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ykls 依靠(我是个起名废)

作者:洛科匹斯
更新时间:2021-09-25 01:44
点击:1009
章节字数:69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新上任的总监听说了吗?据说后台很硬”

“你这是多外层的的消息啊,听说她就是老总的女儿。”

“她好像和冰川副总关系很好,看到她进公司时两人很亲密。”

“哇哦,新总监是A,冰川副总是O,我好像吃了个大瓜…”

一众同事嬉笑聊天,八卦正上头。

“安静!好好工作,别再吵了。”莉莎揉揉太阳穴,反常的吼出声。

在茶水间闲聊的人们被莉莎吓了一跳,见日常温柔的副总监今天脾气这么差,谁都不敢上前慰问一句,个个一哄而散。

只有一个比较熟的后辈担心的上前问道:“莉莎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回去工作吧亚子。”看着乖巧的后辈,莉莎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揉揉她的头发后挥手示意她快回去工作。


确认四周空无一人,莉莎拿出抑制药快速服下。

呼,一到发情期,自己的脾气就会暴躁呢,真是对不起刚刚的同事呢。她整理好衣服,准备走出茶水间时,两个女人走了进来。

“果然在这,今井小姐。”纱夜领着一个和她一般高的女人走到莉莎面前。

“纱、冰川副总,”莉莎刚想叫纱夜的名字,却想到有人在,连忙改口,还下意识的挺直了腰肢。“有什么要吩咐吗?”

“介绍一下,”纱夜往侧一步,让莉莎能与那人对视。“这是新来的总监,凑友希那。”

女人朝莉莎微微颔首,“你好,今井副总监。”

你好…”莉莎不由的打量起这个与纱夜有如出一辙面瘫脸的凑。

柔顺的银紫色长发,深邃的暗金色眼眸,就像黑夜中猫咪发亮的瞳孔,又好似被夜幕笼罩的灿阳。

“接下来的工作先放一放,今井小姐,麻烦你带凑小姐熟悉一下工作。我就先回去了。”纱夜先行离开。

友希那抽了抽鼻子,看了一眼莉莎,道:“出门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吧,不舒服可以来找我,我有私人医生,不过别忘记给她付钱。”

莉莎先是一蒙,然后顺从的朝有希那点点头,温柔一笑。

“谢谢啦,平时都是我照顾后辈,没想到还有被人照顾的一天呢~”

“是,吗。”

不知道是谁把窗边的时常拉着的窗帘拉开了,满满的阳光撒在莉莎的笑脸上,形成天然的滤镜,红色长发闪闪发光。

“蔷薇辉石……”

有希那一副被震撼到的样子,喃喃道。

“嗯?怎么了?凑小姐?”莉莎疑惑道。

“嗯…没什么。”我们出去吧。


太阳渐渐坠入地平线,公司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了,莉莎也准备离开。

她锁上门,搭电梯到地下一层,开走自己的车。

夜幕缓缓覆上天空,吹着清爽的风,莉莎惬意的开着车。

只有这时,她才能感受到真正的放松。

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打拼,这样的人不少见,但又有多少未尝试过的人知道这种苦呢?那个在众人面前总是笑着的人,又有谁能看到她的心累呢?

不知怎么的,有希那面瘫的脸忽然浮现在她脑海里。

“呼呼~~”

又不知怎么的,笑了起来。

在常去的小店吃了筑前煮,照常在附近的公园逛一圈消食。

“别怕……别怕……”

一个可爱又略显怪异的声音从竹林里微弱的传进莉莎的耳里。

莉莎疑惑的放轻脚步走进去。

往里面探入几步后,直入莉莎眼里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凑…小姐?”

因为天黑,附近灯光并不是很亮,竹林里又暗,莉莎不确定的问出声。

友希那被吓了一跳,那些猫咪也被吓跑了。

慌张的转过身,“今、今井小姐!”

