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20 13:30
点击:874
章节字数:36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色暗下来,没有办法燃灯,师妃暄便在陶盆里燃起枯干木枝,照亮这蜗居斗室。

她寻了废屋周围,也没找到一二可用草药。

喝了水,用过野果之后,婠婠就一直在床上阖目运功休息。

师妃暄在辅助一段时间后,就不打扰她,自己在房屋里转悠收拾。

但也不敢离婠婠太远,怕她有事自己又失了照应。

如是不知不觉中进入黑夜。

师妃暄就在屋子里清扫出来的地上铺了一层绵软细草为垫,就地盘腿打坐。

一个多时辰运气下来,她终于调息将内力恢复完毕,准备入睡。

长夜漫漫,陶盆中的火早就熄灭,只灰冷木炭。

思绪朦胧间,师妃暄听到婠婠传出一阵剧烈猛咳。

她当即清醒过来,起身急趋到婠婠身边,查看情况。

她甫一搭上婠婠脉搏,便感受到不对劲,下意识地往婠婠身上输入真气。

这次比白天要厉害多了,慈航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却半天不见一点起色。

真气流入婠婠身上就像流入一个无底洞。

师妃暄紧蹙眉头,真气游走发现,婠婠内伤虽然已经好了一些,但是体内毒素已经扩散,影响聚气,不能任由如此发展。

她不再单纯为婠婠输送真气,而是让真气流转一周后,又回到自己身上。

婠婠喘了几口气,艰难问:“妃暄……你做什么……”

师妃暄咬紧牙关道:“配合我运气,快!”

她用这种方式将毒素转移到自己身上,但这样只能减轻,而不能根除。

片刻之后,师妃暄凝神收功,才将手放下,就吐出一小口黑血。

“妃暄……”婠婠缓解许多,却忧虑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若毒发就为我祛毒,若内伤不愈就为我输真气?一次两次也罢,但是如果经常为之,你也禁不住消耗。”

师妃暄擦了擦嘴角血迹:“纵是下下之策,也要一试。”

“可是这样一次就耗费大量元气,到最后,非但救不了我,你也会因为真元耗尽而死。”婠婠拉住师妃暄的手,“妃暄,就当为我,顾惜一点自己好吗?”

皎洁月光穿窗而来,照在二人身上。

师妃暄看着婠婠的眸子,一想到面前的人正经受巨大痛苦,而且不知何时会撒手而去,便心如刀绞。

她忽然想到不死印法中说的“生之极为死,死之极为生”,不死印法原本就是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道理,通过极速转换而使真气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之前石之轩所说的口诀又开始在她脑中盘桓。

如果加以利用,应可为婠婠续命。

可是自己身为慈航静斋弟子,不仅学习外门功法,而且还是魔门邪王的功法,实在欺师灭祖。

但是……师妃暄看着婠婠的模样,心下一横,什么也没有眼前重要。

慈航静斋、正邪争斗都已离自己太远,能不能好端端地出去还是两说。

她坚定道:“婠婠,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解决。只要我活一日,就不会让你死!”

婠婠又咳了两声,才颇为费力地伸手摸上师妃暄的脸,目光流转:“妃暄,其实你明白的,我已经没有救了,这种方法,不过苟延残喘,多续几日罢了。你又何必……”她说得急了,不由得停下来喘一口气,继续道,“其实,你能来,我很高兴。你最后也没有弃我而去,虽然觉得你傻,可我还是高兴。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所以,就算丧命于此,我也死而无憾。我只希望你……”婠婠说着,眼睛发红,汪然蓄泪。

师妃暄凝眉望向婠婠,凄然含笑问:“婠婠,倘若,我有憾呢?”

婠婠一怔。

“你既然知道东溟号上我没有舍你而去,又怎么会觉得现在,我就能眼睁睁看你丧命?”她的手覆上婠婠的手,将其握住,“佛云人生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我早就了然,本该超脱于外,可如今我忧你不得生,恐你不能老,愁你病而难愈,怕你舍我而逝,惧爱而偏要别离,憎怨满腹,处处求不得。”

她喟叹道:“大概情爱纠葛,都源自心有不甘。婠婠,我原以为自己早置身尘世之外,可偏偏有关于你,我勘不破。”

“妃暄……”婠婠噎声长叹。

“婠儿,事到如今,你应明白我的心意。”师妃暄伸手为她整理乱发。

婠婠垂首道:“妃暄,我明白,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不想拖累你。”

师妃暄轻抬起她的脸,倾身上前,吻上她的唇。

婠婠愕然瞪大眼睛看着贴近自己的脸,唇上轻柔。

虽然之前在海中为了给她渡气,自己就与她双唇相触,但是完全不能和这次比。

这是,她主动的,只关于爱而无关其他的吻。

婠婠心中一酸,自己也从不想离开她。

一吻毕,师妃暄满脸绯红。

但她没有半分腼腆,仍旧坦然直视婠婠。

“妃暄,我懂了。”婠婠心结解开,脸上愁云消散,又突然笑,“不过嘛……”她将师妃暄朝自己拉近,在对方唇上亦留下一个轻吻。

“这样扯平啦!”婠婠俏皮道。

师妃暄此时倏而害羞起来。

过了片刻,婠婠拍了拍身侧床上的空缺,偷笑道:“妃暄,这儿空闲着好大一块地方!你别坐地上了,上来吧!”

