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23 13:34
点击:948
章节字数:40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能出去了?”婠婠惊讶,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意味着自己不能和师妃暄这样肆无忌惮,心下又不禁黯然。

祝玉妍朝外走去:“随我来。”

婠婠和师妃暄便跟着一起出门,见到一个中年汉子跌坐在院里,满脸胡茬,身上的衣服色彩斑斓,内着麻葛短衣,外披羊皮褂子,手上拿着个简易的斧头,怯生生地朝这边看。

婠婠见他穿着奇特,不似中原人,上前问:“你是什么人?”

那汉子见婠婠靠近,唬得连忙后退,嘴巴里冒出一堆叽里呱啦的话,一句也听不懂。

婠婠和师妃暄面面相觑。

“或许是岭南沿海俚僚?但可惜我也不通俚僚话。”师妃暄摇摇头。

婠婠见俚僚汉子的模样,知他必然被祝玉妍吓坏了,也不知是哪里发现他的,便满脸笑容地朝他比划,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寻到出去的路。

师妃暄也上前比划说明,许是师妃暄更具有令人放心亲近的魔力,俚僚汉子看着她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又拍拍胸脯,手朝外指。

师妃暄知道他已明了,就朝他点点头,让他等一下,虽然没什么好收拾,但她还是看了一圈儿,将火灭了。

一想到这是与婠婠生死与共的地方,心下还有些不舍。

也许这处废屋,在不知多少年后,还会给后人暂居庇护。

三人便跟着俚僚汉子向外走去。

俚僚汉子见三人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在前面领路越发雄赳赳气昂昂,若有荆棘树丛蔽路,他就用简易的斧头劈开,继续大步前行。

遇到野兽袭击,他便见那个最初凶狠逼问自己的美艳女人,一掌就将野兽劈死,不禁咋舌愕然。

他心想甚少有人敢进这深山,就是害怕凶猛野兽。这几个女子能在里面住这么久,真像神人一样。

虽然林密山绕,但俚僚汉子有多年入山的经验,此次迷路误入深处也是担心自己被野兽咬死而已,如果不是碰上凶狠女人,应该早能走出的。

一路走走停停,他们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走出了这片连绵的野山老林。

婠婠回望来时的路,但见幽深无尽,早已看不到来处,心下慨叹。

一行人出山林不久后,就看到远处有百多间泥屋茅房,俨然是一座村落。

暮色四合,倦鸟投林,村中也是炊烟袅袅,各自归家劳作。

俚僚汉子兴奋朝村子里的人大喊,很快三三五五有人出来。有人见到汉子,亦兴奋大呼一串听不懂的语言,但他们见到生人又随即变色,纷纷拿起锄头、铲子之类的农耕作器,朝这边涌过来。

围过来的人很多,有男有女,衣服都和那俚僚汉子穿得很像,不同的就是女子会头缠彩帕,缀以流苏垂缴。

俚僚汉子上前几步,与村人又叽里呱啦说了一串,村民们一边听着,一边狐疑着打量这几个外人。

祝玉妍冷哼一声,袖手一旁。

师妃暄对着村民们盈盈一施礼,问:“不知村中可有懂中原话的人?”

她虽以夜行服上东溟号,但几经劫难后,现在穿着的是里面的一袭白衣,风尘仆仆依然自带清雅风度,叫村民们恍惚以为仙女下凡。

过了半晌,方才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怯弱少女,她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问:“你们是什么人?”

师妃暄微笑道:“我们是中原人,因为海难漂流至此,久走不出深山,今日多亏这位大叔引路,才走了出来——并无恶意,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附近有没有中原人聚居的城镇?”她边说边指了指那俚僚汉子。

少女见师妃暄人生得好看,说话也很好听,顿时觉得来人貌极良善,便腼腆着回去和村民以俚僚话转述了一遍,原先的俚僚汉子又跟着说了一阵。

少女身边有个头发花白的老汉,手持一根木杖,最上端系着五色彩带,看着应是村里有地位的人。

老汉眯着眼听完几人说话,点了点头,又和少女说了段话,那少女便转过身朝着师妃暄她们道:“看你们不像是贼人,这里是希俚村,附近都是像我们这样的村子,很少见到中原人,老村长说你们可以在这里暂住。”

师妃暄十分感激地行礼:“多谢收留了!”

