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9-03 11:14
点击:542
章节字数:44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内宫西苑,宫侍们闲闲地侍立门外。

尚秀芳喜欢清静,他们就乐得不打扰,这也给了婠婠极大的方便。

“秀芳姐,烈瑕怎么说?”

尚秀芳拿出瓷瓶,神色凝重道:“烈瑕说白色药丸是大明尊教中一种独特的毒药,无色无味,一月后才会发作。”

“果然……”婠婠嫌恶地皱起眉,“许开山那老狐狸,根本不能信。师尊防备那么多年,也是有道理的。”她停了停,又问,“那另一个,是解药吗?”

尚秀芳摇摇头:“烈瑕说他不知道。”

“不知道?”婠婠很惊讶,“他不知道解药?”

尚秀芳点头:“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续命蛊的解药到底是什么。”

婠婠愣了愣,喃喃道:“原来他从前是拿这个做幌子诓我……”她语气低下来,“只有许开山知道的话……这粒褐色药丸,我……”

“不过!”尚秀芳露出一个笑,“我却知道了一个关于五彩石的秘密。”

婠婠催她快说。

“某种程度烈瑕也没有说谎。”尚秀芳笑,“五彩石源自大明尊教,是他们的无上尊宝。除了象征意义外,它也是能够解大明尊教百毒的奇宝。”

“只需要用五彩石的少许粉末和水服下,任何蛊毒都能解除。”

“他……没有一点起疑?”婠婠犹不放心。

尚秀芳肯定道:“我与他谈了两个多时辰,先从音律入手,这是他献宝般主动告知的。”

婠婠点头:“好,许开山已经不可信。五彩石就在我们手里……可以一试。”

“妃暄说定了会来么?”尚秀芳殷切问。

婠婠挠挠头:“她说她处理完了就来……嘿,不过,秀芳姐,我今天可是遇见一个你很想见的人……”她一脸揶揄。

尚秀芳不免期待道:“他……已经来了?那……怎么……?”

婠婠想起寇仲的表情,不免觉得好笑:“寇仲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是谢谢你好意,不亲自来了——想不通他怎么会有这样忸怩的时候。不过秀芳姐,你放心,我下次将他绑过来就是了!”

尚秀芳怔了怔,摆手道:“不用了,他既然不想来……又何必勉强?”她转而道,“妃暄喜欢喝茶,拜紫亭曾赠送我一些上好的茶叶,我去找找。”

“秀芳姐,不用那么麻烦啦!等妃暄回来,我们两个人都在这里就太挤了!过了今晚后,我们就出去自己寻住处了。”

尚秀芳虽有些失望,但还是温和道:“这样也好,唉,我还想多和你们待一会儿呢!”

婠婠安慰:“无论是龙泉还是回到中原,我都会记着秀芳姐你的!找你的话,你不许嫌我烦!”

尚秀芳闻言不禁笑:“纵是从前,也没有赶走你啊!”

二人笑闹一阵。

到了傍晚,婠婠如约去寇仲处取机关木匣。

木匣以檀木精雕,是婠婠从集市上花大价钱买的。打开后里面好像只有一层,但寇仲已经在匣底设置了活木机关,只需轻推匣底边缘的一块木纹,就可眨眼间偷梁换柱。

婠婠研究着木匣大为惊奇:“你的手好巧,比我想象中还妙。”

寇仲自豪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

婠婠眼睛一转:“这份恩情我会记住的!之后我与妃暄请你们到稻香楼喝酒!”

寇仲爽快道:“好啊!要最好的酒!我必要喝穷阴癸派!”

婠婠暗想,到时你肯定说不出这样的大话。

寇仲和徐子陵他们也一直忙忙碌碌,又是说什么拜紫亭国师伏难陀,又是说什么狼盗的首领其实不是许开山而是拜紫亭的人,又说什么八万张羊皮,纷纷扰扰,头绪万千,难为他二人到了北疆后惹了这许多事。

婠婠也不叨扰,取了木匣后就离开了。

她耐心地在西苑等着,师妃暄一直没有出现。

尚秀芳等得着急起来:“妃暄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婠婠反而沉静:“她答应过我的,今天会来。我想她说到做到,不用太担心。”

时间流逝着,夜越发安静,滴漏报时,到了子时。

婠婠腾的站起来,准备出去找她。

“笃笃笃”正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外。

婠婠警惕地将尚秀芳护在身后。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一道清丽熟悉的白色人影。

“赶上了吗?”师妃暄关上门,望着婠婠问。

婠婠凑上前去双手一下子环住她的腰:“没有!都过了子时了!你学会骗人了!”

