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费切尔的怪鸟(下)

作者:逆回朔夜
更新时间:2021-07-02 13:43
点击:570
章节字数:41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作家G.K.切斯特顿笔下的侦探布朗神父有句话,“隐藏一棵大树,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放到森林中;如果没有森林,我们就想办法造出一片森林。"而以藏书为役目的图书馆,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素材库

“来的正好,答案的所有都在这里”

我对姗姗来迟的两人说道

约定的周四,既然在同一个班本该一同前往才是,但就两边立场来看似乎显得有些怪异,加上准备工作的需要,所以让她们两人在晚点的时间过来。

浅棕色的书桌上摆着《布莱克伍德庄园》《万圣节奇遇记》《格林童话》《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仲夏夜之梦》《荆棘之城》六本书。

不管从区域时代风格哪点来看都毫无规律的组合,她们的目光跟随我扫过每一本书籍名字,为首的若夕忍不住问道

“我记得我们是在说关于‘舞会’这个称呼的来源对吧”

“确实是在说舞会的话题,而且就我的猜想来看,这几天的结果应该很不理想吧”

“如果同学跟前辈们没有对我有抱有偏见隐瞒的话,就我了解到的关于舞会确实有很多种说法,但是哪一种都没有得到过证实”

“所以这些书是特地给你们准备的提示”

“你的意思是这些书跟传言有关?”

我从几本中拿起格林童话,自问自答地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童话为什么流传下来么”

“因为有教育意义?还是小孩子容易听懂?不,答案都很单纯,只是因为有趣。人们只会对听到的话里面对有趣的部分感兴趣,而谣言也是一样”

“你们听到的话中有正解的存在,而循着它的故事,你们会在书中得知更具体的事实”

“也就是说,舞会的叫法是因为具有童话那样的故事性所以才会被传下来?”

“毕竟是几年前就有的传言,事到如今还能被记起总得有个理由”

“这样么”她思考片刻后看着桌面的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朝我望来。

“所谓的正解其实是不存在吧”

我叹了口气,说实话本想就此糊弄过去的,但看来对方倒也没那么容易被诱导。

“我可没有时间回溯的本领跑去一探究竟,又不能让你们这几天白忙活,所以,只能在看起来最可靠的版本那边稍微添油加醋了一下。早知道换个题材了,怎样,东西是准备好了,要就这样中断么”

“不,虽然跟初衷有点不同,但作为娱乐意义上的消遣还没有变。只是被人糊弄的感觉也不好,我听说这学校有家蛋糕店好像挺有名的样子”

大概是指那家黑露烘培店吧,只是这样的要求倒也没什么,就事实来说反而还有助于打好关系,所以我并没什么犹豫

“知道了。放学后一起去吧,我请客”

“哦,差点忘记了,还有辰曦的事情”

“唔,这件事的话就难办了,毕竟答案的线索已经给你们了”

“不会是说也是跟书有关吧?”她的眼光与我一同落在书本上

“只是一个故事的话这个数量就显得要素过多了。所以我们在这其中里面同时藏了2个答案”

“那就是说,辰曦也参与进来了么”她眼神绕我看向身后的辰曦

“有句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本来就是被迫参入的受害者才对,所以主要的戏码还是交给她了”

“总感觉被摆了一道的样子...不过,服输也不是我的个性,这次的时间限制该怎么办”

“花卉调研课,周末需要有人去照料自己组的花吧,我小组是我来负责,所以时间就定在那时候吧”

我确认了下壁挂的时钟的时间后继续说道

“另外这几本书姑且办理了外借手续,可以带回去慢慢想,可别在图书馆沉迷过头,忘记时间了”

“三天时间这些量,怎么说都有点困难,零羽你也别看着来分担点啦”

“是是~,麻烦把最薄的几本给我”

开始时就只站在一边不说话的零羽听到若夕的话无奈地过去,大概从辰曦那一早就知道了现在这情况,才不像若夕这样意外吧

“那么你们好好加油,我们还得去小卖部买点充饥的,就先告辞了”我将身后一样没说过的同伴带出


“呜啊,以后绝对不在做这种装模做样的把戏了,临时想出来的东西果然没想象中的有趣”刚一踏出门我就忍不住倒苦水,辰曦见状不禁莞尔

“你应该没不厚道到全部告诉零羽吧”

“没有啦,只是跟她说帮你出个招而已,具体内容一个字没说”

“说起来,我还有个疑问”

“什么?”