“啊哈哈,果然是凑小姐啊。抱歉,把你的猫吓跑了……”莉莎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

“不,没事……”有希那已经回复原本状态,声音也变回冷漠高傲的本音。


虽是夏日的晚上,但公园里还是凉风习习。

月光撒在有希那的长发上,仿佛就像从银色马车下凡见心爱之人的月神阿尔忒弥斯。

两人边在公园里散着步,边漫无目的的聊着天。

工作,学历,阅历,除了这些简单的,女人还是会下意识的聊到这个话题

——婚姻。

“今井小姐原来还没结婚的啊。”有希那有些震惊,她以为莉莎早就结婚,是个有家室的女人。

“啊哈哈,别说结婚了,最后一次谈恋爱都是高中的时候了。”莉莎道。

“这样啊。”有希那突然想到,莉莎如果结婚了,那她怎么会需要抑制剂呢。

“就是啊,唉,发情期真的很麻烦呢。”莉莎抱怨着,抬手和树上的小鸟招了招手。

“像今井小姐这样的女人都没有人喜欢,那真是那些人没眼光。”友希那认真的说道,随脚踢走地上一块石头。

“谢谢哈哈。对了,凑小姐,叫我莉莎就好了。”

“嗯,莉莎。”

“哇哦,凑小姐,我第一次看到你露出笑容诶。”

“诶……莉、莉莎也叫我有希那吧。”

“是~有希那~~~”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不约而同的到公园一起喂猫。

时间就像加速了一样,莉莎觉得这次的发情期过得特别快,也没之前那么辛苦。有一次喂猫时,自己的抑制剂可能快过效了,莉莎闻到了有希那信息素的味道,是蓝玫瑰的香味。那时,友希那也闻到她的信息素吧。莉莎又想到之前友希那第一次与她说话时,发现了她发情期要小心,那时友希那应该就闻到她的信息素了。

现在莉莎每天都会做猫咪曲奇泡蜂蜜茶给友希那,本来只是因为自己觉得是友希那的原因自己的发情期过得如此顺利,但却因为友希那收到曲奇的笑容给俘获了。

第一次送时——

“哦?送给我的?”友希那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谢谢……”

下班时,有希那将装曲奇的袋子和装蜂蜜茶的水瓶还给了莉莎。或许是她发现了这是莉莎为了给她做曲奇和泡蜂蜜茶专门买的水壶和袋子,友希那还给莉莎时十分小心翼翼。

“很好吃,谢谢。”

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捏,想说什么,又犹豫要不要说出来。不,貌似是强迫自己不出声。那样的表情在莉莎眼里可爱极了。

莉莎强忍住笑意,“如果你想吃的话,我以后可以天天就给你哦。”

看着友希那因惊讶而睁大的眼睛,又用一种“我表现的应该不明显吧”和态度审视自己。片刻后,认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的结束自我审视。接着后知后觉的察觉自己的想法被人发现了,还在同事面前毫不掩饰的思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有多么的社死,才涨红了脸。

莉莎绷不住了,“噗…”的笑出声。

总监的脸越发越红,支支吾吾的道了谢就慌忙离开了。

莉莎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真正喜欢上友希那的笑容。


“莉莎亲这么喜欢友希那桑的笑容吗,喜欢到天天送曲奇和蜂蜜茶勾住她的心?”

莉莎的前上司,羽丘公司的前任总裁日菜坏笑道。

“还是说…喜欢的其实不止是笑容,而是友希那桑整个人呢?”

“我……”

“话说,你对她这么好,她有没有给你加薪啊。”

日菜的脑回路很快,刚聊的话题一下子就跳到另一个。

“她没有理由要给我加薪啊。”莉莎笑着摆手。

不是因为喜欢友希那吧,也不是因为想讨上头的欢心,仅仅只是很喜欢友希那收到曲奇和吃完曲奇开心和满足的笑容。

“滴滴滴滴——”

日菜的手机响了,按下接通键。

“日菜前辈!!!你的工作还没做完怎么就走了!快回来啊!!”

“啊,抱歉抱歉鸫。我回家做好发给你。”日菜嘻嘻哈哈的,完全没有认真负责的样子。

刚挂电话没多久,日菜就收到了一条新信息。

“啊~姐姐让我回家了,莉莎亲拜拜。”

“拜拜,日菜。”

只剩莉莎一人在小店里坐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只是喜欢友希那的笑容了,整个人,都好喜欢。


“哇,这是副总监做的曲奇!”

