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不要硬撑。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1-01-12 14:21
点击:225
章节字数:41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昨夜的任务很奇怪,都算不得一个任务,叫人不知该做什么。九一还有些纠结,月白却丝毫不去理会。她只需要陪着季无念,用一句“我累了”,叫她乖乖得被自己抱在怀里。


活着已经这么难了,就不要再用虚伪的笑脸徒增劳累。


月白需要休息,季无念也是。


她们运气不错,刚到此地的明云几人白天才来客栈拜访。他们到了之后先去林家,又到昨日震荡处探查。今日进城,寻到了季无念气息,这才来问。


季仙长一夜不算安稳,一早起来又拿了纸笔伪造信件。昨日月白的一箭被她归到了“慕天问”头上,而季无念自己也是跟着“慕阁主”来此。


“您竟见到了阁主?”明云领头的姓尹,与身后的师弟们对望一下,赶紧又问,“阁主可有什么话留下?”


“慕阁主留了信件。”季无念将写好的信纸递出,还装模作样的,“这仙门多用玉简,没想到慕阁主还如此老派……”


“阁主曾言,‘立云端而不忘黄土’。”尹文接过信纸、昂首挺胸,“求仙问道乃机缘,俗世凡尘是归处。不可忘本。”他拆了信件查看,皱起眉头,却没说话。


季无念见他眼神向自己飘来,明知故问,“怎么了?慕阁主是说了什么?”


“阁主言……”尹文回答得有些犹豫,“魔修来此,乃是为一天地灵宝。虽不知具体为何,但若被夺、则会损伤这一方灵脉,以后生命难存……她有事要查、无法久留,要我们设法守住此地,决不能让魔修如愿……”


“……原来如此。”


季无念正与明云几人说着,客栈外面又进来了好几人。领头的一男一女皆是道家打扮,后面跟着几个弟子也是干练清爽。尹文比季无念更早注意来人,起身先行礼,“六离仙长,欧阳仙长。”


季无念本背对着,这会儿心里其实有点不情愿,但转过身来,“师兄,欧阳。”两人身后的三清弟子给季无念说“仙长好”,欧阳却有些不耐烦,直接问,“管笙呢?长河呢?其他人呢?”


“管笙在楼上。”季无念回答,“洛长河……在另一间房里,至于其他人……”


湮灭。


她的神情说明了很多。欧阳是个急性子,昨夜知道出了事便跟着六离赶来,此时也是对个眼神就往上走。她后面跟着两个净语峰弟子,也是面色不好。


六离目送他们,再回来与这里的几人打招呼。尹文他们大致也知道了发生之事,此时不好说什么,反倒是六离先言,“之前我三清曾缴获魔修所用罗盘……”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八角盘来,中间圆形一圈,内有指针。“这是我齐悦长老做的复刻,你们以此为寻,说不定能找出魔修目的。”他还拿出一瓶药来,“还有这个,是我三清所做的清气丸,虽不一定有慕阁主所送之完全功效,但总有些用处。”


尹文也不推辞,“多谢六离仙长。”他又拿出手里的信件,告知六离其中内容。“我等本就要相助本地,又有阁主亲信,自然会留守于此。不知仙长你们……”


“其他诸地多现魔修行迹,我三清弟子也大多分散……现下时节,可能也派不来更多人手。”六离似有似无得看了一下楼上,“不过欧阳长老应该打算留一留,或为助力。”


其实再多人手都比不上一个元婴长老,尹文一拱手,“多谢。”


六离摇了摇头,没接。


欧阳本不是为了明云来,这声“谢”、无用。


“无念。”六离这时转向一直没说话的季无念,“你也与我一起回去。”


六离会亲自来,本就有季无念的原因。这个小师妹一直在外,他不知怎得就是不安心。季无念还总不告诉他自己在哪儿,叫他更是忧心忡忡。昨夜一听闻她在这里,还差点遭遇元婴魔修,他便连夜启程,不能叫她跑掉。


“我……”季无念想反驳,但看外人在此,还是顿了顿,“这事儿一会儿再说吧。”


正好欧阳又下楼来,面色比刚刚还要严峻。她的火气都写在脸上,肌肉都在颤抖,“那群畜生呢?”


