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短文(全章節)

作者:DUNLOP
更新时间:2021-08-14 20:06
点击:345
章节字数:64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標題:A134B140

CP:尤彌爾x希絲特莉亞

防雷進度:漫畫134-139


---------------------------------------------------------------------------------------------------------------------------------------------------------------

帕拉迪島的女王就要臨盆了,接生小孩的差活可沒比打仗輕鬆多少,屋內的仕女們加快動作備妥熱水及毛巾、屋外的士兵也不敢懈怠持續守衛著農場裡這座小屋,準備迎接繼承王族之血的新生兒。

隨著女王因陣痛而痙攣的時間間隔縮短及疼痛感的加劇,下人們越發感到焦慮。僅能守在一旁乾著急卻幫不上任何忙的丈夫只能顫抖著將雙手合十祈禱,汗水沿著臉頰滑落並在滴落前在下巴與地心引力間做了極短暫的反抗,終究還是打落在木質的地板上了,那一瞬間能隱約感覺到地面微微地晃動著。

外面的世界已經如末日一般失控。


「希絲特莉亞,妳一定要平安無事啊…」女王的丈夫不斷地祈禱著。


希絲特莉亞因為劇烈的疼痛不斷掙扎,她緊繃地弓著身體、雙手死命握著吊環好讓疼痛感分散,在她痛到快要失去意識時她竟然想起自己那個不負責任的母親。即便如此厭惡自己的存在也仍強忍著這樣煎熬的過程把自己生出來嗎?如果沒有任何一丁點的愛會願意忍受這樣的痛苦生育嗎?就連即便是歷經懷胎十個月與生產的艱難才孕育出自己的母親都沒有愛,那還有誰能夠愛著自己……


嗚,不行了…希絲特莉亞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在她隱約於一片躁動中聽見嬰孩的哭聲時闔上了眼睛。




當希絲特莉亞再次醒來時,她置身在一望無際的沙原之中,映入眼簾的是漫天的星斗還有星空中亮晃晃的光帶,宛如她曾在書中讀過像形容“極光“的樣子。分娩的劇痛感仍深刻在她嬌小的身軀中,她明白這不是現實的世界,她知道真實的世界在地鳴的摧殘下已經是一片煉獄,不可能如眼前所見這般美的如夢似幻又帶著令人安心的靜謐。

她知曉自己身處何方。


她緩緩閉上眼睛,在腦海中尋找著記憶的片段,距離上一次如此平靜地仰望星空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在瑪利亞之牆奪回戰的前一晚她獨自一人在遼闊的農場裡一面為即將出征的戰友們祈禱、一面思念著離她遠去的那個人。那晚她沐浴在繁星中,想像她所思念的人就在自己身邊,獨自對著沒有任何人在的夜晚傾訴。

「妳知道嗎?這樣的我成為了女王喔!妳會笑我的吧?」

「真想讓妳看看我成為女王揍了人類最強的里維兵長那一拳!」

「如果還能再見,妳就罵罵我不好的地方,不管多麼毒舌都沒關係,我只是想再聽到妳的聲音」

「想再見到妳壞壞地笑著的臉…」

「尤彌爾……」


但她的祈願最終只等到了經由昔日的戰友們轉交的一封信:我即將要赴死,我的人生無怨無悔,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和妳結婚。


她知曉自己身處何方,早在四年前她便透過那封訣別的信窺見過這裡,她看見尤彌爾比自己更為荒涼的童年:從孤兒到成為被扶植的傀儡到遭唾棄以及被放逐乃至獲得第二人生的記憶,尤彌爾的記憶早已成為她的一部份,而

“所有的道路都將交會在同一個座標上…”

那便是始祖巨人,也是所有艾爾迪亞人共同的歸宿。


「難道我死了嗎…?是因為難產?」希絲特莉亞按著額頭喃喃道,但她的疑問只存在了數秒鐘,接著她便聯想到閱讀尤彌爾的信時看見尤彌爾在道路中重生的畫面,雖說道路確實是艾爾迪亞人的“終點”,但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也存在著死亡以外便進入道路的方法,

