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索斯顿的戏剧

作者:さくら吴某某
更新时间:2021-05-09 21:55
点击:461
章节字数:99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索斯顿市中心,一栋高耸的尖顶建筑直插云霄,巨大古老的时钟悬在它的顶部,但凡来过这里的人都会对这座钟楼印象深刻。

时钟的指针永远的停留在了某一个时刻,自三年前就从未走动过,原因则是常年没有保养而导致的部件老化。

如果现在还是梅里斯执政的话,可能这个上百年的老家伙再也不会走动了吧?

这座上百米的钟楼可以称得上是索斯顿最高的建筑。而在它的对面,是这里占地面积除了广场外最大的建筑物。

芬尼斯剧院,由上上代市长主持建造的大型剧院,为的是纪念将女神艾尔利涅亚的信仰播撒到整个纳塔尔的传教士芬尼斯。

平日里里面的演出也多以歌颂女神和英雄击败魔物的题材为主,偶尔也会有形式单一的歌剧在这里举办。

在索斯顿的市民们都知道,芬尼斯剧院的门票已经可以支持一般人家两周的生活开支了,再加上里面并没有贴近民生的节目,平日里这里根本无人问津。即使有,也是因为市长大人们为了招待从亚比顿而来的贵族与国王罢了。

在这里流传着一段“佳话”,最无艺术细胞的安德二世盖伊在一次表演中呼呼大睡,鼾声甚至大到影响了整个表演。

时隔几十年,芬尼斯剧院的整体构造和装潢并无太大的改造,里面也依然有着可以容纳万人级别的观众席,只是之前一直都门可罗雀。

今天,成千上百的索斯顿市民们都汇集在剧院的大门前,热闹的程度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

妇孺、老人、贵族、穷人以及从夏米亚和少量从其他国家允许进入的商人们都聚在这里,拍成长长的数条队伍,以致索斯顿的主干道上差点就堵塞了。

“大家队伍不要挤!西侧有马车通行,麻烦让一让!”

早晨的这个地方还鲜有人来拍队伍,但是很快有些人就被贴在墙上的公告栏吸引住了。

“今日话剧表演,门票最高为三个铜币。”

随着大家的传播,很快索斯顿的大多数居民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吸引他们的是那少到无法让人理解门票价格。再加上来凑热闹的人,很快这里就被挤满了。

“三枚铜币?是真的么?”

“这是爱丽斯娜大人亲自资助并担保的,能是假的吗?”少女坐在临近大门的木质靠椅上,两边长长的马尾垂在座椅的后面,她耐心地和一个又一个前来询问的人讲解着。

“不会等我们进去以后再宰我们一笔吧?我们可没有多余的钱了。”后面的夫人忧心忡忡。

“我们爱丽斯娜大人不是你们的梅里斯市长,放心好了。”

直到说成这样,那些人才从玛琪的眼前回到队伍里,不过很快就又有不明真相的人类来到咨询处。

“再吵架的话就要被抓走喽。”队伍的另一边,头顶羊角的女人来回踱步,控制着面前混乱的局面。

成千的人类排成队伍,迪雷丝自然是管不过来。爱丽斯娜为她安排了几名异种族的随从来协助,但也并没有让这份工作轻松多少。

“有兴趣的可以进来看看!今天的芬尼斯剧院有很好看的话剧表演!只要三枚铜币!各位捧个场啊!”剧院外围,一名矮胖男子四处招揽着,即使现在的剧院门外已经挤满了人群。

“这不是柯蒂斯嘛?”一位中年人向他打招呼,应该是他的熟人,“你怎么到这里来招揽剧院的生意了?平时不是在幕后帮忙吗?”

“那是以前啦,现在爱丽斯娜大人来了可今非昔比了!”柯蒂斯用手帕擦了擦额头,汗珠顺着他那油腻的脸庞流到下巴。

“是嘛?说来听听!”

“这次的表演大多都是我导演的,前一会我还在后台,刚刚忙完就跑过来帮忙了。爱丽斯娜大人吩咐过,来的人越多越好,整个会场都要占满。”

“确实是今非昔比了,那你就继续努力吧,我也进去凑个热闹。”

两人在喧闹的街道上道别,这位刚被委任的导演没一会就将手里的活交给了过来的新人,自己又急冲冲地跑到剧院后门,处理里面的事务。

看着人头攒动的街区,因为爱丽斯娜的号召而蜂拥赶来的居民,一位站在道路中央的女人由衷地为此感到高兴,自己也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想要看看里面的模样。

谁让这是她深爱之人主持的呢!

