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7-13 23:37
点击:370
章节字数:47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杨虚彦和侯希白一左一右夹击攻去,赤忽格和利忽吉纷纷格挡。

“邪王阁下!我兄弟二人只为传话而来,杀了我们言帅不会放过你的!还请好好想想罢!”赤忽格在与杨虚彦对招的间隙叫道。

“哼!”石之轩立在高台上无动于衷,“我难道还会怕赵德言不成!”

无论对方是否是赵德言派来的,目的都是要让他在魔门各派面前大失颜面,若不能杀了这二人,怎能让其他人臣服?

“大哥,不要和他废话!他是恼羞成怒怕了言帅,铁了心要我们死!”利忽吉边招架住侯希白边喝道。

“哪里来的小子敢轻侮邪王!”杨虚彦执剑怒吼,向赤忽格连刺数剑,却都被他灵巧避开。

二忽不正面与杨虚彦和侯希白缠斗,只用拳掌对抗,但有意无意间,流露出赵德言“归魂十八爪”的招式,堪堪可以抵挡。

石之轩本觉得这两个突厥小子肯定是他人假冒,说不定就是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小子,但看到二人招式并非寇徐二人一贯的路数,而且其中掺杂赵德言自创的爪法,不由得起了疑心。

赵德言虽然很少与自己正面冲突,但他狡诈多智,如今自己召开圣门大会,他远在漠北眼红心急,用这种真假难辨的奇招捣乱也是有可能的。

不等他多看清二忽的路数,两人就边打边退,飞快向山下林间逃窜,杨虚彦和侯希白紧追而去。

四人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石之轩的脸色沉下几分,自己的两个徒弟竟然一个人都没拦下来,硬生生地让他们堂而皇之地跑了。

安隆回到自己的位置,席间一片寂静,没有人多说话,但是众人表情已不似先前那样客气,只是碍于石之轩的威势,没人敢多说。

婠婠朗声道:“邪王,依我看令徒定能够杀了那两个狂妄的小子。我们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

石之轩面色缓和下来,笑道:“你说的是,一些小插曲而已,我们继续。”

他重新看了一圈台下诸人,将一切动态尽收眼底,缓慢道:“刚才已说会选出一位邪后与我共掌圣门,我想除了婠婠,无人可担此重任,诸位可有异议?”

响起一阵低语,但无人反对。

石之轩遂慨然道:“好,那便也这样定了!新任邪后,也有大礼相送。”

婠婠应声站起:“今日是我圣门联合的大日子,更该喜上加喜。各门既然决定联手,那么散落各门的六卷《天魔策》,也应当重归于一,让各派门徒学习。我作为阴癸掌门,更作为新任邪后,便献上敝派所藏《天魔诀》,以助《天魔策》归一!”

话音刚落,杂声大作。

辟守玄霍然站起指着婠婠骂道:“我早知你是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我道石之轩怎么愿意和你合作,原来你早就背师忘祖,将阴癸派卖了!《天魔诀》素为我派镇牌之宝,怎么能拱手让人!”

闻采婷也怒目道:“婠婠,你实在欺人太甚!祝后看错了人,竟然把《天魔诀》交付给你!偌大门派就这样断送在你手上!”

婠婠盈盈笑道:“师伯公,闻长老,我是你们都认可的掌门,《天魔诀》是掌门所持之物,我怎么处理,都不到你们说三道四。何况圣门一统,也是你们赞同的事情,阴癸派作为第一大派,怎么能那样小气!”

“若有意见,现在提也不迟!”石之轩在台上不紧不慢道,气度威严。

辟守玄看了看石之轩,又和闻采婷互相望了望,还是愤愤地坐了下来。白清儿有意无意地看了千黛几眼,见她表情不算惊讶,不禁若有所思。

“既无人再有意见,便请邪后上来吧。”石之轩强硬道。

婠婠伸出胳膊,师妃暄赶忙从后上前搀扶住她,莲步款款地走上高台。

这一对“主仆”在众人注视下,慢悠悠地登上木台。

婠婠最后在石之轩身旁站定,准确来说,是站在邪帝舍利旁边,与石之轩一架相隔。

二人皆着黑红盛服,于火光月辉映照下,竟生出一股邪王邪后睥睨天下的气派。

安隆带头高呼几声“邪王万岁!”

