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1-03-02 01:13
点击:220
章节字数:36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师妃暄出了荒庙后四处巡看,行了半里,便觉察到有人跟着自己。她循着感觉看去,那人知事已败露,连忙转身离开。师妃暄看那人身影,像是婠婠。

事出蹊跷,师妃暄便施展轻功追了上去,直追到了树林中的一片空地,却没有那人的身影。

她正思索着,便听到身后传来悦耳的女声:“倒是第一次见梵清惠的徒儿。”

师妃暄转过身来,面前的女子头结高髻,身形婀娜,气质绝似婠婠,但美艳凌厉,更有成熟风韵。

师妃暄并不惊慌,盈盈行礼:“未料到阴后法驾光临,妃暄谨代师父向阴后问好。”

祝玉妍微微一笑:“真颇有她的风范。”

“阴后特意来见妃暄,不知是有什么指教?”

正说着,婠婠出现在祝玉妍身后,附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后祝玉妍朝她满意地点点头吩咐了几句。她得到回复便后退一步,不经意间和师妃暄对视一眼,她只很快地撇开脸,然后消失不见。

师妃暄想,应是婠婠故意引自己到这里,恐怕是中了圈套,也怪自己轻信。

佛道皆淡泊,不应使外物挂怀,但她还是感到一阵失落。

祝玉妍嘱咐完婠婠后挑眉看向师妃暄,笑道:“没什么大事,经年未见,想留你一叙罢了。”言语殷切,倒似阴癸派与慈航静斋世代交好一般。

“妃暄是小辈,恐怕不值得阴后这般盛情。”

祝玉妍笑意深沉:“你以为,有你拒绝的余地么?”

说完,她衣袂飘动,向师妃暄推出一掌。祝玉妍出掌比婠婠更加飘逸迅捷,人未靠近,师妃暄便感觉到了天魔大法的气场。她只能连连向后退,避免卷入祝玉妍的强大天魔漩涡。

“嘿!嘿!”有二人从师妃暄的后方袭来,一左一右,封住了她的退路。师妃暄不得不先唰唰两剑逼退二人,然后又一剑对上祝玉妍的掌风,催动内力与她对抗,以剑尖破了掌劲,勉强立在原地。

“好剑法!果然名师出高徒!”祝玉妍不由夸赞。

身后是白清儿和边不负压阵,面前是祝玉妍,师妃暄知自己很难脱身,也奇怪白边二人出现在这里,似乎之前计谋未能得逞,便直面祝玉妍笑问:“令派与我师门有约,不能让他人插手我和婠婠的争斗。阴后如此作为,传出岂不是惹人耻笑?”

祝玉妍云淡风轻道:“我并未插手,不过请你留在这里片刻罢了,也不会伤了你,怎么会让人耻笑?”

师妃暄面上微笑敷衍,心里知道祝玉妍亲来,派婠婠去打头阵,必定已对荒庙布局,青璇身边无人相助,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脱身才是。

祝白边三人对师妃暄的看管极严,师妃暄便原地打坐,直到日落西山,夜色降临,师妃暄仍未有机会离开。

正在诸人百无聊赖的时候,荒庙忽然传出一阵尖啸声,然后是轰隆几声巨响,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师妃暄趁诸人晃神之时,骤然收功起身,朝着荒庙奔去,祝玉妍等人也立刻追逐而去。

师妃暄赶到荒庙时,瓦庙顶已经破了个大窟窿,剩下打斗后留下的一地狼藉。

庙中空无一人,佛前的烛光被夜风吹得闪烁,映得积灰的和蔼佛像面容阴沉。

师妃暄只比祝玉妍快了几个瞬间,但高手对决,一个瞬间就可以决定胜负。师妃暄不做停留,暴涨剑气,回身对着疾追而来的祝玉妍等人连刺十数剑,借着情势和剑势将人迫在庙外。

祝玉妍刚刚站定,就看到师妃暄一个闪身隐到佛龛后,待追上去查看,已看不到人影。

祝玉妍仔细摸索,觉察出佛龛后有一道活壁,是鲁妙子的手笔,内里必定复杂凶险。

“师尊,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不知道人都去哪儿了。”白清儿赶到近旁,忧切道。

边不负紧随而来:“掌门师姊,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祝玉妍背手冷哼道:“鲁妙子设计的暗道,不必进去冒险,他们总会出来的!不管石青璇放出的消息是真是假,都不能放过!吩咐下去,守住出口!”

地道深处一片黑暗,师妃暄按照之前石青璇交代的走法,左右腾挪闪跃,不住下降。不过百十来级台阶,她就见到了好多处机关被人误触,横七竖八的箭矢暗器可怖惊心,还嗅到新鲜血味,不知道是谁受了伤。

现下情形,石青璇应该是按照计划将人都引入了伏魔洞,婠婠应该也进来了。

石阶尽于脚下,师妃暄来到一个人工开凿的圆洞前,凭借着夜能视物的深厚内功,她看到洞口左凿“灵秀自天成”,右刻“神工开洞府”,心想这就是石青璇说的伏魔洞了。

师妃暄走进洞口,来到了一个如巨大蜂巢的奇异巨洞,巨洞前方分布着七个的洞口,各洞主支相连,都向下延伸,听青璇说,是大洞套小洞,洞洞相通,曲折离奇。

纵使经历过洛阳地宫,但面对迷宫似的天然蝠洞,师妃暄还是倒吸了一口气。

师妃暄没有时间犹豫,凝神静听,是第四个洞口有声响,便毅然一头扎了进去,同时也不忘记石青璇的嘱咐,把她之前交给自己的怪石粉末抹在头发上,以避之后的蝙蝠袭击。

不知道青璇处境如何,是否一切顺利,师妃暄心下焦急着,忽然想婠婠完全不知道伏魔洞的详情,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师妃暄被这个不合时宜的思绪一惊,然后摇头笑自己太习惯做好人,这样复杂的险境还担心起那个骗自己的妖女了。