“为什么要挑选那几本书,《荆棘之城》且不说,《仲夏夜之梦》怎么看都扯不上关系吧”

“绝对不只是为了表面上的2个谜题那么简单吧”

“嗯,我留了一点另外的线索给她们。严格来说,我选了7本书”

我想起她似乎有翻动过书籍的样子

“你在书里面做了暗示?”

“嘛,因为是新出的书籍,图书馆没有也是正常的,只能找别的办法了。”

既然是在书里面做的手脚那我察觉不到也很正常了,只是对那个所谓线索的指向很好奇,看样子这才是她的主要目的

“比起我的事。你似乎对自己的事情不大关心呢”

“俗话不是说邻家的草更绿,比起自己经历过的,他人的事情显得更有趣”

“但是那终究也只是别人的事吧,人能绝对的只有自己的事”

“你觉得人是怎么样的” 我犹豫片刻,思酌她的意图说道

“哲学的问题我可答不上来”她微微摇头

“那来做个比方,如果人是一个瓶子,人生活下去就是往瓶子里不断地塞下东西。你觉得如何”

“不是目的论么。从瓶子有限度这个角度来看,胡乱塞进去的话迟早会塞不下新的东西吧,所以需要对装进去的东西进行抉择”

“倘若那个瓶子低下有个漏洞呢”

“原来如此,无意义派么。那样看的话确实什么都是毫无意义了么,不过”她忽然停住

“我觉得那只是因为那个人还没找到足够大的东西来填住那个漏洞罢了。”

虽然是强行的说法,但是这点来看也确实有道理

“换个话题,《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那几本里唯一一本没有结局的书。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挑这本书进去”

“我们还只是高中生,甚至还可以说是小孩,没必要想那么远的未来,就算做错了什么也有从头再来的时间”

“嘛,上面这些都是跟某医生那边学来的一套歪理,只是不曾想还有机会能用在别人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你不也正是想做什么,所以才靠近我的吧”

感觉心脏被捏住一般,不由冒出丝冷汗,我让表情保持镇静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见此她嘴角的笑意反而更浓

“别误会,只是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罢了,并不是说有什么意见。加上跟舒岚同学你也挺合拍的,能多个聊得起来的朋友我可是大欢迎。我这边可是孤立无援,如果能多个值得信赖的好伙伴那可是求之不得”

“孤立无援?”我重复她的话

“说来话长的事,你也知道,我的精神认知有点不正常”她自嘲地苦笑道

我皱起眉,眼前的她给人的感觉与以往不一样,如果说以往的她是鲜花那样的存在,现在的就是展露出荆棘的蔷薇,似乎在与什么展露出敌意,毫无疑问那是与日常相违的不安定,我察觉到这是她对我的邀请函

“你在谋划什么”

“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感兴趣的,无聊的证明题”

“是很重要的事情么”

“夸张点来说的话,将绝对了我接下来的人生有关,或许,还牵扯到更多人也说不定”

平常从这个年纪人听到这种的话我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我承认自己被她身上的不寻常折服了

“.......明白了,算我一个吧。虽然比起上台我更喜欢喜欢听故事,但事情都严重到这种程度的话,那就另说了”

“嘛,虽说如此,时间还是很富足的。我想我们现在除了书以外还要多聊点各自的事情才是。事先给你打个预防针,我这边并不是很有趣的事情,甚至你听了会觉得很荒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哦”

“你觉得姜太公钓上来的鱼会自己跑么”

“这个比喻倒是不错,比刚刚那个瓶子好多了”

