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终幕(二)

作者:blarcher
更新时间:2020-12-27 22:58
点击:313
章节字数:34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终末的狂气随风而至,雷霆忽闪,黑色骑士无言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拔掉身上的碎片,大英雄阿喀琉斯一脸欣慰地看向来人。


“我就知道你会你会来这里,叛逆的骑士,却一次都没背过主呢。”


saber没有回话,只无声地守在间桐附近。


——杀了他!杀光这里的全部!


再使用一发令咒,老头神情激动地怒吼道,狼狈之姿尽显于世。


越接近死亡便越是丑陋,提耶利尔在心中笑道,人这种生物还真是愚蠢。


而众人面前,黑色骑士宛若死神,巨大的气息在他剑上聚集着。


举起,挥下,动作简练的可怕。


呼唤而来的,是今晚最为壮观的地狱。


狂风席卷,大地崩裂。


虹之光化作黑云,剑气扫荡之处,有形之物尽皆粉碎。


冬木的废墟上再添一刀瘢痕,有如拖曳横钩划过,气旋在撕割出一条条深壑。


何等的霸道。


被saber的剑气给震慑住,英灵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总算,不装了吗?”


欢喜近乎于狂烈,震碎身上的所有碎刃,不顾肩上的伤,阿喀琉斯血液开始沸腾。


而对于自己砍偏了方向,黑色骑士重新审视了自己爱剑一眼,这才发现其中的异样。


黑色的剑柄,上面镶嵌满了远坂那边送来的宝石,所以影响挥刀的手感。


但没关系,新的重量,自己已经能适应了。

终末的狂气随风而至,雷霆忽闪,黑色骑士无言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拔掉身上的碎片,大英雄阿喀琉斯一脸欣慰地看向来人。


“我就知道你会你会来这里,叛逆的骑士,却一次都没背过主呢。”


saber没有回话,只无声地守在间桐附近。


——杀了他!杀光这里的全部!


再使用一发令咒,老头神情激动地怒吼道,狼狈之姿尽显于世。


越接近死亡便越是丑陋,提耶利尔在心中笑道,人这种生物还真是愚蠢。


而众人面前,黑色骑士宛若死神,巨大的气息在他剑上聚集着。


举起,挥下,动作简练的可怕。


呼唤而来的,是今晚最为壮观的地狱。


狂风席卷,大地崩裂。


虹之光化作黑云,剑气扫荡之处,有形之物尽皆粉碎。


冬木的废墟上再添一刀瘢痕,有如拖曳横钩划过,气旋在撕割出一条条深壑。


何等的霸道。


被saber的剑气给震慑住,英灵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总算不装了吗?”


欢喜近乎狂烈,震碎身上的所有碎刃,不顾肩上的伤,阿喀琉斯的血液正在沸腾。


而对于自己砍偏了方向,黑色骑士重新审视了自己爱剑一眼,这才发现其中的异样。


黑色的剑柄,上面镶嵌满了远坂那边送来的宝石,所以影响挥刀的手感。


但没关系,新的重量,自己已经能适应了。


于是在令咒的加持下,第二道斩击应声挥下。


霓虹剑 Caladbolg,白之剑可吸收魔力,暗之剑可无限制地将魔力爆破。


换句话说,这是一把输出无上限的宝具,只要魔力的供给足够。


寻常的解放,受制于自身的魔量,最多不过灭城的效果。


但在令咒与远坂家宝石的加持下,此刻的剑气,足以让大地都为之颤抖。


远坂家数十年的积累,即将在这一击之中爆发。


黑色的暗影徘徊在冬木的上空,被寒风割破面颊,希腊的英雄放声的笑着。


“不愧是你啊,竟然给我如此之礼遇。”


那自己也没必要藏了,本来还想着对付劳拉时再用的。


诅咒的魔剑破土而出,如同流动的气体般凝固在英雄面前。


认出那把剑的不详之姿,提耶利尔惊叫出声:“Tyrhung?!”


不光是他,连数公里外的远坂一并看得傻眼。


而破碎的教堂外,挡在离去的Lancer面前的,是某人释怀的面容。


“你放过他们了呢。”


某人笑着,漫步向Lancer靠近,女骑士却惶恐地后退着。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已经抛弃你了...”


“抛弃不掉的哦,就像你爱着羽斯缇萨一样,我也爱上了你。”


骑士慌乱着:“不要过来!!那个人...她会杀了你的!!!”


克莱尔却并未停下脚步:“如果有我陪你,你还害怕死吗?”


被凡人逼的后退,最后绊倒摔下,骑士像个女孩一样紧张,最后无助地被女人抱入怀中。


“没事的,马上就要结束了,缠绕你的这六十年的恶梦。”


握住弑主之剑的瞬间,Rider看见了梦的结局。


那是克莱尔找到他的时候,所描绘出的画面。


——你是想叫我背叛劳拉吗?别开玩笑了,我还没下贱到背叛战友...


——喂,rider,我问你,你晓得为什么特蕾莎最后会将你过继给我吗?


——为什么...不就是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所以...


——所以...明明劳拉即将复活,为什么还要将你交给我呢?


——你的意思,特蕾莎她....


