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7-06 13:57
点击:670
章节字数:47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千黛十分无语地站在门边,看着屋子里乌泱泱一堆人。

她委实想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人。

昨晚看到师妃暄的时候,千黛已经十分惊讶,师姐怎么又和师妃暄勾搭上了?

都服了绝情丹难道这么快又喜欢上了旧情人?不对,她哪里来的机会和时间与师妃暄相处?

千黛费力想了想,应该只有之前同在长安的时候才有机会碰面……

她不禁扶额,师姐欺瞒的表面功夫做得炉火纯青,自己丝毫没有察觉……

孽缘。她想,这一定是上天注定的孽缘。

正在她暗想师尊将一切交给师姐前知不知道这些时,师妃暄就很友好地对她点头打招呼。

千黛一时无所适从有些局促。

婠婠忙拉着她将前因后果简要地叙述一遍,总而言之,要和师妃暄一同对付石之轩。

千黛早就担心婠婠会冲动行事把性命搭进去,只是苦于没有其他人提供帮助,现在师妃暄愿意出手,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而且师妃暄也不是慈航静斋的弟子了。

所以她赞成了合作。

但是这不意味着她可以全盘接受眼前这许多人。

石青璇、寇仲、徐子陵……这些经常和阴癸作对的人暂且不说了,封与雪出现在这里又是几个意思?!

所以千黛表情黑沉地站在门口。

婠婠倒是长袖善舞,和众人谈笑自如,连对封与雪都和和气气的。

千黛阴郁地想,这会不会是慈航静斋的阴谋?师姐是不是已经被套牢了要把阴癸派给卖了?

封与雪反而一直对婠婠板着脸,偶尔看向千黛,也是一脸嫌弃。

千黛见了又觉得不快,心想你自己过来,反而这副样子,真是岂有此理。

“……就是这样,这就是目前的计划。”师妃暄说得口干舌燥。

石青璇狐疑地看着婠婠,嘴上却问师妃暄:“妃暄,你确定她可信?不是要引你中计?她可是在长安捅了你一刀,还害你中计。”

婠婠反驳道:“石青璇,你都帮我跑腿还不信我?”

石青璇竖起两根手指:“那是两回事,妃暄如果乔装跟在你身边,那安全怎么保证?我帮你送下东西也不会置妃暄于险境。”

寇仲同样不信任道:“就是,婠小姐什么时候转了性,会真心合作?”

婠婠巧笑看向寇仲:“寇少,我骗你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与陵少的性命便是很值钱的。”寇仲粗声道,“师妃暄和石青璇哪个不是魔门眼中钉,你这一设计,不就把我们一网打尽?这可是大功劳!”

“你……”婠婠竟一时语塞,觉得寇仲说得很有道理。

“寇少,大家,”师妃暄起身看了众人一圈,“和婠婠的合作,是我牵线。我愿以性命为她作保。若到时真是陷阱,妃暄不惜此身,也会保证诸位安全。”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让人心定。

婠婠抬眸看向师妃暄,见她面容沉静坚毅,心中一暖,道:“妃暄,我可不舍得你有事。”她转而看向众人,“无须妃暄为我作保,我可立下圣门毒咒,若有欺骗,便叫我受遍阴癸酷刑,永生不得超脱。”

寇仲闻言长笑道:“既这么说,我和陵少就奉陪到底了!”

婠婠看着石青璇,笑问:“石小姐,可满意?”

石青璇轻点下巴,算是同意。

“青璇,你帮着送什么了?”徐子陵突然好奇问,寇仲和封与雪齐刷刷地看过来,同样疑惑。

“呃……”石青璇看到婠婠使的眼色,明白《天魔诀》的下落是只有三个人知道的秘密,赶忙道,“一些书信而已。”

徐子陵虽觉得应该另有隐情,但和寇仲互相看了一眼,也没继续追问。

他又朝师妃暄和婠婠二人看去,只见她们挨在一起坐,举止亲昵,调笑无忌,不由得一阵发怔:她二人什么时候变成关系这么好的朋友了?

封与雪狠狠剜了婠婠一眼,没想到师姐在静斋的时候,婠婠还想方设法地传信勾引。

真是小瞧她了!

婠婠全当没看见,和师妃暄附耳悄悄说话。

封与雪剜完婠婠,才看向石青璇,叹惋道:“青璇姐,你怎么还帮着她送东西?”

