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红花·叁

作者:摩诃计划
更新时间:2021-02-09 10:22
点击:218
章节字数:67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贝雷丝原定的计划是“与艾黛尔贾特像普通女孩一样手拉手扫荡小吃街与饰品店、最终前往目的地米提尔法兰克歌剧院”,最终变成了“坐在艾尔的怀里吃食”。

一大一小两个人回到马车上,将买来的礼物安置好,艾黛尔贾特抱着小小贝雷丝开始发愁。

“老师,我真是不放心呢,还是带你去看医生吧?”

“我没事,身体很好哦。”贝雷丝把纸袋倒了个底朝天,确认豌豆都被自己吃光了,扭着小身体从艾尔怀里爬出来,撅着小屁股,爬向盒装的碳烤可可饼干。

这是最近从布里基特传来的点心,苦味中带着一点微妙的甜,香味醇厚,艾尔很喜欢。本来贝雷丝想把饼干留到茶会上——二人即便成为佣兵也没有失去开茶会品甜点的习惯。奈何现在她自己忍不住先打开盒子,咯吱咯吱啃起来。

“老师,从刚才开始你就吃个不停啊!”

“额饿了……艾噜要一七吃吗?”小小贝雷丝面无表情地举起比自己拳头还要大上不少的饼干。

吐字不清的年幼老师萌化了艾黛尔贾特的心。这样的老师真是让人忍不住拥抱在怀里不放手呢!

艾黛尔贾特永远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的笑容有多么痴汉,她将贝雷丝搂在怀里,用自己的面颊反复蹭着贝雷丝肉乎乎的脸蛋。

可爱的软绵绵和最喜欢的贝雷丝老师合二为一。如果有天堂,艾黛尔贾特觉得也不过如此。殊不知此时的贝雷丝现在也一脸傻笑。

哎嘿嘿。是完全放松没有拘谨的艾尔呢!是不是可以利用现在的特殊优势看见更多样的艾尔呢?

“中午啦,我们吃饭吧,艾噜!”

“哎?已经这个时间了吗?”

“是呀。”

“也、也是呢。”艾黛尔贾特慌乱地放开贝雷丝,现在的老师穿着大人衣服,如果就这样去看歌剧的话……

艾黛尔贾特清了清嗓子,现在去买衣服来不及,不过没关系,她用衣带三下五除二将贝雷丝现在的衣裤束短。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贝雷丝就变得更加可爱,如果给老师换上合身的衣服……

“艾噜!”贝雷丝看着艾黛尔贾特,她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艾尔她……已经不是流鼻血,而是血崩了吧!!!

“我没事、我很好!老师!我们去吃饭!”

艾黛尔贾特抱着贝雷丝慌乱地离开马车。因为起身太快她和贝雷丝的头撞在车门框上。

果然还是为老师准备一身儿童服装更好,更何况,没有鞋子的话,就没法步行——当然,艾黛尔贾特不介意一直抱着软绵绵的贝雷丝。

姑且花费了一点时间为小孩子贝雷丝老师购置了儿童装,二人手拉手走出童装店引来不少路人感叹。

果然人靠衣装。贝雷丝本身就是姿容端庄的安静美人,作为小孩子的她更是惹人喜爱。蓝宝石似的眸子清澈如一汪泉水。现在她穿着儿童礼服,不说话只是抱着艾尔的小腿……

“仿佛活的娃娃。”路人称赞道。

活的娃娃吗?娃娃永远是娃娃,不会变成拥有心的人。贝雷丝老师和那种无心的玩偶不一样。

“有其母必有其女,母亲是美人,女儿当然也漂亮啦!”

“母、母亲?这些路人在说什么啊?就算是称赞的话,自己也高兴不起来嘛!”艾黛尔贾特碎碎念涨红了脸,不经意间瞥见老师落寞的神情。

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的老师,大概不能体会到何为母爱吧。

艾黛尔贾特不敢说自己享受到了完整的亲情,但至少她还存有那样的记忆。她单膝跪地,轻轻拥抱着贝雷丝,抚摸小孩子柔软的额发。温馨宛若真正的母女。

说起来,自己这双膝盖没有跪拜过父亲母亲之外的人。老师的话……她是不同的。

“艾噜?”

