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5-10 13:42
点击:188
章节字数:41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石青璇到秦阿婆的居处的时候,师妃暄也在那里。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师妃暄是从江夏心急火燎地赶过来的。先是通过尼庵给慈航静斋写了一封极厚的信,尔后就马不停蹄地来到这里了。

她怀疑自己如果慢上几分就要和师妃暄错过了。

一进门,就看到师妃暄向秦阿婆道:“……这样就好。”

平时负责照看秦阿婆的周嫂就在一旁笑容可掬地看着。

秦阿婆显然还记得师妃暄的样子,满面的笑容:“你、你、来了、好、好。”

师妃暄温和点头。

“燕燕!燕燕!”秦阿婆又惊叫问。

她总是这样叫婠婠,一直也没改过来。

师妃暄温柔笑:“她没有来,但她以后一定会来看你的。”

秦阿婆听懂一些,茫然点头。

“妃暄?”石青璇开口。

师妃暄抬头,惊诧道:“青璇?你怎么来了?”

石青璇一挑眉:“怎么?都到了这儿,想避着我?”

师妃暄哂道:“没有。多谢你费心照料阿婆了。这之后,也要麻烦你了。”

石青璇摆头道:“我也没尽什么力。但是你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和我说清楚。”

师妃暄听她语气坚定,只能道:“好吧。”

偏房内,桌子正中摆着的炉香熏烟袅袅而上。

“师妃暄,到底怎么回事?”石青璇言语中带着几分严厉。

“什么……怎么回事?”师妃暄犹想遮掩。

“师妃暄,你不知道你不会骗人吗?”石青璇不满道,“你给静斋写那么厚的信做什么?一反常态的地方太多,你想干什么?”

“我要去泉州港。”师妃暄低眉道。

“泉州港?”石青璇惊诧问,“你去那里做什么?据我所知,那里很是偏远,与魔门的争斗也没有在那里的。”她又问,“妃暄,你到底要做什么?连我也要瞒吗?”

师妃暄看着石青璇,欲言又止。

石青璇敏锐问:“为了婠婠?”

师妃暄终是点了点头,才将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师妃暄,你疯了?!”石青璇听完后拍案起身惊道,“你要去找她?!”

师妃暄抬头望她,平静道:“是。”

石青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你这样是……”

“我知道。”师妃暄冷静得出乎寻常,“我知道我这样去,其后发生的事情不可预料,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也许就成了师门叛徒。”

“那你还要去?师妃暄?”石青璇着急起来。

师妃暄的目光澄澈:“是,我要去。”

“妃暄……”石青璇稍微冷静下来点,“千黛也是阴癸派的人,她说的话你不可以全部相信!这一百年来,阴癸派一直在输。现在魔门又势大,他们心底不知有多想要你死,扳回这一成。千黛这么容易地告诉你地点,必然是圈套!”

“我知道。”师妃暄苦涩笑道,“也许就是圈套吧,但是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她声音转低,“阴癸派对她的消息管得很严,除了核心的几个人物,其他人都一概不知,不然我也不会寻了这么久。”

“可是,”师妃暄的声音又振奋了起来,“万一她真的在那里呢?我已经离开过一次,我不会再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

“妃暄,阴癸派这样有把握,一定会布好天罗地网,只等你出现。祝玉妍叱咤江湖多年,不是浪得虚名。就算有佛道二门相助,你也……”

师妃暄平静道:“我已经打定主意一个人去,不会动用静斋任何的力量。”

石青璇怔了一怔,提高声音道:“一个人去?师妃暄,你是不是真疯了?那里除了祝玉妍,还不知道有多少魔门高手?你一个人怎么对付?”