她径直来到玛琪所在的咨询处,一眼认出她的玛琪立即起身,丢下还在寻究问底的吝啬商人,为那个女人打开了侧边专用的通道。

是什么样的身份得以让她以贵宾的身份先人一步,获得更高的权利,知道这些的也许只有那些看到她与爱丽斯娜相随的人们了。

前几日,爱丽斯娜就告诉自己,索斯顿的剧场会有一次话剧表演,并且是专为一个人举办的。但关于那个人爱丽斯娜却并没有向自己透露太多,只是笑着点了点自己的鼻尖:“到了那天等莉娜遇见她的时候就知道了。”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因为不知道自己会遇上怎样的人。再加上,这是莉娜第一次进入这样的地方。

巨大的会场内,以平坦的舞台为中心,周边分为五层,每一层皆有宽敞的过道和专供贵族们坐下的位置,只不过那里已经被改为舒适的长椅。闪烁着金色光辉的大吊灯垂在整个会场的中央,可以清晰看到上面因灯光而更加璀璨的异色宝石,其吊灯本身的体积甚至可以和艾摩村的大型谷堆比拟。

周边的墙壁上都是历代纳塔尔画师们的画作和艺术品。之前的它们还沉寂在厚厚的灰尘中,但如今只是简单的擦拭就已经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了。

整个会场的中央,用木板所搭建的舞台,这个比艾摩村广场还大的地方即将展开继爱丽斯娜接手后的新一轮表演。演员们在巨大的红色幕布后打扮着,为接下来的重新复出做足准备。

进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莉娜找到了一个略向西偏的位置,静静等待着令人激动的表演。

随着人群的聚集,开始有人坐在莉娜的附近。他们不光有穿着鲜亮的贵族,也有一些从前是乞丐,现在的生活进一步提升的人们。

这些都是拜爱丽斯娜所赐,坐在一边的莉娜心中不禁有了优越感,在她看来这些人就应该好好地叩谢爱丽斯娜,感谢她将他们脱离苦水。

当然那些贵族也是,他们也值得跪倒在爱丽斯娜的身前,用自己最谦卑的姿态顺从她,以求得生存,掩盖自己那丑恶的嘴脸和不堪入眼的腐败。

爱丽斯娜给了他们一切,他们也要将一切都奉献出来。

而莉娜所做的,则是一切都为爱丽斯娜着想。在早晨,她就将爱丽斯娜为自己购买的最好的衣物取出,在梳妆台前精心打理,为的就是让那些人看看,不管是爱丽斯娜还是自己都已经不会和那些庸俗的人相提并论,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怯弱农妇了。

正想着这些,莉娜注意到一位贵妇模样的女人正在那边的过道里东张西望。

她戴着花边点缀的宽檐帽,那顶帽子大到足以盖住她的面容,同样引人瞩目还有唯一显露出来的肉体——那两只白皙娇嫩到可以和爱丽斯娜比拟的手臂。

除此之外那名贵妇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还刻意扯了扯帽檐,以更好地掩盖住自己的脸。穿着以熟透的葡萄一样的紫色为主,身着雍贵的长裙礼服,配以红色的挂饰和黑色的蕾丝过肘手套,品味倒是和爱丽斯娜有点类似。

似乎是为了寻找什么,她在附近徘徊了一会,直到她将目光锁定在了那边的莉娜。

她抬起头的那一刻莉娜才看到她被埋藏在帽子下的样子。

“……”

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但对方确实是未曾谋面的,不过那张精致的面庞总会让莉娜想起爱丽斯娜。

至少她所知道的,除了在艾摩村遇到的两姐妹外,没有人会有这种可以和爱丽斯娜相媲美的貌美。

妇人径直朝着莉娜的方向走来,她似乎看中了莉娜身旁的座位。

贵妇人径直来到了莉娜的邻座,提起裙摆,坐在了舒适的靠椅上。

莉娜注意到了她的眼睛,是有如血色般的眼眸,这和当地的居民可以说是格格不入。但这恰好和爱丽斯娜的极为相似,并且也是像红色宝石一般耀眼,只要看到一眼就无法忘记。

邻座的这位贵妇人有着许多和爱丽斯娜雷同的地方,但莉娜还是说不出那种感觉,这还是她第一次陷入这样的苦恼。

为了不让自己的言行变得奇怪,她把注意力从贵妇的身上移开,但心中还是无法释怀。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为什么看到她就会很自然地让自己想到爱丽斯娜呢?

