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無題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1-02-09 15:19
点击:263
章节字数:26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美竹蘭在和湊友希那在意見衝突了以後,一邊覺得因為不可能妥協但又不想和友希那吵起來的蘭感到些許懊惱,她並不是想讓友希那對她生氣,可是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固執,即使友希那與她想法不同,她也不會討厭友希那,卻害怕自己在別人心裡的形象會因為這樣變差的時候──


「美竹さん,要來我家一起作詞嗎?」


友希那就笑著這麼問了她。

這樣的提議也不唐突,她們之間的衝突只會因音樂而起,她在錯愕的瞬間想到了,友希那是不是為了讓彼此更了解互相的想法,才說要一起去作詞。


「……好啊。」


她不想因為固執己見而被友希那討厭,想知道究竟有沒有辦法能夠找到一個妥協點,所以答應了。

雖然她恐怕不會知道,友希那提出在她家,就只是覺得如果不是蘭的地盤,她就會稍微收斂一點了吧。

但是,也太收斂了──真的把蘭帶回家了以後,友希那不禁這麼想。

友希那不會做些簡單的料理,泡的茶也和蘭口味不合,只能在回家前帶著蘭去便利商店買了現成的飲料才回去,帶別人回到家裡,沒有什麼特別的招呼,蘭依舊非常端正地坐在友希那拿出來的小矮桌前。

不僅收斂了,還根本不說話了。

友希那一開始覺得有點奇怪,但是看到自己還處於空白狀態的歌詞筆記,她也就認命了──根本沒有話好說,那來之前到底是在吵什麼?

然而她習慣躺在床上作詞,都是為了不讓蘭不在自己的房間無所適從,友希那才一起坐在地上的,現在想不出新的,她還有幾個備用歌詞,想著不如作曲,不過那又要哼唱出來,明明是自己的房間她卻有一種不想發出聲音的心情。

她偷瞄了一眼就坐在四方桌子另一邊而不是對面的蘭,對方死死地盯著筆記本,手上拿的筆還在晃動,表示她在思考,而且沒有發現友希那的視線,她就這麼凝視蘭。

沉悶的空氣,她果然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所以她在自己房間四處張望了起來,最後看到了陽台,望過去看見了莉莎,對上眼的瞬間對方還偷笑了一下。

她不知道莉莎為什麼偷笑──也或許知道,反正這個笑讓她不太愉悅,好像被誤會了一樣,不過她突然想讓誤會更大一點。


「……?」


在友希那終於有了動靜後,蘭也終於轉頭看向了她,就看著友希那朝窗簾的方向走去,然後唰地把窗簾完全拉起來了。


「莉莎看見會誤會的樣子,就乾脆不讓她看見了。」

「欸?」


蘭當下沒有聽懂友希那在說什麼,從進了友希那房間後就不敢四處亂看的她這才想起來莉莎就住在隔壁,似乎還是能看見彼此房間的距離,但是──


「啊!?這樣才會被誤會吧!?」


明明也沒說到究竟會被誤會什麼,蘭還是很激動地大喊了出來,友希那無言地對她眨了一次眼,她才發現不對勁,不過臉頰上的溫度已經來不及收回來了。

友希那覺得有點好笑,她就笑著走回了位置上,卻不是坐回原本的地方,而是蘭的旁邊。


「被誤會什麼?」

「呃、明、明明是湊さん先提的,妳倒是先說什麼東西誤會了……」


突然坐過來的友希那讓蘭忍不住往另一邊退了一些,說著含糊不清的話,其實都知道對方在指什麼。


「是什麼呢?」


友希那也沒有回答,就只是又笑了一下,就把自己的筆記本拉了過來和蘭坐在同一邊。


「我怎麼知道啦!還有湊さん不是要作詞嗎?別浪費時間了吧?」

「說得也是呢。」


平常強調不浪費時間的友希那被反過來這麼說也沒有皺眉,看著臉頰還有點紅的蘭,她反倒是心情愉悅。

也沒有挪回去,她就在蘭這邊也拿起了筆想要作詞,即使還是一個字都沒有寫出來,乾脆就寫下了明天英文課要考的單字。

甚至是有些若無其事地打開桌上的飲料罐喝了幾口,在自己房間,就友希那最坐不住,她又稍微側過頭偷看了蘭的筆記本。

美竹蘭從答應湊友希那要到她房間作詞並且跟在她旁邊準備前往湊家的途中,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自己好像被騙走了一樣。