“这很大程度上是我的私事,我不想牵连其他人。”

石青璇摇头:“私事?你是慈航静斋的弟子,一举一动都代表了静斋。妃暄,婠婠会怎么样,都是阴癸派的内务,她是祝玉妍的徒弟。慈航静斋就算再怎么心怀天下,也管不了阴癸派的事,你没必要的。”

“青璇,”师妃暄认真看着石青璇,“不是慈航静斋的弟子要去,是我要去。”

“你要去……”石青璇喃喃几句,复又凝望她,“妃暄,你明明知道这一去会改变很多事。你就这样放不下她?就宁愿将这一切舍弃?正邪之争、天下安危……你曾视为毕生使命的事情,就这样轻飘飘地丢掉了?慈航静斋养你育你,梵斋主待你如亲生骨肉……你下山前,又怎么在她面前发誓的?”她说得急了,胸口也开始猛烈起伏。

师妃暄痛苦地闭上眼:“青璇,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石青璇愤怒的声音下压着一丝哭腔,“妃暄,你此去可能会死,慈航静斋,也可能会输,就输在你手上!”

师妃暄扭开头不看石青璇,调整呼吸道:“我已经把一切都打理妥当。下山以来诸事,包括没做完的、还需要做的等等,都在信中详写了。师父另择人替我,应该也不会那么难。”

石青璇难以相信地睁大眼睛:“另择人替你……”

她置若罔闻,继续道:“此去也许不会那么糟糕。但若不幸身死,信中已请师父逐我出斋,我便是以弃徒身份而死,不至于使静斋落败。若有幸回来,我会亲向师父请罪。”

她说完抬眼看向石青璇,定定道:“青璇,我已经想好了。”

石青璇气极反笑:“好好好,师妃暄,你倒是把作践自己的路都想得很妥当了!你说得这样轻巧!阴癸派以婠婠诱你入套,说明他们已经知晓你二人的事。你一去就是坐实,他们怎么会轻易放过?你若死,身败名裂,你若活,也前途尽毁,再不能和从前一样!不管如何,静斋也会被你连累,就和我娘一样!”

石青璇口不择言,竟说出自己娘亲的事,不免颓然坐下,捂脸道:“妃暄,算我求求你,好不好?我娘死得那么早,可痛苦煎熬也没有少挨,我都看在眼里。一时意气用事也许爽快,可是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你承受不来的。”她泫然欲泣道,“妃暄,我求你,不要走上我娘的老路。”

师妃暄起身走到石青璇身边,轻抚上她的背:“青璇,这些我都想过。可是,你放心,我不是秀心师伯,婠婠也不是邪王,这是不一样的。而且,不一定会有那样惨烈的后果。”

石青璇整理好情绪抬眼望她:“妃暄,万一呢?你也知晓将一切打点妥当,万一呢?”

师妃暄垂下眼眸:“青璇,纵有万一,我也要去。”

石青璇扯住师妃暄,眼睛湿润:“妃暄,我不会让你做这样的傻事。你若想去,可以!先过我这关!”

师妃暄垂眸道:“青璇,你何必……”

“我何必……”石青璇悲从中来,“妃暄,你我认识多少年了?娘亲逝世后,我被接到慈航静斋,举目无亲,又因思念娘亲,整天孤苦不乐,是你一直悉心陪我,不让那些闲言碎语被我听到。你是我心底唯一惦念的至亲好友,这世上再寻不出第二个……”她转而坚决道,“我绝不会让你去。”

“青璇,对不起……”师妃暄将手从石青璇身上收回。

色空剑出鞘。

石青璇从怀中掏出碧玉箫。

“叮——”的一声,玉箫对上色空剑剑锋。

石青璇一个转身朝师妃暄出掌。

师妃暄避过后也向她推出一掌。

石青璇以箫点桌凌空翻身,衣带飘摇间一腿横扫过去。

师妃暄躲到一侧,再次出剑。

二人在房中打得乒乒乓乓,不可开交,不多时又翻身出屋,到外间空地继续。

石青璇本武功不及师妃暄,但此刻她决心不管如何也要制止师妃暄,是以毫不退让。

师妃暄亦无法向好友下杀手,所以处处掣肘。

二人在院间腾挪起跃,身影上下翻飞,不时发出兵器交击的声音。

周嫂拉着秦阿婆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看。

不过数十招间,石青璇身上就添了几道浅浅的剑伤。

师妃暄见她青衫渗血,心中难过至极。

石青璇趁她晃神之际,一箫袭去,击在她肩窝处,逼得她后退两步。

“妃暄,放弃吧。”石青璇再次苦口婆心道。

师妃暄低头没有回话,再抬头时却表情冷静,眼神无情,一股杀气自她周身漾开。

石青璇觉得古怪,突然一股强烈的剑气自色空剑爆发而出。

她提箫欲挡,但师妃暄已如电掣一般闪到她面前,以剑柄猛击她胸口。

她顿觉胸前一痛,向后踉跄几步。

嘴角渗出鲜血,已是受了内伤。

师妃暄未有停顿,手腕一转,剑锋直取石青璇咽喉。

石青璇避无可避,迎着师妃暄的剑势,悲戚问:“妃暄,你当真要杀了我?”

