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恐惧

作者:天花板上的一颗蛋
更新时间:2021-01-13 18:58
点击:1212
章节字数:30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章 恐惧


带着有些怅然若失的心情回到宿舍。


在室友的吵闹声中完成今天的作业。


我瘫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中闪过的全是她的影子。


我到底在在意什么?


问题不是都解决了吗?


就算这样告诫自己,脑海中的片段也依旧自顾自的播放着。


从遇见她开始,相处的各个细节,甚至连以前忘记的一些回忆都逐渐复苏起来,确实分组时分到过她,上电影鉴赏时也留意过那头金色长发。


如她所说,在我的记忆片段中,她不是一个特别外向的人,要是她像如今这样恬躁,我怕早就把她当成麻烦对象,刻在脑子里了。结果现在想起时,却只剩下模糊的画面,只有这家伙说话不太分得清主次,还有脑子不好使的感想。


也许就是这样讲话轻飘飘,且天生就蕴含着的娇媚气质,才造成班里同学对她的误解,留下了轻浮的印象。


那么这样并不是特别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为什么突然转了性子来邀请我同居呢?


喜欢我?说实话她们都没什么交集,可能有一点点好的印象,但决不是目的。


寂寞?可能是,但哪里不对,为何会这么急呢?


床铺下依旧响着室友们的说话声,时不时打断她的思绪。


“哎,原来一只小鹅是养不活的。”


“为什么?”


“因为鹅想妈了呗!”


“想个锤子妈,鹅是群居动物没有小伙伴会不吃不喝,自残拔身上的毛,然后死掉。”


“这么极端的?”


“你小时候也一个德行,离开大人就哇哇大哭,小鹅如果没有其他鹅的陪伴,会对周围的未知事物产生恐惧。”


……


对啊,恐惧。


只有恐惧才会使人急着找其他人搭伙。


都敏若应该在恐惧着什么,将这个理由带入进记忆中后,她的一切行动模式都说得通了。


那个鸭舌帽……


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连忙起身下床翻出手机,无视众室友的诧异目光拨通了辅导员的电话。


在走廊里踱着步子接通辅导员电话后,急忙向他要到都敏若的手机号。


拨电话的手指都紧张地颤抖着。


一定要通啊!


怀着这样的心情,电话中终于传来接通的声音。


“谁?”电话中的声音是如此警惕而低沉,但还是能听出主人的特质。


“是我,纪安怡。”


“安怡?”对方的语气明显松了口气,“怎么了嘛?”


“你地址是多少,我去找你。”


“我——我已经不准备找室友了。”


“谁和你说这事,总之把地址给我就行了。”我大声催促着,并走回宿舍,随手撕下一张纸。


在记下地址后,我又叮嘱了一下:“我到了会给你打电话的,千万别听到敲门声就开门,知道吗?”


“——嗯”


对方愣了一下,轻轻回应一声。


我快速套好衣服,冲出门去。


都敏若住所在一个老小区里,向保安报了下楼号后就被放进去。


待走到门前,我确认好门牌号,喘着粗气刚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进来吧。”我差点没认出眼前这个散着头发的是谁。


之前花过妆没看出来,她眼睛周围一圈黑眼圈。


“哈—嗯。”


踏进老旧的防盗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和空调冷气,身后传出几道锁门的声音。


好久没进过别人家了,有点紧张。


“不好意思,没拖鞋了,要不你穿我的吧。”眼前这位素颜后更显清纯的美女抱歉地笑道。


“不用了,我光着脚就行了。”我慌张脱下鞋,放在门口。


“要不我去楼下买双吧,因为家里也没人来所以没准备备用的。”她说着就想去开锁。


“不用,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跑出去。”我拉住她的胳膊,责备道。


好纤细。


“说的也是。”她拘谨地笑了笑。


“你来的好快。”


“我打出租车来的。”


“总之先坐下把事情说清楚吧。”我就这么顺势把她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刚刚屁股坐牢靠,眼神还没对上,都敏若又想到什么似的站了起来,笑着问道:


“你要喝什么?”


“酸奶、柠檬汁、乌龙茶。”她手指一动一动地列举着。


“啊,茶就行了。”


被这么一问就感到口渴了,也归功于此时的气氛真的有点压抑。


“等一下哦。”


说完她就急急忙忙地跑到冰箱前,之后又不知为何转到橱柜那边翻找半天。


看着她那副不擅长接客的模样,我不禁在心里笑了起来。


咚!