“只是现在的话,老师、老师也可以向我撒娇哦。仅、仅仅是现在。嗯,现在的老师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毕竟现在的老师是小孩子,没有我照顾可不行。”

小小贝雷丝瞪大眼睛,嘴巴也张得老大。

“名字!”

“嗯?”

“艾噜要叫我的名字!如果对着小孩叫老师也太怪了吧!”

毕竟自己可不是苏谛斯女神或者芙莲那样的千年少女。

“仅仅是称呼老师的名字就可以了吗?”

“嗯!”小小贝雷丝点头。

“那么……贝雷丝!”艾黛尔贾特微笑。

啊啊!艾尔称呼我的名字了呀!小小贝雷丝踮起脚,在艾黛尔贾特的面颊上不轻不重地亲了一下,引得艾黛尔贾特再次赤红耳面。

“咳咳,”艾黛尔贾特不得不摆出大人的架子,“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饭,饭后还要去看歌剧。”

“是约会哒。”贝雷丝握着馒头似的小拳头笑容满面。

曾经的炎之女帝、伟大的革命家艾黛尔贾特·冯·弗雷斯贝尔古,受到变成幼女的恋人兼老师会心一击,一口老血憋在胸腔中差点内伤。

能看见这样的老师,死了也值了!

不!不对!为了能更久的看见老师,自己还不能死!




当米提尔法兰克歌剧院的大门大开时,太阳已经西斜、天色渐暗。然而属于红花的嘉年华才刚刚开始。

不巧,艾黛尔贾特遇见了天大的麻烦。

麻烦制造者是拉斐尔。不得不说作为厨子、酒馆老板,他是个人才。他在雷斯塔的酒馆分店开遍芙朵拉。艾黛尔贾特与贝雷丝光顾过几次。因为纪念日庆典的到来、加之为多洛缇雅的新歌剧捧场,身为老板与主厨,拉斐尔来到安巴尔分店,并且亲自招待了艾黛尔贾特与贝雷丝。

艾黛尔贾特不讨厌拉斐尔,但是如果是被这个人亲自招待的话——

“哎呀!艾黛尔贾特同学比起几年前在菲尔帝亚瘦了很多啊!果然是养育与老师的小宝宝太累了吗!俺给你加几盘肉!”

“拉斐尔!不要那么大声音叫我的本名!而且,这是老师本人。还有……我吃不了这么多肉。”

“艾黛尔贾特同学现在是佣兵与猎人,平时工作一定很辛苦。不多吃点肉可不行啊!”

肉肉肉……身为佣兵,偶尔也会干粮短缺只能以兽肉为生使艾尔克服了对兽肉的厌恶、甚至还可以故作轻松地去挑战吃肉。结果到头来,如果没有老师陪伴一起吃的话,自己还是会畏惧着肉。

“艾噜,我要吃这个肉派。”

救星淌着口水,站在椅子上,整个身体都要扑在饭桌上。

“艾噜不吃串烧的话可以给我哦,我好饿……”

“雉鸡肉好香!”

小孩子的吃相,怎么说呢,和曾经的老师截然不同。贝雷丝老师独特的气质,以及她的教养,让人很难想象她是平民出身的佣兵,加之战后的老师一直生活在安巴尔的皇城内,她的那份高贵优雅得到升华,堪称菲尔迪南特口中的贵族楷模。

老师真像水啊,装在什么样的瓶子里就是什么形状。艾黛尔贾特想。

小小贝雷丝狼吞虎咽消灭了餐桌上大半的肉食,最终肚子鼓鼓地倒在椅子上。吃肉太多的后果就是离开酒馆后没多久,贝雷丝趴在运河的边墙上呕吐。

“呕——”

“抱歉,我应该阻止老师的。老师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吃那么多难以消化的兽肉……”艾黛尔贾特深感自责。

“没关系哦,我只是不想让拉斐尔同学生气。如果我们不吃掉肉,他是不会让我们走的吧,我不想艾噜看见肉烦恼——呕——”

将胃中难以消化的食物倒空后,贝雷丝觉得舒服多了。只是艾黛尔贾特自责的神情,让她小小的心脏揪了一下。

“艾噜!笑笑!约会,不开心吗?”

