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jiegen
更新时间:2021-03-13 20:29
点击:961
章节字数:35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晓晓已经离开两年了,这两年来她没有回来过,只有她爸爸回来过一次。我无从得知晓晓的情况,只隐隐听说晓晓的爸爸似乎要去干什么大事了,要去别的城市。晓晓或许也是和她的父母去了别的地方,所以再也没有回来过。

两年里我长高了一些,没有变漂亮,也没有长的越来越丑,却变得有些中性了。配上我一直喜欢留短短的头发,更加让一些不熟悉的人分不出我的性别。加上我从来不穿裙子,衣服也不喜欢穿太鲜艳的颜色,这样的我,相比于女孩,我更像是一个男孩子。

这不是什么好事,总有些初次见面的人会问你一句:“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一开始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还会很不爽的回答一句:“女的!”然而遇到的这种问题多了,我都是直接回答“男的!”懒得再去跟这些人解释为什么看着不像或类似这样的问题。

对于晓晓,我心里对她的映像已经变得淡了很多,偶尔想起时,也只是会在在脑海里幻想一下她在城市里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小小的羡慕一下,然后就又被我遗忘在记忆里。

我高估了自己对于一个人感情的执着程度,我以为晓晓离开以后我不会再和谁的感情那么好了,也会在心里永远为她留下最大的空间。对我来说,遗忘曾经的感情,就等于是背叛,而我在无知无觉间,正随着时间流逝而对她渐渐淡忘。直到后来我才惊觉,原来自己心里还有一个这么重要的人。

两年里除了外貌,我的性格变化不大,内向,敏感,自己喜欢的事物也不愿和人争抢,与世无争一般总是在人群中最不惹人注意的地方。偶尔开心了,会跟着别人傻傻的笑。

没有丝毫防备,那一年临近暑假的时候,当那一天我放学回到家时,错愕的发现家里多了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女人。她戴着一副眼镜,有长长的头发,面容说不上多漂亮,但配上那副眼镜看起来很有知识的样子。表情中没有笑意,并非是太过严肃,而是她脸上带着一丝疲惫。

直到她也看到我时,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预感,果然,旁边的阿婆这时对我说:“阿雨,这是你妈!叫阿妈啊!”

我没有叫,此刻的我,心里没有对自己母亲久别重逢的喜悦,有的只是陌生和不知所措。背上的书包被我解下来拿在手上,不知道应该转身去放下,还是应该和她说些什么,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她。

可我并不知道此时自己该说什么才好,所以,我就这么呆呆的站着,看着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妈妈。

“和我想象中的样子不一样。”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居然是这样想的。

“她刚刚见到我,可能有点接受不了,过两天就好了!”她这样和我阿婆说着,接过我手里的书包,然后让我去拿碗筷准备吃饭。

我突然有些害怕,她可是自己的妈妈,我这样对她,她心里一定不好过吧?而我的性格是不喜欢因为自己对别人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的。

但抬头看她脸上的表情,我却看不出有生气或者失望之类的样子,只是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忐忑。

此时此刻,我满心所想的,都只是逃避。

整个晚上我都没有怎么说话,匆匆忙忙的吃完饭,就借口写作业闷在自己睡的屋子里不在出去。

外面的黑白电视传来我熟悉的新闻联播主持人的声音,我知道这时候阿公一定又在看新闻了。每天晚上如果没有别的事,他都是喜欢霸占着电视机把新闻联播看完,然后才会让给我和阿婆。

没过多久,阿婆和她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她们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因为电视的声音和阿公自言自语点评新闻时事的声音,我听不清她们谈话的内容。

作业并没有多少,我早已经做完了,但又不想出去面对自己的亲妈,百无聊赖中我翻出一张白纸,在上面涂鸦。

我的思绪很乱,画的也只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线条。明天该怎么面对她,她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还有自己的老豆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以及,自己是否应该在明天叫他一声阿妈等等。想着想着,一张白纸也被我涂鸦的面目全非,早已没有了下笔的地方。

我放下笔,趴在桌子上发愁。

外面电视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小了下去,然后我听到了她的声音:“阿城还要看着店子,回不来,我也是现在店里生意不好才能回来一次,看看你们和阿雨。”她还是说的普通话,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不说粤语,从我回来后听到她说话一直都是普通话,阿公阿婆没有给我解释过,我也无从知道原因。

“你们现在那个店生意怎么样?这次是你们开的第三个店吧?前两个都关门了,我看你们要是不适合做生意,还不如回来家里上班了,一家人在一起也好互相有个照应。你们现在离家这么远,在外面过的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阿唐家你也知道呀,人家现在多有出息,听人家说都做了厂长了!你们一心想做老板,到现在这么多年还不如一个打工仔,什么都没有,怎么就不愿意脚踏实地的做点事呢?”这是阿公的声音。

