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

作者:Tsnki
更新时间:2021-07-16 09:59
点击:361
章节字数:44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ileen,能幫我拿一下第5個和第6個GFC的溶液嗎?就在這個架子上。“雙眼離不開顯微鏡的錫蘭只好拜托同事幫忙。


”嗯,好的。“答應了錫蘭的請求Eileen穿過幾個也在工作中的同事,跑到實驗室的另外一邊搬來一張小凳子。因爲自己身高的原因,想要拿到架子上的東西只能藉助凳子的高度。站上凳子后Eileen小心翼翼地拿下寫著”5“和”6“的試管,遞給了錫蘭。錫蘭在簡單地道謝以後就繼續著手上的工作了。


就算是不善交際的Eileen也因爲相似的志向和教育背景與錫蘭成爲了好朋友。在當年”那件事情“過後的Eileen被帶回了龍門,因爲身上家暴的證據Eileen的母親失去了撫養權,身在維多利亞的外公收到事情的消息接手了Eileen。同樣在維多利亞畢業的Eileen和錫蘭自然而然地有了很多共同的話題。同樣的,兩人都決定在畢業後回到了故鄉,繼續著對源石進行更深入的研究。


而且,兩人都因爲一些私人的理由而對研究礦石病有著異常的熱情。


實驗室開門到深夜。其他工作的同事來來去去的,慢慢地房間内只剩下了無幾人。Eileen也完成了工作,在實驗室內等著錫蘭也完成工作。


”啊,這個也不對啊...“實驗結果是陰性。錫蘭發出失望的嘆氣,在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上的一欄打了個叉。


“就好像有統計意義的結果能告訴我們什麽一樣,陰性的結果一樣有意義。錫蘭。“一直沉默地在房間内監管著實驗進度的凱爾希突然出聲。


”凱...凱爾希博士“Eileen結巴著回應。因爲自己的社交障礙再加上凱爾希那不近生人的氣場,Eileen一直都很害怕這位算是自己上司的人物。


面對Eileen的回應的凱爾希只是眨了眨眼,繼續説道。“今天已經很晚了,我也有別的事情要辦。你們收拾一下剩下的東西就下班吧。“


”好的,凱爾希博士。“相比起Eileen的不自在錫蘭不卑不亢地回答著。


兩人收拾好自己的實驗桌,把用過的器材清潔完畢並放回原位,就關燈離開了。在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前兩人決定去生活區的小賣部買點宵夜。她們到達的時候小賣部已經快要關門了,不過已經料到她們到來的小賣部阿姨還是留了一點她們常點的東西。她們各自點餐后在一張餐桌前坐了下來。


“啊,錫蘭你那麽晚喝紅茶不會睡不着嗎?”Eileen雙手拿起草莓大福咬了一口,問道。


“紅茶咖啡因含量不高吧?而且可能我喝多了有耐性吧,我晚上睡覺從來都沒有問題。”錫蘭優雅地喝了一口茶,本來就是琥珀色的瞳孔因爲反射紅茶的顔色變得更漂亮了。


‘哇,不愧是大小姐,好優雅好好看。’Eileen暗暗感嘆道,因爲被這一幕震到了眼睛變得淚汪汪的。


“真好...我就常常睡不着...”面對錫蘭的回答Eileen嘀咕著。


“工作壓力太大了吧,這裏的工作量的確大...而且我看你也沒有好好放鬆過。”錫蘭拿起叉子,一邊整理著蛋糕上的水果,一邊説著。


”啊...話説回來,下周的長周末你有什麽打算嗎?“突然想到這件事情的錫蘭擡起頭來,發問道。


”我...我大概率還是宅在家裏吧。“EIleen不好意思地擼了擼耳朵。


“那怎麽行。你不是平時就宅在家裏嗎?人都要憋壞了吧。”好像是有些不滿一樣,錫蘭稍微仰前了身體,看著對方。


“...我覺得還行啊...”


“呐,你有興趣做一個double date嗎?”