“……”这个反应实在是意料之中。季无念回她,“昨日、被慕阁主一剑碾成灰了……”


“啪!”一张木桌炸裂灰飞。


“怎么能这么便宜他们!”


六离赶紧上前劝,季无念则是赶紧往一旁去安抚掌柜。又递出一粒大银,她也回身怒喝,“欧阳!”


欧阳一愣,左右看看,只见客栈中为数不多的人都惊恐相望,有几个还贴墙要跑。一见欧阳目光,那几个好似浑身一抖,赶紧往门外冲出去。


狼狈的身影有些讽刺,欧阳狠狠得顿了一口气。


“真是不好意思。”季无念还在安抚掌柜,直接拿出一张银票来,“这几日的店我们都包了……”


店家不敢收,“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要、要惹事的话……有人去报官的!”


“……我……”季无念在心中叹口气,正要说话、外面又来一声。


“谁!”


“是谁在这里闹事!”客栈门口又冲进一群人来,各个穿着官服,腰间佩刀。领头的身前还有一个“捕”字,刀出鞘、尖指前,“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我乾方城闹事!快跟我回衙门去!不许反抗!”


这里一个个都是仙门子弟,要走要打其实都不是官兵说了算。可实力不是道理,讲道理又很麻烦。还是季无念先迎上前去,“这位官爷,我等乃三清弟子,到此处是为调查城外异象,刚刚是我同门不小心弄起一些骚动,还望见谅……”


“三清?”来人狐疑,扫过眼前这人,“你是长公主的同门?”


季无念在皇朝的名头响亮,她在三清之事也是众人皆知。季无念有些无奈,“是,我是她同门……”


“这位捕头,”见那捕头还是有些不信,季无念又说,“此次实乃无心之失,刚刚我也向店家做了赔偿。”她扫过这里众人,说道,“若您还是不信,我可与你回趟衙门,向县丞解释。你看如何?”


六离觉得有些不妥,上前一句,“无念……”


“……无念?”那捕头听一句去,顿感不对,“无念?”


那、那不是长公主名讳么???


眼见着捕头瞪圆眼睛,季无念赶紧堵住他的话,“造成骚动实属抱歉,我愿与你去县丞府衙。我也正好有事想与县丞说,还请捕头带路。”


“你、你……”那捕头愣了好几下才在季无念的眼神中稳下来,让开路来,“那、那请……”


季无念回头望一眼,“师兄,你在这儿等我一等,我去说一说。”


她要说的必然不止这一点“骚动”,六离也没办法,只能随她去。人间事是季无念的长项,他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她走后又去安抚一下掌柜。


季无念被请去城里府衙。那捕头先去与县丞说,便是要在后堂接待。那县丞在见着季无念时还有些怀疑,但看见她手中牌子后、又立马毕恭毕敬。


“下官见过长公主!”


那牌子金玉作,细雕龙凤,中刻一“念”字。这本是皇家用的令牌,其他皇亲都以“季”字为刻,只有季无念的特殊。那捕头也在一旁,一下瞪直了眼睛,“你、你你你……当真是长公主!”


“……嗯。”季无念只能苦笑,“此次城外有异,我与师兄前来调查,无前准备,才不得已先住客栈。让民众受惊实属无心,还希望钱捕头能再帮忙安抚一下。张县令,可否为我等备一处隐蔽小院,最好在城外……不要声张……”


“自然。”


那县丞还算冷静,捕头却一下变了脸色,看着季无念又惊又喜,“长、长公主竟然知我名姓?”他一下子不知道要做什么,拍了两下大腿。“哦、对!长公主放心,那掌柜老田就是有些怕事,我去与他说几句就好!”


