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6-10 13:23
点击:396
章节字数:44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又过了两天,师妃暄的伤才真正的没有大碍了。

虽然伤好的速度出乎意料,但是在玉鹤庵的休养太无所事事,她早就闲得发慌。

师妃暄先将玉鹤庵中收拾清扫了一番,然后出门为李秀宁准备易装所需要的东西。

因为自己已经有些存货,所以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多。

在城中随便逛了逛就将需要的东西备齐,恰遇到假扮成莫为的徐子陵。

二人找了个便宜说话的所在。

“师姑娘,听说你前些日子受伤,一直未能去探望,现在是已经好了吗?”徐子陵关心问。

“嗯,多谢关怀。你那边最近有什么消息吗?”师妃暄问。

“有,是好消息!梵斋主亲自出马的效果真是与众不同!听说她追着阴癸派的蛛丝马迹,害得阴癸派不便行动,一拖再拖。”徐子陵开怀道。

师妃暄放心地点点头:“师父她……还是比我老到。也是我不好,累得她还需四处奔走。”

徐子陵又说了几句,看师妃暄抱着一堆衣服杂物,好奇问:“师姑娘这是……?”

师妃暄想了想,徐子陵是值得信任的,便将李秀宁的计划告诉他。

徐子陵听了豁然长笑,拍掌道:“好!秀宁公主虽是高门贵女,却比李小子更有几分江湖侠气!既然她想离开长安,那成功了李阀少不得忙乱一阵!忘记说了,我这‘莫为’和寇仲的‘莫一心’都被邀请参加太极宫宴,我们也可以助秀宁公主一臂之力!”

师妃暄虽听出徐子陵有别的私心,但无伤大雅,仍笑道:“那就更好了!秀宁一定能马到成功!”

徐子陵又微笑看师妃暄:“只是师姑娘既然支持李阀,却又帮助秀宁公主离开,真是没料到。”

“这是两回事,我与秀宁是朋友,朋友之请,理所应当。”

“朋友……”徐子陵若有所思点点头,“我想,抛开杨公宝库的事不谈,我与你,大致也能算个朋友。”

师妃暄观察徐子陵神情,就知道他目前对杨公宝库还没有头绪。

“自然。”

“那么,请师姑娘再帮我这个朋友一个忙,也可以吧?”徐子陵思索问,“今夜,我们想偷袭杀了安隆,若有你相助,一定更能成功!”

师妃暄闻言肃然,安隆是石之轩得力的左膀右臂,听那日婠婠和他的对话,石之轩就是通过他在外周旋传话。如果将他杀死,一定能够对石之轩造成重大打击。

她赞同道:“好。”

安隆嗜好在温泉水中练功。徐子陵告知师妃暄,安隆每天黄昏时分都会去长安北里的乐泉馆泡温泉,直到夜晚。

二人便约好薄暮时分在乐泉馆附近碰面。

冬日长安的天要黑得早一些。

师妃暄早在乐泉馆附近候着,且换上了便于潜入的劲装。她还没见到徐子陵,便见到安隆腆着个大肚子藏藏掖掖地进了乐泉馆。

他自知长安城中仇敌太多,所以每次去的温泉池都极为小心。

徐子陵的情报很准确。

迎接安隆的小厮显然对安隆极为熟稔,点头哈腰地笑脸相迎,恭恭敬敬地将安隆接了进去。

师妃暄本尝试从外面窥探,但是乐泉馆极大,周围建有高墙,墙内又有广厦高屋,将池子隐秘周全地保护起来,难窥全貌。

她又等了一会儿,徐子陵和寇仲才到了。

“对不住,中间有点意外,来晚了。”徐子陵抱歉道。

“嘿,让师仙子久等了!”寇仲摸摸脑袋。

师妃暄表示不介意。

徐子陵拿出乐泉馆的布局简图,指给师妃暄看。

馆内有四个大池和十二个小池,四处都有人巡守。四个大池两个露天两个室内,不均匀地分布在四个角上,彼此都有些远。

“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所以我们分头潜入查探是最快的,谁见到安隆,就发出一声枭叫,令其他人赶过来。”寇仲指着简图道。

师妃暄点头:“不错。不过安隆狡猾谨慎,你二人在长安城又被头号通缉,如果他借机反过来对付你们,那……”