少女对师妃暄很有亲切感,看另两个女子虽美但总觉得凶凶的,当即对师妃暄羞涩笑了笑又缩回人群。

“妃暄,你魅力真够大的!我看他们都很喜欢看你,说不定让我们留下就是因为你呢。”婠婠凑到师妃暄身边悄声道,“唉!不知道我差在哪里,他们似乎有些怕我。”

师妃暄看她笑:“你这一身的阴癸派服能让人亲近就怪了。”

婠婠朝她做了个鬼脸。

人群让开,俚僚少女在前引路,脆生生道:“几位请跟我来。”

经过一路交谈,三人得知这俚僚少女叫小淇。

少女带着她们走到村落最边沿的地方,左右几乎没有什么人家居住,但是有两座小巧的房子,以茅道为顶,竹木为架,分为上下两层。

虽然愿意接待她们,但多少还有些戒备。

“这里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就住这里吧。上层是住人的,不过屋子小,每间只有一张床……”

“那就多谢了!”婠婠欢天喜地拉住师妃暄,“妃暄,我们住一间!”偏还要扭头严肃看祝玉妍,“师尊,我们不敢和您挤一间。”

祝玉妍怎么会不知道婠婠在打什么主意,只有忍住翻一个白眼给她的冲动,淡淡道:“嗯。”

师妃暄又问可不可以沐浴换衣,她们身上的衣服多有脏旧,自己可以帮忙烧水。

小淇点头说有,村里不缺人手不需要帮忙,就匆匆去了。

登上二层小楼,里面一切都很整洁,基本日用品都有。

婠婠呈“大”字躺到床上,感叹道:“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睡到这么舒服的床!”

师妃暄抿唇看着她笑,婠婠的娇憨,活有小孩子的顽皮可爱。

她又细看过房内摆饰,心想不知道这俚僚村落,会不会有茶喝,很久没喝了。

二人终于不用和祝玉妍同处一室,都放松不少。

过了两炷香的时间,小淇又到楼底下喊她们,说是可以沐浴了,还为她们准备了晚席。

三人终于能洗一个清爽的热水澡,也换上了极具当地特色的干净衣裳,整个人都为之一新。

三人本就为当世难得一见的美人,祝玉妍和婠婠换下阴癸派的衣服后更添柔和亲近。

村民们虽然不通言语,但何曾见过这么多绝世丽人,且人都有慕美之心,不由得频频注目凝视,更有甚者一步三回头。

村里的紧张氛围一下子消除不少,大家都挤着来看人。

到了晚宴上,婠婠才感受到当地俚僚人其实十分热情好客。

不仅让她们坐在上首,而且认真准备了不少美食——虽然不比中原地区佳肴精细,但却很有当地特色,且极为美味,惹得婠婠不停夸赞。

尤其是那盘烧鸡端上来的时候,婠婠的眼睛根本都移不开,垂涎三尺,只想大快朵颐。

天晓得这些天都是以野果充饥,根本不能指望师妃暄开荤,婠婠做梦都想吃肉。

小淇坐在师妃暄身边,便把烧鸡推到她面前,道:“姐姐尝尝,很好吃的!”

师妃暄皱起眉,还没开口,婠婠就把烧鸡默默地往自己面前拉,冲着少女笑:“诶呀,她不吃肉的!”

“啊?这样?”小淇惊讶,但见师妃暄点头,便不多说,只叫她多吃素菜。

于是那盘烧鸡大部分都进了婠婠和祝玉妍的肚子。

通过和小淇的交谈,师妃暄得知这个村子靠山临海,因为地处边缘,平时很少见到中原人,都是和周边的俚僚村交流,至于要多远才能到有中原的城镇,她也不清楚。

最侵扰这个村子的是海贼,常会来劫掠,因此看到师妃暄她们担心是贼人。

师妃暄默默把这些记下,心想这里又是另一种意义的与世隔绝。

几杯醇酒下来,席间气氛逐渐热烈,小淇在众人起哄下就到席上展示了一曲当地歌舞。

围坐着的村民们纷纷拍手叫好,虽听不懂说什么,但定是夸赞。

小淇含笑红着脸回到位置。

“很好看。”师妃暄也称赞她。

“谢谢姐姐!”听她这么说,小淇更是开心。

婠婠拍手叫好,几杯酒下肚,她兴致也上来了,盎然道:“我也献上一舞吧!”

