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紫宣语岐
更新时间:2021-02-21 02:42
点击:692
章节字数:29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38.6℃

栞看着温度计,苦笑了一下。早上起床后就莫名的头晕、疲劳、畏寒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怎么会这样啊,栞再次对自己虚弱的身体无奈,明明一会儿还有演出的。

而且,是和姐姐的同台演出……

“栞,去换衣服啦,马上就到我们啦。”门突然打开,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是西条桑。

“好的,西条前辈,这就来。”栞扶着座椅站了起来。

不管如何,一定要完成这次演出!

“栞,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换衣服的间隙,文问妹妹。

“啊啊,是吗?”栞看着镜中的自己,脸庞上是不正常的嫣红。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将这个事情糊弄了过去

看着妹妹支支吾吾的样子,文不再纠结此事。妹妹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好了,要表演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吧。”

“回来。”文一把拉住妹妹。

惨,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你衣服后面拉链没拉。”

“……”

看着手忙脚乱的栞,文叹了口气,“我来吧。”

她从身后圈住栞,手指轻轻附上拉链,“怎么这么粗心啊,什么事都要姐姐来帮忙。”

俩人靠的很近,似乎贴在一起,文的气息萦绕在栞的耳畔,弄得她一阵心痒痒。

啊,体温似乎又升高了。

文的手似有似无的触过妹妹的额头,沉吟片刻,但最终没有说什么,还是走向了舞台。

直到站在幕布后面,栞才意识到,真的要上台了。

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这就是和姐姐一起站上舞台的感觉吗?我会不会出差错?不不不,不要再想了,已经排练过好多次了,会做到万无一失的……

文早就注意到了妹妹的纠结,她轻轻握住栞的手,无声的传递着安慰和鼓励。

姐妹的默契让栞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她暗暗下定决心,这次表演,我一定要做好!

她回握住姐姐的手,俩人并肩走上台。

烟雾散去后,栞深吸一口气,开始演唱。

“にてったの 

あるにっぽになってしまった

もしてくれないだなんて”

栞想起了那天,看到姐姐不告而别,离开西克菲尔特音乐学院,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因!

文看着妹妹眼神里的激动,知道她又在纠结自己去凛明馆的事,也好,借助这次表演,就好好谈谈这件事吧!

“したって のこのちはきっとからない

あなたにえないこともあるのよ”

不能对我说?我们从小就亲密无间,什么事情不能对我说?

“にってくれない

あなたはいつまでたっても”

姐姐,我已经长大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能力保护自己,我……我想知道原因……

“あなたをよくかってるからこそ

でめたのよ”

“あなたにとってかっこいいでいたかった”

栞,我不想在你面前露出软弱的样子,我会一直保护你……

一旁的克洛看着这对姐妹,一边表演,一边感慨,姐妹俩关系真好啊,配合这么默契,其实私下一定排练过很多次了吧。(就是这别扭感有点熟悉啊)

“でけめてみせる

のでこそ”

好,那我们就来比拼一番吧!

文不再犹豫,率先出剑,剑身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刺向梦大路栞。

栞毫不示弱,立马举剑反击。

舞台上剑身碰撞铿锵作响,压倒了背景音乐的声音。姐妹俩纠缠在一起,化为宇宙中的双子星,像要吞噬对方。

栞抓住姐姐跌倒在地的破绽,迅速举剑刺向文!

克洛赶紧挡住栞,趁着两人接触的机会,通过眼神向她传递信息:怎么这么激动?这是在舞台上,点到为止,别误了表演!

栞这才清醒过来,对,和姐姐的舞台最重要!

她佯装不敌,退到克洛身后,趁着这个机会,文起身,再次攻向妹妹!

“锵!”姐妹俩的剑再度撞击到一起。

克洛一阵无奈:这姐妹俩,今天是怎么了?

很快,形势再度逆转。文夺回主动权,向妹妹进攻。

就在这时,栞突然觉得一阵疲惫,力气在消逝,快要站不住了。

啊,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已到身前的文注意到了妹妹的异常,她收住力气,高高的举起剑,却轻轻砍下。接着,她又状似擒住妹妹的手腕,但实际上,借着这个动作扶起了慢慢倒下的妹妹。趁着两人紧挨在一起的机会,她用口型问:没事吧。

除了台上三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小插曲,观众们沉浸在梦大路姐妹精彩的对决中,台下爆发出一阵阵如雷般的掌声。

栞微微摇了摇头,暂时压下疲倦感。为什么,又是让姐姐保护我?

