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作者:jiegen
更新时间:2021-03-30 10:35
点击:747
章节字数:49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用唐晓晓的手机给家里阿婆他们打了一个电话,我俩就去了晓晓的家。原本我猜测阿婆经过上次我们抽烟的事不会同意我去,没想到经过唐晓晓一阵甜言蜜语的哄骗阿婆却改口了。到底晓晓小时候也是一个乖乖女,被她认个错,再说些好听的话,把阿婆说高兴了自然也不坚持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来唐晓晓的家了,这次来才发现她家以前的老房子现在已经换成了三层楼的大房子,不仅大,装修的也很漂亮。

我在外面看了两眼,跟着唐晓晓走进了院门。里面的大厅中正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一听就是有人在打麻将,而且人还不少。等我们进去一看,果然是分了两桌人正在打,不少人还叼着烟,整个大厅一片乌烟瘴气。

我环视一圈,虽然相隔多年没见,不过晓晓的妈相貌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很快我就认出她来。此时她正穿着一件睡衣在洗牌,嘴里咬着一根细细的女士烟,眼圈黑的隔着老远也能看出来。

我明明记得小时候的她,是一个很漂亮很温柔的女人,跟现在的她,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看到我们进来,她面无表情的继续洗她的牌,对晓晓说了一句:“吃饭了没有?没吃自己去厨房做,要不然你们去外面吃!”

唐晓晓冷着脸看着她,走过去伸手说了一句:“给我点钱!”

“前几天才给你五百块你就花完了?”她抬头看了唐晓晓一眼,吸了一口烟,随手从她面前的包里摸出了一把钱,零零整整,也没看多少,直接塞到了唐晓晓手里,连忙又去忙着码牌了。

拿到钱的唐晓晓一句话也没说,带着我就往楼上走。走到一半,她妈妈忽然问了一句:“这是阿雨吧?这么多年没见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我拘谨的点了点头,回答:“嗯!李阿姨,是我!”

她看了我两眼,又急忙转回头把目光投在牌局上:“行!过来陪晓晓好好玩两天,晓晓这些年惹了不少坏毛病,你小时候就比她乖,你俩在一起玩正好,你看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帮她改正一下。”

我愣了愣,看了看晓晓,她正一脸愤恨的看着她妈,紧接着一转身上楼去了。我不好说什么,赶忙拎着东西也追了上去。

东西放好以后,晓晓带着我一刻不停的就出门去了。她不会做饭,我虽然会,她也不让我做,想想在那样乌烟瘴气的环境也没法吃饭。

镇里不比学校的市区,这些年虽然发展的很快,终究还是没有那么繁华。加上最近这些年附近的厂建的多了,也来了很多外地打工的,以至于吃饭的地方很多都是卖河粉沙县之类的东西。唐晓晓不想吃,我就陪着她到处逛,偶尔看到一家饭店,她看两眼,感觉没兴趣,就又沿着马路继续走。

不知道是受我性格的影响还是什么,唐晓晓和我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少说话,我看了看旁边的她,木着一张脸只管往前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沉闷的气氛让我难受,我有心想要问唐晓晓分开那几年在外面都是怎么生活的,她也只是两句话敷衍过去。问她家里的情况,她更加避而不谈:“小雨你不要问了,一提他们我就烦。”

“好吧。。。。。”

顿了顿,晓晓可能也觉得这样对我说话不好,又问我:“你呢?在外面和你爸妈他们一起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听说你们在江苏,那边好玩吗?”

被她一问,我心里想起在江苏那几年和老妈他们那段压抑至极的生活,摇了摇头:“我跟他们也是没什么话说,如果不是这次回来,再跟他们在一起我都可能离家出走了!”

被我这么一说,晓晓终于有了说话的兴致,笑着问我:“你也想离家出走啊?我也想!就是一个人不敢。不过下次要是再跟他们吵架的话,我可能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忐忐忑忑的看着她,要真有那么一天我不成了促成晓晓出走的始作俑者了:“你,别啊!你离家出走能去哪啊?”

“切!”晓晓满不在乎的说:“只要我想,能去的地方多了!再说,要找不到地方去你家还不行吗?”

我一脸为难:“行倒是行!不过你最好还是别这样,毕竟,你离家出走的话,始终还是不好。。。。。。”

唐晓晓看了看我,又“切”了一声,没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我:“我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都没怎么和别人说话的,为什么?”

我看了她一眼,犹豫了犹豫,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眼睛瞅着别的地方装作轻飘飘的说:“因为你呗!”

“啊?”她惊奇的看着我:“为什么?”

这次,我真的不敢说了,把微红的脸扭到一边,扭扭捏捏的说:“没什么,你别问了!”