“这样……不好吧……”

“这有什么?”婠婠眨了眨眼睛,“还有更不好的……”她见师妃暄露出疑惑的表情,便岔开道,“咳咳,只是单纯休息,没有别的。”

“更不好的是什么?什么别的?”师妃暄茫然。

“呃……”婠婠一时语塞,仿佛自己在引诱纯良少女做恶事,“没什么没什么!你快上来!”

师妃暄想了想,终于还是躺到婠婠身边,二人和衣而睡。

她上床后过一会儿又按捺不住好奇追问了两句,婠婠便挑了简单浅显的部分解释了一下,谁料她即嗔怪婠婠想到哪里去了,自己本意只是婠婠尚处病中需要好好休息,怕自己搅扰,并不干涉情爱欢好之事。

婠婠受了师妃暄两下轻捶,脸飞红道:“好了好了,是我想岔了,早些睡吧。”

师妃暄“嗯”了一声。

夜色一片沉静,屋外仍有蛙鸣蝉叫,窸窣不绝。

二人首次同床,虽都不说话,但气氛暧昧,各自都无法立刻入眠。

婠婠心情大好,一边暗想旖旎风情,一边又恐时日无多,喜忧掺杂,烦恼着睡了。

而师妃暄压下被婠婠挑起的情思,脑中回旋着邪王所说的不死印法口诀,同时开始回想羊皮卷上所记载的不死功法。不知是不是上次邪王留下的口诀的作用,往昔滞涩不解之处,这次竟能顺通无碍地理解,她暗中梳理一遍,便大致掌握。

她心中默念,便调动体内真气按照不死印法行气运转,全然陷入练功的混沌,不知道过了多久,竟就领悟生气与死气转换的要领,可使体内真气源源不绝。

师妃暄大喜,同时发现不死印法竟和慈航功法有呼应融合之处,二者相得益彰,不可隔绝,不禁疑惑邪王当时自创不死印时,是否受过慈航剑典的启发。

她正思索着,却感受到一条臂膀搭到自己身上。

她睁眼侧头看去,只见婠婠已经睡熟了,平缓地呼吸着。月华之下,睫毛轻颤,睡容恬静,胳膊无意识地搁到自己身上。

师妃暄看了许久,觉得一片澄静宁和,终闭眼安心入睡了。

至翌日上午,师妃暄又为婠婠运功转移毒素两次,有了不死印法的加持,顿觉比之前轻松不少。

她有空闲便继续收拾房屋,取水、采摘野果、拾干枯树枝、寻找草药,颇为忙碌。

当她在林间采野果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似有脚步声。

她警惕看向四周,却没有见到人影。

师妃暄生疑,就赶紧带着野果回到废屋。

婠婠正在屋外活动身体,见到师妃暄回来,喜道:“妃暄,你回来了……”

话未说完,她却看向另一边,遽然脸色一僵,秀目震惊圆睁。

师妃暄顺着婠婠视线看去,一个窈窕人影向屋而立。

竟是祝玉妍!

三人此时站位,像极三足鼎立。

祝玉妍看到婠婠脸上先是掠过一丝淡淡喜色,但旋即沉静道:“婠儿,你竟如此好运活到现在,按时间,追命蛊应已要了你的命才对。”

婠婠回复过来,冷着脸道:“师尊亦受上天垂爱,没有葬身鱼腹。”

祝玉妍见到师妃暄已是一切了然于胸,讥笑道:“此地正适宜你二人双宿双飞,苟且残生。”

师妃暄见到祝玉妍心中暗叫不好,且不说婠婠现在重伤未愈,自己亦因帮婠婠放毒而内力仍有损伤,如果此刻动手,合二人之力恐也处于下风。

不待师妃暄细想,便听到祝玉妍喝道:“……也正宜做你二人坟墓!”

话音落下,祝玉妍便如疾风一样动手,直取婠婠。

师妃暄拂袖上前,阻住祝玉妍的凌厉一掌。

师妃暄的短剑因为海难不知所踪,婠婠更是因为受到管制,早无天魔带和天魔刃,因此二人如今没有任何兵器。

祝玉妍却在几招掌法之后,再次展开天魔大法,天魔带从袖口疾刺而出,袭向师妃暄。

师妃暄只能以指为剑,奋力抵挡。

婠婠被她护在身后,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焦急看着师妃暄与祝玉妍身形交错,有好几次祝玉妍只差分毫就要取师妃暄性命,但都被她堪堪躲过。

不知道妃暄能够撑多久。

祝玉妍的天魔大法囿于十七层,却也早臻极致。

婠婠甚少见师尊将天魔大法使到如此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

看着祝玉妍收发天魔飘带的身姿曼妙优美,随心所欲,婠婠不由得心下一动。

如果可以突破至天魔大法第十八层,或许有与师尊一拼之力。

婠婠当机立断,就地盘腿行功。

祝玉妍见婠婠倏然坐下行功,心下诧异,有追命蛊在身,若强行运功,会对自己产生巨大损伤,她意欲何为?

就在祝玉妍分神之际,师妃暄指剑击中祝玉妍臂膀。

她微笑道:“祝后,您的对手是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