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拿着课本装装样子

作者:环彩羽飘飘
更新时间:2021-01-15 11:49
点击:139
章节字数:43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看着眼前这位栗子色头发的同学,感到有些微妙,她打扰到我了,并且还说了一句极其容易引起误会的话。

我的主角?

起初我以为她是看漫画的同好来着,因为有一本漫画的结尾台词是这样的,但对视一眼,我便很确定的知道,她不是。

直觉也许没有根据,但我尤为相信自己的直觉。

而对于她那盛情帮助,或者说想帮助我那颗热切的心,婉拒不过是最正常的选择,可当我抬起头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又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这样会不会伤害到她?

『嗯,樱秋同学是吧?我现在有事情要忙。』我尽量温声说,可越是如此,越觉得对不住这位积极的同学,她明明是想帮我来着……

气氛仿佛低沉下来,不过并不是我与樱秋,而是可以容纳三十人的七班,我有点后悔。

但是,历史课本夹着的这本漫画我确实看上头了,因而非常非常在意接下来的发展,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啊?抱歉抱歉。』樱秋说。

第一次的触碰无疑是失败的,我认为樱秋也该离开了,而她一旦离开,或许这一星期我们都不会再有交际,甚至更久更长。

『可待会就是体育课了,待会有时间吗?』

『嗯?啊……应该有的。』我听到樱秋如此说,莫名松了一口气,倘若她真的离开,我怕是会真的自责半个小时。

人际交往或许就是这么奇怪吧,明明是我先决定的婉拒,可我也明确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或许交际中谈论正确与否本身就很荒诞。

『好哎,那我就先离开了,待会再来。』樱秋很巧妙地把被动离开改为她的主动,微笑着离开了,而我也产生了类似感激的情感。

『嗯好。』

我看着她的背影,真是个执着的女孩啊,她那马尾晃来晃去,束带是很正常的橘红色,我突然想把她的束发带解开,看看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应该会更漂亮吧。

咦?这是什么古怪想法,我的脸莫名红了一下下。

这时我的同桌回来了,她叫岛安,很文静的一名同学,也可以说是很闲的一个人,仿佛从开学到现在,她总是慢条斯理的,即使临时得知要诊断考试,微笑依旧,笔落闲情。

可惜我很少与她交流,按理说我可以主动一点,毕竟我不算过于内向,可确实最近变得不想主动了。

高一的陌生环境让我感到不适应,只想从漫画里寻求一丝奇妙的安心感。

『下节课是体育课。』同桌这样说,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我说的,我又合上了漫画册子。

『嗯嗯。』

『体育课,是要脱衣服的吧。』

『嗯嗯……嗯?』我有些小惊讶,虽然岛安说的也没错了,的确需要换上运动服,可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高冷的理月不用哎,因为,理月可能会逃课看漫画,话说逃体育课,很正常对呐。』岛安语速很慢,但意外地温暖,让人可以耐心听完。

『应该是。』我顿了顿,拿着漫画书站了起来,况且我认为我不是个高冷的人,只是最近有点痴迷于追漫了。

『如果喜欢漫画,可以加入漫研社啊,听说是一个很有趣,很不错的社团,班长经常说。』

『漫研社啊。』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似乎不错的样子。

『漫漫……漫研社?』一个黄发女孩走到了岛安旁边,我记得她是叫秋梨来着。

岛安看到了秋梨,轻轻把她拉到身旁歪头贴着,揉捏着她的衣服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捏住了一小块胳膊肉,『蒽,秋梨,居然会主动来找我啊,了不起。』

『我……我们都是一个历史组的。』秋梨微微低头,脸红了,真怕她变成水蒸气消散于空,『请,请多多指教。』

『唔,请多多指教。』岛安似乎真的有些高兴,可谁也无法肯定,或许是常常挂着淡淡笑容的关系,外人其实很难分辨的。

『回头我去看看。』我感慨于她们那纯粹的友谊,礼貌地说了一句告别,其实不说也是可以的,说完我就离开了这里。

『走,我们也该去操场集合了。』岛安不慌不忙地说。

……

说实话,理月的婉拒切实地打击到了我,虽然最后我尽力舒缓了尴尬的氛围,好让我的离开变得正常些,但我还是被婉拒了。

每每想到这一点,都觉得抓耳挠腮,好不舒服。

倒不至于对理月产生类似敌对的意思,而是想弄清楚为什么,因为忙着看漫画?还是自己的要求着实唐突?