表演并未开始,人群还在向会场内涌动,这种场景不免会让一些人感到烦躁。

“人可真多啊,不过也挺吵呢。”身边的贵妇环顾四周,不经意地说道,莉娜并不知道对方是否是在和她说话,“你也是来看话剧的?”

确认她是在对自己说话后,莉娜轻轻地点点头。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来这儿不是为了看话剧,那是为了什么?

“话说回来,这个剧院的通气装置不太行啊,才一会就有些闷热了。”说着,贵妇从一个小口袋里掏出一把精巧的折扇,不时煽动着。

你不穿这么厚实不就行了吗?至于在这里废话?

眼前的女人在莉娜看来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贵族,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下还颇有微词,是舒适安逸的日子待够了?还是说本身就对爱丽斯娜有意见?

莉娜并不想理睬这位毛病多多的小姐,倘若她是爱丽斯娜,她绝对会看着这位的头颅滚落在地。

剧场的门票止步于一万张,这样才不至于让里面的空间过于拥堵。为了防止那些素质极低的人闯入其中,剧场的门外特意安排了亚米拉坐在大门口。

亚米拉扭捏着自己的身体,来来往往的事物就像在眼前跳动的鲜肉,她不知道有多渴望能有人类擅闯其中,自己好多一个吃掉他们的理由。

原本她可以通过诱惑来让一些倒霉蛋进来,但她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最近她的表现已经够差了。

剧院的内部,柯蒂斯还在组织着表演,毕竟这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刻,而且,还是那位大人亲自监督的,这种事情可万万不能懈怠。

随着时间的推进,人们也都来到了在这个庞大的会厅,门票也基本售卖完毕,只等着接下来的表演了。

“各位安静一下,表演即将在五分钟后开始,请各位不要喧哗,不要随意走动。最后,提醒一下那些像要偷窃的人,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下,不想去地下遗迹一日游的请管好自己的双手。”玛琪用扩音魔法宣读着注意事项,这好无感情的语气倒是很贴合她的性格。

“然后,也很感谢爱丽斯娜大人对这次表演的赞助,索斯顿市民们以及所有归顺爱丽斯娜大人的市民们的支持,客套话就说到这里了,表演即将开始。”

一层、两层、三层,一直到最顶上的第五层,人们拍手鼓掌,去过咨询处的人们都知道玛琪就是这样的人。

“感觉态度有点冷淡呢。”喜欢挑刺儿的贵妇又在发表自己的意见,这让坐在一旁的莉娜很不爽,她在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动怒,毕竟这对爱丽斯娜的名誉并无好处。

不稍片刻,舞台中央拉开帷幕。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贵族模样的男人。随着“嗒嗒”皮靴落地的声音,男人在舞台中央不断踱步,审视着台下的人群。

“那不是柯蒂斯吗?”舞台中央有人一眼认出了演员。

“还真是!哈,演得和梅里斯一模一样!”

座下的人哄堂大笑,这位被演活了的市长腆着大肚子,还用鄙夷的神色看着台下的居民们,像极了市长平时的模样。

“今天去科尔夫家吃了顿狗肉。”男人绕着舞台走了一圈,在光线魔法的追踪下额头显得锃亮。

“嘶!”嘴巴张得老大,男人的脸皱在一起,“那小气的家伙心眼好似针尖!那分量真不够我塞塞牙缝,肉质不如刚杀的野猪劲道!”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扩音的魔法让这声响赶上鼓声,回荡在整个会场。

