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存不存的、重要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30 12:32
点击:259
章节字数:36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卧槽!”


被吓了一条的不仅寻玉,还有跟着月白一起偷窥的九一。小胆子系统没事儿就和大佬一起看第一人称纪录片,一惊一乍的。


“……她这是做了什么呀?”九一想拍拍自己不存在的小胸脯,惊魂未定,“怎么脸变成那样?”


月白没回他,继续关注愣了一瞬的寻玉是如何叫手中人抓住时机、挣脱逃走。那本是把守重重的魔将府邸,霜晨体内还有他刚刚下的清蛊,寻玉分明能见其背影在自己响指时的踉跄,却不巧正好魔尊遣人来、不想闹大的寻玉只能看她脱逃。


之后追捕的下属说跟丢了,寻玉再寻几日,皆无踪迹。


可逃得了不代表活得了。本想再从她身上问问清楚的寻玉只能遗憾地碾碎了清蛊母蛊,想着那边化作一阵粉尘的样子。


那样的人若不在他手中,活着不如死了。寻玉懂得取舍,下手并无犹豫。


搜寻“蓝宝玉镯”的范围本已缩进魔城周边,寻玉半信半疑、还是使人去找,尤其是那种不太显眼的地方。后来是一个叫常冕的小喽啰找得端倪,竟是在一处山谷中找到了一条密道。他也说不出是什么,但就是感觉奇怪。一个队伍往里走走,便见玉镯浮空、蓝火围绕。


第一个上前的不是常冕,而那个小队领队也因此死得毫无声息。


手下人报来的消息是无法破除结界。寻玉带人去看,用八个金丹魔修换得结界的一瞬空挡,这才拿出玉镯。玉镯离开的一瞬,周边火苗爆裂,寻玉连忙带队逃离,却还是死了多名手下。


不过结果还是好的,魔尊大喜不说,连那片地界都成了魔气充盈之地。之后尊上要筹建军城,寻玉提议那处也就变得顺理成章。


至此,寻玉将军已是魔尊面前最受器重之人,可霜晨那句“一界换一尊”总在他的脑海里徘徊,与魔尊的一些变化交相呼应,总让他觉得事有隐情。


他自百年前升为魔将,对魔尊的印象总是阴冷忧郁。虽贵为魔界尊主,漆墨却不爱理事。不论是魔界内部争斗或是仙门欺压,他都不管不顾,整日呆在那高居于天的魔宫之中,只是例行接见魔将。寻玉多次见他,这位都只是侧靠高椅、随意听听。


在那时,他的冷漠在寻玉看来是一种王者的威严,因为无敌、所以不屑。魔宫之下皆为蝼蚁,死活不关魔尊事,亦无人可以威胁。


这似乎少了尊上职责,但在魔界、实力才是魅力。


寻玉仰望他,想在自己的平庸之中寻到接近他的方式。


可这样的魔尊、在某一个时刻变了。他的双眼染出红火,他的笑容展露野心。他好像一夜之间对这个世间有了兴趣,直指着某个遥远的目标。


他张开双臂,魔气荡溢魔宫,似风卷狂云。


“把这些散出去、发出去!我要这地下染血、狂气漫天!”


“到时我魔尊迎世、再战仙神!”


“破这一方天地!”


寻玉只觉得胸中泛起一阵阵得狂涌,几乎不受控制。他魔界千年蛰伏,被仙门挤压、妖界不齿,就连那些个阿猫阿狗也敢对他魔修指手画脚、面露鄙夷!可他为魔何错!为强何错!此世本就弱肉强食,若他魔族奋起、必也能叫他界俯首、再不敢欺!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一切发展,寻玉又隐隐感受到了不舒服。


显然在魔尊的目标里,那种神秘的、少有可查的魔气是有极大用处的。漆墨与他们说这样东西的时候手中空无一物,要他们激发自身魔气去感受。寻玉照做,果真感受到意识翻腾,心绪涌动,似乎自身魔气也会爆发。但那好像是一种不受控的力量,对寻玉这种谨慎的人来说、有些难以言说的威胁感。


“你根本不知道漆墨在做什么……”


霜晨的话响在耳边,寻玉越感觉、越奇怪。


按理而言,这魔气只该是魔界拓张外界的工具手段,以此为基、扰乱仙门、破毁人界。可之后魔尊诸多作为,却让他开始觉得这气息才是目的,要寻、要找、要测,甚至还要满世搜寻与之有所感应之人……


为什么?分明只是魔宫分配的一项武器,为何给他的感觉却是如此的被动?