剑刃停在距离石青璇咽喉分毫的地方,差一点就刺破肌肤。

师妃暄怔在原地,满脸无措地看着石青璇。

石青璇低头重重咳了几声,吐出淤血,再抬眼,却见师妃暄眼眶含泪。

“青璇,对不起。”师妃暄面容哀痛。

“妃暄……”

“我知道你说的都有道理,也知道你真心为我好。可是,我与婠婠,你毕竟不能切身体会。”她神色悲伤,“也许我不去,今后还是过着顺风顺水的日子,但只有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跨不过这一天。我会活着,然后不断悔恨。静斋多年教导,难道只叫我做一个卑鄙懦弱的小人?”

“这不一样……”

“没有不一样。”师妃暄长叹道,“也许在你看来,我是被魔门迷惑了心神。可是我心里清楚得很,她是我心爱的人,这是我真心实意。我没有被外力胁迫,我什么都想过了。静斋教导要心怀天下,为生民计,难道独独容不下一个心上之人?”

“我若连真心喜欢的人都能撒手不管,狠心背弃,又有什么资格道貌岸然地说自己为天下谋福祉?那我将不过是个泥塑的傀儡,戴着一副伪善的假面罢了。”

师妃暄所说字字发自肺腑,石青璇从未见她如此剖心坦诚,竟一时愣在原地。

“我知我现在所作所为已经全然违逆师门。可是,青璇,她待我至真至诚,从未强求,百般维护,不愿我为难。人有七情,发乎本性,难以根绝,我亦非草木。如今她置身险境,生死未卜,我难道能袖手旁观?我愿做行差踏错的真人,不愿做十全十美的泥偶!”

她说到动情处,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石青璇亦被打动,心内百感交集,闭眼流泪。

“如今祝玉妍派千黛假装她行事,或许是安抚流言。但是她被带去泉州港后,祝玉妍究竟会怎么处置她,都未可知。”师妃暄悲不自胜,“青璇,若她平安无事,我会永远做循规蹈矩的静斋弟子。可是我不能接受上次就是我和她此生最后一面。我有许多话没有来得及和她说。”

“……她甚至都不知道,我同样喜欢她。”师妃暄惨然道,“我只要想到这里,就觉得痛不欲生。”

石青璇见师妃暄满脸泪痕,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也不忍心她后悔终生,只能将头撇到一边,默默流泪,什么都不说。

“至少现在,我还有得选。我必须去。”

说完后,师妃暄默默收起色空剑,从石青璇身边擦肩走过。

二人相距数丈后,石青璇方咬牙忍泪开口:“师妃暄!你去吧!是死是活,我都不会再管你!”

师妃暄止住身形,沉默片刻,感激道:“青璇,谢谢你。”而后匆匆离去。

万般思绪杂于心头,石青璇终支撑不住,掩面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versuki
versuki 在 2021/05/10 09:38 发表

连看两章虽然虐但一点也不狗血,她们从未见时已被安排好的敌对,到一次次试探交手和相救惺惺相惜再如今心意相通,中间即便有误会,她们之间对待彼此的感情从始至终都同样真诚,绾绾真真假假狡黠多变唯独对待感情坦率诚挚,从头至尾都珍之重之,而师妃暄超脱矜持孑然一身对待感情也能坚定如斯,从初见男装的冷淡公子到这里,感觉她真的活过来了,依旧是聪慧善良却更加有血有肉,她们真勇敢啊,真期待再相见坦诚心意,携手对抗被安排的命运, “你若敢爱,我陪四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