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2-20 15:23
点击:265
章节字数:35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烛火闪烁,四周漆黑死寂。

“后路已经被封死,我们只能朝前走了。”觉真叹道。

师妃暄点头道:“不错,蜡烛有限,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得尽快找到出口。”

“是这样,但是……”觉照犹疑地看向婠婠。

婠婠并不在意灼灼的目光审视,只是看向师妃暄:“师妃暄,我和你定个约定如何?”

“什么?”

“没出去之前,我都会和你们精诚合作,绝对不会害你们。”

师妃暄陷入沉思。

觉真凑到师妃暄面前,背对婠婠,低声劝阻道:“师姑娘,阴癸派妖女诡计多端,可千万不要信她。”

觉照也凑上去低声道:“对啊!师姑娘,魔门最擅长两面三刀,不择手段!”

觉真接着道:“现在她一我三,明摆着是因形势不利而暂且假意合作。”

觉照道:“就是就是!”

婠婠不在意他们悄悄说什么,只问:“妃暄,你觉得呢?”

师妃暄点头向二觉示意,然后抬头看向婠婠:“我会考虑。”

随后二觉持着烛火在前面探路,而婠暄则稍堕后。

这条地道很长,走着像没有尽头一样。在里面待久了,就全然失去了时间感。

觉真走在最前面,蜡烛已经燃尽了小半截。

“咔嗒”一声,好像是谁踩到了什么,不等反应,一段石道两边的墙壁就应声射出密密麻麻的无数道短箭。

婠婠和师妃暄因为落在后面一段距离,并未受袭,处于箭势之中的二觉不禁纷纷后退,想要避开袭击。

只是箭矢如雨,纵是高手也不能悉数避开。

一条白色丝带迅疾出袖,卷住比较靠近的觉照,将他向外猛拉。

觉照因丝带之力侥幸脱离了袭击,但觉真却于箭雨中抵挡一阵后身形一顿,随后被扎成刺猬般,缓缓跪地。

“觉真——”觉照悲切喊。

“觉真师父!”师妃暄亦悲呼道。

等到短箭停止射出,觉照心急,第一个朝觉真那边迈步。

谁知才向前踏了两步,就又有“咔嗒”一声,觉照心知不妙,刚准备往回撤,就脚下一空。他本就高大强壮,此刻下坠得更加快速。

他大喝一声,提气点壁想要往外跃,可是只延缓一点下落的势头,未能成功脱离。

值此之际,又是一道白丝带缠绕他的腰间,使得他悬在半空,没有坠下。

觉照朝脚下看去,却见各式利刃树立,隐觉寒光,如果掉下去,一定利刃穿心,必死无疑。

腰间丝带忽又一用力,将自己提了上去,然后就狼狈地瘫落到地面上。

“觉照师父!”师妃暄忙过来查看。

婠婠收回天魔带,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我没事!”觉照难为情回道,然后起身上前一步,对着婠婠合十鞠躬道,“多谢姑娘!”

婠婠微颔首,算是回答。

这次之后,师妃暄谨慎地以剑试探地面,确认没有机关后,才一路朝前向觉真赶去。

觉真身上插着数十支箭,跪倒在地,口鼻流血,早已气绝,只在死前勉力双手合十,如是归寂。

这悲惨的场景告诉余下诸人,地道中藏着无尽凶险。

觉照悲恸将他的尸体挪到靠墙的地方,不禁哭号泣下,师妃暄也跪到觉真遗体面前,面露戚容道:“觉真师父,是妃暄连累了你!”然后低声为他诵念佛经。

婠婠站在一边,平静地看着他们,思绪飘远。

为同门的死而悲伤这种事,是不会发生在派中的。

安顿好觉真尸首后,觉照收敛戚容对师妃暄道:“我们要继续向前走,想办法出去,不然怎么对得起觉真!”

