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六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29 13:05
点击:425
章节字数:35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大俚僚村的交易很快就完成了,婠婠和师妃暄在村子里再转了一会儿,发现和希俚村没有太大的差别,就在俚僚汉子的催促下回去了。

此时约莫申时,太阳微微西斜,不算酷热,风徐徐吹拂,山林美景野趣横生,令人身心畅快。

婠婠一直和师妃暄牵着手,边走边窃窃私语,不时发出阵阵愉悦笑声。

俚僚汉子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自顾自朝前走,哼着俚僚调子。

祝玉妍没有什么收获,便依旧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

婠婠提起一个草编的圆球,球里面放着一枚小铃铛,晃起来里面就清脆作响,“妃暄,小淇一定会喜欢的吧?”

师妃暄瞥婠婠两眼,心想她见到这草球的时候眼睛就发光,不知道小淇喜不喜欢,但她肯定喜欢得不得了,便道:“嗯,她会喜欢的。”

婠婠顿时就开心起来:“那是,不看谁选的!”

二人正说笑着,忽然师妃暄问:“那里冒着烟?失火了?”

婠婠循着她看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股极浓极黑的烟从山林间冒起。看方位,是等下他们回途必经的一座俚僚村子。

俚僚汉子见了浓烟当即大惊失色,怒吼一声,把她们三人都吓了一跳。

师妃暄看他恐惧又愤怒的样子,便用很生疏的俚僚话问怎么了。

俚僚汉子当即说了一长串,师妃暄模糊听出海贼两个字。

“海贼?”婠婠用俚僚话问。

俚僚汉子用力点了点头。

婠婠早就听小淇说过,前两年开始,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海贼侵扰俚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沿海的俚僚人都深受其害。由于海贼神出鬼没,有时来不及逃开,便会死伤许多人。

她在俚僚村一直过得很顺遂,只觉得其乐融融,没想到竟还真碰上海贼。

婠暄二人对望一眼,明白对方也十分担心起希俚村的安危。

婠婠让俚僚汉子找个地方躲好,一定不能被海贼发现,说完便对师妃暄点点头,运功朝起了浓烟的村子飞快掠去。

师妃暄紧跟其后,祝玉妍竟然也随她们一起去了。

越靠近那村子,火势猎猎响声就越大,哭嚎悲呼之声也越大。

及到村边,她们震撼看到这座俚村大部分的房子都着了火,有些已经被烧得坍塌。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辜俚僚村民的尸体,有老有少,四处是血,极为惨不忍睹。

师妃暄当即一怔,许是离开中原太久,竟都快忘了现在仍是战乱频仍的时代。

往昔在中原见到的乱后凄惨景象与眼前的悲剧重叠,她只觉得心中悲愤难鸣。

婠婠不停留,继续向人声喧杂的村后空地奔去。

村后有两方人马对峙,一方人数较少,只有百余人,被数百黑衣劲装的凶恶大汉围在中间,他们穿的都是色彩鲜艳的武服,一见就知是俚僚特色。当中被簇拥着的竟是位窈窕美丽的俚僚女子,虽然秀发垂肩,但身披虎皮,极有英气。

而站在她身边的,竟然是一身紫色劲装的宋玉致!

被围着的俚僚武士们都露出义愤填膺的神色。

另一方应就是海贼了。

为首的人又高又瘦,眼睛投出狠厉的光芒,本脸型就尖窄,配上山羊须,就更像山羊了。

“竟是虎衣红粉欧阳倩大小姐!三大俚帅之一大驾光临,区区实在荣幸!”山羊胡长笑道。

欧阳倩秀目怒视,厉声喝道:“给我报上名来!”

一字一句竟然字正腔圆,没有半点俚僚土音。

山羊胡嘿嘿笑道:“我是海沙帮的小头目!姓名不足为欧阳小姐知晓!”

宋玉致怒目道:“海沙帮是沈法兴的爪牙,难道是沈法兴要与我宋阀作对么?”

山羊胡一脸疑惑道:“沈法兴?什么沈法兴?我只是唯帮主命是从而已!至于什么宋阀,我一概不知!只知道这里是你们的葬身处!”

婠婠上前细细打量山羊胡,诧然道:“你是林士宏身边的国师……崔纪秀?”

沈法兴和林士宏俱是南方的割据军阀,手下水师众多,虽然无法和李阀及宋阀相提并论,但都是叱咤一方的枭雄人物。

婠婠的出声立即改变了两方人马的针锋相对,众人纷纷朝这边看来。

宋玉致见到婠婠大为惊讶,更震惊的是,她身边站着师妃暄,不由得惊诧道:“妃暄?!你怎么在这里?!”

欧阳倩闻言疑惑道:“妃暄?是慈航静斋的师妃暄么?”

师妃暄朝二人点点头:“玉致。见过欧阳小姐。”

崔纪秀没料到突然有人道破身份,恶狠狠地朝这边看过来,但见到祝玉妍的时候立刻大惊失色道:“祝后?!您怎么在这里?外面都传您死在海暴中了。”

祝玉妍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头。

师妃暄、婠婠、祝玉妍的三人组合太过诡异,一时竟令众人困惑地无法说出话来。

师妃暄听出崔纪秀对祝玉妍的态度十分谦恭,不由得冷眼扫过他们。如果没有猜错,阴癸派和林士宏暗中有瓜葛。

婠婠不在意地走到崔纪秀面前,问:“这些,都是你手下人干的?”