“真是的,老师……贝雷丝什么时候说话像佩托拉一样了呢?”

“嘿嘿,今晚会看见佩托拉吗?”

“一定,现在的她与多洛缇雅形影不离呢。”

以平民的身份入场歌剧院的话,是很难遇见布里基特女王或是帝国宰相、公爵夫人这样的大人物。不过同学之中还有不少平民。艾黛尔贾特带着贝雷丝排队时便遇见不少这样的同窗——某位纹章学者与天才魔道士……和另一位天才努力家魔道士。

雅妮特没有与梅尔赛德司而是与莉丝缇亚在一起,对于艾黛尔贾特可以说是小新闻。今天的莉斯缇亚大概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浓妆艳抹打扮妖娆……与其说是“帝国魔女”不如说是“帝国女魔头”。

艾黛尔贾特能想象出来,一定是哪个抽风的戳中了莉斯缇亚的痛点,这孩子一时脑热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小孩子而是成熟的女性,然后……被雅妮特拉去画了惨不忍睹的妆容。真应该把她这副形象画出来挂在墙壁上,让日后的她瞧瞧。

不管怎么说,艾黛尔贾特决定不提此事,全当没注意,她可不想因为开玩笑被挚友用魔法轰炸。艾黛尔贾特朝好友招手打招呼。对方也热络地靠过来,把丈夫和同僚丢在原地。

“艾尔!你听我说,我把雅妮特招进了帝国魔道士团!”年轻的女性还没走过来,先放开嗓门兴致勃勃地对久违的友人说。

“……”

艾黛尔贾特无从吐槽。为什么许久不见的友人对自己的第一句话是讨论别的魔道士呢?艾黛尔贾特当然知道,自从自己让出皇位、离开皇宫后,莉斯缇亚从谋士之位转为帝国首席大魔道士。身为首席、有天才之称的莉斯缇亚三年间一直想将菲尔帝亚魔道学院的前大魔道士、雅妮特教授纳入帝国魔道士团成为次席。这种爱才之心与女帝陛下如出一辙。奈何雅妮特辞去菲尔帝亚魔道学院的工作后,直接在梅尔赛德司的孤儿院帮忙、养老。

艾黛尔贾特也不是不好奇,是什么迫使雅妮特离开梅尔赛德司能来到安巴尔。

“哦,这个嘛,很简单。做到两点即可。”莉斯缇亚伸出一根手指,“我先给雅妮特写了一本子的魔法公式让她解开,当然喽,这些公式都是错的,无解。作为魔道士无法抗拒神秘,她就这样一头栽进去。想解开么?请来帝国研究所做研究。至于第二——”

“艾米尔,快跑!”

小小贝雷丝拉着艾黛尔贾特的手,垫着脚,也朝着不远处的某人招手说。她如此突兀令莉斯缇亚吓一跳。

“艾米尔是谁啊?咦?你怎么和老师的孩子都有了?谁生的?”莉斯缇亚一脸茫然的瞧着艾黛尔贾特。艾黛尔贾特则恨不得用头锤撞醒友人。

女人和女人能生孩子吗?至少现在芙朵拉不能!

“艾米尔,快跑!”贝雷丝反复对不远处的某个男人说。

艾黛尔贾特与莉斯缇亚顺着贝雷丝的目光,找到一位有着米色长发的冷峻男子,在他身旁的是有着同样米色头发的、散发着母性光辉的修女。

魔女和她的友人脑子里晃过两个名字。

伊艾里扎(死神骑士)与梅尔赛德司。

伊艾里扎以死神骑士的称号闻名于帝国,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光辉的修女、梅尔赛德司的弟弟,更少有人知晓他的本名艾米尔。现在贝雷丝咿咿呀呀,被这个只顾着和姐姐说话的男人无视了好几次。