这捕头也是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看着季无念眼中泛星,叫季无念都有了些无奈感。她又向县丞安排了几项封山封路的事情,还有因山林封道会影响的生计问题,林林总总说了快一个时辰。她本想隐去身形御剑而走,可想想反正也已经被人知道了、还是走了后门。


府衙后门是个清净的小巷,要拐个弯才能走到街上。现在差不多是早市结束的时候,又有不少摊主在收。其中一个小摊边坐了个小姑娘,面前摆了碗烩面,又一笼屉的灌汤包,乍一看是比她脸盘子都大的两盆,也不知她怎么吃得完。


季无念坐她身边去,直接拉着她的手、抢了她勺子里剩下的半个汤包。


还好店家给的勺子够大、被牵着的手也够稳,不然这一勺皮、肉、汤,也不知会不会撒到身上。


月白这姿势是反手,有些不舒服,勺子还未收回便用另一只手给她递了一双筷子。在季无念夹汤包时,便又把面前的羊肉烩面推了过去。


烩面的羊汤是飘着油的淡黄色,里面放了个白白的瓷勺。季无念拿起勺子的时候还覆了一层油脂,一会儿就被汤包整个盖住。她咬一口,汤包里的汁水从咬破的小洞中流入口中。现在不那么烫了的液体其实有一点点油腻,可胜在鲜美。配上不经意间掉落的一点点肉沫子,不太精致、不怎么完美,却是与这人间烟火相称的美味。


她一口吃不完也喝不完,在勺子离开时刻意前倾,让没有被饮尽的汤汁掉落时不至于滴在别处。就是她忘了下方是同样有汤水的烩面羊汤,这一下一滴、还是差点溅到她衣服上。


不过只是“差点”,季无念不太在意。她再一口清净勺中,向月白说,“小霜爱吃这个,再买一屉给她吧。”


“好。”月白有在慢慢教导秦霜辟谷,不过有爱吃的、她也不会阻拦。


小徒弟摆出一副月白的神情就很有少年老成的味道。季无念一手捧着烩面,一手拿着筷子,分明在喝汤,眼睛却总看着她。


“师尊?”月白正招手叫摊主,注意到她的目光,投来一个眼神。


大人对自己披得皮都捂得牢,季无念就是觉得有趣,笑了笑、继续喝汤。


摊主过来,说正好还剩最后一屉,就是有些冷了。月白倒也不在意,递了银钱,连着屉一起买下,还好拿些。收了的吃食直接上了长夜中秦霜的桌,月白分了神陪她,但主要注意力还在季无念这里。


毕竟这位师尊今日眼神可疑,总往她这儿瞟。


“……难道不是看你这个样子好玩么?”九一猜测,并觉得自己很对。


“……”大概是有好玩之处,但月白并不想承认。她自管自得吃个汤包,就是把汤倒进了小碗了,只吃皮肉。这汤虽好,对月白来说却有些油腻,吃了几个、她还是喜欢这般吃法。


“除了这种,汤包也还有碗大的。”季无念放了汤碗,向她笑道,“看来你是吃不了了。”


“尝尝还是可以的。”月白回道,看她,“师尊都安排好了?”


“嗯。”季无念点了点头,“你呢?”


月白点点头,“弄好了。”


她一早便去了该去的地方,做了该做的事。这里的只是空间阵的一部分,是类似于北地那样的地方。月白将柬衣的守护结界毁了又自己重新布阵,将阵脚藏起、确定不能再由他人找到。其实按照原本的设计,时空大阵的本身都该是在此世底层,几乎接近另一空间的地方。这样是为了保持稳定和不为所扰。大概是因为柬衣并没有月白这样的能力,才选择了退而求其次的手段。


本来按柬衣的能力、应该也没什么。只要无人可近、便是同一效果。可现在的守护阵弱成那样、就很容易出事……


月白的沉思被手腕上的热度打断,刚刚放下汤碗的季无念手掌比平时要烫。这会儿碰着她,还有暖流传过来。


“你要不要回去休息?”季无念变得稍微严肃了些,“不要硬撑。”


月白昨日一箭就负伤,今日忙一早上,感觉伤更重了。


“无妨。”月白确实有些不舒服,但也还好。她抓住季无念的手,先问。


“接下来去哪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