她很是好笑又好奇的看着我:“说呗!说呗!为什么因为我不和别人说话啊?”

我拒不回答,她越是死缠烂打:“说不说?说不说?说嘛!为什么因为我就不跟别人说话?”

我心虚的看着她,仿如一个被抓的贼,被她纠缠着问了半天,终于还是小声回答说:“还不是因为那时候你把我忘了,然后我就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太脆弱了,就不想再花费心思去认识别人了。”

“哦哦!”她惬意的看着她说:“对不起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出去的时候才那么小,家里边很多人都记不住了。而且后来人家跟你道歉你也理都不理的,你还怨我。”

我连忙摇了摇头:“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其实也不能怪你,是我那时候专牛角尖了。而且,我们现在都和好了。”我没告诉她,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有男朋友了。

逛了半天总算选定一家饭店吃过饭以后,晓晓说要去旱冰场,我想她肯定是不想回家面对她妈的。

我已经很久没去过旱冰场了,晓晓打电话叫了一些人一起去,2005年,并不是每个我这个年纪的高中生都能有一个手机。我妈倒是说过要给我买一部洛基亚,好用来监督我,却也一直没舍得买,有事一般都是通过学校老师或者家里的座机联系。

晓晓叫来的这些人我估计一个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能不能跟他们玩到一起:“我们回家吧,别去旱冰场了,还有好多作业没做呢。”

“回去干嘛?回去看到我妈又得跟她吵架!”

我无奈的看着她,再劝也不知道怎么劝了,只好跟着她一起去。

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晓晓叫来的居然有两个还是我的熟人,都是我刚从江苏回家那段时间在学校里面和学校外面认识的一些经常在一起玩的人。只是后来升高中的时候被我妈教训了一顿,加上互相也不在一个地方了,倒是好久都没见过他们了。

一见面,其中一个黄毛故作惊奇夸张的笑着问我:“我丢!张雨涵你不是被你妈骂的不敢出来玩了吗?这么久都没见你,做咩?不怕被你妈打了啊?”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回了一句:“去死!”

那几个人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被这人一搅和,我也没心情去滑旱冰了,原本我也不是滑的多好。再说之前一起玩的时候跟这些狐朋狗友也不是有多好的感情,我现在的心境和那时候也不同了,不再愿意去和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交往,所以面对唐晓晓让我和他们一起的时候,我拒绝了。

叫了我几次看我仍然坚持,唐晓晓有点急了:“你干嘛啊?那我总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吧,你要不想玩要不我们就回去好了。”

我连忙摇头:“不用不用,你们玩就是了。”说着我左右看了看,指着一边的投篮机说:“我玩那个就行了,本来我旱冰就滑的不好。”

晓晓无奈的看着我,只好答应,和那几个人穿上旱冰鞋进场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从我和晓晓重逢以后,我就越来越自闭了。以前慢热的我或许还能慢慢的和一些陌生人相熟,到后来就彻底不再愿意去认识谁。太多无关紧要的人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填补不了我内心的空洞。极度缺爱的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个温柔的人,可以一直陪着我。

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和我一样的,至少,唐晓晓不是这样。看着旁边和那几个男男女女在旱冰场中纵横来去的晓晓,愁闷的我只能把对她所有的爱慕都藏在心里,即使现在我们已经恢复了小时候那样的关系,但我又有些不满足于此了。

什么时候,才能让她知道我内心的渴望呢?我又敢于让她知道吗?我想我是不敢直面告诉她我的心意的,有些话,一旦公开的表达出来了,感觉就不一样了,谁也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她会成为和我一类的人吗?她会接受我的告白吗?我不知道,或许这辈子我也只能一直这么默默的喜欢你。

“嗨!”

正胡思乱想的我吓了一跳,猛然回过神来,回头一看,那个在背后拍我肩膀的人居然是很久没见的殷茗。

“亲爱的!好久不见呀,怎么你也来这玩啊?以前没在这见过你呢?我还以为你这个乖宝都不会出来玩的呢!”

我被她一句“亲爱的”叫红了脸,这姑娘,还是和以前一样胆大包天,都没有什么顾忌。

“哈哈!还脸红了!你咋这么容易害羞啊?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她看着我一脸局促的模样,又笑着发问。

“张雨涵!”我埋怨的看着她,连别人的名字都忘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她倒是很坦诚自己的健忘:“你一个人来玩的啊?要不要跟我一起?”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和别人一起来的!”

“谁啊?”