“真的诶,给我们的?谢谢副总监!”

最近部门在加紧攻一个项目,每天都熬夜加班。身为总监、副总监的友希那和莉莎更是亲自领头带领大家加班工作,莉莎还贴心的帮大家点了外面的咖啡。昨天下午终于把项目给攻破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为了祝贺,莉莎便特别做了曲奇来送给大家。莉莎的曲奇对大家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她经常会做一些给大家吃。人美心善的副总监做起曲奇来也是十分美味,所以大家也非常的喜欢,每次都是拿争先恐后的。

“莉莎姐的曲奇最棒了!”亚子嘴里塞满了曲奇,含含糊糊的大声夸赞莉莎。

“哈哈,谢谢你,亚子。慢点吃,别噎着了。”后辈呆萌的样子,莉莎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莉莎姐~真像我们大家的妈妈呢~”摩卡呼呼呼的笑起来。

“有吗?不知不觉就会下意识的照顾大家呢,啊哈哈。”

刚走进公司的友希那看到了这一幕,心里突然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看着跟莉莎聊天的那群人特别不耐烦。

为什么她们和莉莎聊天,莉莎会笑的这么开心呢?好想独占这个笑容,只有我能看到啊。

曲奇也是我的!!!

友希那撮紧了手上准备给莉莎的东西,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堵着气,打算一整天都不要和莉莎说话。

另一边,莉莎挣脱了人群,提着手中精致的袋子去友希那办公室。袋子里装的是专门给友希那做的猫咪曲奇和一罐蜂蜜茶。


敲门,“友希那?”

从里面传出冷漠的声音:“抱歉,我在忙,没空。”

诶,没空?

莉莎第二次听见友希那用这种声音跟她说话,第一次用是第一次见面时。她们相处了这么久,友希那都是用比较柔和的声音跟她说话的。友希那冷漠的声音就像一块巨冰击打在莉莎的心脏上,让莉莎感到非常的不适。

尽管很难受,也有些失望不能亲手把曲奇交给友希那,但莉莎知道曲奇放凉了口感就会变化远没有现在吃好吃。

她强压下内心的不适,放低声音不想打扰到友希那,隔着门对友希那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的曲奇和蜂蜜茶我就挂在门口,你要记得赶紧吃,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她就离开了。

……

……

……

确认莉莎走后,友希那偷偷摸摸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伸手将莉莎挂在门口的袋子拿进办公室。

取出里面的曲奇和蜂蜜茶,打开装曲奇的袋子,一阵飘香钻进了友希那的鼻子。

是猫咪曲奇!!!

虽然友希那现在面无表情,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看到友希那头上有两个q版的友希那在欢呼,还放了两束烟花。

莉莎给我的曲奇……和其他人的是不同的。

冷静下来的友希那发现了这个盲点。

首先在形状上,送给别人的是普遍的圆形,友希那的则是猫咪的形状。

做工上,很明显送给友希那的曲奇要好吃,黄油更足。

而且送给友希那的曲奇,也比送给其他人的新鲜很多。

还有!友希那骄傲的想:她们没有蜂蜜茶!

这时友希那才想起自己刚才对莉莎的态度,又想到自己还没给出的东西。

去找莉莎!


莉莎办公室里,莉莎怎么都想不到友希那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对她的态度那么差,她固执的认为是自己的错,并努力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找了好久,原因没找到,眼泪反倒是委屈的快要掉下来了。于是她整个人都郁郁不乐,完全不能把心思放回工作上。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莉莎吓了一跳,赶紧把挂在眼角的眼泪抹掉,“请进。”

友希那推门进去,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诶,友希那?”

“莉莎,刚才的事……”友希那刚想开口。

“抱歉友希那,那是我的错。”莉莎猛的站起来,抢先说道。

“嗯?我没说是你的错啊。”友希那疑惑道。

“不不不,就是我的错……不对,你说不是我的错?”