寻玉内心全是疑问,这才开始了自己调查的路,也就有了常冕与谷岳人的北地之行。他还派了另一个人,被柳云霁化身的怪物融了血肉,连个名字都没让季无念记住。


而乌岚之地的魔气便是因为蓝宝玉镯被拿走而爆发,虽成了易于修行之地,也因为玉镯被拿走而滋生了空间气泡。这么多时间过去,那里成了那样危险的模样,被手执问天的季无念变成了屠杀场。


丛生离开,寻玉上位,乌岚选址,魔将起疑……甚至到现在的言辞拉拢,季无念的谋划一环扣一环,仅用几次见面便将寻玉魔将玩弄于鼓掌。


聪明是真的聪明,巧合也是真的巧合。


她见寻玉时乌岚之事还未被提起,可她言语之中已有对城址的暗示。之后的话语里也埋下了寻玉对魔尊的怀疑,但她又怎么知道这样会让寻玉派人去仿冒魔尊宝物搜寻魔气?


她到底……


“月白?”


月白闻言睁眼,正好看季小狐狸走进来。她笑眯眯的,一身白衣,“这么快就睡醒了?”


她往月白身边走,路过了盘着腿的大人,坐在横榻的另一边。见月白的目光跟着她,她便往中间的小台一靠,凑近笑问,“不多休息会儿?”


月白摇头,看向她身上白衣,“去见寻玉了?”


“是啊。”季无念知道自己在长夜中的一切行踪不可能瞒过月白,可大人这一问又有些欲盖弥彰。她撑着下巴,盯着月白脸上,笑问,“月白你听到我们说什么了么?”


“……”听是肯定听到了,但好像承认出来又有些怪怪的。


“……这就叫侵犯他人隐私。”九一讪讪,“原来你还是有点自觉的哦……”


月白不理他,只给了季无念一个眼神。


“我以前见过他,有过一些交集。”季无念懂了意思,顺着月白的别扭劲儿说下去。这样的大人可爱,让她忍不住展露笑颜。“不过是用了另一个名字,叫‘霜晨’。”


月白想一想,“‘霜晨月?’”


“是。”季无念点头,“‘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这是一位将领在战后写成。那时节,他们多受艰险,西风凌冽,长空雁鸣,似是一片昏暗。可战魂无息、战意不阙,他们最终大胜,转换身境。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不知季无念当时魔界一游,是不是便如那将军一战,自此转换、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眼前人在笑,可月白的眼中还有刚刚看到的血。她问,“他给你下了毒?”


“嗯,下了清蛊。”季无念不避讳,说得轻松,“不过我并未真的中毒,就骗了骗他。”


月白看她,眉眼深深,“你知道他要给你下毒?”


“……”季无念对上她的眼睛,寻到她的认真,便低头一笑,“知道。”


寻玉要捉、要毒、要杀,她都知道。


“寻玉表现温和,实际是三位魔将之中心思最深的一个。”季无念给她分析,“丛生一直锋芒毕露、高傲耀人,虽智慧、却太重情;染音残暴、是最像魔的一个,但他鲁莽粗鄙,虽然修为不错、却难为魔尊重用。反倒是寻玉……”季无念此刻不掩饰自己的心思深沉,眼中也冷一些,“能忍、有谋,唯一的问题是心思太多、太复杂,容易陷入自己的怀疑而步入圈套……”


“当时我想引他做事,便刻意迎合了他的计谋……”季无念笑着说,“反正效果不错,还吓了吓他。”


“吓了吓他?”


“我化了一个无面,让他眼睛都瞪圆了。”季无念玩儿心起来,绕一圈又坐到月白身边,“月白、你要看看么?”


“……”月白已经看过了,“不要。”


季仙长觉得可惜,耸了耸肩。


月白看她俏皮,视线落在她的肩线,轻轻相问,“你当时、是要他做什么?”


“替魔尊寻物。”季无念侧过头来,笑对月白,“说来那次寻的,估计也是你的东西。”


她坐在榻边,双腿笔直向前,这会儿转身、便拉长了颈线。她干脆抬起一条腿横在榻上,两手给月白笔划,“大概是这么大的一个玉镯,嵌了蓝宝石的……与你给我的坠子很像……”她想到什么,又笑,“还有你的‘鬼火’……”


月白看一眼她的脸,懒得理她这调皮。就着她环起来的手,月白肯定她的猜测,“确实是我的东西,也是阵的一部分……”她的手自下而上、穿过季无念环起来的空洞,一边一只轻轻握住。“阵脚拿走,一段时间后便是乌岚那般后果,若是拿走的是我姐的东西,后果就会来的更猛烈一些。”


“呵。”季无念轻轻收紧手指,笑问,“灭世么?”


