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8-18 23:51
点击:277
章节字数:36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婠婠捧着翻译好的《光明经》,仔仔细细地前后看了三遍,才不情不愿地承认,这真的是本普通的经书,和续命蛊的解药没有一点关系。

她失望地放下手中经卷,揉了揉眼睛。

天色将明。

尚秀芳已经睡熟了,她帮着翻译经书也是到很晚才休息。

婠婠伏到桌上,困恹恹地想着打个盹儿休息下再出去找人。

不过这一睡就是半天,待到婠婠匆匆出门时,已经时近正午了。

龙泉街上各色人等熙熙攘攘,婠婠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她,但是她相信师妃暄,总有办法通知自己的。

婠婠信步到集市中,随意四处环顾。人那样多,但她竟一眼就望到面铺内坐着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她心里一激动,快步朝那身影走去,但走到一半她又停住了。

因为邪极宗的金环真和周老叹就在那身影旁边。

她心下愕然,是自己认错了,还是师妃暄确实和他们在一起?

就在婠婠犹豫不决的时候,那身影转头朝她看了一眼,确实是师妃暄,但是从她的眼神中,婠婠读出此时不宜接近。

她想了想,就在师妃暄的注视下到对面的客栈,找了个包厢坐下。

点了几盘菜,慢慢悠悠地吃着。

过了许久,门外传来敲门声,婠婠唇含笑意喊了声“进!”,师妃暄就翩然进来落座了。

二人好多天没见,此时万语千言,一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好。

婠婠张了张嘴,简单问:“妃暄,近来都好吧?”

师妃暄看了看桌上的菜,有好几样自己爱吃的,碗筷早就摆好,伸筷子夹了一些,回:“虽然有些波折,但好在最后顺利。”

婠婠目不转睛地看着师妃暄吃饭,只想把这些天欠缺的都补回来。

“你为什么和周老叹金环真在一起?”她问。

“唉,说来话长……”师妃暄摇摇头,详细讲了最近的事。

原来她在往龙泉的一路上,碰到了金环真和周老叹。他们不得已臣服于石之轩,被他派出,通过感应邪帝舍利的气息寻上她。

师妃暄本来不愿意和他们有过多交集,但是他们却声泪俱下地向她哭诉自己为石之轩所制,如果找不到邪帝舍利,就会被石之轩杀死,想要和她合作脱离石之轩的掌控。

“合作?他们的话能当真吗?”婠婠皱起眉。

师妃暄吃完一口,才继续道:“我也不知有几分真假,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愿意倒向我们,是很有益的。”

婠婠道:“邪帝舍利实际上已经不剩多少精元,石之轩这样想要夺回,也只是因为它的象征地位而已。以他的实力,就算我们和金周二人联手,也难以杀死他。”她顿了顿继续道,“我觉得还是直接把邪帝舍利给赵德言,让他们两败俱伤才好。”

师妃暄点头,从怀中取出邪帝舍利递给婠婠。因其内精元大半被吸收,所以已经对人构不成威胁。

“婠婠,我也是这样想的,你交给他吧。”

婠婠迟疑收下:“那你……”

师妃暄坦然一笑:“我已经答应帮他们一把。而且我早就想接近石之轩,搞清楚他在李唐长安有没有什么布局,这是个好机会。”

婠婠沉思后点头:“好,你多加小心……对了,我昨夜遇到了杨虚彦。”然后将发生的事细说。

“他投靠大明尊教了?!”师妃暄有些惊讶,“我听金环真和周老叹说,他是石之轩的得力助手,也会背叛石之轩?”

婠婠耸肩解释:“这样的事情在圣门中很常见。”

师妃暄不由得笑:“这样说,你对阴癸、对祝后都是真心实意,难得她培养出你这样的好徒儿。”

“你就会打趣我……”婠婠嘟起嘴,“师尊在培养我这方面从来都倾尽心力,哪像石之轩,教出侯希白和杨虚彦两个徒儿,性格迥然不同不说,还让他们自相残杀。我和白清儿虽然素来不和,但师尊对我还是很好的。”

“我自然知道。”师妃暄噗嗤一笑,“你虽属魔门,但很有情义。不然怎么会对我那么好?”她转而又道,“那我正好回去试探试探杨虚彦,拿捏了他的把柄,石之轩可以说四面受敌了。”

“哦,对了,还有一卷《光明经》。”婠婠从怀中拿出尚秀芳连夜翻译好的书卷,交给了师妃暄,“这是大明尊教的典籍。我看了几遍,也没有发现解药的线索。你熟悉佛道经籍,说不定能看出什么门道。”

师妃暄接过来翻了几页,不由得被吸引住,道:“还挺有趣,会有这种见解。”过会儿抬头看婠婠道,“我会好好研究一下的。你去见赵德言的话,小心些。”

婠婠露出得意的神色:“他又不是石之轩,可伤不了我。”然后问,“我想解药的事,以五彩石做筹码找许开山谈一下,你觉得呢?”

