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4-27 13:29
点击:164
章节字数:36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石青璇问身边的徐子陵:“妃暄她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了?”

徐子陵无奈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和她在青羊肆的时候就分开了。”

二人在后面远远地看着师妃暄。

那天徐子陵早就劫出曹应龙回来了,但师妃暄迟迟不归。等到她回来的时候,石青璇却见她面色微红,满含春意。

虽然徐子陵表示师妃暄和往常没有太大差别,认为是石青璇多心了,但是石青璇还是相信自己敏锐的直觉。

譬如现在她停在一个花灯摊旁,若有所思地看着摊上的兔子灯,神情迷离。

师妃暄心有所动,手抚上右边侧脸,婠婠隔着花瓣吻过来的地方,嘴角下意识地微扬。

石青璇看了她半天,终于忍不住,从后面上前轻拍师妃暄的肩,问:“妃暄,你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师妃暄回过神来道。

石青璇暗自腹诽,信你才有鬼。但是师妃暄对那天的事守口如瓶,不肯多说,她也不便多问,只是猜测可能与婠婠有关。

“妃暄,今晚子时大石寺,你可别忘了!”石青璇重复提醒道。

师妃暄笑:“我记得,不会忘的,你都说了好几遍了。”

石青璇扶额:“还不是因为你最近总是些心不在焉的。”

“有吗?”师妃暄惊讶。

石青璇认真道:“非常有。”

师妃暄讷讷道:“我知道了,我会调整的。”

师妃暄之所以能够悠闲地在街上闲逛,是因为巴盟收下曹应龙后,很爽快地信守承诺,继续进行谈判。最后她成功为李阀与巴蜀达成协议,约定如果李阀攻下洛阳,巴蜀就会无条件宣布归顺李阀。

而在去巴盟之前,曹应龙出于感谢徐子陵愿放他归蜀看一眼妻儿,且后又救他,而将多年搜刮的宝藏藏宝图全部送给了他。徐子陵看淡金钱,收下也无用,决定转送给寇仲好好利用。

寇仲虽然建立少帅军,但是徐子陵并未与他一起,只答应会帮一些忙,具体的也只有二人才知。

解决了这些事后,石青璇才把处理不死印卷的事提上了日程,给杨虚彦和侯希白传信,让他们今晚子时到大石寺一见。

“今晚婠婠一定会来,你见了她,可不许心软!”石青璇避开徐子陵,再次叮嘱道。

“知道了,”师妃暄无奈笑,“这个你也说了好几遍了。”

石青璇轻哼一声:“还不是怕你意志不坚定。”

师妃暄再次保证:“怎么会?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石青璇狐疑打量她两眼:“最好是。”

三人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在成都逛了逛,时间飞快,一转眼就到了晚上。

大石寺在成都城郊外,寺楼蔚然掩映在参天古柏、葱茏竹树之中。

这座名刹规模不小,山门之后便是天王殿。七佛殿、大雄宝殿、藏经楼等,虽不及净念禅院,但亦是宏伟非常。

本来名寺古刹,都有本门武功高强者负责护寺,净念禅院的四大护寺金刚便是如此。但是大石寺的住持得罪了魔门八大高手中的“天君”席应,寺内的僧人们为躲避席应的寻仇,均到栖息附近的寺庙以避祸。

空寂无人,这也是石青璇选择这里的原因。

侯希白乘着夜色,手摇摺扇,悠悠地往罗汉殿走去。

殿堂间长廊贯通,两边高大石柱对称林立。

步入殿中,只见塑像众多,中间数十尊佛与菩萨,拱卫着居于殿心的千手观音。观音宝相庄严,手持无数不同法器,颇有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之感。

五百罗汉分布四周,朝向正中的观音像。塑像造型精巧,姿态各异,或立或卧,神态生动,恍如真人。

月光疏疏朗朗地照进来,侯希白来到千手观音座前,四周皆是重叠的罗汉像,仿佛深陷神佛迷阵之中。

石青璇卓立于案前,正俯身点灯。

烛火很快亮了起来。

石青璇并不转身:“侯公子提前到了呢。”

侯希白展开摺扇微微摇动:“青璇之约,希白不敢怠慢。哪有令姑娘等我的道理?”

石青璇嗤地轻笑:“虽同师不同门,但你们师兄弟二人在某些方面可真像。”

侯希白一凜,知她言下的意思,杨虚彦也到了,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他虽知今晚凶险,生死难料,但花间派的特点,便是即使濒死也要保持优雅从容的风度,因此他不急不慢道:“哦?那真是巧了。”

石青璇回过身来,看向侯希白,露出娇俏的神情:“这鬼卷子可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你们若再见到你们的师父,可不可以让他在处理弟子的事情时,不要再把我牵扯进去?我并无兴致管你们的事。”

侯希白闻言苦笑道:“我已有七、八年没有见过师父,这话恐怕有劳杨兄转述了。”

石青璇摇摇头:“那要看今夜你们谁能活下来了。”说着,她便掏出一轴羊皮卷,将它扔于案几之上,

那便是石之轩集魔道两派大成,所自创的不世绝学《不死印法》。碧秀心当年便是因研读此卷而早逝。

石青璇像扔出一个无足轻重的物件,侯希白眼睛一亮,便要上前去夺。

与此同时,一左一右的佛像之后窜出两个人影,一个从背后袭向侯希白,一个飞掠向不死印卷。

侯希白举扇震开安隆凌厉的一抓,但邪寒的真气顺着摺扇侵入,一时令他经脉麻痹。而安隆并不停顿,直接展开莲步,两指箕张,直取侯希白双目。

侯希白步法奇异,悠然左移,另一手变掌为指直往安隆太阳穴疾袭而去。安隆本右腿欲提踢,取他下盘,但侯希白却未做防守,而是急速出招,大有两败俱伤的意思。

安隆可不愿丧命于此,便放弃进攻,脚步变换,变爪为拳,击向侯希白胸口。当此时,侯希白的摺扇倏然展开,安隆一拳击上扇面,便觉劲气都被卸去,软绵绵的。

侯希白面带微笑道:“上次安叔未能将小侄置于死地,这次仍要再试试小侄的破莲八招么?”