克洛见栞没事,立马接下下一句唱词,避免了舞台事故的悲剧。

一个完美的定格,三人结束了这次表演。

幕布落下后,栞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没想到,她落入的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文接住妹妹,顺手摸上她的额头,那里烫得惊人。

克洛还在絮絮叨叨的表扬姐妹俩:“文,不愧是齐格飞出来的翡翠之君呢,很厉害啊,栞也是呢,配合的很默契啊!姐妹之间有什么误会解开了就好……”

她不再犹豫,背起妹妹,离开了剧院,一点也不管身后西条克罗迪娜的夸赞。

克洛顿觉无语:知道你关心妹妹,也不用那么急吧……

栞觉得自己像身处一条小船,随着水波晃来晃去。等她完全清醒,才发现是在姐姐背上。

“栞,你醒了!”姐姐的声音带着欣喜。

啊,我竟然昏倒了吗?果然是自己太弱了吧,不知道有没有给姐姐和西条前辈添麻烦……

“姐姐,对、对不起……”栞不住的道歉,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姐姐突然正式的说:“栞,你是要好好道歉。”

啊,看来我果然把演出搞砸了,不知道会给姐姐带来什么影响,会不会就此讨厌我?

“因为,”姐姐突然再度开口,打断了栞的胡思乱想,她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你好像胖了,一路背着你好累啊!”

“……姐姐你讨厌!”

一进房间,文就收起和妹妹嬉笑打闹的样子,迅速忙碌起来:她先把妹妹放在床上,像对待刚出生的小婴儿一样用被子把她裹好;接着帮妹妹量体温,倒上热水,找出退烧药;时不时的还要阻止妹妹下床帮忙。

栞躺在床上,看着跑来跑去的姐姐,姐姐这么关心我,只是因为我生病吗?

如果这样的话,栞突然有了一个幼稚的念头,可不可以经常生病呢?

她的想法在看到姐姐拿进来的药时破灭。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药!像是女巫的晚餐,油腻腻的散发着苦味,简直是栞的童年阴影,每次吃药,都像经历一场酷刑!

“姐姐,嗯……我觉得我好了,可不可以不吃这药呢?”栞弱弱的反抗。

文指了指温度计上的39℃,宣告着妹妹的反抗失败。

“栞,为什么不想吃药?”

“……这药很苦,很难吃。”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药不苦,要不要试试?”

“诶?”栞看向姐姐,青色的眸子中写满了好奇。

文微微一笑,自己吃下药。

这叫什么方法啊喂!

姐姐突然凑近栞,与自己极为相像的脸庞不断放大。

文吻上了妹妹的唇,她轻轻撬开妹妹的贝齿,慢慢伸出了舌头。

栞觉得自己烧的更厉害了,她的脑海里放着璀璨的烟花,姐姐和我……这是真的吗?

过了不知多久,文和妹妹拉开距离,唇边带着一丝暧昧的银线,她的笑容越来越大,“栞,你看,这样吃药,是不是就不苦了?”

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把药吃了,不过,这样吃药真的不苦了。

突然,她想起了另一件事,连忙叫住文:“姐、姐姐,我有个东西给你。”

是文最爱吃的柚子醋。

“姐,姐姐,我知道你爱吃的柚子醋公司倒闭了,我请前辈她们帮忙,终于在一个小店里找到了库存,我是想说,”栞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她抬起头,看着姐姐的眼睛,“姐姐,生日快乐!”

文笑了,她重新回到妹妹的床上,抱住还在发呆的妹妹,轻轻亲吻她的额头,“好好睡一觉吧,栞。”

栞看着自己和姐姐的金发交织在一起,如果每次都能这样,经常生病好像也不错?



小剧场

栞是被咳嗽声吵醒的。

许是昨天的退烧药起了作用,她今天起床只觉得神清气爽,之前的疲惫感已经没有了踪影。

那么,咳嗽声是哪来的?

栞看向睡在自己身侧,脸色红晕,意识不清的姐姐。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照顾姐姐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