——希腊的大英雄啊,跟随她们这么久,你还没看出来吗,那两人的心愿。


紧握住诅咒之剑,自己总算明白了,自己最初的御主,特蕾莎死前在哭什么。


那是在那人梦里见到的事。


梦里的特蕾莎才十一二岁,却已意识到了她爱上了那个女人。


师父?母亲?不论是以怎样的眼光,自己都爱她爱得深沉。


所以接受不了,那人给自己安排的使命。


——我说,蕾啊,你的名字跟我妈妈是一样的哦。我啊,最喜欢妈妈了,所以我杀了她,一直后悔至今。


——蕾啊,千万别忘了哦,魔女的使命是完成最伟大的亵渎。


——美丽就是为死亡而存在的呢。


——蕾啊,你觉得我美吗?


真是个蠢女人呢,自己的御主...但是我懂她。普利斯特死去的那天,自己跟她一样的愚蠢。


拔出魔剑的刹那,英灵再次回忆起此生最为痛苦的时刻。


身体被诅咒的黑甲披覆,Berserker阿喀琉斯在此降临。


面对扑来的剑气,只回击一剑,狂风瞬间被扑熄。


静,安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望了眼自己的手——原来如此,berserker是吸收,Lancer是雾化,到自己变成泯灭了么?


这种无实感的强大,当真是邪道啊。


被令咒驱使着,saber毫无感情地再次砍来,自己只挥剑一挡,对方便已飞出五十米开外,真是可怕的强化。


黑色骑士机械般再次突进,但此时的rider,已失去了玩耍的乐趣。


被诅咒之剑贯穿胸膛,直到躯体化作灰烬,黑色骑士才恢复神智。


那眼神分明在嘲笑:“你堕落了啊。”


英雄倒也不否认:“啊,你倒是忠义了一把。”


“我被远坂骗了...不对,他也没骗我,忠义么?那确实是梅芙给不了我的。”


金发化作金光散去,留下的只有阿喀琉斯一个人落寞的背景。


望着手里的剑,感受着魔力从内部被索取,心智越发的狂乱,英雄苦笑一声,随后向恶龙盘踞的方向走去。


恶龙盘踞之处,远坂在地上跪着,龙却丝毫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你是在愚弄我吗,觉得跪了我就不会杀你?”


远坂低声答道:“您自然是不屑杀我的,但跪着我更放心些。”


“你还真是聪明的让人讨厌啊。”龙嗤笑道,“不过也好,英灵只剩两个,圣杯总算是要完成了。”


由间桐家的幼女作为核心,爱因兹贝伦的圣子铸成外壳,赝品虽然是赝品,却依旧包含着原本的功效。


万能的许愿机,那自己的愿望,究竟是什么呢?


“喂,远坂家的小鬼,算计这么多,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吗?”远坂稍稍愣了一下,“确切的说,也没什么吧,目的上看与阁下还有些类似。”


“我是想玷污掉她,而你是想让她被我玷污,这点我老早就清楚了。但遵从着旁人的意志那么久,属于你自己的,远坂久的意志在哪里呢?你想让圣杯被毁,就没有一点的私心吗?”


“私心的话,大概是有的。”


久从地上站起,眼神真挚地向门外望去。


“还是太累了吧,不论是被祖父恐惧,还是被父亲寄托希望,我对这家的一切都厌烦了。所以毁了它吧,毁了这里的全部,毁灭掉一切能证明我存在过的痕迹。”


“无趣的私心。”


把玩着手上的圣杯,劳拉慵懒地站了起来。


“但很遗憾,我帮不了你什么了,对于那个圣杯,我有了想要的东西。”


毁灭的魔女竟然有了想要之物?出乎远坂的意料,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什么意思?你不想毁掉圣杯了吗?羽斯缇萨早已经死了啊...”


“跟那女人没有关系...遗愿是渴望完全毁灭,说明她也只是个俗货罢了,我想要的,是更为珍贵、能带给我一切的宝物。”


那是从羽斯缇萨,或是Lancer身上都得不到的满足。


讽刺的是,失去后才明白,过往的自己是有多么幸福。


望着劳拉此时坚定的眼神,远坂退怯了。


“不可能,你追求的不是完美的亵渎吗?第三法,天之杯,根源的仪式,那个圣女的遗物,这难道还不够?”


“不够哦,掠夺了无尽的财宝,玷污了无数女人,直到那Lancer都奉身于我之下,我总算明白了,心里的空洞是什么。


所以,我不会杀你的,这就是我对你的惩罚。”


缓身向门外走去,空旷的大厅只剩下远坂一人无言错愕着。


对龙而言,这只是是个新的开始罢了。


——特蕾莎死了,直到将Lancer压在身下,灵魂却毫无喜悦可言,劳拉才确定了这个事实。


而跟蕾相比,亵渎也好,欲望也好,所有的一切,通通不值一提。


万能的许愿机啊,听说你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是吧?


伴随着亡魂们的聚集,偌大的漩涡开始在远坂府的上空盘旋。


赝品的圣杯被劳拉丢掷其中,漩涡开始膨胀,巨大的黑云瞬间将整个冬木遮蔽,奇迹终于迎来了降生的那刻。


残存的英灵还剩两只,rider与Lancer,堕落的英雄与被玷污的女武神。


阿喀琉斯与瓦尔基里,正缓步地向漩涡中心移动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