师妃暄点头:“前路凶险,我们都要小心点。”

依旧是觉照持烛在前,婠暄二人在后。

“多谢。”师妃暄靠近婠婠轻声道。

“嗯?”婠婠才反应过来是在和自己说话,“无事。”

“我答应你了。”

“什么?”

师妃暄虽没有看她,但语气温柔:“合作的事,我答应了。”

婠婠第一次听师妃暄用这样发自内心的温柔语调同自己说话,不由得心中一软,轻声道:“好。”

走了一段后,竟然遇到一道厚重的石门,这是入地道后遇到的第一道门。石门从中间分为左右两扇,以一道横直厚重的石板相连,石板两侧各有一块可以转动的圆石钮,上有一道刻痕,这一切便构成了一整块石锁。解开石锁上的机关,就可以打开门。

三人齐齐凑到石锁前观察。

觉照最先一拍脑袋愤而退后:“这要我劈柴挑水都可以,但是这劳什子机关,我是怎么都搞不懂的!”

师妃暄也摇头道:“我……我也不太懂。”

婠婠看着石锁陷入沉思。

师妃暄问:“婠婠,你懂这石锁吗?”

婠婠迟疑道:“我或许可以试一试。”

觉照大声道:“婠婠姑娘,你便试试吧!”

婠婠看向身边的师妃暄,她点头示意,然后往后退一步,留婠婠足够的空间来解开石锁。

婠婠站在石锁前,很是认真地看着石锁,然后双手覆在两个圆石钮之上,左边圆石向左按刻度旋转二下,然后右边圆石向右按刻度旋转五下。

她停手之后,一时没有动静,三人正在以为解锁失败的时候,却听到“轰隆”一声,石门奇迹一样缓缓打开一道缝。

婠婠心中暗想,之前无意中听师尊念叨的口诀,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正在三人欣喜之时,门就静止不动,不再张开。婠婠凑上前想要仔细观察是什么缘故,与此同时,她感觉到吸入了有毒的气体,因为头脑开始昏涨,内劲紊乱。

“嗖!嗖!嗖!”紧接着三道利箭从门缝中接连射出,距离婠婠只有咫尺之距。

婠婠在吸入毒气的情况下依旧应变极快,以袖拂挡两支箭,但当要去挡第三支箭的时候,内劲忽然一泄,动作一滞,这应是毒气真正的效果。

那支箭呼啸而出,直指婠婠心脏部位,她看着利箭飞速袭来,可是身体却一时跟不上思维,无法避开。

在这一刻,婠婠想,这支箭等下没入自己体内,应该会直接取了自己性命吧。这样死好像有点窝囊。

就在婠婠准备接受现实的时候,忽然身上被人用力地拍了一掌。这一掌的力道让她身形向左倾斜,堪堪避开了利箭。

然后就听到箭入血肉之声,同时有人闷哼一声。

婠婠回头看去,只见利箭狠狠地扎在师妃暄左肩,箭尖没入骨肉寸许,师妃暄右手按住伤处,但鲜血已从箭头处淌出,渗湿了衣衫,浅青之中一片艳红。

师妃暄低头咬紧了牙,一句话都没说,然后右手在伤处附近快速按了几个穴位,以求止血。

这是婠婠自遇到师妃暄后,第一次见她受这样的皮肉伤。竟然不是因为和自己对战,而是为了……救自己?

婠婠想不了许多,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扶住身形踉跄的师妃暄:“妃暄!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很快围过来的觉照打断:“师姑娘!你怎么样?”

师妃暄倒吸了口气道:“没……没事。”

所幸此刻并未继续有暗箭射出,婠婠连忙扶着她倚到墙边休息:“师妃暄,别逞强了。”

婠婠仔细看了看受伤处,血已经渐渐止住些,幸好没有伤到要害和血管,可以及时把箭头拔出。

婠婠问:“有金疮药吗?”