一些忍不住的人开始窃笑,感叹着柯蒂斯夸张但诙谐的演技。

“啊~又是这种表演吗?看来这三枚铜币有些亏啊。”唯一不满意的只有身边的这位贵妇。

莉娜攥紧了埋在身下的拳头。

贵族男在台上摆足了劲头,时不时对着台下的孩子们做鬼脸,几个淘气的小家伙差点扯下他的假胡子。

“小鬼,咱们大人的胡须可是摸不得的!小心让卫兵抓住你!”柯蒂斯甩了甩肚子,既不失梅里斯的神韵,也平填了几分亲切,那几个孩子被逗得捧腹大笑。

不一会,从舞台的左侧跑出一条小狗,居民们都知道梅里斯有养狗的习惯,而且都是名贵的希斯猎犬。

“哦呀哦呀,看看是谁来了!我亲爱的宝贝儿!”柯蒂斯转过身,附身抚摸着这只纯种的棕毛猎狗。

那条狗并不是真的从梅里斯老宅找到的宠物,只是一只魔法的造物,基本上在表演结束后就会消失,行动上也只是会机械系地做一些指令。

“小宝贝,快过来唷!”这肉麻的叫法着实有些恶心,再加上柯蒂斯化妆后的面容,之前那几个孩子笑得更开心了。

柯蒂斯抱着小狗像抱着婴儿一般,还用未啃干净的骨头挑逗着。假若戏剧里的狗知道这位贵族吃狗肉会作何感想。

舞台的另一边,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拖着破旧的鞋子和快要烂掉的衣服,脸上的肿泡大的出奇,迷离的双眼似乎证明了他已经在外面流浪很久了。

“莫不是上辈子干了什么蠢事,怎会有现在的这种生活?妻子死去,儿子被抓去征兵,房子被贵族低价抵押,如今只剩下一身破烂。”乞丐拄着一根木棍,走向舞台的中央,光线魔法将焦点汇集在他身上。

“眼看即使冬天,连女神都不打算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再给我条活路吗?”老乞丐叹着气,慢慢向前行进。

直到他与贵族目光交汇。

“老爷,心善的老爷!赏口饭吃吧?”

贵族有些厌恶地看着他,然后扭过头,眼不见为净。

待在后台的迪雷丝运用传感魔法提醒着隐藏在后面的乐团和伴唱们,他们抬起手中的乐器,清了清嗓子。

“满身的负债千斤的石,压垮了我的房子和我的身,妻儿早已没了影,只得独身讨饭混。”乞丐歌声随着身后的乐音而起,歌声婉转,旋律凄清,人们不紧感叹竟有这样的嗓子,就如山泉般清澈明晰。

之前说是“话剧”,其实也掺杂了少量歌剧元素,这也让艺术性增添了不少。

“满地的金砖千层的瓦,点缀着我的地位我的人,亲信们养得比猪还胖,大摇大摆收税人。”大贵族梅里斯扭了扭肚皮上的赘肉,整个身体像肉团一样晃动着,“没有我们大贵族,哪来的狗窝给你安身?安全太平供你们享,哪来这么多粗粮糠米,喂撑了你们这群穷贱人!”

台下的一些观众们有了共鸣,那些刚有了工作的穷人们愤恨地看着那些贵族,贵族们则撇过脸,假装没看见。

“一粒粟、一口水,饥渴难耐将我伤。”

“一片肉、一口汤,金黄猪油满地淌。”

大贵族挺胸昂头,显摆似的在乞丐面前兜圈,手里则像是哄孩子一般抱着那条狗。

“老爷大人,我莫非还不如您的一条狗吗?”

“我家的狗都住着镶金的狗屋哩!”

“难道女神就不会眷恋我们这种人吗?”

“女神会关心你们?她只在乎我们这些有钱、有权人!”

“啪啪!”

随着清脆的两声鼓掌,周围的人一齐看向靠西的那边位置,一个贵族模样的女人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姿势极为夸张。

“好一个女神只在乎有钱人呢!要是那个家伙还活着的话,估计脸色都要气得铁青了吧?”

莫名其妙的发笑,还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莉娜有些愠怒地看着在她身边的陌生女人,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要在这里好好看戏剧的意思。

“啊,真抱歉,我有些失态了。没有打扰到你们的表演吧?”

明知故问!

台上的乞丐看着在那里扭了扭去的贵族,心中的火苗逐渐旺盛,内心的哀怨也开始转化为愤怒。

“该死的肥猪压榨着我们的民脂民膏,再奢华的服饰都掩不住他丑恶的面容!生来贱如狗,狗急也咬人!”