“你的担心有道理,所以我和寇少都需要随机应变,只要局势不利,就立刻离开,不多停留。”徐子陵思索道,“走前以一声长哨为信号。师姑娘,你也要小心。”

师妃暄和寇仲均点头:“好。”

三人从不同的方向潜入乐泉馆。

按照计划,三人先查看大池,如大池没有安隆的踪影,再去看小池。

师妃暄已经将乐泉馆的布局在心中记熟,便凭着印象潜向自己需要去的露天大池。

虽然馆内小厮、女婢、客人来来往往,但是大多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因此比想象中要容易。

师妃暄屏住气息,小心翼翼地朝大池摸过去。

她攀上池边围墙向里望,这一望才意识到事情不妙,今夜的行动很有可能不成功了。

温泉水热气蒸腾,但时值隆冬,温热的水汽遇冷化为蒸腾缭绕的水雾,笼罩在池子上方。

池内的人只能看个轮廓,分辨不出谁是谁。

好在因为天寒,池中的人并不多。

师妃暄暗想既然来了,不应该那么早放弃,便静静伏在一边。

池中的人越来越少,师妃暄陡然发现最后从池中走出的是个胖子,那身形有点像安隆!

师妃暄顿时警觉,但是那人只穿了亵衣,又看不清脸,难以确定。

池中好像没有别人了。

她便偷偷往胖男人那侧靠近。

正在她觉得可以看清的时候,一条白飘带骤然从身侧袭来。

师妃暄心中一惊,拔剑反击。

“当——”的悠长一声,那飘带应当极其柔软,却像坚硬物体一样撼上剑锋。

一击不中,那飘带又像有眼睛一般和她缠斗,同时几粒石子携带劲风从池中凌厉射出,袭向师妃暄,角度刁钻,是与飘带合作封了她的退路。

转瞬间,师妃暄判断出对方不会轻易放自己走,只是不知有几个人。

就在怔神的一瞬,一个白影从池中射向师妃暄,如葱玉臂出手迅捷,招招狠毒,频攻师妃暄死穴要害。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均落入高墙之内,大池旁边。

婠婠裹着如轻纱般的薄衣,扬首望向师妃暄。

师妃暄静待水雾散开,才能看清对面的人。

婠婠因是从池中出来,身上湿透,薄衣紧紧地贴着身体,更是勾勒出她曼妙的曲线,玲珑有致。

于此情境之下,十分蛊惑。

师妃暄的心猛得一跳,不受控制地咽了下口水。

“竟然是你?”婠婠露出惊讶的表情。

师妃暄不由得也问:“你怎么在这?”

婠婠听了觉得好笑:“我怎么不能在这?就许你师圣女暗中当小贼作壁上观,不许我光明正大来这泡温泉吗?”

“那不是……”师妃暄觉得哪里不对。

婠婠并不继续,而是问:“你的伤竟然好得这样快?”

师妃暄这才冷静下来,回道:“是。”

婠婠打量着她,笑道:“那你一定没有用那瓶药膏了。”

师妃暄看着婠婠,她真的很想将对方揽入怀中,可是她不能。

“是。”

婠婠点头道:“师妃暄,你真是聪明得很!同样的伎俩,第二次你就不会上当了,真是可惜!你如果用了那药,保证有三个月都不能出门!太可惜了!”婠婠虽一副惋惜的模样,但最后还是赞叹道,“怪道你能作为我的敌手!”

不知道是不是想夸自己。

师妃暄有一堆想问的话,但这时只能慢慢来,便先问:“你怎么会想到送龙骨祛伤膏?”

婠婠微歪头道:“直觉。感觉对你会有效,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我也不知道。”

果然是这样,师妃暄的心沉了下去,婠婠不记得了。

面对真相的时候,不是轻松,而是一种深重的无力和痛苦。

所以婠婠才会这样毫无负担地对付自己。

究竟发生了什么?

“师妃暄,你的表情很精彩啊。”婠婠朝她走近几步,调笑道。

熟悉的幽香袭来,师妃暄却无比落寞,只是问:“你究竟……还记得多少?”

“关于你么?”婠婠认真看着她。

“是。”师妃暄低着头,没有看她。

婠婠又朝她靠近:“你是慈航静斋的弟子,我们一直作为敌手争斗。”

“只是这些?”

