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BATHE/O

作者:茧墨日菜
更新时间:2021-09-12 21:27
点击:199
章节字数:59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BATHE/O


我不喜欢被水浸没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我不会游泳,更因为心理上的不安。在水中,人类的动作会受到极大的干扰,水中的野兽能轻易夺取人类的性命。

因此,在前十六岁的人生里,我完全不明白什么是泡澡,清洗身体的时候也只是用湿布擦拭身体。

所以在她向我提出一起泡澡的时候,我才会不知所措。

“在担心吗?”站在水泊前的她歪过头看着我,“这个池子并不深,不会有什么会造成威胁的猛兽,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主要是……泡澡是什么?”

“唔?啊,对哦,你应该不知道……泡澡就是字面意思,整个人泡在水里面。”

“洗澡?泡在水里?”

“准确来说泡澡前应该先冲澡才对……不过反正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没必要拘泥于形式。”

我不太明白她说的形式是什么样的,但我明白了这件事的重点。

“所以,一起泡澡的意思是,你想和我一起洗澡?”

“只是提议而已。”

“所谓提议不就是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换个名称而已吗?”

“你想太多了。”

“可疑……”

我狐疑地看着身边的她,许久之前的担忧重回心头,微微后退几步。

“最近总感觉你莫名的主动……我问你,你的性取向究竟是什么?”

“问机械人偶这种事干什么。”

“少废话,如实招来。”

“如果我说了,你就会答应和我一起泡澡吗?”

“视你的回答而定。”

她眨了眨眼,手指绕着头发,暧昧地笑了笑。

“我……喜欢女孩子。”

“果然——”

“又不是全部女孩子!只是喜欢的人是女孩子而已!”

“你有喜欢的人?”

我微微一怔,说不清的情绪在心中涌现。她微笑,害羞地点了点头,脸颊似乎有些绯红。她小女生一样的表情让我的心情久违地烦躁了起来。

“是谁?”

“诶?”

“我问你那个人是谁?”

我近乎急躁地逼问着她,看到她发愣,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粗暴。我动了动唇,想说句「对不起」,却最终没能说出来。好在她没怎么在意,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艾尔·梅尔,这是她的名字。”

“艾尔·梅尔……”

莫名熟悉的名字,脑海里似乎闪过什么,但我想不起来。

“她是爱丽丝的妹妹。”她补充道。

“啊。”

爱丽丝。爱丽丝·梅尔。我说怎么这么熟悉……等一下。

“你喜欢的不是爱丽丝而是她妹妹……?”

“呃……虽说爱丽丝是我很重要的人,但我不一定喜欢她对不对?”

她心虚地移开目光,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我懒得追究她的掩饰,蹲下身摸了摸小池的水。水凉凉的,感觉有些舒服,我稍微有了些期待。

“我可以理解为……你同意了吗?”

“嘛……也无所谓吧。”

反正她喜欢的不是我,没什么关系吧。

我故作轻松地说,偷偷观察她的表情。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开心,只是眼睛很明显亮了一下。

(不过,要洗澡的话……)

手指搭在衣服上,我又开始犹豫。

(有什么好害羞的,她不过是个机械人偶。)

而且还是同性。

不断说服着自己,我迅速脱完衣服,立刻走进水池。冰凉的水吸收着体温,身体却格外的燥热。

——哗。

她进入水池点声音从旁边传来。我不断默默嘱咐自己不要去看,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她一眼。

原以为身为机械人偶,她的身体多少会有些机械的样子,但意外的,她的身体和我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要说的话只有她的胸部比我大上不少。

……不不不我在看什么啊!

体温又上升了些许,我慌张想收回目光,却发现她也直勾勾地看着我的身体。身体一僵,随后我立刻尽可能遮住自己的身体。

“你……你看什么!”

她没有说话,沉默地摇了摇头,朝着我伸出手。我想后退,无奈池子太小,我的后背很快就贴到岸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手不断靠近

靠近,靠近,靠近……

碰到了。

我有些害怕的闭上眼,但我想象之中的事并没有发生。睁开眼,她只是垂着眼帘,手指轻柔地划着我腹部的伤疤。

“会痛吗?”和她的手指一样轻柔的提问。

“……早就愈合了,怎么会痛。”

“当时呢?”