月白看着她修长的指节,轻声说道,“那些被毁坏过、或是有所缺失的地方都应该慢慢修补起来,不然长此以往、此世难存。”


“……”季无念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翻过来,挑起月白的手腕相抵,自手掌开始贴上,“存不存的,有那么重要么……”


月白手一顿,被季无念插进了指间,十指紧扣。


“大人你身体这么弱,若真是一个一个去‘修补’……是不是每个都会像巴林这样负担极重?”季无念抓住月白的手晃动,调皮中带一点关切,“我好心疼啊。”


“……留出一些时间修炼就好。”月白抬起眼眸,正好碰上她弯起来的眼睛,“体质会好起来。”


骄傲的师尊一抬下巴,“那我家徒儿是不是真能五年筑基了?”


“……师尊高看。”月白眼见着她又要亲过来,侧脸躲避却被亲了脸颊。季仙长在她边上呵呵笑着,手还紧紧占据着她的指缝。月白撇开眼说,“这事还没有那么着急,慢慢做便好。”


“嗯。”季无念乖乖坐好,按她之前说的,“我一会儿把单子列给你。”她拉过月白的右手,浅吻手背,“你也不要勉强……”


“我会有分寸。”月白看她,“那你呢?你要做什么?”


“……呵。”季无念稍稍仰起头笑,“大人去修修补补,我便去守守护护咯。”她松开了大人的手,撑在一旁,呼了口气,“我也不知漆墨知道了多少,之后的路、便要见招拆招了……”


“漆墨?”月白注意到了,“你一直直呼其名,从不叫他‘魔尊’,为何?”


“啊……”季无念好像突然意识过来,笑了笑。


“因为他不是‘魔尊’啊。”


之前的剧情串了串。
“十几年前”这个时间段,师尊做了很多的事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2/28 23:07 发表
精华 长评

其实一路看到现在,对世界观的架构和背景多多少少能有些猜测,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对每次更新的期待。

无念似乎一直在时光中飘荡,像风筝一样无法落地,也找不到出口。要说她没有牵绊么?好像也不是。她是皇家的掌上明珠,是仙门的新星,是师长爱护的小师妹,她还有众人爱慕。可这些联系似乎都并不足以支撑她,安静下来的时候,她还是连个酒友都没有的孤独的人。

她在此世中,亦不在此世中。她所愿的人间美好,不知道有没有把自己也算进去。
尽力而为,不论结果。——这种想法不知道算是她的自我安慰还是自我欺骗。她天赋异禀,众人爱她护她却也有人恨她妒她。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她的看起来毫不费力是付出怎样的代价和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无念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做到的事,甚至她都不敢想的事,月白却在翻手之间就做到了。其实看到这里是很心疼的。这些花费巨大的代价甚至几世的经验才能做到的事,她看见月白如此轻松就能做到不会觉得不甘吗?我都几乎想为她大呼一声“凭什么啊”,“既然有这么厉害的人何必要把她困在这个牢笼里呢”。

故事换个方向就可以变成因爱生恨或者因为贫富差距巨大(大雾)发生悲剧,心魔再起从此踏上什么奇怪报社之路。但是还好这是无念,她和月白比起来那么弱小,可是她的内心却也是无人可及的强大。我经常会觉得这故事没报社真是太好了,还好这是作者大大再三保证的超级甜文。

无念内心的强大还有另外的部分,就是柔软和果决。她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很真挚,六离是对她好的师兄她想救,柳云霁在前世对她有恩她想救,甚至齐丰,她从很早就开始与他牵扯,也是想从入魔的路上把他拉回来,还有冷羡,只因为他恢复了意识,她也要救。她很清醒,齐丰一旦动手就要除去,明云保不住也要除去,知道丛生为了阿扬就会毫不犹豫地坑她她也可以付之一笑。她对此世有一种近乎于神的悲悯,可以不计较别人对她做的一切,还好现在终于有个月白可以来心疼她。

至于集“这个大佬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这个大佬明明能开挂身体却过分虚浮”、“这个大佬明明很高冷却过分好色(大雾)”众多设定于一身的月白,她谨慎,防备,有着和无念不一样的清醒和洒脱。看到她从一开始问无念“算计我?”到现在会因为无念不跟她说实话而闹别扭,谁能不大笑着说一句“你也有今天”XD。无念之所以不愿意牵扯月白,也许是因为她真的很珍惜她吧。

说回来其实这个故事最早打动我的地方始于月白问无念何为入魔。无念是这样回答的:
“入魔就是放任自我,随心所欲。只是入魔就像个甜蜜的陷阱,越放任越厌恶,越厌恶越放任,随心所欲之后便是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因为再也没了心。”
读书就是总觉得很多时候可以借书中人物的话一窥作者的想法。这个想法真的太清醒也太触动。大概也就是从那里开始,这个故事对于我来说不再是为了看个消遣。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