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生·贰

作者:摩诃计划
更新时间:2021-02-09 10:17
点击:327
章节字数:530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菲尔帝亚地区在本节已上缴税金……”

“这个已经读过了,莉丝缇亚。”

“你说什么?”直觉告诉莉丝缇亚,皇帝陛下在和她说话,于是她放下上奏的卷轴,观察着艾黛尔贾特的嘴型。

艾黛尔贾特一字一句地说:“这个奏书,之前老师给我读过了。”

“那么这个呢,本节戈迪耶家与斯灵族……”

“这个也读过了,结尾是希尔凡与英谷莉特的孩子出生宴会的请柬。”

“是是,确实是请柬……不对,奏书里怎么可以写这样私人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什么事都能扯上英谷莉特,很有希尔凡的风格呢。”

莉丝缇亚嘀嘀咕咕。怎么说呢,最近的艾尔看起来不那么严厉,常常对一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缺少皇帝的威严。应该说是贝雷丝老师的功劳吗?那个人确实有把不同人的棱角磨平又不失本色的才能。

“嘀咕什么呢?孩子。”

“我二十三岁了!不是小孩!”

因为耳朵逐渐失聪的缘故,莉丝缇亚的声音有些大,把艾黛尔贾特吓了一跳。白发的谋士起身离开书桌,急躁地在皇帝的书房中踱步。

虽然看不清,但艾黛尔贾特还是能看见一个人影晃来晃去。更何况“砰砰、砰砰”的,莉丝缇亚有想把地板踩出窟窿的气势。艾黛尔贾特猜测这孩子对夺回寿命的实验产生了焦虑。

“莉丝缇亚,你很害怕吗?”

“什么?”莉丝缇亚大声问。

艾黛尔贾特改口:“没什么,休息一下我们去吃甜点吧!”

“好!”

二人搀扶着彼此。没有林哈尔特和贝雷丝的时候,她们就是彼此的耳朵与眼睛,不需要别的侍从帮助。当然也不可能让侍从和卫兵知晓帝国的头号人物与她的重臣身上有如此重症。知道的人多了,难免要传出去,动摇帝国根基。

一提到甜点,莉丝缇亚和孩子般开心,忍不住多说两句,结果忘记了艾尔的眼睛不太好的事实,导致对方在楼梯口一脚踩空。

“艾尔!”

没抓住友人的莉丝缇亚,心脏跳到嗓子眼,脑子一片空白。幸运的是楼下刚好有人,见状箭步而来,稳稳地接住艾尔。

艾黛尔贾特跌在那人柔软的怀里,听见了熟悉的心跳声。

“老、老师!是我没照顾好艾尔!”莉丝缇亚异常紧张。自从耳朵不太好使后,她更加依靠眼睛获取信息——观察嘴唇得知对方的话语、看神态得知他人的心情。现在老师的脸色布满阴霾,莉丝缇亚无从得知,她是不是因为自己没照顾好艾尔生气了。

谁知贝雷丝勾起嘴角,朝莉丝缇亚微笑,反而把那个孩子气的谋士搞得不知所措,她觉得自己看错了。

“你们要去哪啊?”贝雷丝轻声问。

“想和莉丝缇亚去吃甜点。”趴在老师怀里的艾尔说。

“让厨房准备了吗?”

“没、没有。”

“那么你们两个是没人陪同的情况下,离开皇城去吃?”贝雷丝扶额,“真大胆。”

另一边的莉丝缇亚听不清老师在说什么,默默站在那里涨红了脸,心里反复自责“我没照顾好艾尔,老师要生气了”。

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着莉丝缇亚的头顶。白发女孩紧绷着的肩膀松垮下来,与老师四目相对。

老师确实是笑着的,温暖一如阳光。这个女人真奇怪,无论学生做出什么事都不发火的。现在她邀请着自己一同离开皇城、前往女孩子们钟爱的甜品店。

莉丝缇亚冰冷的小手被老师牵起。现在,老师是她的耳朵、艾尔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莉丝缇亚希望老师是愤怒的。不会因为自己年纪小或者身患重病而宽恕自己,假装自己是一个没做好事的、普通的大人。