更不用說真的來到了湊家,踏進了玄關、走進了友希那的房間,她覺得周遭的空氣像是少了一層,開始會意識自己的呼吸,緊張得要命。

她很在意友希那的房間都擺了些什麼,特別是音樂相關的東西,卻又不敢抬頭亂看,一坐下來就一直保持同樣的姿勢看著自己的筆記本,心想好險自己從小就有參與花道的練習,久跪也沒問題。

不過明明被邀請過來的時候還在吵架,來了之後什麼也沒說,空氣沉默得跟什麼一樣,她甚至想就順著這個姿勢磕頭向友希那道歉她剛剛那麼衝動,直到友希那又因為窗簾耍了她。

好不容易靜下來的,又激動了以後蘭簡直快要沒了作詞的心情,友希那突然就過來坐在她旁邊就更讓她覺得空氣又稀薄了一層。


「……」


想呼吸又不敢呼吸,蘭的手握緊了筆,看似一動也不動,心裡卻是──怎麼辦!怎麼辦啊!?這也太近了吧!湊さん到底在做什麼啊!?

內心各種焦躁,表面卻一動也不敢動,就在這樣過分緊張的情況下,友希那還又稍微靠近了一點。


「……!」


垂下來的長髮已經碰到了蘭的手臂,平穩的呼吸即使沒有打在自己身上也能感受到從友希那那邊來的氣息,因為憋氣撐不住後的大口呼吸就在下一秒使得平常聞不見的香氣撲進了鼻腔,她又緊張地憋住了呼吸。

再靠近一點點,就可以碰在一起了──腦裡的惡魔這麼向蘭說著,她卻一動也不敢動。

要趁機靠過去,還是不要?

蘭吞了一口口水,盡量不讓心情顯現在臉上──


「唔……!」


友希那突然轉過頭看向了她的臉。

雖然根本就沒有,卻像是自己的小心思被發現了一樣,心臟猛然敲了一下,臉頰不爭氣地繃緊了起來。


「美竹さん的字果然很好看呢。」


這樣的距離,就只是笑著說了這句話。


「啊啊──!湊さん,靠這麼近做什麼啦!」


蘭也終於再也無法忍耐,把自己的筆記本拿起來擋住了彼此,害羞地大喊了出來。


「妳討厭嗎?」

「……!」


卻沒想到會被這樣反問,她既沒辦法否定也沒辦法肯定,就只是又把筆記本用力放到了桌上,紅著臉繼續寫下剛剛想到的歌詞。

旁邊傳來了友希那輕輕的笑聲,蘭的眼角瞥見了友希那稍微和她拉開了距離,卻也沒有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她就看著友希那開始寫了些什麼。

發現是沒學過的英文單字,也沒想立刻拿出手機查詢單字的意思,但是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湊さん的字也很……可愛啊──她沒有說出口。


「不討厭啊……」

「什麼?」


明明沒有說出聲音,蘭很意外友希那還是聽見自己喃喃了什麼。


「什麼都沒有啦!」


紅著臉稍微垂下了頭,試圖用瀏海遮住自己的視線,握在手上的筆倒是毫不掩飾地在筆記本上隨便亂畫。

說什麼被誤會啊──來到友希那的房間,蘭確實很收斂,這種話也都只埋在心裡。

──明明不是誤會就好了。

如果她知道旁邊的友希那只是在背明天要考的單字,大概又是不同的心情了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