再加上自己擁有王血,也許是在分娩的時候不小心闖進了「入口」吧。希絲特莉亞迅速地整理出一套邏輯合理的脈絡,並確信自己還活著,只是以分娩為契機打開了通往道路的入口。


這裡不是現世,但下腹及產道的痛覺提醒著希絲特莉亞自己也並非在做夢。她身上只罩著一件單薄的白色長袍,下半身沾滿了血跡。她不明白自己為何要進入道路,如同她不明白自己為何沒能阻止艾連發動地鳴然後信守約定抬頭挺胸活下去,最後只想出了讓自己懷孕以避免被迫繼承巨人之力的方法。但她沒有更好的選擇了,世上僅剩自己與吉克‧葉卡擁有王族血統,而吉克的任期將至,為了確保王族的血脈得以延續、為了牆內在自己之後留有可以守護樂園居民的王族之血,繁衍是必然的使命。

一直待在原地也無濟於事,希絲特莉亞緩緩站起身環顧四周,她踩著沉重步伐並直覺式地往眼前的方向搖搖晃晃行進,除了無邊無際的沙洲及璀璨奪目的星空外什麼也沒有。



倏地,她在遠處看見一個人影,她忍著生產後的虛弱及疼痛盡可能地邁開腳步朝人影方向走去。當她可以較清楚地看見那人影時,她看見一個小女孩的輪廓。那是曾在她體內的一部份記憶中見過的身影。

「啊…啊啊…」思緒衝擊著希絲特莉亞,她發出嗚咽的聲音、眼淚開始無法自己地奪眶而出,她拔腿狂奔,想要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切都更早抵達那個人影的身邊。當她越跑近那個人影,那人的樣貌也逐漸從有著一頭蓬亂頭髮的小女孩變成留著俐落短髮的少女,當她終於站在少女面前,少女也終於轉化為希絲特莉亞最熟悉的樣貌:身材高挑、眼神銳利、一頭及肩頭髮被髮束紮起來、臉上有著雀斑、還壞壞地笑著對希絲特莉亞伸出手。


懸殊的身高差距讓希絲特莉亞得以直接把自己埋進那人的胸口放聲大哭,她有很多話想說,但她現在除了用力地抱著眼前的人哭泣外什麼都做不了。

「終於再見到妳了,希絲特莉亞。」任憑希絲特莉亞把眼淚都哭在自己身上並輕撫著她的金髮,這個長相有些不友善的人看著希絲特莉亞的眼神卻是無限溫柔。

「尤彌爾…真的是妳嗎?」希絲特莉亞努力讓自從哭泣中平復,並抬頭看著被自己緊緊抱著的人。她曾無數次地幻想過她們的重逢,但在收到尤彌爾託付給萊納再由調查兵團轉交的遺書後她便知道此生她們是天人永隔無緣再見了,她看見交還顎之巨人的尤彌爾被繼任的波爾可‧賈利亞德吞噬,心如死灰般接受了尤彌爾死亡的事實。即便知道自己身處道路之中,她仍不敢置信自己能再見到朝思暮想的人。


「妳在說什麼啊?當然是我呀!」尤彌爾低頭用自己的額頭敲上希絲特莉亞的額頭並粗魯地揉捏著她的臉頰

「哈!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會這樣對妳嗎?」

「好痛!住手啊!尤彌爾這個笨蛋!」因為知道不是夢、因為知道眼前的人是真的尤彌爾、因為尤彌爾還是像以前一樣喜歡捉弄自己,希絲特莉亞終於破涕為笑,但同時也不甘示弱地用力撞上尤彌爾的下巴。這一記頭槌叫尤彌爾痛的縮起脖子蹲在地上發抖,但也同時注意到了沾染在希絲特莉亞衣襬上的血漬。


「這樣啊…希絲特莉亞已經,為人母親了呢…」尤彌爾撓撓自己的後腦勺抬頭對希絲特莉亞笑著說,一種難為情又溫柔地令人心痛的笑容。

希絲特莉亞馬上察覺到尤彌爾複雜的心情,想開口說點什麼卻又毫無頭緒,一瞬間的語塞反而導致了接下來微妙的尷尬。


「哈哈!真是不可思議呢,這———麼小的一個矮冬瓜居然可以在小小肚子裡塞進另一個小鬼呢!」尤彌爾一邊輕浮地調侃著希絲特莉亞一邊拉著她纖細的雙手並將她甩到自己背上,就這樣揹起了希絲特莉亞。本來想抗議尤彌爾這種一點都不溫柔的體貼方式還有蠻橫粗魯的動作,但當她攀在尤彌爾的背上感受著尤彌爾的“存在”以及頸項間傳來的氣息,