崔纪秀还没有回答,他身边的一个粗壮大汉挡道:“你又是什么人?敢这么和头儿说话?”

婠婠斜睨他一眼,拂袖一扫,大汉登时倒地,口鼻溢血。

她威胁地看着崔纪秀:“是你吗?”

崔纪秀被震慑地一时不敢回答,求助地望向祝玉妍:“祝后,这……?”

欧阳倩和宋玉致都被这突然的援手给弄得搞不清状况了。

祝玉妍冷淡道:“崔纪秀,如果你手下有没有杀过人的,就让他们站到你身边,省的之后杀错了人。”

崔纪秀顿时面如土色,求饶般道:“祝后,这帮兄弟都是跟随我很久的……”

不及再多说,婠婠已经出手如飞,师妃暄亦不多说,飞身上前相助,很快倒下一大片人。

祝玉妍飞到崔纪秀身边,揪住他的衣领。

对方一时被高手气势给弄得不敢还手,趁着这片刻时机,欧阳倩和宋玉致带着身边的俚僚武士,大声呼号着冲向海贼。

一时间声势如同天崩地裂一样,而海贼们丧失先机,又被婠婠挫败锐气,崔纪秀走不掉,又不敢和祝玉妍对着干,只能大喊:“撤!撤!”

海贼们听到崔纪秀的指令,终于开始四处溃散逃跑,一时间势败如山倒。

众俚僚武士气势如虹,杀得血性大发,很快地上就躺遍了海贼的尸体。

师妃暄身上都溅满了新鲜的血迹。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海贼们就四处溃逃,不见踪影。

只有崔纪秀仍被祝玉妍控制着,不得动弹。

欧阳倩带着俚僚武士收拾残局,宋玉致走到师妃暄面前,问:“妃暄,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婠婠和祝玉妍在一起?你可知道你在海难中失踪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梵斋主更是亲自带着弟子来岭南寻你了!”

“师父?”师妃暄闻言失神,旋即黯然,“自东溟号上失事,我流落这荒地,和婠婠她们……说来话长。”

宋玉致不再追问,只舒口气道:“你没事就好。你在岭南地界失踪,父亲嘱咐我们协助四处寻找,这一个月来,我到处奔波,只担心你真的遇难了。”

师妃暄知道宋玉致真心担心自己安危,感激道:“多谢你!害你们担心了!”又问,“师父她们……”

“梵斋主暂居郁林郡庵堂内,多日来,也是在四处寻你。”

师妃暄动容道:“师父……”

婠婠看着宋玉致和师妃暄交谈,心中蓦然生出一丝怅惘。

她上前问宋玉致:“你知道希俚村怎么样了吗?”

宋玉致虽然也不喜阴癸魔门,但是婠婠刚刚毕竟出手相助,她是恩怨分明的人,此刻语气缓和道:“我和欧阳倩刚到这里,就碰到海贼屠杀,其他村子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祝玉妍提着崔纪秀和他说话,并不参与这边。

婠暄二人心中都生出一股沉重。

师妃暄将情况和宋玉致说明,欧阳倩表示各俚村的情况她都有责任挨个查看,不能先去,宋玉致当即点头说愿意先和她们一起去希俚村看看。

一行人呆愣站在希俚村前。

一片焦土,完全看不出从前的模样。

尸体四伏,难以辨认,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宛如炼狱景象。

师妃暄见到这人间惨剧,只觉得心如刀剜。

动乱之下,不仅战争会导致尸横遍野,流匪也会趁机烧杀。弱势的普通人只是想过安稳的日子,也不可得。

真正的人命如草芥。

一日无太平,这样的事情都会反复上演。

婠婠跌撞着翻看着尸体,一张张都是自己熟悉的面孔。

他们前阵子才和自己说笑。

师妃暄跟着她,拼命忍住眼眶中蓄满的泪。

最后,婠婠翻到一具半裸的尸体,当即身形不支,跪倒下来,将铃铛草球放在尸体旁边,伏下身子,肩膀不停颤抖。

师妃暄跪倒在她身边,一手覆上她的背,一边自己也泪如雨下。

婠婠泣不成声,从未哭得这样放肆过。小淇尚比自己年轻好几岁,正是如花年纪,还说以后要把婠婠教的舞好好练会。

其余人站在后方,默不作声地看着二人。

希俚村是最先被海贼偷袭的村子,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逃走。

过了好一阵子,婠婠方止住悲声,红着眼睛冲到崔纪秀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正要一举将此恶贼击毙,却被祝玉妍阻止。

“婠儿,够了!”她冷声喝止,然后又看向崔纪秀道,“滚回去告诉林士宏,这样的事不要再做!再有的话,就是你的死期!”

崔纪秀唯唯点头。

被师尊制止,婠婠许久才不甘心地放开崔纪秀。

师妃暄站到婠婠身边,安抚着她的情绪。

宋玉致眉头一挑,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事。

“婠儿,崔纪秀有船,等下我们搭着他的船走。”祝玉妍终于这么和婠婠说。

宋玉致亦对着师妃暄道:“妃暄,你与我回郁林郡吧,梵斋主很担心你。”

师妃暄与婠婠对视一眼,相望无言。


对原著进行了一点点移花接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