石青璇的视线巧妙地飘到旁边:“咳咳,意外,都是意外。”

封与雪也不好再追问。

房内一时无人说话,偶有私语,过了一会儿,石青璇一拍桌子打破寂静:“等下?我就负责接应你们?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师妃暄解释道:“青璇,之前杨虚彦和安隆便有杀了你的计划。婠婠的猜测有道理,魔门大会上,如果有人说石之轩杀了你才能做魔门领袖,你又正好现身……那真的太危险了。”

石青璇横眉道:“那你们去刺杀他就不危险?”

婠婠道:“我们一击不中就会立刻脱身离开,不与他缠斗,所以不算那么危险。”

封与雪接过话茬,不满道:“青璇姐,你好歹还有接应的任务,师姐就只让我准备需要的物什……”

“与雪,我已不是你师姐。”师妃暄提醒道。

“师姐,我总也改不过来,而且你姓师,我这么叫也没有问题吧。”封与雪小声嘟囔。

师妃暄温柔笑了笑。

石青璇想了想,也宽慰道:“与雪,慈航静斋不出现最好,这样我们才能最大程度从内部分化魔门。”

封与雪颓然后仰:“唉,我也想做些什么。”

“与雪,你肩上任务很重,还需襄助秦王平定天下,那是很费心力的。魔门大会就交与我,你尽管放心好了。”师妃暄道。

“师姐……唉。”封与雪低头微叹,明白再难多说什么。

寇仲一直和徐子陵小声商议,此刻转头向众人道:“那就这样定了,一切依计划行事。封姑娘,乔装所需要的东西还请尽快准备好,我和陵少得提前练习下……嘿,到时候肯定不让任何人看出破绽!”

封与雪点头答应。

师妃暄起身向诸人拱手长揖道:“事不宜迟,需要赶紧行动。此事,便有劳诸位!”

余人纷纷起身,轰然应诺,很快就互相道别,离开这里。

只是封与雪路过门口的时候,被千黛狠狠瞪了一眼,她不示弱,也狠狠地瞪了回去,二人互瞪许久,封与雪觉得十分没意思,冷着脸走了。

千黛暗自得意,慈航静斋的人一离开,空气都变得好闻了。

婠婠又和师妃暄说了会儿话才问:“千黛,易容的东西都有吗,还有没有多余的阴癸派服?今天就给妃暄易容,让她能留在我们身边。”

千黛想了想:“有是有,但不够,若是今晚就要的话,我现在就得去调配。派服有多余的,不用再找。”

婠婠“嗯”了一声:“这样的话,你就赶紧去吧,早点弄完才能安心。”

千黛素和婠婠亲近,又视她为掌门,立刻就领命去调配易容需要的药膏。

她一离开,师妃暄就去关上房门。

现在只剩婠暄二人。

凉风习习,外间月凉如水,内间灯火如豆。

婠婠坐到榻上,支颐笑道:“妃暄,从前你还说绝不入我阴癸呢,现在还不是要乖乖就范。”

师妃暄随意坐到她身边:“事有轻重缓急,这是权宜之计,我还是没有入阴癸。”

婠婠忍不住伸手玩师妃暄垂下的一绺头发,边玩边笑道:“但派服要穿,我教你一两招阴癸基础的掌法,你也得学。还得对我毕恭毕敬,真的事我如掌门。”

“这我自然知道,”师妃暄一直盯着婠婠看,“婠婠,你能否将你脸上的开心收敛一些?”

婠婠挑眉道:“我才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得好好享受一下——”她想到什么,咬唇笑问,“妃暄,你是想做我名下弟子呢?还是做我的侍婢?”

“你的弟子?”师妃暄好笑道,“我与你差不多大,你要这样占我便宜?”

“诶嘿,很有意思啊妃暄!再说,我从未收过徒弟,那你就是我大弟子了,以后管着手下一帮师弟师妹,也显得很威风……”

师妃暄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你想得美……”

婠婠犹在盘算:“那就是做侍婢了……诶,感觉也很不赖,我可以光明正大使唤你……”

她独自念叨一会儿,发觉身边人全无动静,侧头看过去,却见身边人含笑看着自己,满眼情意。

婠婠的心一跳,自失忆后,她首次和师妃暄有这种相处。便是之前送师妃暄回玉鹤庵,也未曾有这样的暧昧气氛。

“妃暄,你看什么呢?”婠婠按住心中紧张,问。

好似被打断一样,师妃暄收敛眼神,低头浅笑:“看你。”

婠婠张开嘴巴,想了想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悻悻地闭上了。

她想,平时自己能言善辩,怎么面对师妃暄总有嘴笨的苦恼?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靠近师妃暄一侧的撑在榻上的手被温暖掌心覆上,手如柔荑,慢慢与自己十指交握。

婠婠下意识地低头看,视线顺着那只不属于自己的素手慢慢上移,最后停在它主人的脸上。

师妃暄的眼中尽是柔情,叫婠婠呼吸不畅。

她倾斜着身子向婠婠靠近,婠婠本是侧着头和身子看她,此刻只觉自己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她难道给自己下了定身咒?