师妃暄忸怩推婠婠的手:“哪有……你做什么……还有人在呢……”

“怕什么,秀芳姐又不是外人!”婠婠笑眯了眼。

师妃暄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尚秀芳忍不住掩嘴笑。

三人最后坐了下来。

“你和杨虚彦打过一场?”婠婠惊讶,“动静会不会有点大?”

“那时候不得已只有出招。”师妃暄微笑道,“不过我因此得到了他身上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是许开山交给他的秘籍。”

“唔,我听说过这个……”婠婠思索。

“他为了要回这个,不得不给我一些消息。”师妃暄的表情转而严肃,“果然石之轩已经搭上了李建成和李元吉。如果李阀击败洛阳王世充,天下将在李阀手中,石之轩将支持李唐内斗,杀死李世民。”

婠婠对此显得平静:“该说他们并称邪王阴后是有道理的吗?竟和师尊的计划如此相似。”

“你……”师妃暄有些惊讶。

婠婠无奈笑:“你看看阴癸派内部闹成这个样子,我都不知什么时候能控制白清儿、闻采婷这些人,又谈什么争天下?”她黛眉微蹙,“而且,我的想法和师尊不同……”

尚秀芳见她们聊得严肃,便提醒道:“婠婠,还是快给妃暄解毒吧!”

“是是!”婠婠反应过来,嗔道,“都怪你!被你带跑了!”

师妃暄笑:“明明你接话接得很开心——”然后对着尚秀芳道,“尚大家,此恩,妃暄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好!”

尚秀芳噗嗤道:“你们两个某些地方怎么一模一样,不知道是谁带坏了谁?莫要再说这些话,快解毒吧!”

婠婠赶紧取出五彩石,以天魔刃小心地刮下石上薄薄的一层,尚秀芳将薄石放进白净的瓷碟中以药杵碾碎,顷刻间便化作白色粉末。

师妃暄接过水杯,就水将粉末尽数服下。

不出一刻钟,就传出一阵腹响,师妃暄露出为难神情,忙问尚秀芳何处有茅厕。

尚秀芳指路后,她就忙不迭地去了。

接下来在一个时辰内她来回折腾了五次。

过了许久,师妃暄终于惨白着脸,迈着虚浮的步子回来了。

她很颓然地坐下来,猛灌了一大杯水。

“妃暄?感觉如何?毒解了吗?还要去吗?”婠婠忧心问。

“我刚才运功探查,毒素已清——”师妃暄却苦着脸,连一丝笑都挤不出来,“然而这几乎要去我半条命。”

婠婠未曾见师妃暄这样苦恼虚弱的模样,听到最后忍笑道:“妃暄,解了续命蛊便是万事大吉!你这半条命,有我和秀芳姐在,每天给你大补药材炖汤,很快就能恢复!”

她扶师妃暄去休息:“明日我就把舍利送给许开山。”

师妃暄想到什么扯住她道:“今天我遇到美艳夫人,明天我们就将五彩石还给她。五彩石涉及塞外诸族争斗,留在手上终究会惹来事端。”

婠婠点头:“是,有道理——不过我的妃暄大菩萨,你先养好你自己——”

翌日风和日清,婠婠心情极好,和妃暄一同寻了个清静的住处,整个白天都在为师妃暄张罗汤药吃食,尚秀芳送了许多药材,很够她进补。

几个月来,她终于能放下心中的大石,痛痛快快地呼吸几口。

她再不用害怕妃暄被续命蛊折磨。

什么石之轩、许开山,她已无心多问,只想早些结束纷争,回中原去。

婠婠和妃暄商量妥当,便于傍晚时分,带着机关木匣去找许开山。

许开山是老狐狸,但婠婠未尝不是一只小狐狸,尤其老狐狸觉得自己经验丰富可以唬住一只小狐狸。

婠婠先是感激解药,向许开山展示匣中五彩石,再合上匣子,怀疑许开山给杨虚彦《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用心。许开山一番解释,婠婠很快疑心尽消,说了些以后合作的冠冕堂皇的话,然后将匣子交给许开山,二人十分和美地完成了交换。

婠婠极快地离开,按照预定计划和师妃暄会合。

那是一条她必须经过的街,但有一个碍眼的人影立在结尾。

石之轩一袭襦袍,洒然转身道:“婠婠,真是很难得才能见你一面。”

婠婠迫不得已止住脚步:“邪王,何以大老远地专为见我一面?”