柯蒂斯和那位演员绕着舞台走来走去,乞丐的脸色变得诡异,贵族老爷抱着自己的心肝儿,脚步越来越快。

“嘿!这老家伙像是饿疯的野狗,粘着我的屁股赖着不走!今天也是倒霉催,碰见了这么一个倒霉鬼!”

两人在舞台上转了两圈,乞丐时不时跳到贵族的眼前,大贵族被吓得松开了抱住小狗的手。

“卫兵!”

乞丐扑向贵族老爷,一把抓住他脚边的小猎犬,抱住后撒腿就跑。

瘦弱的乞丐虽年迈,但动作还算灵活;可笑的贵族在他的身后喘着粗气,慢吞吞地跑着,一边跑还一边整理着自己稀缺的头发;闻讯赶来的卫兵着急忙慌,竟搞错了方向。他们在窄小的胡同里穿行,很快贵族那里就败下阵来。

“大人,大人!”四个抬轿的轿夫抬着轻巧的小轿子赶来,大贵族费力地爬上轿子,在上面“威风”地指挥方向。

在令人发笑的追逐表演过程中,邻座的女人瞟了瞟身边的莉娜。

“你也是一个人来看的?”

莉娜没有理睬她。

“一个人来看可真寂寞啊,还得看这样没意思的东西。编剧的人水平也有些不行啊。”

莉娜说话时面无表情:“你觉得自己行的话那你去编好了。”

“话不能这么说吧?如果你去嫌弃一个壁炉没法让你温暖,那你自己也无法变成壁炉吧?我只不过是在表达自己观点罢了。”

“那就请你闭嘴好好看表演,不想看的话可以离开。”

“怎么说都是三枚铜币吧?唉~这个国家的人可真是不友好呢。”

那名贵妇在自己身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如果是在其他地方莉娜肯定不会再犹豫了。但她明白,这是爱丽斯娜主持的表演,也是索斯顿在她的统治下的第一次盛大活动,自己绝不能做出妨碍表演的事情。

除非这个贱人还在胡说八道。

大贵族和他的侍从们追到了一处路口,那名乞丐似乎在那里被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下贱的家伙,你把大人的狗搞哪里去了?”

大贵族揪起乞丐的衣领,面饼一样大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我摔跤的时候那条狗就跑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混账!它望那个方向去了?”

乞丐有些虚弱地抬起手,指了指通往一处大宅子的方向。

“那不是科尔夫爵爷家吗?”

“坏了!”大贵族拍了拍大腿,正想着往那里去,却发现有人已经朝着这里过来了。

“大人,科尔夫老爷让您去他家吃新鲜狗肉呢!”跑来的人满脸堆笑,向贵族老爷宣告这激动人心的“好消息”。

“哪来的狗肉?”

“才进科尔夫老爷的一条狗,老爷没多问就让我们处理掉了。”

“嘿!科尔夫这该死的!”贵族老爷一屁股坐在地上,咒骂着那位爵爷。

“大人!大人!”

最后这场演出以侍从们的劝说和大贵族的嚎叫拉上了帷幕。就这样,第一场表演便结束了。

“就这么结束了吗?看来编剧还是个新手啊,故事有点虎头蛇尾呢。”

“我倒觉得应该是某人叽叽喳喳的原因。”

“这位小姐还真是嘴上不饶人呢。”

身边的贵妇打了个哈欠,扭了扭身子,重新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在铺有软垫的椅子上:“话说你有婚配吗?”

“这和你有关系吗?”

“只不过好奇罢了。你看,你和我不一样都是独自来的吗?可以看出来你的爱人并不怎么关心你吧?如果你是独身的话那就算我多嘴了。”

爱丽斯娜不关心自己?但凡自己还有点感激之情都不会这么想。这个女人什么都不知道,却总是装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短暂的休息结束,很快舞台上开始了第二场表演。红色的幕布缓缓拉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麦田,还有几堆麦垛,但并没有看见农民们辛勤劳作的样子和面对丰收的笑颜。

“过几天又是收粮的日子呢。”

“那根本就不叫收粮,应该叫抢粮吧?”

