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6-16 13:26
点击:1083
章节字数:38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祝玉妍破井而出,梵清惠欺身上前攻去。

因为婠婠的及时提醒,祝玉妍已做准备,与梵清惠过上数招,稳稳地立在一边。

“梵清惠,做这种偷袭的事,不丢脸么?”祝玉妍嗤笑。

梵清惠与祝玉妍相距一丈而立,见她手上空空,心下稍安,只是微笑:“从井里跳出来的,很难是什么好人。”

婠婠撇开和师妃暄的争斗,移到祝玉妍身边。

形成二对二的局势。

微雪依旧下着,一刻不停。

“祝后似是徒劳无获。”梵清惠温和道。

祝玉妍觑了一圈儿,才冷声道::“呵,谁说的,收获不少呢——婠儿,此地冷得很,苍蝇也多的很,我们走罢。”

说罢拂袖飞身,婠婠亦紧跟其后,很快消失不见。

“师父,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师妃暄开口问。

梵清惠凝望井口:“祝玉妍没有找到邪帝舍利,我们下去可能也一样——不过,还是亲眼探探为好。”

正在这时,井口又传出一阵响声,几个人从井中窜出。

梵师二人未料到这么热闹。

当先的一个人影一身夜行衣,戴着黑头罩,只在外面略停了停,似是因为看到外面有人,就立刻飞身掠走,消失在黑暗中。

但这短短的时间,已足够让师妃暄从身形认出那人是杨虚彦。

随即又有几个人跃出,为首的锦衣玉冠,相貌有三四分像李世民,但是体型更加魁梧,眉目间也多几分狠毒。

师妃暄认得来人是李世民的四弟李元吉,压下心中惊讶,略一拱手:“齐王殿下。”

李元吉素来厌烦慈航静斋。虽然慈航静斋支持李阀,使李阀成了众望所归,更是兵不血刃地让成都有意归顺。

但是这和自己没有关系,何况慈航静斋就是支持李世民的先头兵。

他有些担心杨虚彦有没有暴露,但看对方的随和模样,应该没有大碍。

李元吉宁了宁神,虽心中怨怼,但表面上他仍恭敬地向梵师二人问好。

梵清惠向他询问井下情况,李元吉都一一回答,风度极佳。

过了一会儿,李元吉说要将杨公宝库就在井下的事告诉唐皇李渊。梵清惠表示想要入库一探,他便请二人自便,自己领着人急匆匆地走了。

等到李元吉走远了,师妃暄才对梵清惠轻声道:“师父,逃走的黑色人影,是杨虚彦。石之轩的徒弟。”

梵清惠颔首:“看样子是与齐王一伙。”随后轻叹,“魔门竟已深入李阀内部。”

既然宝库的位置已经泄露,李阀很快就会派人来,那么没必要在外守着。

她走到井边:“暄儿,我们下去看看。”

二人跃下水井,贴壁而下,须臾就见到李元吉所说的方洞入口。

她们拿出早已备好的火折,沿着暗道走。

洞里暗道先向上延伸五丈,后又改为向下斜伸,道中长满苔菌,本来应该充满沼气,但已有人走过,所以十分稳当。

按照李元吉所说的方法,她们果然来到一处狭小廊道中。

二人划亮火折,照明室内。

前端有一处半开的钢闸,两边的墙边散落着被捏碎的夜明珠,地上足迹杂乱,两壁有杂乱打斗痕迹,显然在此处有过一次恶战。

梵清惠四处查看,最后在一壁光滑花岗石壁前驻足。

师妃暄凑上去看,只见壁上被人以匕首刻着一行字:“高丽罗刹女曾到此地”。

“罗刹女傅君婥留下的?师父,这里必是杨公宝库的所在了。”

梵清惠伸手抚上这几个字,点点头,又不禁低头深叹:“杨公宝库……唉,为了这四个字,这么多年来许多人为此丧命!傅君婥也香消玉殒多年了——邪帝舍利、邪帝舍利,被藏在宝库中时,魔门就为此争得头破血流,若是重现世间,还不知会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师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总会有法子的!”师妃暄坚定道。

梵清惠看向师妃暄,最后拍拍她的肩,点头:“是,暄儿,不错!”

说完,她持火折向更深处行去。

廊道曲折,但插在两壁上的长杆劲箭还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好在先来者触动了这些机关,她们一路才十分安全。

廊道尽头是一个宽阔的密封地室,四角都有通气孔,以火折将室内灯烛点燃,便亮了许多。

虽然室内沼气已经消散一些,但仍不好受,得亏梵师二人武功修为高深,才能如常。

室内平排放置十多个大箱子,里面都是奇珍异宝,贴墙有几十个兵器架,放满各种兵器,但大多已经生锈发霉。

师妃暄心中惊讶,眼前真是杨公宝库么?看上去只够装备几百人。虽说有不少珍宝,可是与外间传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的杨公宝库相较,委实差得太远。

就为了这样一个地方,江湖中人争斗多年?

因为太过顺利,师妃暄产生十分不切实际的感觉,这比当初在洛阳地宫可要容易太多了。

梵清惠环视一周后:“看样子,祝玉妍碰到李元吉等人的阻拦,未能来这。暄儿,找找有没有邪帝舍利。”

师徒二人立刻四处搜寻起来。

地室虽不大,但若仔细查找,仍要费些工夫。

好在长夜漫漫,无人打扰,可以静心消磨。

忽然,师妃暄一声惊呼:“师父,这个箱子底下似乎有所不同!”