“嘛……当然会痛。”

“好多。”

“伤疤吗?毕竟在外面待了快三年了,只是留下伤疤算是幸运的了。”

她低低地叹了口气,随后微弱的蓝光从她的指尖飘出,在我讶异的目光中覆盖我的伤疤。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蓝光消散时,伤疤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也能做到?”

“这不是什么高级的魔术……有一个神迹人偶可以做到复活。”

“复活?这种事——”

“只有神才应该能做到对吧?所以才被称为「神迹人偶」。”

明明是在阐述自己所属的系列有多厉害,她的笑容却只让我感受到嘲讽。她在讽刺谁?旧人类?还是……她自己?

“我的能力做不到那样夸张的事情,但这种程度还是存在于我的系统之中的。”

“那——”

你的能力是什么?

我几乎是差点就脱口而出,费了好大劲才把话转变成「谢谢」。我不明白我这么做的理由,我好像是不想知道她的能力。

大概,知道她的能力以后,我就不能再单纯把她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同行者了吧。虽然她本来就不普通就是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

“这些伤疤不会影响战斗或者其他什么的,完全没有抹去的必要。”

“有啊,理由很充分。”

她抬起头,温柔一笑。

“这些伤疤让我很难受,澪,我很心疼。”

心疼。

心疼……我?

“…………随你便好了。”

我匆匆忙忙转过头,不再去看她。我才不会哭,区区这种事……根本没有到哭的地步。

虽然鼻子很酸,第一次被人说心疼很开心,但这根本不会感动到哭的程度。

……绝对不会。

“澪,转过去一下,我帮你把背上的伤疤也处理一下。”

我想稍微反抗一下,但又怕她听出我的动摇,于是一声不吭地转身。这样也好,至少她看不见我软弱的表情。我呆呆地低头看着身前一圈圈的涟漪,感受着她的手指在我的背上移动。

不知过了多久,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手指离开我的背。

“结束了。”

“呃……谢谢了。”

不知道该不该不上一句「辛苦你了」,但这是她自己要求的,我应该没必要说,但心情上又想说……还在我纠结的时候,她突然整个人靠在了我的身上。

“——!”

身体立刻僵住,我甚至有些不敢呼吸。她的头搭在我的肩膀上,微微的呼吸,似有似无地拂过我的耳朵。我不敢去看她,低着头看着水面上那张惊慌失措的通红的脸。

三分钟过去,她柔软的身体依旧紧贴在我的背上,但她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奈?”

“啊,抱歉……让我靠一会儿。”

她的声音格外无力,让我不禁一愣。我立刻转过头看她,她的神情差到就差在脸上写上「虚弱」这两字了。我慌忙转身,扶住她让她靠在我身上。

“你怎么——是因为刚刚的治疗?”

“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你个笨蛋!”

我埋怨地瞪着她。她苦笑几声,伸出手想摸我的头,手却无力地垂下,打在水面上,溅起小小的水花。我握住她的手,阻止她再次尝试。

“好好休息,别乱动。”

“我没事,只是魔力差点透支了而已,一会儿就好了。”

“但现在魔力没多少吧?所以不许乱动。”

魔力大概对她意味着动力,我不知道她要怎么吸收魔力,但不乱动总是对的。大概是听出了我的坚决,她乖乖听话了。

“真遗憾,本来还想帮你洗澡来着。”

“我自己能洗。”

“我想嘛。”

“这种事情,以后机会还多着啊。”

“那就说好了,下次让我帮你洗澡。”

“喂,我可不记得我有答应!”

“一言为定。”

“你!”

她开心地笑了起来,计谋得逞的样子真的让我想揍她一拳,可惜她现在正虚弱着,所以我只能恶狠狠地瞪她表达自己的不满。

“……所以,为什么要帮我把伤疤治好?”

“我说了啊,我看着心疼。”

“只是因为心疼,所以把自己弄得虚弱成这个样子?”

“对啊。”

“你——我不相信。”

“有什么不好相信的,你可是我的命运啊。”

她轻笑,琉璃色的眼睛满含温情。如果不是没有力气,我想她一定会伸出手抚摸我的脸。

“就算为了你而死,我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吧。”

“……不要。”

我握紧她的手,否定她的话。

“我不允许,你的命是你的,才应该被什么命运束缚!”