舞台的中央,看起来是夫妻的两人坐在草对上,女人满面愁容,男人眉头紧锁,叼着烟斗。

两人对现在的生活似乎很不满意,一直在抱怨收粮的士兵如何糟践自己的庄稼,抢走自己仅剩的粮食,还有如何藏匿为数不多的财物。

这是那些村民们的真实写照,那些贵族们自然不懂,唯有那些周边镇子和村庄来的居民眼中闪着泪光。

莉娜想起了自己从前的生活,那段不堪入目的日子。

若是现在的莉娜绝不会再那样弱懦,巴克那群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绝对会加倍奉还,折磨他们至死为止。

“啊~又是这种吗?强行勾起一些人的回忆,引发共鸣,让那些家伙觉得自己编的还不错的样子。”

“你对爱丽斯娜意见那么大吗?”

“爱丽斯娜?哦,就是现在这里的掌权人对吧?我可没这么说哦,再怎么看都是编剧的问题吧?话说你似乎很在意呢,难道你是爱丽斯娜什么人吗?”

莉娜没有做声,她对这个可憎的女人已经不是用讨厌就可以形容的了了。

“看来我没猜错吧?我听说她也是个女人呢,同性之间的恋爱吗?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呢。”

“想知道自己去体会不就行了。”

“那么,你可以帮我吗?帮我体会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情?”

莉娜立刻感觉到气氛的诡异,那个贵妇神态很奇怪,紧接而来的是一种冰凉的触感,还是从身后传来的。

那种感觉从自己的颈后顺着耳垂到达了自己的脸部,那是个黑色的桃心形状的物体。

它不断挑逗着自己,散发着极具诱惑的味道,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只是闻一下便会被迷倒过去了。

那个女人不是普通人,甚至都不是人类。

而那股味道,竟与爱丽斯娜平时的味道相似,以至于让莉娜一时以为那就是爱丽斯娜的气味。

不,并不是这样,爱丽斯娜的味道更加单纯,里面只有爱意和温情。绝不会像这个味道,里面有一股污浊的味道,充满了做作和刻意,那仅仅是为了诱惑别人而存在的。

戴着大帽子的贵妇看着自己,她以为计划已经成功了,她以为自己可以轻易迷倒一个看起来瘦削无力的少女。

莉娜的能量开始往她的黑色印记处聚集,那份来自爱丽斯娜力量,愤怒充盈了整个面部。

这个女人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她在怀疑自己对爱丽斯娜的爱意和忠实,那份无人可替代的感情!

不可原谅,绝对不能原谅她!

在上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莉娜站起身,怒不可遏地看着面前这位穿着得体的贵族女人。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哦。”

“你知道戏弄我的后果吗?”

对方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这种像是嘲笑一般的神情让莉娜更为光火,她已经克制不住自己了。

“那个,两位请不要……”观众席上管理秩序的男人有些为难。

“这件事情和你无关,不想受伤就不要靠近。然后,我还是那个问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我做出那种事情到底是何种目的?”

“无聊的时候找个乐子吧?”

莉娜已经愤怒到了顶点,现在距离让她使用力量来杀死那个女人的冲动只有一点点距离了。

不行,自己还不能为爱丽斯娜的表演添乱。

那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呢?

“滚出这里,别让我再看见你。”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贵妇才轻叹一口气,站起身。

“啊~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呢,这里的人可真是怪脾气。算了,那我离开就是了。”她绕开人群,穿过有些拥堵的座椅,离开了剧院。

绝对,要去找爱丽斯娜,和她诉说这件事情,自己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表演还未结束,莉娜便气冲冲地离开了那里,她找了一辆马车,快马加鞭地驶向她与爱丽斯娜的居所——梅里斯的宅邸。

顾不上搭理外面与自己打招呼的守卫和正在打扫的女仆,莉娜快步走向爱丽斯娜平时接待客人的房间,那里也是她规划索斯顿发展的办公区域。

“爱丽斯娜!”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恋人房间的大门,因为她要去告诉爱丽斯娜,有一位多么无理的女人对她做出那么令人作呕的行为,甚至想要拆散已经如胶似漆的两人。

不过打开大门的莉娜看到的是另一番模样,并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爱丽斯娜很关心地看着自己,看起来她是在和某人一起喝茶,手里还端着半满红茶的精致茶杯。在她对面的那位刚刚抿完一口,将茶杯放下。

“戏剧不是还没结束吗?怎么这么着急就来找我了?”