“打工没有前途的,一辈子只是打工哪里会有多大的本事。我和阿城就是不想过看人脸色的生活才一直想自己做点什么。自己做生意至少有出头的希望。”

“那你们现在开的那个店怎么样啊?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当然都没用意见的,谁不想自己的子女好?但是如果像你们这样打工三两年,存点钱做生意又赔的干干净净。我们两个老人现在还能走的动,帮你们看着阿雨,但是过两年如果我们都走不动路了怎么办呢?你家公一直都不赞同你们做生意的事,我还经常劝他。你们也不小了,这些道理应该明白的。”阿婆说道。

“现在这个店刚开业没有多久,暂时还看不出能不能继续做下去,生意时好时差的。家婆你们说的那些我和阿城也考虑过了,只是我们这么拼命想要做生意,也是希望一家人能够过上好的生活。如果可以,谁不想多陪陪自己的家人孩子,但一辈子打工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我们不想轻易的就放弃了,我和阿城今年也才三十不到,不管怎样我们都想再拼两年。希望家婆家公你们能支持我们,帮我们再照顾阿雨两年。”

“哼!做生意有那么好做啊?你以为是个人都可以做生意,要那样都没人打工了,个个都去做生意了。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们做生意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有这个天分,现在早都发财了,你看现在一个家成了什么样?要说你们两个读书的时候虽然都成绩很好,但是做生意,想做老板,不是那么好做的,既然没有这个天分,就应该早点回头脚踏实地的做事!说这些道理你们又不听,我走过的桥多过你走过的路,你以为我们两个老的是骗你的啊?你看下阿雨现在,一个小女孩连一件好点的衣服都没有,如果不是你们做生意把钱赔完了,怎么会这个样?”阿公说。

“但是我们不是每年都给家里打钱了吗?”她问。

“怎么?”阿公的声音很是不满。“你以为是我们两个把你们的钱花完的啊?我身上这件衣服都穿了十几年了,你女儿生病读书维持家用不用钱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家公你别这样说。”

阿婆也接口对阿公说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你!一家人有这么说话的吗。”

阿公“哼”了一声,没吱声。

阿婆又对她说道:“阿涵啊,你们想做生意出人头地,我们两个老人帮你照顾阿雨,我们从来都没意见,这都是应该的。但是你也要想一下阿雨啊,她从出生到现在就今天你回来见过她一面,有些时候她想你们两个跟我问你们的情况,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阿婆说完外面安静了一会,她才回答说:“我知道了,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会和阿城商量的。”

外面再次没有了声音,之后他们还说了什么我已经没有注意去听。阿公阿婆对她的态度让我不理解,为什么平时他们在和我说着父母他们的不好,但真正见面了,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产生什么争吵和互相指责。而且阿婆说我经常想父母他们,经常提起他们,这也是没有的事。阿公阿婆总是和我说父母他们的不好,我又怎么会想念他们。

我的总总疑惑没人来给我解答,对于大人们的说话做事,我从来都是理解不了的。就像阿婆有时候当着我的时候会说家里面附近人谁的不好,但是当面对那个人的时候又是一副客气的样子,多么的矛盾啊。

一个人在屋里想着想着,我渐渐开始犯困,便将自己从凳子上转移到了床上。但心事重重的我一时却又睡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之中我感觉有人进来了。

我知道是她,家里并没有多余的床,我睡在这张她陪嫁的床上,阿公他们睡另外一张床,她今晚应该是要和我一起睡的。

听到声音醒来的我没有睁眼也没有动,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她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过了一会,灯关了,黑暗中她摸索着在我身边睡下了,我的心在这时却莫名的有些紧张。

我开始懊恼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彻底的睡过去,同时也努力的平息自己的心情想再次睡着,这样和她的近距离接触让我很不适应。

正努力招引睡魔的我突然感到有一双手从背后伸了过来,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而下一刻,这双手揽着我的腰将我往后轻轻拉了拉,把我带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紧接着,她的头也靠到了我的头上在我的头发上轻轻磨挲了一下。

我的全身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脑海中在这一刻空白一片。

身后的她一定是感觉到我的异常了的,却只是抓着我的手将我抱的更紧了一些,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睡吧!”

因为阿公阿婆的话而对她产生的所有不满,所有的隔阂都在这一个拥抱中消失了。当一个你一直仇视的人可以这样抱着你时,遇上一个我这样缺乏关爱,容易心软,容易原谅的人,一丝小小的感动,已经足以让我放下一切。

感受着她身上的温暖,我不自觉的也抓紧了她的手,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哭。

“阿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