“嗯,抱歉,是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只是我看到你也给别人曲奇了,还笑的那么开心,有些不舒服罢了。”友希那认真的说道。

“……友希,那?你,吃醋了?”莉莎有些惊愕,又有些小惊喜。

“吃醋?那是什么?”友希那再次懵逼。

“额……”莉莎慢慢的坐下。

“对了,这个,给你。”友希那从身上拿出一个小袋子,打开,把一个小瓶子递给莉莎。

“这是,送给我的?!”莉莎激动的再次站起来。她又想到自己近几天无意间在友希那面前展现的疲惫,“精油?为我做的?!友希那为我做的?!”

“嗯,因为我想帮到莉莎的忙,但是我能帮莉莎的太少了,花了很多时间,还给日菜添了麻烦……”

友希那有些不好意思的捋着头发。

“啊~~谢谢~友希那~”


几天后,莉莎参加了高中时候的同学聚会。

让她意外的是,在这里居然见到了友希那。

“莉莎亲不知道吗?友希那桑是我们学校的哦,还曾经跟你一个班呢。”日菜笑道。

“诶,是这样吗?”莉莎惊讶地说道。

吃饭时,有友希那不动声色的坐到了她的旁边。那些想上去和莉莎搭话的男性alpha,都被友希那冰冷的眼神给劝退了。

可能只有莉莎没注意到,友希那就像只护主人的猫咪,时时都警惕盯着周围的一举一动,有哪个人对主人有不怀好意的的眼神就迅速瞪回去。

也多亏了友希那,莉莎这次同学聚会没有之前这么被那些alpha骚扰了。

晚餐后,一众人去了酒吧,莉莎跟着老同学喝酩酊大醉。

有几个男人想趁机送她回家,但莉莎却死死挂在友希那身上,死活不松手。

“那就拜托友希那桑送莉莎亲回去了哦~”日菜意味深长地说道,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搂着满脸通红害羞的不行的纱夜,

“姐姐~♥♥♥”

两人在人群中心大胆接吻。

友希那眯眼看着这对大胆的双子,借着她们吸引了众人视线的空挡,默默地抱起莉莎离开了。


来到地下停车场,友希那有些费力的将莉莎塞进副驾驶,自己坐进了驾驶座。

滴酒未进的她自然不用担心酒驾这回事,开着车到大街上了才发觉自己不清楚莉莎的家在哪。

“莉莎?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友希那将车停在路边,询问起醉呼呼的莉莎。

可莉莎不但没有回答,还像某个很喜欢器材的前偶像一样“呼嘿嘿”的笑起来,笑的友希那的心一颤一颤的。

“莉莎?”

“友希那…喜欢…呼嘿嘿……”莉莎又笑起来,扯过友希那的领带就接起吻来。友希那一惊,身体却迅速反应过来,舌尖反客为主的蹿进莉莎口腔,肆意略夺着里面的美好。

将莉莎压回副驾驶,友希那迅速驾车带莉莎到了自己的家,将她带到卧室,扔上床,压上去。

用力扯开自己领带扔掉,欺身而上吻住了莉莎。

莉莎却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只是嬉笑着想把友希那拉的更近,能有让两人有更多的身体接触。

将鼻子埋在莉莎肩处,友希那第一次如此感受到莉莎浓郁的信息素和体香。蜂蜜味的信息素和清新绿叶味的体香,混合起来就像她喜欢的蜂蜜茶。

褪掉莉莎的外套,再脱下莉莎的吊带背心,扯掉她松软好脱的休闲裤,莉莎的身上就只剩了两件粉色的内衣。

手在不停动作,嘴上也没闲着,友希那把自己在网上看过的各式各样的吻法都在莉莎身上试了一遍。刚进来时开的空调已经发挥了作用,阵阵凉意吹打在莉莎赤裸的身体上。

“友希那……冷……”莉莎委屈的说。

友希那伸手拿过手机将空调的温度上调了几度,再放下,用温柔的嗓音安慰她。

“没事,待会儿就不冷了。”


第二天清晨,友希那率先醒来,她泡了一杯咖啡,往里面倒了好些糖,坐到卧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指针指到六点半,莉莎习惯性在这个点醒来。

见莉莎坐起身,友希那起身走到床边。

“醒了?先洗漱吧。”

“诶?友希那?我昨天……”

“莉莎,”友希那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认真,“和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莉莎答应了。

“我们早餐吃什么?友希那?”莉莎问。

“…………”

“嗯?你不会不吃早餐吧?”