“……我只是个机械人偶啊,澪,为人类而死是理所当然的事。”

“什么理所当然!对我来说你才不是什么机械人偶!不,就算是又怎么样,你是唯一关心过我的人,怎么可以因为那些旧人类的说法就轻易说出这些话!你——”

“好了,澪,别哭了。”

她用力抱住我,抚摸着我的头发,苦笑着在我耳边低语。

“才刚哭过,又哭的话对身体不好。”

“我……我才没有……哭。”

“好好,没哭,是我把水珠看成眼泪了。好好平复下心情吧。”

我胡乱抹去脸上的水,深深呼吸,整理好纷乱的情绪后重新看向她。

“我……讨厌这种既定的命运。”

“我知道。”

“所以,你不许为我而死。”

她只是笑了笑。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她开了口。

“澪,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帮我洗澡。”

“……哈?”

由于她说的过于坦荡,我反而有些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我茫然地看向她,她眨了眨眼作为回应。

“那个……我没听错?”

“如果你听到的是我请求你帮我洗澡的话,那就没听错。”

“……这……”

“因为某个爱哭鬼的原因,我刚刚把最后的魔力用完了,也就是说我根本动不了。”

“对不起……所以才一直抱着我啊,我还以为是你的意愿。”

“虽然——嗯,是这样的。”

“虽然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一点!”

我抱怨着,研究了一下该怎么办,我决定保持现在的姿势,手环绕到她的身后,用之前准备好的布擦着她的背。

“明明是个机械人偶,为什么要洗澡?”

“我好歹也是女性,喜欢干净有什么错吗?”

“嘁。”

无法反驳。我瞥了眼挂在不远处树枝上的衣服,突然想起不久前的对话。

“那个人,喜欢你吗?”

“诶?”

“那个叫什么……艾尔·梅尔,她喜欢你吗?”

她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后移开了目光,含糊不清地回答我。

“嘛……不清楚欸,我想她大概是喜欢我吧,毕竟她都对我说过喜欢我了。”

“你们交往了?”

“怎么会,我是机械人偶,她是人类欸。”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问题。”

“她是这么认为……但我不这么认为啊。”她苦笑道,“所以,我逃避了。”

“胆小鬼。”

“而且还极其任性,是个完全不合格的机械人偶呢。”

她开玩笑般地自嘲着。我不爽地捏住她腰间的软肉,直到她惊呼「好痛」我才松手。

“怎么突然生气了……好痛的。”

“我不知道。”

“你啊……”

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间火气就上来了,顺应心情地报复了她一下。

“你为什么喜欢她?”

“诶?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先问的,你先回答。”

“好蛮横。”

她不满地嘀咕着,思考了一会儿,淡淡的绯红趴到她的脸颊上。

“怎么说呢……她很可爱,不仅是长得很可爱,性格上也是,有些小傲娇,但还是会坦诚面对自己的感情,害羞时掩饰的样子也很棒。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很冷漠的人,但熟悉之后才知道她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我给她添了不少麻烦,她也经常抱怨,但还是每一次都会帮我解决,对我无理的要求也会答应。最重要的是——好痛!!”

“啊,抱歉。”

我连忙松开捏着她的腰的手,慌张道歉。她无奈地叹气,苦笑着看着我。

“你可真难伺候啊……要我说的是你,要吃醋的也是你,我要怎么办才好?”

“谁让你说的那么开心……还有,我没吃醋!”

“谈论自己喜欢的人,会多话也很正常吧?”

“唔……对不起。”

我老老实实道歉。不管怎么样,刚才确实是我不对,没必要争辩什么。我早就不讨厌她了,也不想被她讨厌。

“放心吧,我没有生气。你要是内疚的话就帮我好好清洗身体吧。”

“……嗯。”

我松了口气,更加认真地为她擦拭后背。在差不多擦好的时候,她低低地开口。

“更重要的是……她救过我,不止一次。她甚至是用自己的命让我活到现在。”

我愣住了,缓缓转过头看向她。她和我对视,眼神里满是哀伤。

“……对不起。”我小声道歉。

“不是你的错啦。”她垂下眼帘,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帮我擦前面吧。”

我点了点头,将她的身体转了半圈。她的长发在水中漂浮,蹭着我的脖子,有些痒痒的感觉。

不过,该怎么办好……再怎么说接下来要做的事怎么看都是性 骚扰啊。

“好平。”她突然说。

“什么?”我愣了。

“你的胸啊,靠起来一点都不舒服。”

“这样……不过太大的话会影响身体平衡,战斗的时候会不方便。你是靠魔法,呃,魔术战斗,所以才会设计成这样吧。”

“诶?诶诶?”