“暗黑冲击来了!”贝雷丝不放弃。

米色长发的男子如受惊的野兽,警觉地寻着声音看过来,入眼的先是屁大点小孩,顶着一张酷似天帝之剑持有者的脸。她身边的是某个该死的魔道士和……

“好久不见,伊艾里扎。”艾黛尔贾特不冷不淡地打招呼,内心却是在强忍着笑意。

伊艾里扎嘴角抽搐:“好久不见……大人。”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皇帝,伊艾里扎也不再效忠她。但他还是对艾黛尔贾特有那么一丁点敬仰之情——主要是这个女人足够强,身为主君对他也还不错。看在艾黛尔贾特的面子上,伊艾里扎不与那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也不想和那个人类幼崽扯上关系。

可惜,姐姐不一样,姐姐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姐姐对小孩子没有抵抗力。

“哎呀?莫非这是艾黛尔同学与老师的孩子?”米色短发的修女笑眯眯地向大家打招呼。

怎么可能啊!姐姐!女人怎么和女人生孩子啊!如果可以的话……啊!雅妮特那个女人!在姐姐身边!姐姐很危险啊!

伊艾里扎的大脑混乱度不亚于在炎帝手下做事时遇见暗黑冲击。

“喏,第二点就是我拜托伊艾里扎先生把他姐姐接到安巴尔。这样雅妮特也会跟过来了。”莉斯缇亚伸出第二根手指,“报酬是我允许伊艾里扎先生跟我学一点魔道的知识,比如怎么克服暗黑冲击。”

“暗黑冲击是相当强力的魔法,如果被破解了……”

莉斯缇亚眨巴眨巴眼睛:“没关系,一个魔法被破解我还可以再研究出新的魔法。”

艾黛尔贾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应该说不愧是魔女吗?现在她有点心疼曾经的部下了。

帝国的才女们交谈的工夫,梅尔赛德司蹲下来与贝雷丝也说了几句话。贝雷丝费了好大劲才解释自己是贝雷丝而不是什么贝雷丝与艾黛尔贾特的小孩,也不知道这个迷迷糊糊的女人有没有听懂。

大家终于捏着入场券进入歌剧院。艾黛尔贾特抱着贝雷丝来到预定的座位。那是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作为欣赏歌剧的位置不算好,好在可以看清演员们。可巧的是艾黛尔贾特的一边是贝雷丝,另一边正是伊艾里扎。伊艾里扎的另一侧则是莉斯缇亚。雅妮特、梅尔赛德司、林哈尔特则坐在稍后一排。

艾黛尔贾特大概能猜到,林哈尔特是为了偷偷睡觉才换到稍后一排的。如果坐在第一排睡觉那真是太不给多洛缇雅面子了。林哈尔特没有与雅妮特、梅尔赛德司换位八成是因为不熟以及不好打扰闺蜜二人组。

林哈尔特能和伊艾里扎说上话得到同意,八成是拿什么好处给他了。

“死神先生,我想换到艾黛尔贾特的身边。”莉斯缇亚不像请求,更像是命令。伊艾里扎爽快答应,不然他又要犯头疼。

艾黛尔贾特有些同情伊艾里扎这个老部下。不过,这些年伊艾里扎也有不少变化——能正经八百的和人说上几句话,不会呼喝着叫姐姐“女人”、旁的部下“蝼蚁”,脑子里也不只有武艺。鬼知道这是莉斯缇亚还是他那好性子的姐姐的功劳。

莉斯缇亚如愿以偿与挚友亲密地在一起。这两人聚首的第一句话是打赌林哈尔特什么时候睡。

等歌剧开演,艾黛尔贾特心跳异常加速。她曾经与贝雷丝老师变装观看过不少关于自己的歌剧,唯独这次羞耻心爆棚。忍不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唯独贝雷丝很兴奋。这孩子兴奋的表现仅仅是面无表情地握着花花、瞪大眼睛注视着幕布,像极了学院时期捧着花朵和茶叶拜访艾黛尔贾特的时候。

只是艾黛尔贾特无从知晓,当时的老师是因为兴奋的心情才那样注视着自己,还是因为注视着自己才变得兴奋。

历史歌剧《红花》分为五幕:第一幕讲述了艾黛尔贾特的学院时期,两场分别为学院生活和圣墓之战前夕;第二幕为艾黛尔贾特失去贝雷丝老师、与伙伴们并肩战斗的五年;第三幕则是老师回归、统一大陆、将人类从非人的统治下解放,分为四场;第四墓是众人以人类之躯对抗暗黑蠢动者、解放王与芙朵拉十杰;终幕以炎之女帝退位前履行着身为皇帝的最后职责收尾。整部剧看似平平淡淡、仅仅是浓缩艾黛尔身为皇帝的十年经历,实则不然。