“Double date?”因爲這個詞太現充了Eileen一時不知道怎麽回應。


“就我和黑和你,還有Noir。”聽到這個名字的Eileen驚了一下。“正好現在羅德島停泊在維多利亞附近,我們可以去皇家游樂園放鬆心情。”


“皇家游樂園聼上去門票就很貴啊...”Eileen到現在還沒有還清外公借給她用來交的學費的錢。


“只是名字上是”皇家“而已,以前是給皇家貴族游玩的小公園,現在逐漸改造成平民大衆都能游玩的大型主題公園。而且我在那裏有熟人,可以算我們免費一點。”説到這裏的錫蘭微笑著向Eileen使了個眼色。


“哦,那就好。我可以去...不過我不知道Noir那邊怎麽樣啊。如果她不能來的話就你們兩人去玩吧。”Eileen喝了一口熱豆奶,已經暗中決定不問對方了。


“嗯,你問問她。”錫蘭不在意地喝了口茶,不過好像又想到什麽一樣看向Eileen。“等等,你不會在維多利亞生活了那麽多年都不知道皇家游樂園的事情吧。”


“我...我突然忘了而已。”感到有點羞恥的Eileen只好撒了個謊。


“哦,好吧。”沒打算繼續這個話題的錫蘭吃了一口蛋糕。


過了一會兒后,錫蘭就建議兩人離開小賣部,畢竟都不晚了,小賣部阿姨也要休息了。兩人端著自己沒喝完的飲料走回了宿舍。


“啊,Noir。”見到Noir站在了Eileen房間門口,Eileen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而且因爲自己已經暗中決定把約會的事情瞞著對方了,現在突然就有了被當場抓包的感覺。


“啊,Noir小姐,你好啊。”錫蘭微笑著走上去。


“你好,錫蘭小姐。”Noir看著錫蘭,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目光隨即轉向慢吞吞地走過來的Eileen,也點了點頭。“你好,Eileen...小姐。”


’這...不想叫我小姐不要勉强叫啊。‘Eileen暗中吐槽著,不過又覺得對方勉强自己的反應有點好笑,然而情景所需只能憋著。


”我們剛剛提到你了呢!“錫蘭還是那朵交際花。“我在想你下個長周末有沒有空。我們在想我、黑、Eileen和你去皇家游樂場來個double date。”


Noir看了看Eileen,然而對方很明顯是一副’不關我事是別人的決定‘的樣子,雙手互握著放在了身前並回避著Noir的眼神。


“好啊。”


聽到這個回答Eileen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看著Noir。只見Noir難得露出了一個清爽的笑容,看到這個笑容的Eileen不知道爲什麽覺得對方好像是在戲弄自己。


“啊太好了!那我趕緊告訴黑,然後安排一下詳情。”


“嗯,好的。”


“對了,Noir小姐,你是不是有什麽要和Eileen説的?我看你好像在等她。”


對此問題Noir并沒有回答,不過錫蘭識事的知道對方是默認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慢慢談。”留下這一句話的錫蘭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看到錫蘭走遠了的身影Eileen才敢走上前質問對方。


“你爲什麽要答應啊?”


“面對友好的同事的邀請我沒理由拒絕啊。”Noir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回答道。”而且這也算是普通社交的一部分吧。“


Noir有理有據的回答讓Eileen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麽,張開嘴欲言又止的。


“那...你在這裏做什麽啊?你有事情和我說?”停頓了一會兒后Eileen決定轉移話題。


這次輪到Noir感覺到不自在了,她理了理身上的皮帶。這時候Eileen才發現被皮帶固定住的Noir背後的大劍。大劍很長,大概有對方3/4身高,而且看上去很重。刀刃汎著微微的淡紫色,刀刃和刀柄上都裝有複雜的機械機關。Noir并沒有隨身携帶這麽笨重的武器的習慣,看來是剛剛完成任務回來就來找Eileen了。


“我...“Noir把右手垂在了身旁,左手握著右手的手腕。”我只是想道個歉。“


是意料之外的回答,Eileen抿著唇,稍微瞪大了眼睛。


”是工作上的事情嗎?“


”不,是關於之前我們在醫療室裏..談論的事情。”


一陣刺痛感爬上Eileen的臉頰。


“不是你說不要提以前的事情嗎...怎麽現在...”Eileen小心翼翼地壓抑著呼吸,右手稍微加大了握著飲料杯的力度,不敢透露自己動搖了的事實。然而沒等Eileen把句子説完Noir就打斷了她。


“我是指不服從命令的事情。”


Eileen松了一口氣。對方妥協了,那自己也應該識相一點。


“所以你也知道自己錯了嗎?身爲下屬卻不聽上司的命令...”