希絲特莉亞感到無比安心,便也打消了想抱怨的念頭。此刻的她只希望這就是永遠。


「喏,妳看。」尤彌爾打斷了希絲特莉亞沉醉不切實際的願望並伸手指向遠處,希絲特莉亞順著尤彌爾指示的方向看過去,她看見了一道光芒降落在肉眼能見的地平線上。

「那是…?」

「座標,始祖尤彌爾」尤彌爾回答道,並揹著希絲特莉亞往光的方向走去。


“所有的道路都將交會在同一個座標上”



大概是還在接受與消化突如其來的重逢,希斯特莉亞沒有說話,她雙手環著尤彌爾的脖子伏在尤彌爾的肩膀上。而尤彌爾也只是靜靜地走著,任由背上的希斯特莉亞蹭著自己的後頸,尤彌爾覺得心裡暖暖的,暖得甚至令她感到一陣鼻酸。


「…抱歉啊希絲特莉亞。」尤彌爾突然開口向希絲特莉亞道歉

「咦?」

「我在交還巨人之力前曾託付萊納那個傢伙交給妳一封信。我之所以沒有和妳一起回到牆內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我能獲得這可以遇見妳的第二次人生是因為我吃了萊納他們的同伴…」

「我知道…我是知道的唷,那封信確實交到了我的手上,我也看見了尤彌爾妳從前的記憶…」是啊,希絲特莉亞都知道的,知道原來她們兩人是這麼的相似,也知道尤彌爾非但是個超級濫好人還為了要報恩贖罪才回頭去幫助萊納與貝爾托特。但這些年來希絲特莉亞始終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她總是認為自己是被尤彌爾丟下的。

「要是、要是尤彌爾妳在的話我就不用自己一個人去面對這麼多事情了啊…笨蛋…」希絲特莉亞委屈地咕噥著


「可是當我看見艾連那小子擁有座標的力量,我相信即便是在牆內也是有未來的。而且那個總是想為了別人去死的克里斯塔也說出了『要為自己而活』這樣的話,總覺得即便我不在妳一定也能抬頭挺胸的活下去…」

「尤彌爾不在的日子,我可是拚了命地忍耐那種難受的痛苦才勉強讓自己看起來像是驕傲地活著呀……就連現在不管是當了母親也好、默許艾連毀滅世界的選擇也罷,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才是尤彌爾妳期望的那種活法了…」方才重逢時喜極而泣的淚痕還未完全乾,希絲特莉亞又落下了眼淚,淚水滴在尤彌爾的肩膀上,讓尤彌爾覺得那彷彿像幾千萬度的岩漿,灼進心裡。尤彌爾將希絲特莉亞放了下來轉過身去拭去掛在她臉頰上的兩行淚。


「想要阻止艾連毀滅世界是因為妳還想當『好孩子』嗎?」尤彌爾說著從前她冰冷地質問“克里斯塔”的話語,但與從前不同的是,現在說出這些話的她語氣充滿了堅定的溫柔

「咦?不、不是的,這可是攸關著全人類的性命啊!」希絲特莉亞有些生氣地反駁道

「那就無所謂了吧,世界的存亡本來就不是妳我在乎的事情,希絲特莉亞只要能好好守護生命中珍貴的事物就算是抬頭挺胸地活著了。」尤彌爾如此說著,接著便彎下腰從沙堆裡撿出了一片葉子

「妳看,這是生命的意義。」

「什麼?」

「就是繁衍啊。即便我已經不在了,妳也在自己的意志之下做出了選擇,妳選擇孕育新的生命,不管有什麼考量因素。這不就是妳珍視的生命意義嗎?」


希絲特莉亞低下頭,尤彌爾說的沒有錯。利用女王的身分建造孤兒院、延續王族血脈懷上孩子,希絲特莉亞確實是一直努力地在照顧並培育這些小小的生命,其因是因為自己年幼時的遭遇讓她渴望在自己如此脆弱無力的童年可以被人善待,還有…她看見了尤彌爾作為孤兒四處流浪的記憶,所以她想幫助那些無依無靠的孩子。和尤彌爾在一起的很多時候,