我可能更倾向于后者,自觉有些鲁莽行事了。

可我的心就如浪潮般来来复复,前一秒刚刚退去,后一秒又裹挟巨浪袭来,渴求狠狠地击打在岸上。

美桃与英橘还没有回来,我本想拿起一本历史书,可我又突然意识到,或许我只是想找个理由交朋友而已。

话说交朋友不是很正常的吗?何况现在才开学不久,人际圈子也没有真正稳定,这时候的我就显得异常活泼与大胆了。

当然,也是骨子里的好奇使然吧,我就如读书般孜孜不倦地探求着美妙世界,又感慨于作者笔下的富饶。

而对于理月,我有感于她是一本绝妙的书,待我翻阅。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决定拿着课本装装样子,嗯,总不能什么都不拿就打扰人家,不然话题会很少的说。

这时我微微回头,刚巧看到从后门离开的理月,她走路很平,仿佛没有起伏似的,表情也和她的外表一样,时常透露着一股冷淡的样子,唯一值得温柔的或许就是那飘柔的长发了吧。

我是这样想着,忽然有个跟踪的想法,她应该会去换运动服的是吧?再怎么说,换衣服时的表情也该有点波澜吧?在家或许没有,但这里是学校哎。

咦!这想法吓了我一跳,所幸英橘和美桃还未回来,我露出奇怪的表情应该也没人可以看到。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同学们渐渐都出去了,我也随着离开了教室,但我与她们的目的地渐渐偏离,因为我跟着理月上了三楼……

学校的教学楼有五层,我不清楚她要去哪里,一路上的闲杂学生越来越少,我所承担的压力却没有变弱。

有时候走道真正空荡起来,反而更让人不安,何况我的确是偷偷摸摸的跟踪,这种略显刺激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

就在这时!理月仿佛有回头的迹象,我急忙转身,刚巧不巧碰到了一个班级的后门。

哎呦!我的头!

这个未知名班级的后门被我撞开了,没来得及感受什么,我急忙低头道歉。

『对不起!我进错班……』

我看清楚了状况,这个班只有一个坐在后排的女生,心中不禁松了口气,对着她抱歉一笑。

『对不起打扰了……』

呼呼,我仿佛心中喘着气,而那人咬着棒棒糖,短发红头,个子很高,眼神也有点高调睥睨感?总之就是很酷的样子。

『莫得关系,姐不在意,话说你要不陪我吃根棒棒糖,我似乎买太多了,小美女。』

『呃不了不了。』我轻轻把门合上,然后踮着脚追了上去,但是理月已经不见踪影。

她是准备逃课了吗?不会在天台吧?我如此想着,话说我的确没关注过理月,在我印象中……似乎完全没有印象?这还是蛮奇特的。

一边想着,我追到了楼顶天台。

『呃嗯……你有事吗?』

『啊……!』

转角遇见的很突然,我几乎被吓得倒退,心唰地一下跳了出来。

『嗯?』

『你好坏啊,你是故意的对吧。』

我缓了下来,没好气说,我实在没想到她会守在楼道转角处,并且还吓了我一遭,也或许是她没想到我会被吓到?

『不是啊,是你心虚罢了。』理月摇摇头,转身就上了最后一阶楼梯,把门栏轻轻推开,阳光如瀑雨洒出,仿佛照亮了所有。

天呐,好美。

一阵风吹来,散发的理月沐浴明媚,发丝仿若流转,低语着青春而又神秘,扬起裙摆,这一幕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估计明天早上也不会忘记,这对我而言已经很罕见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理月的气质,已经不单单是一种寡言少语,或者说这一词汇太过虚化她了,理月是会礼貌地回应别人的话,很温柔又或者说普通的感觉。

硬要解释是什么,这大概就是滤镜吧。

我突然这么想,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马尾止不住地晃荡。

上了天台后,理月已经找到位置坐下了,我有些忐忑地走到她身边,并且晃了晃史学课本,我莫名觉得这样好傻,也有点微妙。

会有人这么在乎老师的互助要求吗?会有人为此跟踪吗?这会不会显得我很迫不及待的样子?我感觉我过于主动就被动了好多。

『这个……』

但理月仿佛没想那么多,『这个啊,谢谢了。』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

『谢谢!』

我坐在理月的旁边,寻觅着话题,这可是我的强项,『我本来是想好好教你史学的哟。』

『本来?』

『对啊,就是本来,感觉你笨笨的啊,但现在嘛……』

『嗯?』

理月仿佛有点懵,握着漫画书的手紧了紧。

我有点拿捏不准理月的意思,不应该说哪里笨吗?或者问现在什么?