“那么今后还请多指教啦,舒岚同学”

似乎是想表达关系的达成,她朝我伸出右手作出邀请,我轻轻微握住。明明感觉到从她手掌里传来的温暖,却觉得自己站在峭谷之上



格林童话中有一篇,费切尔的怪鸟,讲述的是巫师费切尔相继抓走三姐妹的故事,结局中的最小的妹妹将骷髅作为替身,自己化妆成怪鸟的模样得以逃出费切尔的家。而说到化妆,再联系到万圣节跟舞会这个词,能想到的只有化妆舞会。

我听着她的叙述点了点头,特意跟她们提及了不要忘记时间,实际是在暗示书的页码,倘若这点都看不穿那就太让人失望了,见我没有反驳若夕继续说道

六本中分别是《布莱克伍德庄园》《万圣节奇遇记》《格林童话》《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仲夏夜之梦》《荆棘之城》,其中格林童话跟万圣节奇遇记提示了背景,而剩下的四本,除开讲述吸血鬼故事的布莱克伍德庄园外,都是与爱情故事为主,其中涅朵奇卡与荆棘之城更是描述了女性之间的恋爱。

与此相对应的传闻最听到最多的版本。是两位女学生相恋,平常为了掩人耳目就把花园当作约会的地方,但是又不能明面说约会,所以就换了个说法,把花园称作舞会,当想提出约会的时候,就会说想去参加舞会了。

她的话语似乎到此为止,嘛,大概一般只会想到这里吧,这般想到时,零羽接过下面的话

“只是这样的话,作为故事还不够完整。既然是编造出的故事,那么答案的原典一定在书里,所以我们稍微臆想了下全体的故事”

“涅朵奇卡·涅茨瓦诺娃里有一段两人感情曝光后被分隔的故事,以此为基础,两女学生的恋情在学校内被曝光,因而受到老师跟家长的压力阻拦,而为了帮助她们的同学向学校策划了一场万圣节舞会,在舞会上大家都扮演了千篇一律的吸血鬼,为了让天黑两人也能辨认出彼此,唯独没有让她们两人化上红妆,就这样让两人偷偷幽会。而成就一段佳话的花园也因此有了舞会这个别称,怎样”

“没想到会这么正巧被解答出来,有点吃惊了。”

“在得到那么多提示下,只要知道原典的故事后续只不过是想象力跟运气的问题。只是,另外一个就..”面露难色的零羽以及若夕,其实也不能理解,毕竟连事情的前后都不了解,就算是凭空想象都无法做到

“怎么办,辰曦,要加点料么”我询问到

“说的也是,那么就给点提示吧”

“①我的头发②仲夏夜之梦是主题③这几本书之间的共同之处”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辰曦很自然地列举出几个提示,只是在我看来那些内容与原本事实毫无关系,但对面的两人却还一无所知

“看样子打从一开始是连我也被你骗过去了,作为同伴来说真够恶趣味的”

"决定用哪个童话的人可是你,我只是随机应变一下而已。况且你不也没跟她们说你设想的真相是怎样么"

“那是善意的谎言,看到她们那么认真的样子哪里会忍心去否定啊,而且既然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只要想得出谁都是正解”

我看着打诨糊弄过去的她,以及对面两人。费切尔的怪鸟,那则故事的真意是,赞扬遇到困难时候自救与拯救他人的睿智

辰曦所布下的真正的谜题,是将所有书都串联在一起的故事,这才是怪鸟的真身,而那两人似乎还没注意到自己只是在关注替身的骷髅。

只是我也一无所知她在故事中映射着什么,越是靠近辰曦,越发不了解她,自己还未从昨天所得知事实的震惊中回复,而那似乎也只是她奇特的一角,这样的她都要苦恼的事情又会是怎样的复杂,心中想在近距离的角度去观察她的心情愈发浓烈,本以为不会再去触碰这些敏感事情的自己还会再度觉醒起对她人的期望,或许跟在她身边自己真的能得到改变,我这般想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