她常覺得尤彌爾像父母一樣愛護自己、替自己擔心、總是把好的東西留給自己、會擁抱自己,同時也會因為生氣而責備自己,尤彌爾對她做的一切都如同她孩提時期對“父母”的想像,而自己也希望能成為那樣的父母去孕育自己的孩子。

生下自己的母親厭惡自己,但明明素昧平生、僅僅是偶然聽到自己遭遇就一路追著自己到訓練兵團的尤彌爾卻無條件地深愛著自己。


原來,自己是為了遇見妳才誕生的……。


「我珍視的生命意義是培育幼小的生命並守護他們的未來,那尤彌爾妳呢?」希絲特莉亞伸手接過尤彌爾手上的那片葉子,反問尤彌爾

尤彌爾輕笑了一下,將葉子揉進希絲特莉亞手中,額頭輕輕抵在希絲特莉亞的頭上說:

「不是就在這裡嗎」

希絲特莉亞聽完後也笑了,她注視著尤彌爾貼得很近的臉、細長的眼睛還有臉頰上的雀斑,她覺得尤彌爾身上的一切都像在發光一樣燦爛,就像個女神一般。

尤彌爾則覺得希斯特莉亞的眼睛像漩渦,光是與那對湛藍色的雙眸對視就彷彿要被捲入身陷其中,尤彌爾捧起希斯特莉亞泛起紅暈的臉幾乎就要親吻她,而希斯特莉亞也愣愣地眨了眨眼準備好要回應尤彌爾。


但尤彌爾最終還是打住了。


「欸?」


「哈啊、那、那個什麼啊…希斯特莉亞已經是媽媽了吧?我才不會對、對已經結婚的女神出手呢!太低級了吧…哈!」尤彌爾急忙轉過身並語無倫次地胡言亂語,她不敢轉頭看希斯特莉亞,只是逕自拉起希斯特莉亞的手繼續往前走

『啊啊,尤彌爾這個笨蛋,她現在絕對臉紅了。每次一害羞就會想辦法找藉口掩飾…我怎麼會知道妳到底想表達什麼啦』面對臨陣脫逃的尤彌爾,雖在心裡抱怨了一番,但希斯特莉亞不再感到難過或失望,因為尤彌爾已經告訴自己“珍貴生命”的意義。她也欣然地接受自己最深愛的這個人大概永遠都會是這樣不坦率的性格了。


兩個人繼續朝座標前進著。

「我說,尤彌爾,我們要去“座標”那裡做什麼呢?」她們離光芒越來越近,但希斯特莉亞仍不解為什麼自己會進入道路、亦不明白尤彌爾要帶她走向座標

「不,妳不會到座標那裡,我們差不多只能走到這裡了。」

「咦?我只到這裡…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尤彌爾帶我來這裡的嗎?」希斯特莉亞因為尤彌爾說的話而開始感到不安

「不,雖然我很想見妳,但我並沒有讓妳來到這裡的能力。」

「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是艾連那傢伙吧,始祖尤彌爾的力量。也許是他想要傳達某些事情給妳,畢竟妳可是救了他的『壞孩子』呢。」

「難道是艾連讓我來到這裡和妳見面的嗎?」

「誰知道呢,也許是吧。那傢伙雖然是急著送死的笨蛋,但他對他的伙伴們都很重視啊。況且還有另外一件事…」

尤彌爾的話還沒說完,希斯特莉亞注意到“座標”附近聚集了許多人影,但因為還有段距離,她無法辨識確切有多少人以及他們是誰。不過卻有個人影從亮光處朝她們走近,人影只走到了希斯特莉亞能夠辨認臉孔的位置便停了下來,彷彿被一道看不見的柵欄阻隔。

希斯特莉亞望著那個人烏黑的長髮、和自己有些神似的五官,她模糊的記憶逐漸被喚醒,

那個人即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姊姊,芙莉妲‧雷斯,也就是在艾連更之前,被古利夏‧葉卡吞噬的前前任始祖巨人。