师妃暄想了想,道:“会不会太冒险了?塞外大明尊教的势力那么厉害,烈瑕也在龙泉。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武功套路和真正的实力……”

婠婠摇头道:“妃暄,若不加紧的话,你身上的毒就又要发作了。五彩石真是天赐良机,现在他们只知道我在,不清楚你的踪迹,我正好可以借此逼迫。”

师妃暄伸手握住婠婠的手:“也好……除了多加小心,我不知还能说什么话。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

婠婠坐到师妃暄身边,环住她的腰,在她面颊上落下一吻:“我也不想。不过等处理完了,就再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开了。”

小别更有浓情蜜意,二人温存许久,互相留下联络方式,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婠婠轻手轻脚地再回到西苑时,尚秀芳在房内吃着点心。

她自然地坐到桌边,也忍不住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好吃好吃!不愧是宫里的!”

尚秀芳瞧着她笑问:“看你心情不错,找到妃暄了?”

婠婠吃着东西只能点头,过会儿才道:“嗯,她已经到龙泉了。但是暂时有事,不能一起过来了。”

“那就好。”尚秀芳点点头。

“秀芳姐,你知道赵德言到龙泉了吗?”

“赵德言?”尚秀芳秀目圆睁,“他怎么会来龙泉?”

婠婠奇怪:“怎么了吗?”

尚秀芳摇摇头:“你不知道吗?颉利纠集了大军开往龙泉,拜紫亭的立国大典应该不会那么顺利。近期赵德言是不会出现在龙泉的。”

“啊?!”婠婠惊讶无比,千算万算算漏了赵德言可能根本不会在龙泉出现。

一切都要从长计议了。

她咬着糕点陷入了沉思。

“对了,烈瑕已经邀请我好多次了。”尚秀芳忽然神秘地笑了笑。

婠婠回过神来,警惕问:“他邀请你?做什么?”

“你似乎很不喜欢他?”尚秀芳询问,“但我看他风度极佳,彬彬有礼。”

“他是大明尊教的明子……”婠婠微蹙眉头,“而且实际轻佻很好美色,秀芳姐你少接触他为好。”

尚秀芳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担心我的安危?”

婠婠严肃点头。

尚秀芳轻笑道:“这么些年,什么样的男人我没有见过?你放心,我都有分寸。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向他套出续命蛊的解药。”

“秀芳姐,这怎么行?”婠婠吃惊道,“你从来不管这些江湖纷争,而且你不懂武功,他要是……”

尚秀芳很平静地微笑:“婠婠,这是我深思熟虑过的。我确实不喜欢那些,可无法否认,我身处江湖之中。妃暄是我很钦佩的人,你也是我的朋友,我是无法冷眼旁观你为她四处奔波,而她又被毒药折磨的。我与你的关系不为人知,也一向不掺和江湖的事,这正是我的优势。”

听了这一番话,婠婠心中涌起感动。

“烈瑕在我面前会放松警惕,这也是我可以利用的。”尚秀芳缓缓道,“婠婠,我最希望天下能尽快和平,不再发生无谓的杀戮,在这点上,我与妃暄志同道合。”

婠婠叹了口气:“秀芳姐,我……你做这些,我都无以为报。”

尚秀芳眨了眨眼:“你小时候跟在我后面可是姐姐长姐姐短的,不知道求我帮了多少忙。现在反而拘谨起来了?真是有了恋人后大不一样了!”

婠婠难得地脸红起来:“这根本是两回事!我就怕烈瑕对你不利。”

尚秀芳又捏了块果脯放入口中:“我的身份在那里,他不敢怎么我的。”旋即又叹了口气,“我能做的也不多,其他的,只有靠你们自己了。”

婠婠十分感激道:“秀芳姐!之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一定帮到底!”

尚秀芳心念一动:“你如果遇见他的话……”但是说到一半,又不肯继续说。

婠婠再三催促问,尚秀芳这才道:“他……寇仲不是也会来龙泉吗?你如果遇见他,便请他来见我吧。”

婠婠奇了:“寇仲?秀芳姐,你何时和他……?”

“那是之前在长安时候的事了。我知道他已经和宋玉致有婚约了,但是……”她幽幽叹了口气,“我只是想见他一面,没有别的意思。”

婠婠却已经觉察到她暗藏的情意,暗笑道:“秀芳姐倒不用为他的婚约操心。不说他是否能取得天下,我瞧玉致可是十分不想和他成婚的。”

尚秀芳愣了愣,拍她一下:“你说什么呢!我没有那样的意思!”

婠婠乐不可支:“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啦!放心,若是碰到他,话一定替你传到!”

二人谈笑一阵不提。

到了晚间,婠婠已经想好另一条稳妥的计策,就带着五彩石直奔许开山的府第。

因为没有宴会,府上显得空荡安静。

书房中灯火明亮,门口有几个守卫。

婠婠冷不丁地出现在门前,守卫纷纷亮出兵刃:“什么人?!”

“许帮主!在吗!小女婠婠想要求见!”婠婠悠然按下他们的兵器,朝房内喊,“我可不想一不小心伤了你的手下,坏了和气。”

“婠婠姑娘大驾光临,不知道是不是来归还所盗之物的?”房内传出许开山的声音。

“许帮主在说什么?小女子可听不懂!”婠婠狡黠笑了笑,“我这次来,是为了帮主朝思暮想的东西来的,至关重要,还请让我进去说吧!”

房内静了一静,随后房门突然被打开。

“进来吧。”许开山的声音听不出感情。

婠婠轻松地走了进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