安隆阴笑道:“上次是老夫手下留情,无知小儿,今次就是你的死期!”

侯希白瞬间出扇斜扫三下,每次都被安隆堪堪避开。他将摺扇收回胸前,油然道:“安叔每次都要说这样的大话,可惜每次都力有不逮。”

这边安隆与侯希白缠斗不休,那边杨虚彦幻化出万千剑影将石青璇笼罩其中,石青璇不退不避,伸手拿住羊皮卷,以卷作箫,直击向杨虚彦的剑锋。

杨虚彦大吃一惊,连忙收势后退,只差分毫他的剑便要切碎卷轴。

杨虚彦停住后平平道:“石姑娘既放出消息要让我与侯希白相争,此举又是何意?”

石青璇笑道:“人总有私心,况且在你手上吃过不少苦头。”

杨虚彦已然明白石青璇更倾向于侯希白,如果落入自己手中,她宁可损毁印卷。

但是只要得不到印卷,自己就永远都要在石之轩的掌控之下。

杨虚彦咬牙切齿,举剑再刺,目标不再是夺卷,而是要杀死石青璇。

石青璇以印卷作武器,左右腾挪格挡,但是毕竟受限制,面对幻影剑势实在难以完全施展,被杨虚彦逼得节节后退。

她靠到塑像边上,退无可退,杨虚彦集中精神,如白虹贯日的一剑袭来,似虚如幻,难以捉摸。

石青璇突然将羊皮卷向上空抛出,自己下蹲向外翻身滚出。

杨虚彦心系印卷,无暇去管石青璇,便一个作势腾跃,朝印卷扑去。

侯希白也看到印卷飞起,但被安隆紧逼难以脱身,他心中不由焦急,正在此时,忽见一个人影如闪电般从佛像之后跃起疾去,印卷最终落在他手中,是徐子陵。

侯希白放下了心,一边不由得腹诽,这罗汉殿的塑像之后,究竟藏了多少人啊?

徐子陵一手持印卷,另一手以指为剑,袭向杨虚彦命门。

“铮铮”数声,二人过了好几招。

徐子陵微笑道:“杨兄,我们好久不见了!”一面又冲石青璇道,“青璇,之前的仇,我今日便帮你报了。”

杨虚彦剑如毒蛇般游走,冷冷打断道:“依我看,徐兄并没有这样的本事!”

徐子陵提腿横扫过去,杨虚彦腾起避开。徐子陵随即一手撑地借势飞起,如急雨一般向他连打十数掌。

杨虚彦眼中满蕴精光,深提一口真气,将剑势发挥到最大程度。

正在二人不可开交的时候,徐子陵持卷的一臂被飘带紧紧缠住,带子的劲力使得徐子陵不自主朝另一个方向跌去,同时一个鬼影般的人朝着徐子陵冲去。

天魔带上似有千钧之力,紧紧勒得徐子陵剧痛无比。

婠婠娇若桃花的面容很快地靠近了他,徐子陵当机立断将羊皮卷向石青璇抛了过去。

杨虚彦一直紧盯着印卷,觑见这个机会,立刻跃起伸手去抢。

婠婠亦立刻甩开徐子陵,倾身上前。

在二人指尖就要触碰到印卷的时候,侯希白展开的摺扇如同飞镖暗器一样从侧面飞来,扇沿锋利,一个回旋,迫得二人停顿收手。

婠婠的天魔带此刻出击,直取羊皮印卷,却被色空剑从侧面击中,师妃暄微提气出招,天魔带只能缠上剑身。

“婠婠,你的对手是我。”师妃暄冷淡道。

婠婠眉眼弯弯,无奈笑:“妃暄,你果然会凑这个热闹。”

徐子陵和杨虚彦皆又往不死印卷扑去,但杨虚彦在前,徐子陵在后。安隆亦一拳击中侯希白,向石青璇投去,不让她插手。

石青璇将玉箫放在唇边,她的真气通过玉箫的萧孔迭出,没有定向却蕴含劲力,玉箫发出高低强弱不同的呜奏声,不成曲调,但扰人心魄。

侯希白和杨虚彦听到这样的箫音都不由得暗自胆颤。吹奏玉箫亦是邪王石之轩的爱好之一,实在是存在无法避免的心理阴影。

就在杨虚彦晃神之际,一个美艳娇俏的女郎从千手观音背后杀出,如同灵巧的狸猫一样左右借力弹起,朝羊皮卷射去。

波斯女郎本想突出重围向外投去,但杨虚彦剑势袭来,莲柔只能落在地上,手中稳稳拿着不死印卷。

婠婠看到莲柔出现,心底翻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欣喜。

侯希白在心底数了数,塑像后面一共蹦出来了六个人,真是热闹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