窄門,如今兩側的門都被藤蔓覆蓋,空間也自然而然地被隱藏了起來,剛剛大家都只專注在被破壞的民房裡翻找,完全沒發現這間暗室。


希斯特莉亞馬上撥開藤蔓進入房間內,繞過了地上倒著的希琪,室內很黑,藤蔓幾乎擋住了所有照進來的光線,她只能摸著牆緩步前進。


「我說女王陛下,妳能更珍惜妳的護衛一點嗎?」希琪從地上爬起來,拿出口袋裡的火柴點燃,發現牆上有疑似未用盡的蠟燭後便將它們點上。


小空間裡終於明亮起來,通道裡除了零星的碎石外沒有其他雜物,牆面斑駁,看起來飽受年代的摧殘,光用看的就能得知這空間的歲數不小。


最讓希斯特莉亞在意的是通到盡頭的那張破舊的王座,在看到它的同時,希斯特莉亞的眼淚直接潰堤,她知道她找到了,尤彌爾幼年時生活的空間,這裡是她心心念念的尤彌爾曾經活著的證明。


希斯特莉亞流著淚輕撫王座,小小的尤彌爾彷彿還坐在上面受人景仰著。


「椅子下…」


「希琪?」希斯特莉亞回神,察覺自己的失態於是趕緊抹掉眼淚,「妳剛剛有說話嗎?」她問


「我說這裡的灰塵好多!」希琪用袖子摀住口鼻,「我待不下去了,去外面等妳。」


希斯特莉亞蹲下身,木製的王座底下不知是被蟲蛀過還是人為破壞好像有些鬆動,她用手扳了一下,木頭終於承受不住碎裂了。


「啊…」希斯特莉亞瞬間有了想自殘的衝動,好在她發現王座裡面還藏了一個盒子,「這個是…?」


她撈出盒子,撥開上面沉積已久的灰塵,然而蓋子上什麼也沒註明,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打開盒子。


啪搭。淚水滴落在裡面的照片上,希斯特莉亞趕快用袖子擦去眼淚,免得盒子裡的東西受到破壞,無奈這次怎麼樣也無法止住哭泣。


抬高頭避免淚水亂滴,她顫抖且小心翼翼的取出裡面的東西拿到眼前欣賞,一張張泛黃的照片,雖然不是特別清楚,甚至連臉上的雀斑都模糊不清,但希斯特莉亞知道裡面的小孩就是尤彌爾。


頭髮散亂的樣子,好像是她剛被賦予新生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幫她梳妝打扮就先拍了照。


這張的小尤彌爾胖了,看來這裡的人有好好的照顧她。


尤彌爾又長大了,坐在王座上的樣子好有架式,跟她在餐廳吃飯的坐姿一樣豪邁呢哈哈哈…


希斯特莉亞靠在破舊的王座上靜靜的欣賞這些照片,直到燭火熄滅才願意離開那狹小的空間。


「哇妳剛剛哭的很慘是吧…有找到妳要的東西嗎?」希琪伸了個懶腰問。


「嗯!謝謝妳們陪我來這裡」希斯特莉亞抱緊了懷裡破舊的盒子。


這個盒子裡面裝的是全世界最珍貴的寶藏。




「夠了吧恩人大人,別再喊了,她聽不到啦!」莎夏扶額,在看了那麼多瑪萊美食後,她只想趕快回去道路裡大吃一頓。


「妳這薯女懂什麼!」尤彌爾雙手抱胸,「早知道她會為了找我遺留的東西跑來瑪萊,我在厄特加爾時就把髮飾還她了。」


那個希斯特莉亞送的髮飾不知道被哪個可惡的巨人吞下肚了!一想到這件事尤彌爾就氣的冒火。


「啊啊笨蛋希斯特莉亞,不要一直摸那張椅子啦!椅子下有我藏起來的照片啦!」


這一篇可以抵兩篇的篇幅啊
話說昨天的審文也太快!
啊,這篇是之前滑到一則抖音之後被啟發的
連結在這邊,但我不確定能不能點 https:[email protected]/video/6956205548425547014?lang=zh-Hant-TW&is_copy_url=0&is_from_webapp=v1&sender_device=pc&sender_web_id=7010804281913869825
如果不能的話,作者的ID是:ingestedcontraband,177.3K流量那部
看完當下整個大爆哭,雖然英文幾乎只看懂最後一句,總之就是哭爆
" You brought her back to me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