“你以为我想么?”石之轩露出微笑,“舍利在哪?”

婠婠耸了耸肩:“不在我这。”

石之轩却已一掌袭来。

婠婠觉得只是一个眨眼,他已经晃到面前。

天魔带出袖,直接拂向他的掌心,但还未触及,已有一股诡异的内劲从飘带传来,天魔带被硬生生地挡回。

但是已经减缓了石之轩的攻势,婠婠只被掌风边缘拂到,后翻一圈落到地上。

“婠婠,看在玉妍面子上,交出舍利,不伤你性命。”石之轩冷声道。

婠婠笑:“邪王耳朵不好使了吗?我说过了,舍利不在我手中。”

石之轩愠道:“婠婠,你诡计多端,我不会再信你!哼,你以为我是怎么寻到这里的?”

婠婠一惊:“妃暄?!”

“不错,”他负手道,“师妃暄已为我所控,今日我得不到舍利,明日,你只会见到一具尸体!”

婠婠不知他话中真假,凝眉不语。

“婠婠姑娘,你可太不厚道了。”身后又传来许开山的声音。

她回头望去,许开山面目阴沉:“五彩石呢?!”

一前一后二人缓慢朝她逼近,正成两面夹击之势。

婠婠知道,此刻只有一个选择了。

她朝石之轩笑:“邪王,你不是想要舍利吗!”说罢从袖中朝他甩出一物。

石之轩下意识地接住,再看哪里是邪帝舍利,而是一块五彩斑斓的宝石。

“舍利就在许帮主手中!”婠婠趁二人愣神的机会,翻入漆黑的夜中。

她心中焦急,妃暄是不是真落入石之轩手中?

然而她才潜行数十步,便听得一声枭叫。

她心下一动,举目四望,果然见到师妃暄躲在屋脊之后朝她招手。

婠婠喜不自胜,忙跃过去。

“妃暄,石之轩说你……”

师妃暄噙笑道:“他确实让杨虚彦看住我,可是我想溜出来太容易了。”

婠婠这下放了心,道:“那我们赶紧走吧!守在这里做什么?”

师妃暄摇了摇头:“我早答应美艳夫人要把五彩石还给她,不能失信。”

婠婠脑中闪过了无数借口,但知晓师妃暄的性子,便不多说,与她一起老老实实守在屋上。

这倒是一个绝佳的观战的场所,隐在其后,正好就可看到大街上石许二人过招。

石之轩与许开山皆为魔门宗师人物,便是旁观,也能受益许多。

不过婠婠看得兴趣缺缺,她只想找个舒服的地方抱着师妃暄睡上美美的一觉。

她轻打呵欠扭头去看师妃暄,见她看得聚精会神,时不时皱眉沉思。

许开山的功力明显不如石之轩,但师妃暄却更多地盯着许开山。

“原来是这样……”她喃喃道。

“什么?”婠婠疑惑。

师妃暄回过神朝她笑:“婠婠,借我天魔带一用。”

婠婠有些不解,但仍依言而行。

师妃暄手持白练,觑得一个时机,如雀鸟腾飞一样朝石之轩扑去。

石之轩一面对付许开山,一面仍有余力朝来人推出一掌。

而师妃暄竟毫不避忌,先以一手挥动飘带卷向五彩石,再举掌准备硬撼石之轩。

婠婠在屋后看得惊讶——师妃暄这一套竟丝毫没有慈航静斋武功的影子。

师妃暄套得五彩石之时,她也与石之轩双掌相交,同时竟借对方汹涌的劲力弹起,以极快的速度朝外边投去。

石之轩感受到掌上的奇怪劲气,迟疑地顿住身形。

师妃暄一得手便立刻朝外遁走,许开山大喝一声想要追上,却被婠婠从一旁放出暗器打乱,待他想再追赶时,已经看不到任何人的踪影了。

许开山恼怒地暴喝一声,石之轩似看笑话般,从后不慌不忙道:“许兄,不如将圣舍利交还给我,我还可助你对付这两个黄毛丫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urnotamon
urnotamon 在 2021/08/24 00:40 发表

妃暄这毒解的好接地气hhhhh
以及这下可不仅是身兼数家武学了.应该是已经发展出自己的独门武学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