“不服從命令的確是我的錯,不過我覺得你作爲指揮官的判斷的確有問題,尤其是對於特定的干員有過度保護的私心。”Noir再次打斷了Eileen。


“沒有這樣的事情。”Eileen假裝鎮定地反駁。


“明明在指揮其他干員的時候能很合理地判斷其在戰場上所需要承受的傷勢,到我這裏了就是部署后沒站多久就被撤回,我甚至沒有暖機源石技藝的時間。”


Noir大吸了一口氣,接著説下去。“甚至是讓指揮官冒了生命危險也不讓我受到一絲傷勢。你懂嗎,Eileen?”Noir罕見地直叫了對方的名字。“我覺得你沒有尊重我,你不信任我的能力。我既然是作爲一名士兵上了戰場,我就有受傷或是失去性命的覺悟...”


“不要這樣說!”Eileen提高了聲調,急忙地停住了對方。


她并沒有察覺到自己因爲激動過頭而不小心鬆開了手中的飲料杯。“啪啦”的一聲,杯中的液體隨著落地的飲料杯撒了出來。被杯子落地的聲音打斷了的Eileen趕緊跪在地上,把杯子撿了起來,並低頭從隨身包中掏出了紙巾,想要把地板擦乾净。看到這一幕的Noir也跪了下來想幫忙,靠近的時候卻看到對方臉上的淚痕。不過Noir選擇了什麽都不説。


等到把東西都清理完之後,Eileen好像也平靜一點了,Noir才繼續剛才的話題。


“如果你無法接受手下的士兵受傷或者失去性命的話,你就不應該擔任指揮官的職務。”Noir淡淡地説著。


“我的指揮能力是有目共睹的,這是凱爾希博士也認同的。”


“那麽你可能就是不應該做我的指揮官。”


“那Noir你覺得你那亂來的作戰方式就沒錯了嗎?這一次不也是嗎?明明防禦能力不高卻不聽指令站在面前擋住敵人的攻擊,最後使得醫療部隊要把你從自己的血河中撈出來。”Eileen瞪大著眼睛,直直地盯著Noir。“你問我懂不懂你的感受?那你就懂得我的感受嗎?你可知道、曾經的我、一個17嵗少女親眼看著最重要的人被虐打、被羞辱、甚至有可能被殺害會有什麽感受嗎?”幾乎是尖叫般地説完最後一句的Eileen呼吸變的急促起來。


“我知道你作爲士兵的判斷是要優先保護指揮官。可是那一天明明是身爲指揮官的我受到一點輕傷就能結束的事情,你卻偏不聽。我真的不明白...你這種自毀傾向般的作戰方式到底是爲何。“Eileen的聲音逐漸變小,最後好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呢喃著。


Noir沉默了一會兒,兩人都沒有説話。深夜的走廊異常安靜,除了Eileen細細的帶有哭腔的呼吸聲根本聽不到別的聲音。


”我的作戰方式是我的事情。“終於Noir打斷了沉默,從嘴唇吐出來的是冷硬的聲音。”也是那句話,如果你無法接受的話,你就不應該做我的指揮官。“


Eileen深呼了一口氣,好像是妥協了一般回答道。”是呢。你説的是。“


啊啊...真是討厭,真的不喜歡像這樣吵架。


”我明天和那位博士商量一下,把你安排到別的小隊去。“Eileen弱弱地回答著。


”好的。“Noir停了一下,然後又補上。”抱歉,我只是想好好談談,并沒有想讓你不開心。“


”不是你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


面對Eileen的回答Noir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低著頭的Eileen沒有看到這個表情。


”那今天就這樣吧。晚安。“


”晚安。“還是低著頭的Eileen身體靠在門前,眼神回避著Noir,僵硬地回答道。直到Noir走遠了才敢動起來。


Eileen用終端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脫了外套和鞋子,隨意地把隨身包扔到地上就鑽進了被窩。然而即使是在舒適溫暖的被窩裏,疲憊不堪的Eileen還是無法入睡,感覺胸前好像是被什麽堵塞住般無法呼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