多年夙愿终要达成,石之轩不由得哈哈大笑数声,享受着众人的欢呼。

呼声逐渐平息下来。

婠婠与常无异,朝石之轩看了眼,点了下头,转而从袖中掏出一个狭长布囊,里面显然放着几个卷轴。

师妃暄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将布囊接在手中。

“请邪王验验真假吧。”婠婠一挥手,师妃暄就向石之轩走了过去。

虽然面上镇静,但婠婠知道成败在此一举,若一击不中,就得赶紧走。

师妃暄一步一步向石之轩靠近,婠婠顺着她看向石之轩微笑。

石之轩也微笑回望她。

师妃暄终走到石之轩面前,低眉垂首将布囊献到他面前。

“邪王看看吧。”婠婠巧笑道。

石之轩颔首:“取出来递给我吧。”

师妃暄低声应诺,打开布囊口,从里面抽出……一把利刃!

刃锋寒光乍现,下一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石之轩的咽喉划去。

只要成功,石之轩就毙命于此,祝玉妍的大仇得报,正邪两道也少许多纷争!

只要成功。

底下发出一阵惊呼。

与此同时,天魔带出袖,朝石之轩卷去。

“嘭”的一声,匕首却没有能够划中石之轩,他竟以和师妃暄同样快的速度侧身出掌,打中她的胳膊。另一手以指点中天魔带,婠婠骤然感受到从飘带上传来的阴冷劲气,手下一顿。

一击未中。

婠婠急速抽身,朝木架一拂袖,将邪帝舍利纳入怀中,飞速后掠。

师妃暄也依计划毫不停留地后退急掠,即使没能杀死石之轩,夺走邪帝舍利也能令他大失威风,今夜魔门大会只能惨淡收场。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不过是一眨眼的变化。

对石之轩忠心耿耿的杨虚彦和侯希白已被引走,只剩下台下的安隆,其他派的人不会多管闲事,反而乐见其成。

只有石之轩和安隆,也截不住一心要走的二人。

“千黛!”台下突然发出一声厉呼。

婠婠下意识望过去,却见千黛并未能按计划中趁混乱离开,反被白清儿扯住胳膊,安隆肥胖的身躯朝她扑过去。

“走!”千黛绝望地喊。

当机立断,婠婠将怀中邪帝舍利掷向师妃暄,自己从袖中射出暗器,袭向安隆。

师妃暄收到邪帝舍利后未做停留,纵身而下,很快也消失在夜幕中。

婠婠却因为刹那间的停顿,被石之轩赶上。

他毫不留情暴风疾雨般地出手,飘逸似鬼魅。

婠婠心下微惊,这不是她曾见过的不死印法,这比不死印法更要灵动诡变,每一掌看似普通,却令人心生无法避开的绝望,每一击均如千斤重锤锤下。

她登时张开天魔气场至极致,与石之轩相抗。

高台上两道黑红身影上下翻飞,劲气交击似有火光飞溅。

片刻之后,婠婠落在高台一边,面上红白不定,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她望向千黛,却见她已经被安隆牢牢钳制。

“婠婠,我待你不薄,你竟反复无常,妄图杀我!”石之轩停在另一侧,平静道。

婠婠擦了擦唇边鲜血,冷笑数声:“你杀了我师尊,血海深仇,总要向你讨来!我已经打定主意投靠赵德言!他也派人与我联络,愿意为我师尊报仇。”

“真的吗?”石之轩扬起眉毛,“这一切全是你自导自演。”

“哼,邪王不信便罢了。”婠婠露出一抹狠厉的神色,“邪帝舍利加上《天魔诀》,他没有拒绝我的道理!”

“唉,”石之轩心下微动,但仍叹息一声,“你不是有帮手吗?快让他们都滚出来,也省得你一人死得孤独。”

“我一人足以应付。”婠婠横眉道。

事已至此,机会已失,反正师妃暄顺利带着舍利离开,不如殊死一搏。

“此处就是你的死地!”石之轩说完,迅速向婠婠出招,气势刚猛,将婠婠困在台上,无法退向其他地方。

台上二人斗得难解难分,安隆压着千黛,心想该如何处理,是直接杀死,还是借以威胁婠婠。

正想着,忽然万千剑影从天而降笼罩而来,招招皆取安隆要害。

安隆仍一手扯住千黛,另一手变作爪势,与来剑对招。

但可惜对方目的明显,定要他放开千黛。周边阴癸诸人也都袖手旁观,并不掺和此事。

要想和这绵密剑招对抗不落下风,还要抓住一人,实在太难,他逼不得已,只能松开千黛,专心和来人打斗。

千黛甫被放开,白清儿等人便虎视眈眈地围过来。

她心下暗叫不好,自己的功夫并没有那么高明,只好一鼓作气看能否凭轻功逃出。

安隆无暇再顾千黛,以爪对过数招后,陡然惊叫道:“慈航静斋?!”