雖然希斯特莉亞對芙莉妲相關的記憶十分零散,但她可以肯定在她飽受欺凌的童年中,芙莉妲是溫柔且袒護自己的存在。長的漂亮又心地善良的芙莉妲是希斯特莉亞心目中最美麗的人。如今芙莉妲再次出現,希斯特莉亞想上前卻被尤彌爾拉住,芙莉妲也向希斯特莉亞搖搖手示意她不要再前進。


芙莉妲望著希斯特莉亞片刻像是在確認些什麼,她對希絲特莉亞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後隨即轉身返回座標處。


「為什麼…?」

「那裡是艾爾迪亞人的終點,希斯特莉亞妳還不能到那邊去。妳還得抬頭挺胸的活下去呢。」尤彌爾笑著說

「啊…沒錯,我…,可是我還想再跟妳…」希斯特莉亞知道自己很貪心,她還想盡可能與尤彌爾多相處一些時間,她不希望尤彌爾離去,即使能夠再見已經是用盡一生好運的奢侈

「抱歉了…」

尤彌爾伸手撫摸希斯特莉亞細軟的金髮。

又來了、又是這樣,尤彌爾上一次離開時也以巨人的型態做了一樣的動作、說著一樣的話。希斯特莉亞不斷告訴自己應該要知足,明明尤彌爾已經和自己說了很多原以為只有在夢中才能聽見的話…


看著尤彌爾轉身離去,希斯特莉亞的眼淚忍不住再次潰堤,她想追上去但卻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意識也正在離開道路,所以她只能站在原地看是尤彌爾先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還是自己的意識先脫離這個空間。

「尤彌…」希斯特莉亞的呼喚被打斷

「希斯特莉亞…」尤彌爾別過頭來



「我一直都愛著妳喔。」



結果尤彌爾的身影和希斯特莉亞的意識幾乎是同時消失的。希斯特莉亞終於聽見總是彆扭的尤彌爾親口對自己表達心意,她等待這個答案像是等了一個世紀般的漫長。


「我也一直都…最喜歡尤彌爾了。」







距離那場天與地的戰爭已經過了三年了,艾連將世界託付給了他的伙伴們。希斯特莉亞作為帕拉迪島的女王為了重整牆內的政治態勢及與牆外的世界溝通忙得不可開交,但再怎麼忙碌也總會在休息的時間陪伴女兒與丈夫。


最近她經常想起昔日的伙伴們,尤其是艾連。

希絲特莉亞並沒有過度探究艾連讓自己進入道路的理由是出自於對雷斯家滅門的內疚還是因爲尤彌爾的願望使自己覺醒而間接獲救的答謝。她只是很感謝艾連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當成重視的伙伴,即便在成為女王後她便脫離了調查兵團,艾連仍在最後給了她和深愛之人還有姊姊再次相見的機會。


“謝謝你,知曉自由的少年。”


說起艾連,希絲特莉亞便會連帶想起米卡莎,她總覺得米卡莎和自己很像,除了各自是某個民族的重要人物之外,她們都被自己最愛的人留在人世間並且努力地不負摯愛所望與現階段重要的人一起活下去。



這天是女兒三歲的生日,希斯特莉亞將其抱在懷中,她看著這個因巨人之力已然不復存在而自由的孩子,希絲特莉亞作為母親唯一的期望便是希望這孩子可以抬頭挺胸地活著。



“讓我們在沒有牆壁的拂曉重逢吧。”




Fin.


這是我在避免與原作發展有所衝突寫出來的故事,說穿了就是私心想給女王的故事線一個更正式的結局。
我自己是尤彌爾本命,但我想在女王的生命中,艾連也是很重要的存在(但絕對沒有愛情謝謝)
有趣的是我覺得艾連跟尤彌爾也是一個對稱的組合。兩人對愛人採取的態度,一個是死不承認最後才「嗚嗚我我不要米卡莎有其他男人」;另一個則是愛得表露無疑卻不強求長相廝守只希望愛人驕傲活著。尤彌爾真的可說是全劇最自由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水澗
水澗 在 2021/09/27 02:31 发表

"尤彌爾是全劇最自由的人"
這句話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無論是給予愛人最大程度的幫助也好,全劇裡最早知曉一切的主要角色也好,最後對自己命運的選擇也好。可以說從"再生"以來,尤彌爾是全劇中真正能自己決定命運的那個人。
他的無私以及他的自私,真的很精采!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