“嗯,只有这些。”

婠婠的手搭上师妃暄的肩膀,惹得师妃暄吓了一跳,抬头看她。

却见她面若桃花,眉眼含笑。

“我忘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是不是?”婠婠按住她的肩问。

“你……你也知道?”师妃暄惊讶。

“我原来不知道,可是遇到你就明白了。”婠婠嘴角微扬道,“你很是关心我,信任我,没有戒备,才被我刺伤。”

婠婠最后一句的语调上扬,是她从前惯用的轻佻戏谑,引起师妃暄警惕。

她一把推开婠婠的手,后退几步,让自己镇静下来。

“啊!”婠婠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师妃暄抬眼望去,她的薄衣竟然下滑落到地上,婠婠现在不着寸缕,就这样婷婷袅袅站在自己面前。

巨大的冲击让她顿时感到热血一阵翻涌,直冲向天灵盖。

在这个当口,师妃暄不知为何想到玉体横陈这个词——

“你、你做什么?”她赶紧撇开头。

“我没做什么啊?”婠婠十分无辜,“是你弄的。”

“胡、胡说!”师妃暄面红耳赤,“我根本没有碰你!”

“不是你弄的,难道是我故意要勾引你?”婠婠语调慵懒。

“我、我没有!你、你太……”

“唉,”婠婠一声轻叹,“师妃暄,你若用镜子照一下,就可以看到你的脸现在红得像熟透的螃蟹。眼神嘛,躲闪迷离,不敢看我。”

说完她又噗嗤一笑:“师妃暄,你的两个耳朵也太红了!你这模样,还蛮可爱的!”

师妃暄几乎涨红了脸,又听婠婠补充道:“激动得都结巴了,这也很可爱呢!也不知梵斋主见没见过呢?”

听到婠婠提及师父,她更是又急又恼,无数情感冲击下,顾不得其他事,催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这样算怎么回事?赶紧穿上衣服!”

婠婠抬头望了望天,然后又笑眯眯看着师妃暄道:“现在是晚上,哪里有太阳?而且这里现在只有我们两个。既然都是女子,也不用那么避讳吧!”说完,又款款向师妃暄靠近两步。

师妃暄这下明白婠婠是故意的,她就是想戏弄自己。

她又气又羞,干脆转身就走。

婠婠却不让她轻易离开,紧追上她,一只手从后面伸臂揽住腰。

师妃暄低头看见婠婠光洁如玉的臂膀,同时感受到对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凹凸有致,连稳健的心跳声都那么清晰……

“而且,既然是你造成的,不应该你帮我穿吗?”婠婠附在师妃暄耳边,吐气如兰,另一只手挂上脖子。

师妃暄的呼吸乱了。

“妃暄……虽然我不太记得了,但是……你若想要,也未尝不可~”婠婠轻启檀口,极其魅惑,“你又何必克制自己?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婠婠又搂紧了一些。

师妃暄的心加速乱跳,脑中逐渐混沌。

这一瞬间,欲望和情感战胜了师妃暄残存的理智,她的整颗心、整个脑海,都被婠婠占据了。

高度的紧张让她忽视了慢慢缠上自己的天魔飘带。

突然,师妃暄听得一声尖厉的枭叫,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她这才发现天魔带已经缠上自己的双腿。

婠婠在等待那个必杀的时机。

刚刚自己应该被天魔音迷惑了心智。

确实,婠婠既然已经忘了,又怎么会反常示好?

师妃暄不动声色地调动内力,不让婠婠察觉。

在婠婠朝她脖子发出袭击的同时,她一手招架,另一手肘击婠婠腰间。

“唔!”

婠婠未如预计中一样顺利击中师妃暄死穴,反而让对方偷袭自己成功。

师妃暄并不迟疑,立刻以指追击几招,使婠婠不能靠得那么近,随即又转身挥剑袭向婠婠,用内力挣脱了天魔带的束缚。

兔起鹘落间,二人交手十数招,婠婠竟占不到半点便宜。

逼退婠婠后,师妃暄立刻抽身离开。

“婠婠,下次再做较量罢!”话音落下,人已消失不见。

婠婠看着师妃暄消失的夜幕,勾唇笑了笑,真是逃得飞快。

她穿好衣服才锁眉喃喃自语:“果然……看师妃暄的样子,她应该是很喜欢我。但是……我对她是怎么样的呢?从前的我,是真心喜欢她?还是虚情假意利用她?”

婠婠再次努力回想,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最后,她放弃了,安慰自己一样:“算了!师尊已择定我继任掌门,又何必想这些不重要的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