我伸手一指旁边的旱冰场:“和他们一起。”这一转头我才发现,旱冰场里面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两波人对峙着好像正在争论什么,唐晓晓坐倒在地上,捂着膝盖,我连忙跑了过去。

走近以后我才听明白,原来是唐晓晓和一个男的撞到一起了,结果那个挺壮的男的倒是没什么事,唐晓晓却被撞倒在地上磕破了膝盖。

原本如果只是这样也还好解决,结果我们这边和唐晓晓一起的人非说那个男的是故意的,那男生的女朋友就不乐意了,和我们这边吵了起来。

我扒开唐晓晓捂着膝盖的手看了看,破了不大不小的一块皮,再看唐晓晓的表情似乎很痛的样子,问她能不能站起来她也只是摇头。

“怎么了?”殷茗也跟过来了问我。

“我朋友滑旱冰的时候跟他们撞上了。”我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伸手解唐晓晓的旱冰鞋。

殷茗听完瞅了瞅对面那伙人,认出那个壮小子来:“张华是你撞的人家啊?”

那家伙看到殷茗愣了愣,答了一声:“昂!”紧接着又赶忙辩解说:“我又不是故意撞她的,是她滑太快了撞我身上结果她自己摔倒了,跟我有啥关系!”

“是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说!跟她说去,你别管怎么样你一个大男人把人家碰倒了就是你不对,给人家道个歉咋了?”

那个张华的女朋友又不乐意了:“殷茗你跟她什么关系啊?干嘛这么向着她?”

殷茗处理这些事却是表现出了一副大姐大的模样:“你管我跟她什么关系呢,她是我朋友!你们给她道个歉就行了!”

“我们跟你不也是朋友啊?”那个张华的女朋友有些不满。

殷茗笑眯眯的摇了摇手指头:“是啊!不过不一样!”

那个女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唐晓晓,似乎明白了什么,撇了撇嘴,念叨了一句:“也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哥!”转身走了。

而那个张华的脾气倒也对得起他的体格,对于跟一个小姑娘道歉也不怎么觉得丢人,点头跟唐晓晓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跟着也追着她女朋友走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把唐晓晓的旱冰鞋脱了下来,对于殷茗的所作所为都没怎么注意。我才不在意那几个人道不道歉,满脑子只是想着怎么带唐晓晓离开这里,然后给她的伤口包扎一下。

唐晓晓在我的搀扶下站起来后我就扶着她往外走,也忘了该和殷茗说声谢谢。走了几步,看着唐晓晓咬牙踮着脚走路的样子,我一阵心疼,女孩子大都是怕痛的生物,像我自己来说还好,但别的女孩对于疼痛的忍耐力肯定是不如男孩子的。

想着,我蹲在唐晓晓的跟前回头对她说:“你上来我背你出去吧!”

旁边殷茗看着我的样子,故意酸溜溜的调侃了我一句:“亲爱的!你怎么对别人这么好,你都没背过我呢!”

我天!我再次被这个殷茗的胆大包天惊到了,她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口啊?

我这个脸皮很薄的可不敢回答她的话,谁知道她还能说出什么要命的话来,只是红着脸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等待唐晓晓到我的背上来。

唐晓晓对于殷茗的话没有什么回应,我也没敢回头去看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唐晓晓对于殷茗的话是作何感想。

好在,等了一会,唐晓晓终究还是轻轻的趴到了我背上。

这是我第一次背人,我不知道别人背人是什么感觉,背着唐晓晓,我只感觉她很轻,也很柔软,丝丝发香飘到我的鼻尖,很好闻。让我觉得,背着她,也很舒服。想着,我不禁又有些脸红了。

“哎!你们在外面等会,我叫人开车送你们吧!”刚走了两步,殷茗又指着外面一辆轿车对我们说了一句。

我惊异的看了她一眼,以前只是听说,至此终于对这位殷大小姐的本事有了一点了解。在那个年头,我们镇上人虽然不少,不过大多还是外地人。车虽然也多,大多也是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之类的,她小小年纪,叫谁给她开车啊。

“谢谢你!殷茗。”愣过之后,我才想起来,冲她道了一声谢。

正往里面台球桌走的她回头笑着冲我摆了摆手,又转头大声吆喝了起来:“强哥!强哥!快出来!”

喊了几声,一个叼着烟理着平头高高的男人拿着球杆走了出来:“干啥?”

对着这个男人,殷茗又表现出了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我朋友摔了一下,你带我们去包扎一下呗!”

他吸了一口烟,瞅了瞅我们,又瞅了瞅殷茗,在她头上拍了一下抿着嘴角,答应的倒是挺痛快:“走吧走吧!别跟我面前装的这副样儿,我还不知道你?”

殷茗听了狡黠的“嘿嘿”笑了声,拉着他的胳膊催促说:“快走!快走!我朋友摔的可疼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