梵清惠立刻过来,却见师妃暄推开的箱子下面,地面颜色比其他地方稍浅。

她蹲下凝眉观察,然后以手敲地面,发出一阵空响。

“底下是空的。”梵清惠判断道。

她起身将箱子推开,四处摸索,终于“咔——”的一声,地面突出一块。

梵清惠推开地砖,露出通往下方的暗道。

师徒对视一眼,梵清惠警惕道:“暄儿,你跟在我后面。”

二人鱼贯而入,十分谨慎。

沿着蜿蜒暗道走了十数丈,眼前突然空阔起来。

是一个比上面要大上四五倍的四方密封地室,中间整整齐齐码了数十排大箱子,正中间一颗夜明珠发出幽幽微光。

箱子比之上层密库封存得更加完好,沼气也更重。

师妃暄掀开几个箱子查看,有的装着金银珠宝,有的则是甲胄兵器。

她放眼望向室内,恐怕有百多十口这样的箱子,这得装着多少?

她这才觉得这里稍微有些杨公宝库的样子,不过好像还缺了些什么。

梵清惠见状不由得拧眉:这么大,找一个小小的邪帝舍利,得找到什么时候?而且因为沼气,比之上面的库,能呆的时间更短。

但是无论多难,也得去做,于是二人又在这个地库中再次进行搜查工作,但无暇精细,只能求快。

时间飞快流逝。

这么一个大库十分空寂,师妃暄便同时也问梵清惠最近发生了什么。

这下,她才知道,原来梵清惠能找到无漏寺救出自己,是有人传消息告知无漏寺住持大德圣僧是石之轩,梵清惠起了疑心这才找到。只是不知道是谁。

会是她吗?她不由得暗想。

另外与雪不日也会赶到长安。

而自己被关在无漏寺暗室后,长安城发生几件大事,风云激变。

一是李秀宁参加太极宫宴后宿于宫中,但第二天却不知所踪,只留下一封书信说自己外出游历,没有说去哪。李渊得知大发雷霆,连着将李氏三兄弟都骂了一顿,并让柴绍专门负责此事。三兄弟都拨了一些人手由他差遣。梵清惠自然知道李秀宁借由玉鹤庵逃遁出长安城,但她没必要插手这件事。

师妃暄听了松口气,还好自己的意外中计没有给李秀宁带来影响,她已顺利溜出长安城。

可以暂时过一阵子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逍遥日子。

她很为李秀宁高兴,也不知道之前为此寄给宋玉致的信,她收到没有。

二是寇仲徐子陵在长安城露出踪迹,被人知晓,并且传言他二人已经知晓杨公宝库的下落。魔门对付李世民的行动因此停滞,各方都追杀他二人,严阵以待。而这传言从今晚的形势来看,已被验证为真实。

明日长安城中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师妃暄想到寇仲和徐子陵,他们说在找到杨公宝库前都和李世民保持合作关系。可是现在宝库已被发现,合作势必破裂。为了李阀能夺得天下,慈航静斋必须将不肯依附李阀的寇仲少帅军视为敌方。

梵清惠明确说明,她已传消息给道门“散真人”宁道奇前辈,若寇仲发现杨公宝库,就由宁道奇出手,阻止寇仲回到少帅军的大本营彭梁城。

现下情势,慈航静斋与寇徐二人的敌对不可避免。她有些怅然,二人都是自己的朋友,也帮过自己好几次,没料到一夕间,竟要成为敌手。

而自己学会不死印法的事,又要怎么和师父说呢?

师妃暄有几次想和梵清惠讲,可是看到认真寻物的师父,她心中又打了退堂鼓。

师父半生为静斋呕心沥血,现在更为天下奔波不停,自己却都做了些什么?不仅未为师父分忧,更要让她增添许多烦恼。

加上和婠婠的事,师父能承受住吗?

师妃暄万分自责,只恨自己行事轻狂,不计后果。

虽然无论什么结果,她都会一力承受,可是现在正是寻找邪帝舍利的紧要关头,不能让师父分心。

她决定一切等邪帝舍利尘埃落定再说。

二人几乎将这大库翻个底朝天,但除了那些珠宝兵器,其他一无所获,而且也没有搜到其他机关。

“师父,邪帝舍利应该不在这里。”

梵清惠拧眉长叹道:“这样找太费力气。听说祝玉妍从向雨田那里学到感应邪帝舍利的方法,若是魔门中人,应该快很多。”她忽然想到什么,惊道:“不好!”

“师父,怎么了?”师妃暄疑惑。

梵清惠道:“祝玉妍知道寻找舍利的方法,也知道杨公宝库的所在。却因为遇上李阀的人就退缩遁走。”

师妃暄一点即通:“这不符合祝玉妍的性格。除非她掌握到别的至关重要的线索……”一个念头在她脑中闪现:“寇仲或徐子陵!”

梵清惠点头:“不错,是寇徐找到宝库入口。鲁妙子的手笔神鬼莫测,巧夺天工。他二人能找到宝库,定是从鲁妙子那里学到机关秘术,其他人都不知晓。便像我们,费了许多工夫,可是什么也没找到。”

师妃暄顺着思索道:“他二人先入库,又比旁人更知其中巧妙。若是二人已经将邪帝舍利带走,也是有可能的!”

“是……”梵清惠频频颔首,“唉!也怪我,没有尽早察觉,只顾到宝库就在眼前……”

“师父,我也没有注意到……”师妃暄劝慰,“但也没有太晚,我们赶紧出去,得尽快找到寇仲或徐子陵的下落!”

梵清惠振奋精神,重又恢复坚毅神色:“嗯。”


祝端午快乐安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霜天晓
霜天晓 在 2021/06/14 15:52 发表

端午安康!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