她将一大瓶装的乌龙茶立在我面前的桌上。


“请用请用。”她摊开手请着。


我看着她的笑脸,不禁吐槽道:


“你当我是尼斯湖水怪吗?”


“但家里也没有其它杯子了,我又怕你嫌弃我的杯子,没事的!你就这么嘴对嘴喝就行了,我不嫌弃的。”


我无奈地瞄了她一眼,打开瓶盖,将水灌进喉咙。


当然是隔空倒的,并没有挨着瓶口。


“我算是彻底了解你没有朋友这一事实了。”


喝完茶后,终于感觉人清爽了一点。


虽然身上还是黏糊糊的。


“我没骗你吧?”她坐在旁边傻笑着,好似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一般。


嘛,虽然我也没有朋友,拜我的经济和性格所赐。


话说,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坐到我边上的。


“是,你是没骗我,但你瞒着我一些事了对吧?”我直视着她的眼睛。


“嗯。”她撇开视线,刚才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


“是有人跟踪你?”


“哎!你怎么知道的?”她惊讶地看过来,但又不好意思地移开。


“是那个帽子男吗?”


“可能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因为他每次的装扮好像都不一样,所以我也不太确定。”


“ 报过警了吗?”


“嗯,但警察说这件事还属于我的臆测,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和侵扰,所以无法立案,只是建议我找个人陪着。”


“是吗?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又不知不觉拿起茶喝着,等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嘴巴已经沾上瓶口。


“一个星期前我就接到过那个人的电话。”


我看着都敏若腿不自觉地放在沙发上,手紧紧的抱在胸前,眼睛像凝视着什么似盯着前面。


“半晌都没声音,‘我在盯着你’,他只说完这一句话就挂了,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


“但第二天,他用不同的号码又打来一通电话,我正走在路上,他直接说出了我当时所在的位置,而且阴森森地说着‘我在你后面’,等到我回头时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之后我就经常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看,校园内,街道上,图书馆里,而且每次那人的打扮都不一样,现在看到同样身材的人出现我都会害怕。”


“我都不太敢走人少的地方了,每次都在学校图书馆呆到下班高峰期才敢回去。”她声音颤抖着越来越低。


渐渐地,她的身子也蜷缩起来,整个人都团成一个球,只留下纤弱的背影。


看到她这幅样子,我不禁有点动容,于是凑上去揽住她,感受到她身子微微抖动一下变得僵硬,于是轻缓缓摸着她的背,尽可能温柔地说道:“没事了,我会保护你的。”


“嗯。”她带着哭腔钻进我的怀中。


香软的身子紧贴住我,背部被她的手牢牢搂着,她的脸顺着我的胸缓缓移到锁骨处,能感受到她啜泣而来的湿润灼热的气息,混着头发里的洗发水的香味熏陶着鼻腔。


“那、那个,我身上全是汗。”意识到自己有些心猿意马,我磕磕巴巴地想找借口逃离。


不对,不对,这也不是借口,确实我跑到校园口又在小区里奔走出了很多汗。


“没关系,我很喜欢,是安怡的味道。”


“什,什么,我身上有味道吗?”我有点羞耻地问道。


“嗯,很香的味道。”她埋在我的胸前闷声说,过了一会又坏笑道,“不对,是很色情的味道。”


我理解完这句话含义的时候,下面就传来黏滑的触感,从锁骨处顺着脖颈到下巴。


这家伙竟然在舔我!而且是舔我的汗液!


意识到这点后,忍不住给了她一记爆栗。


“哎呀——唔——”


“别给我得寸进尺!”我举着我正义的铁拳这么警告着。


这位罪犯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捂着脑袋一直在那呻吟。


说实话,因为事情太过突然我可能没怎么收力。


“没事吧?”


“好疼——”


“抱歉,我不该这么用力,再说都怪你搞这种恶作剧!”


“我才没恶作剧呢!”她终于抬起头来,露出水汪汪的眼睛,宣称着,“那是我真心想这么做的。”


“意思是你真心想要犯罪吗?”


“女人搞女人怎么能叫犯罪呢?”她一脸无辜的表情。


没办法,我只能再次举起正义的铁拳说道:


“你这个算不算犯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肯定是正当防卫。”


“别,我错了,安怡大人,我再也不敢了,我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的。”她抱住双手求饶道。


“唉——”我叹口气,“你能打起精神就行。”


“嗯,只要有你陪我。”她又打算凑上来。


“别过来,我想洗澡了。”我慌忙按住她的脸阻止她的前进。


这家伙怎么这么粘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