『哎,现在觉得你不笨了,只是有点呆。』

『嗯有点。』

嗯?嗯?嗯?我心头跑过一百个嗯,她仿佛尤其喜欢“嗯”,这是她的口头禅吗?话说这样不该反驳说你才呆或为什么的吗?坦荡承认也太让人意外了啊。

也许她在应付于和我的交流……心中出现了这种念头,就再也止不住了。

『你看的这本漫画似乎很不错。』我尝试着说些理月感兴趣的话题。

『嗯,很火爆的。』理月紧了紧漫画,低头看着,我不清楚她的想法,可我觉得我该告辞了……

理月比我想象的还要漠然,暂时没办法撬动她说更多的话,而为了避免无言的尴尬,我决定战略性撤退一下。

来日方长嘛,我很有耐心。

至少我觉得,我的样子她是记得了的,去购物时如果碰到,她可能会朝我点头笑笑,再幸运一点,会问我要买什么,友谊的火花也就顺势擦起。

而就在这时,她把漫画书放到了一旁,看向了我这一边,我也止住了已经要起来的身子,重新坐下。

『这本漫画主要讲的是,嗯,主角的那个……』

『恋爱吗?对不对。』

『啊嗯……是的。』

『话说我初中那时候……』

我对理月展开了疯狂的话题攻势。

……

与此同时,二层女生厕所外面。

我打开手机的照相功能,看着自己的模样,其实我是有一个小碎花镜的,可惜不小心忘在家里了。

这时手机闪过一条信息,是英橘发的。

『美桃我忘带纸了……』

『呼呼!人家睡着了呢。』我笑着回复,有点想捉弄她的意味。

『你睡着还能回复我嘛!!!』

英橘总是有点急躁,可我十分清楚,她的心思其实很细腻的,急切的言语下也很有逻辑。

『好or不好?』

『给个痛快。』

『哎嘿嘿,你求我啊。』我露出愉悦的笑容,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但也没关系了,我这样想着,我和英橘从小就认识了,只不过初中三年被迫分开……

也许没有那分别的三年,我便是英橘最好的朋友了,我这样想着。

『……』

看着这串冒号,不知为何,我有点心情低落,也许在以前,她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吧,而现在她的确犹豫了?为什么要犹豫呢?我不想再深想。

『好吧好吧,这就给你。』

英橘很顺利地出来了,说了声谢谢,而我本想着和她一起逃课来着,毕竟这种单独相处的时间十分难得,但她径直地往外走,我又不太好意思说。

『怎么不叫我小桃子了哎,好伤心。』我跟在她的后面。

英橘的肩膀抖了一下,微微驻足,等了我一会儿。

『你会伤心?』

我面对她的疑惑,很快点头,『当然了,英橘不也会吗,人人都会伤心啊。』

『你如果会伤心……』英橘没有说下去。

我闻言有点不知所措,忽然耳旁觉得痒了起来,微微低头,用手指捏了捏耳垂,有点难以抬头的感觉。

这件事难以解释,本来约定好的二人,却有一方失约离开了,不是一个星期,一个暑假,而是初中三年。

依稀记得六年级的拉钩笑语,但小时候的承诺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我寻觅着一丝可以慰藉心灵的理由,得来的却是更难明说的难受。

『呃……对不起。』反倒是英橘率先道歉,用略带歉意的眼神看着我,这眼神似乎让我窒息。

就好比溺于水底深处的感觉,凉凉的水只管涌入我的身体,肆意侵蚀着我,硬骨仿佛都被泡化,失去力气也无法挣扎。

我面带微笑,沉入海底……

『没关系的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