师妃暄停在离婠婠很近的地方。

她嘴角噙笑,满眼只有挚爱之人,诚恳道:“婠婠,我其实,很想你。”

话短情长。

婠婠本心如捶鼓,听了却突觉酸涩。

师妃暄一片真心,可是自己却不记得。

零碎的记忆拼凑不完整,妃暄所说的旧事,真是自己和她的经历?

她是不是一直在思念自己?可是自己被魔门追击,却少有时间能想她。

“你想的是从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她努力平静问。

师妃暄莞尔:“有什么区别?都是你啊。”

“可是……”婠婠颓然低头道,“妃暄,我不记得了。很多事,我没能完全想起来。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说的那些是别人的故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

师妃暄的手加大了几分力道,与她更用力地十指相扣:“婠婠,忘了就忘了吧,想不起便算了。有些事,我记得就够了。”

婠婠抬眼再看师妃暄,她还是一派的温柔坚定。

婠婠心里发酸:“可是那样对你很不公平……”

是的,很不公平。

虽然失忆后,婠婠不讨厌师妃暄,也挺喜欢她,但是和师妃暄对自己的爱相比,自己的喜欢显得轻浮,缺了那一份执着。

她心头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愧疚。之前她从没这样觉得,只道失忆既然没办法改变,就坦然接受。

但她现在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师妃暄,这一切对她太不公平。

“婠婠,你如今怎么看待我呢?朋友?恋人?还是其他?”师妃暄微笑问。

“朋友……我们肯定是朋友了,但我觉得那并不够。妃暄,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我会觉得快乐自在。不一起时,我总会挂念你,担心你……我对你不止是朋友。至于恋人么……”婠婠说到这里,又抬眸看师妃暄。

我们好像也还没到完全的恋人关系。

但她没来得及说,因为师妃暄的唇印上了自己的嘴巴。

婠婠倏然瞳孔放大,浑身僵直,看着离自己极近的师妃暄的脸,脑子轰然炸开了。

师、师妃暄主动亲、亲自己了?

唔……好软……好香……感觉挺好……

但还没太反应过来,师妃暄就亲完离开了。

她的脸上飞起一抹红霞,道:“婠婠,这于我来说,足够了。”

婠婠觉得自己的脸很烫,暗想要争气一点,脸可不能红成螃蟹一样让师妃暄笑话。

还好刚刚的话没有说,因为现在,她改变想法了。

“妃暄,我一定能记起来的。”胸中涌起巨大的感动,婠婠承诺道。

师妃暄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不说话,只是又倾身吻了上去。

这一吻比之上一吻有很大的不同,上一吻是蜻蜓点水,这一吻就是认真探索。

二人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婠婠也予以有力的回应。

师妃暄情不自禁地另一手捧住婠婠的脸,轻轻摩挲。

婠婠的另一只手本来无处安放,但随着吻的深入,她终慢慢将手环到师妃暄的腰间,轻柔地搂上。

“师姐,弄——”房门突然被推开,千黛刚迈进一条腿,抬眼扫到榻上的二人,立刻触电一样关门退了出去。

千黛捧着易容用的药膏,心中不断默念: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

过了一会儿,她心才定了下来,想,不就是师姐和师妃暄在亲热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紧张的?

不过……

千黛很小心谨慎地拨开一点门缝,想看两人有没有被打断,却见二人仍旧搂抱在一起亲吻,丝毫没有受刚才的影响,十分沉浸。只能看到师妃暄的背影,她又遮住了大部分的师姐,看不清具体情形。

但怎么觉得师姐一副招架不住的样子?

她十分知趣地再把门关好,坐在外面等她们结束。

秋风瑟瑟,月凉如水。

千黛拉了拉衣服,腹诽师姐刚刚那么催促易容的事情,现在可真是一点都不着急。

过了一段时间,夜风一吹,她禁不住在外间打了个喷嚏,郁闷地想:

——所以她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


七月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in月悠冥
rein月悠冥 在 2021/07/03 23:42 发表

好吧,婠婠招架不住,哈哈哈

Change_S
Change_S 在 2021/07/03 23:18 发表

忍不住发出土拨鼠尖叫,妃暄一记直球,谁能招架的住啊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