“我说错了吗?”

我疑惑地看向她,她看上去像是对我的回答相当错愕。

“不不,这个时候不该说「可恶啊你这个巨乳人偶」然后报复性地袭胸吗?”

“?”

“好吧,文化差异文化差异……我想表达的是你没必要那么拘束,摸了就摸了嘛,本来就是我拜托你帮我洗澡的。”

“我明白了。”

我点点头,说出结论。

“你果然是解决人类欲望的人偶啊。”

“才不是!!”

我愉快地笑了起来,她反应过来,恶狠狠地瞪着我。我有些庆幸她现在动不了。

嘛,就算动得了她也不会打我就是了。

我这么想着,试探性地碰了碰她的胸。她明显慌乱了一下,但并没有出言阻止,我也就放下了心。

“所以,为什么要问艾尔的事?”

“这个……”

“是想了解我吗?”

准确来说是想了解她喜欢的人,但我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点头表示赞同。

“那,要听听关于我诞生的故事吗?”

我再次点头。

那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充满着不合理和悲伤的故事。




Little girl's story/Misfortune


旧人类时代的末期,科技和魔术都到达巅峰的世纪,一个小女孩出生了。

小女孩出生在一个名门,父亲是顶尖的魔导家,母亲是实力在全国前十的魔术师。按理来说,小女孩应该有着超人的天赋,是天之骄子。然而——

小女孩没有继承任何魔术天赋。

她的魔力量,为零。

在魔术公开五百年后的这个时代,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会使用魔术,但没有魔力的普通人仍是有所存在。无论法律怎么规定,对这些普通人的歧视始终存在,甚至是明目张胆的歧视,小女孩出生名门的幸运便因此成为了不幸。

安里家的耻辱——这个绰号使用的次数比她的本名要多得多,直到她死去,都一直是这样。

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并非是最绝望的。在小女孩九岁的时候,晚她两年出生的妹妹展现了家族有史以来最高的天赋。自此,原本还对小女孩有些妄想般期望的父母彻底无视小女孩,转头培养妹妹。

小女孩彻底成了家族的透明人,如果不是妹妹护着她,小女孩早就死在各种「意外」之中。

十四岁时,在妹妹的要求下,小女孩陪着妹妹进了贵族学校学习。小女孩明白妹妹是想帮她,但从未受过别人恶意的妹妹又怎么会明白进入贵族学校对小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

欺凌,永无止境的欺凌。

这些连老师都不会尊重的贵族子弟自然看不起小女孩这样的废物。就算妹妹一直竭力保护小女孩,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小女孩身边。

欺凌不曾间断,程度也不停上升,好几次小女孩都差点因为过火的欺凌死掉。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可以治愈所有除魔术外产生的伤病。痊愈之后,小女孩继续承受欺凌。

妹妹向小女孩提出一起退学,以保护小女孩的安全。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但小女孩拒绝了。不仅仅是为了妹妹的未来,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需要知识。

学院生活对小女孩来说并非只有痛苦,她在偶然间发现了自己的才能——在科研上的才能。

这是她唯一能依仗的才能,为此,她需要知识,很多很多的知识,而学校的图书馆能满足她的需求。如果退学,小女孩恐怕再也碰不到她所需的知识了。

她忍耐着。上课,被欺凌,放学,换上完好的衣服,去图书馆。这就是她的日常。

直到有一天——

“《机械人偶的可能性》……你看得懂吗?”

十六岁的一天,一个金发的萝莉走近了小女孩,以天真无邪的表情问道。

“爱丽丝的名字是爱丽丝·梅尔,你呢?”

“……我叫——”

这就是神迹人偶第七作的两位研发者的第一次见面。

小女孩遇到了她的命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