“看来是受了委屈后来告状了呢!”

爱丽斯娜对面掩面发笑的就是那个戴着宽檐帽的女人!

不过为什么她会和爱丽斯娜坐在一起?而且两人貌似还很开心……

“真是不错的缘分呢!”她站起身,面对着目瞪口呆的莉娜,“我好像还没好好介绍自己呢,我叫迪米丽丝,同时也是爱丽斯娜的——母亲。”

莉娜在原地愣了至少两分钟,她憋出的第一个字是……

“诶???????????”

几分钟后,爱丽斯娜身旁又多出了一个人,多出了个面部通红的莉娜。

“剧场那里的反应那么剧烈,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表现倒是极为可爱呢!”

“是吧?我也认为莉娜害羞为难的样子最可爱呢!红红的脸蛋看着就让人想亲一口!”爱丽斯娜抱住莉娜,对她开着玩笑。

“不过那个时候的表情格外认真呢,吓了我一跳。”

“对不起,和您说了那样的话……”莉娜表现得扭扭捏捏,如果在会场上的那番话惹怒了爱丽斯娜的母亲的话,真不知道以后自己该怎么面对她。

“道歉是没必要啦,而且也是我先找的麻烦。关键在于我想看看爱丽斯娜找到的是什么样的人。”

“果然,让您失望了吧……”

“没有哦,反而很中我心意呢!既是长得不错的女孩子,而且对爱丽斯娜很认真,不像是被那个孩子诱惑后就直接顺从的那种。”迪米丽丝果然是爱丽斯娜的母亲,眼睛里闪着和女儿相似的红色光彩。

“母亲大人正好闲来无事,我便找她来看戏剧了,她对你做的那些事情也算是她有意为之吧。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想看看莉娜生气时的样子呢!”

莉娜害羞地将脸埋进恋人的怀中,拉住她的袖口。

“说得有点过分呢,搞得我平时没什么事情一样。”迪米丽丝身后的小尾巴左右晃动着,那个就是为诱惑他人而散发出味道的源头。

简单的说笑后,迪米丽丝变回了原来认真的模样,这次她的到来,可不止是看戏这么简单。

“我听说你在纳塔尔有占据整个国家的计划?”

“嘛,差不多是这样。因为这个孩子的原因,当然也是我自己的想法。”爱丽斯娜抚摸着莉娜的头,莉娜舒服地躺在她的膝盖上,像猫咪一样,发出轻微的喘息声。

“对这件事情我和梅瑞斯的意见到不是很大,毕竟这里的国王也是活该,没有能力的蠢猪还是早点清楚掉好。不过,梅瑞斯有点在意你免费引入魔法学院学生的事,你应该能理解的吧?”

爱丽斯娜点点头,她自然知道母亲大人的意思。

“梅瑞斯和其他前辈们好不容易让这个世界的魔法倒转,许多法术在人类中失传并被地下遗迹的图书馆收容。她主要是担心你这样会让人类对法术的探索欲又会和之前一样强烈,甚至让人类又回到那个“暴力魔法”的时代。”

“这个我自然是清楚不过了。虽说我们魔法学院对那些穷人是免费开放的,但说到底我安排的使魔们能力有限,魔法内容也只是较为低等的魔法。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两位母亲大人大可放心。”

“真是那样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只不过那两位倒是很担心你的动向呢!上周,艾尔利涅亚的两个女儿找过了我,说了这件事情呢。”迪米丽丝苦笑道。

“那两个人可真是闲啊,尤其是那个姐姐。”

“话说现在的索斯顿还在崇拜那个家伙呢。纯净高尚的洁白女神,惩治黑暗的圣洁存在什么的,其实际情况则是她早就死在上千年前西方的战火中了。”

“是啊,真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成为一种信仰呢。”

“她能成为的话,那我的女儿不也可以吗?”迪米丽丝故作神秘,她想表达什么爱丽斯娜一清二楚,“现在只是北方的瑟林顿,在纳塔尔这个地方建立宗教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吧?拥有自己的信徒,传播自己的丰功伟绩,这种感觉也不错呢!”

“母亲大人所言极是。”爱丽斯娜站起身,“我要让他们知道,跟随我的脚步才是最佳的选择,爱丽斯娜才是这片大陆的真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