莉丝缇亚碎碎念,托重病的福,自己二十三岁了还在被当做小孩……艾尔二十三岁时已经统一了芙朵拉。

“可我二十三岁时,有二十岁的你帮助我统一大陆啊。”艾黛尔贾特的好大声一句话吓到了莉丝缇亚。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傻孩子,你说出来了,自己没听到。”艾黛尔贾特微笑。

“推算一下,我二十三岁时还在睡觉。”贝雷丝的话缓和了气氛。

贝雷丝的具体年龄还是个迷,不过根据她母亲的墓碑,多多少少能推算出她比艾黛尔贾特大个三四岁。只是因为圣墓之战后的五年沉睡、加上神祖的力量,贝雷丝五年间身体完全没有变化,抹除了相貌上的年龄差。

气氛甚是愉悦。三人乔装打扮了一番,从皇城的手拉手偏门溜出去,卫兵对皇帝陛下艾黛尔贾特与她的老师兼爱人贝雷丝、挚友莉丝缇亚敬礼。

女孩子的感情真好,卫兵内心感叹。大概是见惯了皇帝陛下与她的老师手拉手亲密的样子,卫兵至今没有察觉到皇帝陛下的眼睛逐渐走向失明。

皇帝陛下失明与帝国的谋士失聪这件事至今没有公开,亦无人察觉。这些都被手拉手掩盖住,旁的大家只当皇帝与老师、或海弗林格(林哈尔特)夫妇之间感情深厚。




“蜜桃沙冰好冰啊,吃完了好久还觉得头疼。”

“现在还疼吗?”

“洗澡后好多了。”艾黛尔贾特懒洋洋地靠在老师的怀里。

“真是的。”贝雷丝推开学生,“头发还没擦干呢,快起来。”

今晚艾尔和莉丝缇亚甩开皇帝与才女谋士的包袱玩疯了。暗中跟随她们离开皇城的宫内卿修伯特几次给贝雷丝使眼色。贝雷丝觉得修伯特再怎么使眼色那张阴沉的脸都没变化,索性装傻,三人一同保护着皇帝与谋士的安全——贝雷丝还发现修伯特身后跟着打瞌睡的林哈尔特。

自从眼睛看不清东西后,艾黛尔贾特之前从未有像今天这样放松过。

回到皇城的住处,几经梳洗,艾黛尔贾特坐在软椅上,抱着老师送给她的第一个小熊玩偶任凭老师折磨她的头发。从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老熊玩偶——距艾尔见到它至今有快十年了,全身的毛秃得不成样子——老师失踪的那五年,艾黛尔贾特夜夜靠着摸小熊的软毛入睡。无论是在士官学校就读时、与老师再次见面、还是战争结束后,贝雷丝送过艾尔不少小熊玩偶。无疑,艾尔都喜欢得不得了,但是她最中意的还是最初的这个。

那是老师第一次送给自己礼物。当时的艾黛尔贾特相信自己看到了不错的表情。

在士官学校期间,其他学级的普通学生私下里称呼贝雷丝“陶瓷娃娃老师”。这是夸赞也是畏惧。夸赞自然是说贝雷丝看上去年纪不大、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不似其他佣兵那般黝黑粗糙。而畏惧……贝雷丝老师总是面无表情、仿佛没有心,缺少人情味。

在贝尔娜提塔说老师会吃人的时候,艾黛尔贾特就已经知道,老师是个会脸红、困惑、不知所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没有心的陶瓷娃娃,当老师一本正经地说自己没有心跳时,艾黛尔贾特也觉得那是说笑。

打一开始艾黛尔贾特就认为贝雷丝老师是活生生的人,所以与大教司蕾雅决战后听不见老师心跳的她,是那样的悲伤与恐惧。

幸运的是,这个活生生的人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那张面瘫的脸上时不时露出什么样的小表情,艾黛尔贾特这辈子也看不腻。