越向洞穴深进,师妃暄就越觉得自己进入了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脚下色彩缤纷,以白色为主,杂有浅黄、石绿、棕黄、土黄等多种颜色,洞壁长满各种钟乳石、石笋、石柱、石花,千姿百态,熠熠生辉。

师妃暄屏神凝气,一路悄声疾行,不知穿过几个洞口,终于听到前面传来清晰的人声。

“小妖女!给我滚出来!”声音粗犷却刻意压低,应是怕惊动了蝙蝠,正当师妃暄想是什么人的时候,又听到金环真娇嗲的女声“老叹小弟还是和以前一样威猛。”

丁九重的声音随之响起:“哼,若不将你这个小妖女剪成九段,怎对得起我的铁剪!”

婠婠“咯咯”轻笑声似远若近地响起:“奴家早说了石青璇往里面逃了,几位前辈为何要揪着奴家不放哩?”

金环真嗲怒道:“谁是你前辈!”

倏而又有一把阴声细气的尖锐男声道:“你阴癸派打定主意要我四人内耗,再坐收渔翁之利!还以为我们会上当么!”

师妃暄听明白形势,前方洞穴中,周老叹、金环真、丁九重和尤鸟倦缠住了婠婠,石青璇不在此间,应该安然无恙。

婠婠悠悠道:“邪帝舍利在石青璇手上,前辈们和我缠斗,又有什么好处?”

周老叹道:“哈哈!纵使放过石青璇,也比让阴癸派白占便宜要好!”

空间陷入一片静默。

突然间丁九重的巨大铁剪发出破空风声,然后“嘭”的一声,是婠婠天魔带击中铁剪。

尤鸟倦阴笑道:“小妖女就交给大帝你对付吧!”声落人消。

金环真丢下一句“大帝兄可不要输了丢了面子!”就和周老叹一并紧跟离去。

黑暗中又传出砰砰几声闷响,婠婠抽空叹道:“他们可都把你甩下了,现在跟上去还有机会抢到邪帝舍利,大帝何苦做这个冤大头?”

丁九重一阵长笑:“先是白清儿,后是你,阴癸派从没有什么好东西!了结了你再赶上去也来得及!”

二人缠斗一番,只听声响就知异常激烈,师妃暄正犹豫自己要不要出手,忽听到婠婠一声闷哼。

她不再多想,即刻执剑而出,却看到婠婠背立如同黑夜中的幽灵,脚边踩着丁九重。他的巨大铁剪从他的胸前贯入,扎在地上,鲜红的血液顺着剪尖流淌出来,绕在婠婠脚边。

婠婠俯身笑道:“大帝,你恐怕不能如愿了。”

丁九重挣扎两下听不清说了什么,很快没了声息。

婠婠收回缠在铁剪上的天魔带,转身向师妃暄绽出笑容:“妃暄,你来了。”

师妃暄不由得心想,她应是地狱里最纯洁无瑕的索命精灵。

她故意冷漠道:“你不惊讶么。”

婠婠踢了一脚丁九重,然后走到师妃暄面前道:“我要惊讶什么?我知道你会来的。”

师妃暄不应该生气,可明明是她诓自己说要合作,引自己中了圈套,却一副无害的轻松模样,不由得又想生气,可想到相信她是自己蠢,又觉得这团气无缘无故。

婠婠语气柔和道:“妃暄,之前很多事情我没来得及和你说,遇到师尊后,我只能权宜行事,对不起了。”

师妃暄面色平静道:“你我本殊途,真真假假,谁又知道?”

婠婠收敛起笑意,垂眸轻叹气道:“妃暄,你不信我,也是应该的。”

她话锋一转续道:“我不知道石青璇的计策,但我猜应是想借这底下蝠洞把他们一网打尽。邪极宗三人不可轻视,未必能成功。”

“不过石青璇身边还有个高人相助。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性命无忧,你不用太担心。”

婠婠又苦笑下道:“我没料到师尊也来这,师尊一向执着于邪帝舍利,恐怕不会放过石青璇。妃暄,邪帝舍利,究竟在不在石青璇手上?”

师妃暄犹豫片刻,最终道:“既见到这蝠洞,你觉得呢?”

婠婠舒口气道:“那就是没有了。后面没人追来,师尊可能在出口守着。我不能做得太明显,你怎么想?”

师妃暄惊讶望向婠婠,这番话如果不是故意骗自己,那么她已经背叛了祝玉妍,背叛了阴癸派,不能用邪帝舍利或师门利益来解释。

“你为什么……?”

婠婠盯向师妃暄,笑了一下:“因为我答应过你,不会食言的。”

地洞偏寒,但婠婠眼神里的光忽让师妃暄觉得煦若春风,暖如冬阳,无法忽视。这是一种有些熟悉的奇怪感觉。

婠婠一贯漫不经心,突然认真起来,师妃暄倒不自在,被瞧得心上有些发烫,索性低头沉思不言。

师妃暄想,从婠婠在弋阳外树林救自己开始,一切都有些不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