说罢,就起身上前,在席间翩然起舞起来,曼妙优美。

俚僚村民们不曾见过婠婠跳的舞,十分新奇惊讶,都眼睛瞪大着看。

小淇也在一旁看得痴了。

师妃暄放下手中木筷,认真看着婠婠,她穿着俚僚衣服,更显得清新俏皮,活泼动人。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与婠婠初见时的那支舞,那时自己也是这般坐在席下,心里只担心台上美人是敌手。

一晃白驹过隙,谁能料到自己竟和她流落到此处,而且互相心悦。

她嘴角噙笑,世事总是叫人难以预料,而婠婠极美。

今夜不应忧虑其他。

婠婠于席间美目流转,顾盼生辉,而最终,也只落在师妃暄一人身上。

万般乐事,无一及得上眼前人。

一舞毕,席下爆发出剧烈喝彩,就这样将宴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下来后,小淇兴致勃勃地拉着婠婠问她舞蹈的事,而婠婠也很乐意回答。

二人开始滔滔不绝地交谈,师妃暄坐在中间听她们聊,觉得很有趣。

宴会开了很久,直到夜深了,大家才不情不愿地散了,但这种乡间淳朴风情,都给婠暄二人留下了深刻的好感。

回到木屋,酒足饭饱之余,婠婠很有精神,脱掉外衣后就一直坐在床上妩媚地看着师妃暄笑。

“你老这样看我做什么?”师妃暄脸红。

“我喜欢看你。”婠婠眼睛发亮。

师妃暄含羞将灯烛熄灭:“好了,该睡了。你不说难得有这样的床吗?”

房内陷入一片黑暗,但时间一长眼睛仍能在暗中视物。

师妃暄摸上了床,婠婠便侧身搂了过来,腻在她耳边道:“妃暄,我睡不着。”

师妃暄侧头看她,见她眸子亮晶晶的,忍不住也伸手揽住她,在她唇上轻啄一下。

婠婠被挑动情思,撑起半边身子,俯身深吻。

唇舌相触,双舌如灵蛇缠斗,呼吸也逐渐加重,一室春光暗生旖旎。

长久的一吻结束,二人都微微粗喘,互看着对方。

窗外投过来的隐隐月光下,都两颊飞红。

师妃暄此刻情难自禁,舔了舔嘴唇,一只手抚摸着婠婠的背一路向上,直搂着她的脖子,另一个胳膊撑起上身又吻了过去,吻着吻着就将她压到床上。

越吻越燥热。

婠婠实在难以自持,过了一会儿就抱着师妃暄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吻胡乱地落下来,不止限于朱唇,手也四处游走起来……

婠婠跨坐在师妃暄身上,拢了拢飘散的思绪,低头看她,但见她双目含情深如桃花潭水,柔媚非常,不由得口干舌燥,咽了下口水道:“妃暄,你可想清楚了,现在还来得及刹车,之后我可不能保证了……”

师妃暄脸早就烧透了,被婠婠这么一问,才喘着气侧开脸,拨出意乱情迷下所剩无几的清醒,娇羞万分道:“你平时胆子大得很,这时候却还要问我……”说着,就伸手扯开婠婠腰间的束带,她的衣襟便因此松开大敞。

婠婠只觉师妃暄脸红得可爱,情态撩人,听了她的话更心生欢喜,手灵巧滑进她的衣衫里摸索,又俯身吻了下去。

良宵苦短,触手生春,煦风雨露,娇色满园。


520真是适合勤恳码字的好日子!(掩面抹泪)
祝大家520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 赞赏了 5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urnotamon
urnotamon 在 2021/05/23 11:45 发表

妙啊.师仙子太可爱了

霜天晓
霜天晓 在 2021/05/21 02:49 发表

这是我能看的吗?!!!太甜了!!!真好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