回想着过去种种一切,皇帝陛下不由自主地、幸福地笑了出来。

因为看不腻,所以想要活得更久、永远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贝雷丝终于搞定艾尔的长发。贝雷丝自己的头发都没打理好,能把艾尔的头发搞得服服帖帖,得益于从前艾黛尔贾特保养得好,以及贝雷丝对艾尔比对自己更精心。

“可以睡觉了。”

贝雷丝把皇帝陛下抱到床上。失明或半失明的人总会因为看不清东西分不清时间而瞌睡。把艾尔安置妥当,贝雷丝也爬上软床。刚刚钻进被子里,掌心里塞进一只凉丝丝的小手。

那么小的手,掌心指尖全是茧子。从前握着战斧,如今握着笔,以后能一直握着自己的手该多好?

不不,一定要一直握着自己的手,死也不分离。

贝雷丝抱着这样的念头,催促自己入睡。

女神苏谛斯啊,如果您还在我这具躯壳里,恳请您为我驱散那些噩梦吧。




纵然同为一心一意为帝国与皇帝的人,性格迥异的大家聚在一起多少会有分歧。

又一年帝国士官学院学生即将毕业。皇城内外的重臣、也是皇帝陛下的战友与同窗们,因为某件事吵开了。

那正是关于皇位继承人的事。

“再过三个节皇帝陛下就要退位!现在说这个来不及!不管怎么说,陛下是凭才能选择继承人的,而不是相貌!”会议上,菲尔迪南特拍桌而起。

“如果你去士官学院看一看,就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了!长得一副修伯特的样子,阴险得很!那还不如让修伯特做皇帝!起码我们熟!”卡斯帕尔大将对吼。很快他被亚修拉住。

“我、我其实觉得菲尔迪南特大人更适合成为新的皇帝,毕竟菲尔迪南特大人对帝国的忠心、以及才华都是无比真实的。”骑士亚修陈述着自己的观点。

“谢谢亚修大人,但是我菲尔迪南特,比起统治帝国,更愿意辅佐我的君主!”菲尔迪南特朗声,“这是身为贵族的荣耀,是成为皇帝无法体会得到的!为我的君主谏言献策是我的荣幸……”

原本是对皇位继承人的讨论会,结果变成菲尔迪南特一人演讲,戈迪耶边境伯夫妇希尔凡与英谷莉特、菲尔帝亚的大魔道士雅妮特、雄辩家艾德蒙边境伯玛丽安奴、大名鼎鼎的珠宝工匠希尔妲、骑士亚修……无一不感到头疼。

菲尔迪南特确实有着好口才,只是除了卡斯帕尔之外的人都打一开始就同意“皇位继承者按照艾黛尔贾特陛下的意愿、选择那位士官学院的学生”。只有卡斯帕尔大将心有不甘,有着舌战群儒的大胆念想,却没那个脑子以及一张嘴。他把目光投向人群中辩论的好手。

“您看着我也没用。”说话细声慢语的典雅女性,委实不像一个能说会写的文官。

卡斯帕尔坚持认为,玛丽安奴应该站出来与宰相大人一战。

“可我一开始就同意陛下的做法,为何要现在菲尔迪南特大人对立面?陛下并非凭借容貌、而是才能选择某个人作为继承者的。况且,陛下视力不佳,您不能逼迫她去选择。”玛丽安奴从容而优雅,很难把她和数年前那个话都不敢和人说的阴沉女孩联想到一起。“就算陛下恢复视力,见到那孩子的真容。我相信陛下亦能放开胸怀,接受那孩子。总比那种空有皮囊的家伙好。”

“喂喂!玛丽安奴,别那副样子瞪着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我也不想做皇帝!这帽子扣得有点大。从头到尾只有卡斯帕尔在说吧?还有我对你没兴趣的……”希尔凡赶紧撇清关系。

“你敢对人家的小玛丽安奴有兴趣试试?”某个懒散的粉毛女人如是说。她对会议没兴趣,纯粹是陪着挚友四处溜达消遣……主要心思还是想从皇帝陛下身上套套话,看她是否需要一些贵重的首饰。保护柔弱的挚友兼资助人什么的,太为难她了!