觉照赶忙道:“我有!”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小的纸药包递给了婠婠。

婠婠眉头深锁,专注地看着箭杆,然后将手伸去:“会很疼,你忍着些。”

“小心。”师妃暄喘气道,“箭上有毒。”

婠婠乍闻不由得抬眸,正对上师妃暄的眼神。

她发现师妃暄的脸色竟有些苍白,几缕发丝微乱于额前,额上渗出一层细汗,眉头微蹙,但眼睛却定定地望向自己,目光澄澈温柔,似言似诉。

这一眼令婠婠觉得心中一滞,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眼前的师妃暄。

如果不是心中还有一丝清醒,她几想伸手拂开师妃暄已经乱了的发丝。

婠婠强行静下心神,将眼神移向箭杆。

“不过这毒应该要不了性命。”

“我知道了。”她的手握紧箭杆,低头问,“师妃暄,你之前给觉真师父念的是什么佛经?”

师妃暄下意识回道:“是拔一切业障根本得……”

还没说完,师妃暄又闷哼一声,原来婠婠趁她不注意迅速拔箭。

“……生净土陀罗尼经。”

婠婠温柔含笑道:“是吗?真是奇怪的名字,我都没听说过。”但是手中如蝶飞燕舞一样动作不停,先是快速将这片衣衫褪下,接着掌中用劲迫出毒血,清理后在伤口处敷上金疮药。又从自己身上扯下一片布,给师妃暄左肩结结实实地包扎起来。

觉照早已自觉背过身去。

“其实又称为往生咒。”

“哦这个我听说过。”婠婠边回边继续包扎。

师妃暄知道婠婠是想引开自己的注意力,不过一时却无法把眼神从婠婠侧脸上移开,她很想看清眼前这个人。

竟陵初见婠婠的时候,虽起了疑心,可也知道她生得极美,仅是凭着外貌就叫人无法狠下心去恨她。而她现下专心致志地为自己包扎,是平时难得一见的模样。

柔和、担忧、镇定,还有些自己也说不上的感觉。

和从前所见的言笑晏晏、逢场作戏的她都不一样。

高手对战,总是希望可以摸清对方的心理和套路。可是婠婠对于师妃暄来讲,一直是一团迷雾。单是她的笑,有时是杀意,有时是调侃,有时是习惯,根本难以捉摸,这便使师妃暄无法抑制地对她产生好奇。此时此刻,师妃暄竟觉得好像触摸到了一点真实。

她心中忽然想,如果和婠婠不是正邪相对的宿命敌手,会怎样呢?

在婠婠完成快要完成的时候,师妃暄将目光移开,看向别处。

婠婠将衣衫拢上,舒口气道:“好了。接下来就等伤口结痂了。你左肩受伤,不宜有太多动作,少运功,小心又撕裂伤口。”

师妃暄颔首道:“好。”然后又补充“多谢。”

“有什么好谢的……”婠婠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本来……也不该是你受伤。”

师妃暄浅笑:“你帮了我,谢你是应该的。”

觉照也回过身,对着婠婠感激道:“又得谢谢姑娘了!”

婠婠起身,背对他们,喟叹道:“你们这两个人……真是一脉相承的死脑筋。”


等到要写感情的时候觉得自己好低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xanxus3333
xanxus3333 在 2020/12/18 17:11 发表

标题:吊橋原理

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吊橋原理吧!因為在危機中,所以對方只要有一點優點表現出了就會被放的很大,更何況是救命之恩,根本不需要放大就能讓婠暄眼中只有彼此了,再者之前在十八章時「待看到邊不負對婠婠做髮上試花的親密舉動的時候,師妃暄心頭忽湧上難以說清的鈍悶……」就已經預告妃暄對婠婠有不一樣的感情了
,而婠婠也是,在最初的時候就已經對妃暄很好奇了,
見面時也沒有辜負婠婠的期望,而層層遞進的的結果就是現在她們的感情真正發芽的時候,種子已經埋下也開始發芽了就看什麼時候長成茁壯的大樹了,好事多磨,
祝福她們。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