这一声令全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安隆与来人身上。

千黛趁机飞遁而走,白清儿和闻采婷本想将她拿下,可是又从旁冒出一个黑衣人,帮着千黛一路遁逃,她们见拦不下,只能止步回去。

来人是之前婠婠身边的侍婢,却不知是慈航静斋哪个弟子。

那人落在被打斗熄灭的火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伸手一抹脸,便露出众人都熟悉的面孔。

恍若天仙临凡。

“师妃暄?!”安隆怒目睚眦。

台上的打斗也停了下来,婠婠捂胸半跪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石之轩眯眼看过来:“师妃暄……好、好,你竟和婠婠联手,慈航静斋卑鄙至此!”

师妃暄持剑笑望他道:“妃暄已被静斋除名,再非静斋弟子,邪王难道不知?”

婠婠勉力站了起来:“妃暄……”

“石之轩,你引我中计,害我被静斋逐出,私怨如此,我怎会让你如愿?如今正道已不容我,依靠婠婠投奔赵德言,正好与你作对!”她凛然厉声道。

“哈哈哈哈,好啊,这算盘打得不错!这样今夜一切,就和慈航静斋无关了!”石之轩拊掌狂笑,“你既然敢现身,就别想走!”

他说完话,并不是去找师妃暄,而是又尽全力向婠婠出招,意要将婠婠击毙于此。

师妃暄立刻脚尖点架飞起,朝高台掠去。

安隆又怎么会放任她袭向石之轩?同时从地上蹦起,与师妃暄在半空中对招。

叮当交击声不绝,两道身影交缠着向高台上飞去。

底下其他人,阴癸派重新坐好,冷漠地看着台上的精彩戏码。

左游仙和辟尘已坐到一起不停低声交流。

灭情道的年轻弟子正襟危坐,认真看着对决。

侯希白和杨虚彦还没回来。

婠婠以天魔带干扰石之轩的出招,想要缠住他,但获取邪帝舍利精元后的石之轩已非昨日可比,劲力精纯,势如千钧,身法灵逸,招式化繁为简,一招蕴万变,天魔带根本不能阻止他。

她处于绝对的下风。

几招过后,婠婠内力不济,石之轩断喝一声,一掌朝她拍过来。

掌未至,掌风已携势扑来,密密麻麻的劲气将婠婠困得动弹不得,这方是如今石之轩真正的恐怖实力。她仿佛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定在原地,等这一掌重重地拍碎自己的天灵盖。

“嘭!”的一声闷响,婠婠并未等来预想中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

她目眦欲裂,眼睁睁地看着师妃暄挡到自己身前,以掌与石之轩相对,硬捱下这一击。

二人都不禁后退一步。

“唔……”师妃暄身体一软倒在她怀里。

婠婠不可置信地拥住怀中人,双手发颤。

石之轩面色有了起伏,呼吸几下才恢复如常,震惊道:“你竟然救下婠婠?”

师妃暄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口气,挣扎着从婠婠怀中站起,转身看向石之轩,努力淡然道:“听闻邪王借得舍利精元后功力大进,依妃暄看来,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哈哈,死到临头还嘴硬!”石之轩镇静下来,复又对着二人霹雳出招。

安隆也立刻跟上。

四人交手几瞬,婠暄逐渐不敌。

就在这生死关头,清越的箫声从不远处响起,充盈这寂寥的天地。

旋律哀怨,如泣如诉,满溢相思之情。

石之轩听到箫音不禁一顿,驻步停手四望,寻找道:“秀心?”

只是一瞬失神,他又清醒过来,问:“青璇,是你吗?”

只要一瞬的喘息机会就够了,何况这箫声扰乱石之轩不止一瞬。

婠婠与师妃暄趁机联手击退安隆后,立刻施展轻功逃离,密林黑夜,一旦拦不住,就只能任其离开。

婠暄二人消失后,箫声也逐渐矮下去,仿佛不曾存在过一样。

石之轩的问题得不到回应,他自嘲地笑笑,叫住想要去追击的安隆:“算了,给秀心一个面子罢。”

婠婠铆足一口真气带着师妃暄不停狂奔,中途师妃暄就没了气力,但是婠婠不敢停,怕被追上。

奔出二十余里,她才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带着师妃暄一起摔倒在地。

婠婠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先去看师妃暄的情况,只见她的脸已经苍白如纸。

“妃暄,妃暄……”她着急地扶起师妃暄。

师妃暄靠在她怀中,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嘴巴动了几下,突然开始向外吐血。

一口接着一口,不停地吐血。

鲜血染红二人的衣衫。

婠婠立刻为师妃暄输送真气。

“你不能有事啊!”婠婠搂住她,首次无措地哭出声来。

夜那么黑,月亮不知何时已经隐匿不见了。


解释一哈,天魔诀是天魔策中的一部分,天魔策六卷分落在各门派,六卷合体是魔门的愿望之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