“因为很麻烦…所以就……”

“怎么可以不吃早餐呢,我给你做。”

“其实不用……”

友希那话还没说完,莉莎就从卧室冲出去了。

没过多久她就回来了,尴尬的问:

“额,你家厨房在哪?”


因为友希那家厨房空空如也,所以她们只能出去吃。

其实也不算空空如也,还有一整箱的泡面,但是莉莎坚决不让有希那把这些“没营养”的东西当三餐吃。刚好今天是假期,莉莎决定吃完早餐就去帮友希那填充冰箱。她们也决定同居了,莉莎退掉租的房子,搬去友希那家住,采购完就去搬行李。

“早上好,沙绫。”

莉莎走进山吹面包房的大门,朝店主沙绫打招呼。

“麻烦要两个蜜瓜包,谢谢。”

两人嚼着蜜瓜包到商场。

莉莎带着友希那走在商场的不同区域,告诉她买东西的秘诀,怎么挑东西等等。

两人买了些蔬果、小零食、大米鸡蛋等,厨具和莉莎做曲奇的东西也都从莉莎家搬到友希那家了。然后又到花店买了一大把新鲜的山茶花和一些小盆栽,两人一起把友希那的两层公寓打扫干净后,将花和盆栽摆了上去。莉莎还拿出了一张被相框框起来的的小相片,上面是莉莎和有希那两人的合照。

“诶,为什么莉莎会有我们的合照?”

“是之前在公园拍的啦~我把它洗出来了,当时还想着能和友希那在一起呢,居然成真了。”

结束活动后,两人躺着沙发上,莉莎窝在友希那的怀里。

“友希那,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嗯?莉莎,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就是突然想知道。”

“硬要说的话,一开始,就喜欢上了。”

“诶?!这么早!”

“嗯,因为我很喜欢莉莎的红发,就像蔷薇辉石一样漂亮。”

“好害羞啊……”

“是吗……莉,莉莎,你怎么了!”

莉莎突然停止了说话,双眼闭上,晕倒在友希那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莉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友希那的背影,还有一个黑发齐刘海的女人。

“莉莎桑……没什么…大碍,别…太担心了……友希那桑。”

“那个,我昨天晚上和她……”

“那个…没关系,我…查看了……莉莎桑的病历,她这种……疲劳已经持续了……很久,一直……都只是靠药物的……缓解。最近…她的情况……好…很多了,可能……是莉莎桑……和友希那桑在一起……得到了些许的…放松,昨晚的……性事对她的身体……来说也是某种好的…缓解。”

“那就好。”友希那明显松了一口气。

“友希那……”莉莎撑起虚弱的身子想要坐起来,友希那连忙上去扶。

“莉莎,你好些了吗?”友希那担心的问。

“嗯,我没什么事了,谢谢。”莉莎露出平时灿烂的笑容,想让友希那放心。

“如果…你们想……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莉莎才注意到那位黑发医生。

“诶诶诶!燐子?!”莉莎惊讶到失声。

燐子以微笑回应。

“这是我的私人医生白金燐子,也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她先前是花咲川的总裁,后来和日菜调了。我之前也和你提过吧。”友希那道。

“啊哈哈,是这样啊……”莉莎努力接受着自己公司的总裁原来是恋人的私人医生这个现实。


两人回到友希那家,不,现在是她们两人的家了。

友希那一回到家就拉着莉莎到沙发上坐下,严肃的问道,

“莉莎,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疲劳到要吃药这件事呢?”

“你知道了啊,友希那。是呢,燐子肯定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呢。”

“莉莎总是在别人面前强撑着,可我不是别人,我希望你能稍微依靠我一些。”

“友希那……”

“我们是要共度一生的人,所以,把自己依靠给我吧。”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友希那。”


Lisa亲的生贺文,在这里提前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