英谷莉特则是扶着额头,觉得丈夫真是没眼看了。又觉得这场会议打一开始就没什么意义,只有召集大家来的菲尔迪南特大人和卡斯帕尔大人在吵。有这功夫倒不如留在皇城里度假两日,蹭一蹭皇宫美食……

呃,打自怀孕后,自己真是越来越能吃了,英谷莉特想。为了不变成胖墩,她没少锻炼身体。

“好吧好吧,你们说得对,反正我脑子笨。只要是为了陛下好,怎么样都行。”卡斯帕尔妥协,“因为这个事,把大家大老远的叫来真是对不住,大家好好聚一聚,我请客。”

“哦呦,聚餐。我夫人最喜欢了,我也喜欢。”希尔凡笑眯眯,不管不顾英谷莉特满脸通红,“陛下、老师她们也会来吗?”

有那么一瞬间,卡斯帕尔大脑一片空白。该死的边境伯……指出了这场聚会的问题所在。

林哈尔特让他和菲尔迪南特把大家召集过来、聚集在偏殿附近。却没说要不要告诉大家,去除残留在艾黛尔贾特与莉丝缇亚身体里的诅咒、取回失去的寿命的危险实验,就在今天。

卡斯帕尔还没想好怎么说,菲尔迪南特正在酝酿话语——结果接下来的事情让二人脑子炸开了花。免去了他们口述。当然,宰相大人与军务卿阁下一点都不希望这一幕出现。

一声爆炸,粉尘形成的灰烟弥漫开,充斥着众人的鼻腔。殿堂的大门被残暴地撞碎,手脚纤长的巨大黑兽四处破坏着,那个模样不同以往所见的黑兽,手里提着一个人。黑兽握着那人,把她砸向人群。

应该说在士官学院期间贝雷丝把他们训练得太好,所有人凭借本能避开黑兽的攻击,同时把手放在腰间的佩剑上。

黑兽警觉地看着众人,异常的声音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它的动作那样迟钝,有试图攻击众人的迹象。

“哦!林哈尔特干的好事!这是……是……啊?”

菲尔迪南特的抱怨转为震惊。

另一边卡斯帕尔怀里三位女性:希尔妲、玛丽安奴和英谷莉特。没办法,他离三人最近,英谷莉特又有身孕,总不能让人家女士摔着,索性自己做这个肉垫。至于希尔凡,他压在女士的身上,成了四人的挡板,抗住了碎石。

“你们起来啊!坐在我身上秀恩爱?黑兽来了没看见?”

卡斯帕尔挣扎,这时英谷莉特和希尔凡快速从他身上离开,希尔妲也扛着纤瘦的闺蜜闪人,亚修倒是快速把老大哥卡斯帕尔从废墟中拖拽出来。

黑兽提着那人,再次漫无目的的破坏。殿堂内的人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一方领主、将领、骑士与大魔道士。没有趁手武器也没关系,他们还有剑与魔法,只是黑兽的话没什么好怕的。

“放下武器!”林哈尔特出现在破碎的大门前。他捂着腹部,纯白的衬衫已经染得血红。

“林哈尔特!”菲尔迪南特穿过黑兽肆虐的攻击,冲向友人身旁。

“离……离开她……越远越好……那、那是……”受伤的林哈尔特剧烈喘息,他每说一个字,伴随而来的是腹部剧烈的疼痛。他不敢把手从腹部移开,那样的话肠子会流出来。

“医生……牧师!”菲尔迪南特回头,他想把林哈尔特送到艾德蒙边境伯玛丽安奴身旁。只是眼前的画面有着不小的冲击力。

坑洼的废墟中,全身是血的人形爬起,她的脸、黑兽的脸,大家无比熟悉。

是贝雷丝老师,与艾黛尔贾特皇帝陛下。

“老师!”

众人惊呼。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名为艾黛尔贾特的异形,握住老师的身体,将她当做玩物撕裂、摔打、与毁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