《红花》融合了校园、恋爱、战争、革命、阴谋、推理、搞笑、治愈、致郁、惊悚、社会、哲学……等流行要素,堪称杂烩。假使是旁人编写出这样的剧,定会骂声连连。而多洛缇雅准备的剧本,恰到好处的节奏令观众们时而热血澎湃,时而紧张凝神。一切取之于现实但又有些夸张的成分。

比如……圣墓之战皇帝对导师的爱戴与难舍之情。

什么相爱相杀,什么同仇敌忾。艾黛尔贾特承认自己当初表面上做好与老师为敌的打算,暗地里还是有些遗憾与不舍,但是绝对没有这样——

好吧,她承认在老师愿意站在自己这边后释然了许多,但是战况紧急,自己怎么可能有心情像台本那般说着动情的话……

不不,其实她很想说,可惜当时性命攸关,战况紧急。

又或者等待老师归来的五年间那里。自己确实有大闹过……咳咳,也不至于剧中那般露骨。

歌剧过半,艾黛尔贾特已经瘫软在座位间。这岂止是公开处刑,这简直就是……歪曲历史。

见鬼的历史剧,这是宫廷秘话!为他人眼中艾黛尔贾特打上绯红的烙印。

天杀的,台上的多洛缇雅还朝她飞眼!

在观众的欢声笑语中,艾黛尔贾特最后的自尊心崩溃。她不再是皇帝,但这阻止不了她收拾这些同窗。如此太平盛世没有人能伤害她,也阻止不了女人的复仇。

打架?不,这是切磋——帝国军务卿卡斯帕尔的名言浮现在艾尔心头。

艾黛尔贾特不知道的是,在二楼贵宾包厢里,某位公爵夫人笑得尤为更甚。

多洛缇雅的歌剧惊喜之处在于,出现在歌剧里的这些角色的本尊,看到这部剧会开怀大笑,也会……吃瘪。

上一秒贝尔缇塔娜山洪暴发般爆笑,下一秒就语无伦次对着共同观赏歌剧的人尖叫。

“啊啊啊唔唔!多洛缇雅同学太狡猾了!怎么可以让贝尔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贝尔当时可是死都不愿意离开军营!啊啊啊!如此家里蹲有失尊严!”

那是黑鹫游击队决战解放王与“十杰”的情景。开场莉斯缇亚按照老师的吩咐,把贝尔投放到战场前线。直接消灭掉十杰中的里刚、伏拉鲁达力乌斯和达夫尼尔三大敌将。这本是威武显赫的军功,然而贝尔胡乱射完三箭,丢下战马撒开腿往回跑。

说她是战场逃兵吗?也不是呢,人家自己一人就消灭掉了持有暗黑遗产的三位传说中人物。说她是英雄将领……还有点可笑。

饰演贝尔缇塔娜的演员表演得活灵活现,就连刚才羞涩的艾黛尔贾特瞧了也忍俊不禁,心情放松。

“真是和贝尔太像了……哈哈哈……太像了……啊对对,这个卡斯帕尔,是本人登台吗?”

莫说是台上的多洛缇雅与台下的莉斯缇亚,就算是贝雷丝也没见过艾黛尔贾特如此开怀的笑着。

一直注视着大家的艾黛尔,一直关照着大家的艾黛尔,一直彬彬有礼束缚着感情的艾黛尔,笑出了泪花。

艾黛尔贾特并不讨厌这部剧,虽然表演有些露骨,但是剧终的每一个人物都是那样温柔与幸福,自由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这便是艾黛尔贾特的理想。

她曾考虑过自己会背负着千古罪人的名号死去——只要有更多的人远离黑暗,自己虽有不甘但也情愿。然而有幸遇见那个人,那个本没有理由支持她的人。

每每艾黛尔贾特询问贝雷丝,她为何在圣墓中选择保护自己,贝雷丝都不知所措、闭口不谈。

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艾黛尔贾特无需再次询问,已经知晓了贝雷丝的答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