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2-14 00:06
点击:228
章节字数:3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出来吧。”

细雨蒙蒙的竹林掩映下,师妃暄立于山崖边沿,俯瞰着坐落在东方远处的洛阳城,似有所思。

话音落下许久,周围仍悄无声息。

师妃暄摇摇头:“婠婠,知道你在这,不用躲了。”

又过了一阵子,才听得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娇笑:“妃暄怎么这么厉害,知道奴家在这里?”

师妃暄淡然道:“猜的。”

婠婠从竹林之后走出:“我就说我藏得这样好,不应该被你察觉才对。”

她袅袅婷婷走到师妃暄身边,一同看向远处的洛阳城。

“有什么好看的?”

师妃暄不回头:“古今兴废事,还看洛阳城。”

婠婠不解道:“什么?”

师妃暄解释道:“自魏晋南北朝以来,洛阳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知多少次被毁倾颓。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中原萧条,饥寒流殒,相填沟壑。”

婠婠打断道:“这番话你讲给徐子陵就好了,我就不必听了。”

师妃暄一愣:“原来你藏了这么久了。”

“也没有很久吧,只不过见到徐子陵来找你关心你的伤势,又听你给他讲大道理而已。”

师妃暄敛去神色道:“你隐踪藏迹的功夫真是不错。”

婠婠道:“多谢夸奖了!我只能说你待徐子陵这小子相当不错,演这么一场戏,以受伤撤退为由而放过他们三人。”

“我听说你昨夜遇袭之后于净念禅院中养伤,这就令人疑惑了,我虽伤了你,但也不至于那么重吧?”婠婠含笑看向师妃暄,“所以特意来关心你的伤势如何,没想到撞到这么一出。”

师妃暄平静道:“若我与禅院对他们不依不饶的话,你是否要无比欢喜呢?”

婠婠笑了一声:“我阴癸派是否哪里需要就用在哪里呢?徐子陵可是亲口承认和氏璧是他偷的。”

师妃暄道:“他亦坦言,后又被你抢走。”

“事已至此,我也不怕对你说实话,”婠婠眨了眨眼,“确实,和氏璧曾落在我们手上,但是后来又被别人抢走了。”

师妃暄惊诧转头看向婠婠。

婠婠轻描淡写道:“再次劫走和氏璧的,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三个。”

师妃暄轻蹙眉头,沉思不语。

婠婠见状笑道:“信也好不信也好。不过站在这里说话很累的,你不请我到你住处进去坐坐吗?”

师妃暄道:“若是良善正直、心怀苍生之人,我自会相邀。”

“师妃暄,做人不要这么死板呀!”婠婠不以为然,虽然师妃暄没有动作,但她还是提步款款朝师妃暄的住处移去。

师妃暄无奈,虽然内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和婠婠动手亦无胜算。又不知道她怎么知道自己住处,想干什么,总不能放任不管,只好跟了过去。

“啧啧,地方倒是好地方,只是过于简朴了吧!”婠婠来到师妃暄住的茅舍。

茅舍掩映在竹林之中,离净念禅院不远,鸟鸣不绝,空气清新,只是内里布置过于简单疏漏了,只一张床,一套朴素的茶具,其他什么装饰都没有。

师妃暄先站在一旁看着婠婠在舍内转圈,四处打量,最后坐在露天的石桌旁,于是自己也坐到了对面。

“师妃暄,你好歹是正派领袖的传人,何至于这样寒酸?”婠婠一副怜惜的模样。

师妃暄并不在意:“我本就是出家人,理应苦修,有遮风挡雨之所,就是幸事。”

婠婠摇摇头:“做慈航静斋的弟子也太惨了一点。”

师妃暄冷淡道:“佛法玄妙深奥,心中充实富贵,非外人所能评价。”

“好了好了,我可不想和你说佛法。”婠婠连忙打断。

师妃暄又问:“你究竟想干什么?”

婠婠含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来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师妃暄心想,若是自己当真受伤未愈,她是否会趁此机会彻底击败自己呢?

“而且你之前冤枉我盗宝,是不是应该好好道歉呢?”

师妃暄蹙眉道:“虽不是你盗宝,可是你亦参与抢夺,如今还需道歉?”

婠婠颇为认真地点头:“是也是也,盗宝和抢宝毕竟是两回事。我知道你拉不开面子,所以特地自己找上门,给你道歉的机会。”

师妃暄一时无语,头疼起婠婠胡搅蛮缠的功力。

“师妃暄,你放心,你若道歉,我不会到处说的。”

婠婠话音未落,一扇自高处旋转袭来,直射向婠婠。

婠婠起身回旋拂袖,将那扇子弹了回去。

一个人影接住扇子落入院中,冷然道:“婠婠!你想做什么?”

婠婠落在距离师妃暄寻丈远的地上,悠然道:“侯公子,我与妃暄叙旧,与你何干?”

侯希白一身月白锦缎长衫,轻摇画着诸样美人的折扇,说不出的贵气风流。

他虽面容含笑可语气森冷:“妃暄怎会与你有旧?你重伤她在前,现下是否想旧计重施呢?”

婠婠不答话,转而看向师妃暄:“诶呀呀,师妃暄,你真的艳福不浅,又是徐子陵,又是侯希白,是否这就是慈航静斋传人的魅力呢?”

侯希白面现怒色道:“你胡说什么?”

师妃暄面容平静:“他们不过景仰静斋罢了。出家人静心修行,怎会牵涉儿女私情。”

侯希白脸上不由得划过一抹黯然。

婠婠莞尔道:“妃暄你这样古板,小心伤了侯公子的心。”

侯希白不再答话,持扇朝着婠婠冲去,身形潇洒,手上出招却疾如雷电。

婠婠以诡异身法轻巧左右避过,最后以袖轻拂,借劲飞起落在茅舍屋顶,朝着侯希白笑道:“多情公子自多情,可奴家也是惜花之人,怎么舍得伤害妃暄哩!”然后又看向师妃暄:“妃暄,今日有人打扰,下次再叙吧!”

说完,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侯希白无心追赶,只是快步走到师妃暄面前,关切道:“师姑娘,你有无大碍?婠妖女可有伤你?”

师妃暄本看着婠婠消失的地方,闻言方收神道:“并没有,多谢侯兄关怀。”

侯希白舒了口气,放心道:“那便好。”

“侯兄如何会在这里?”

侯希白一怔,洒然道:“巧合而已。”

他总不能说,自师妃暄受伤之后,自己就在净念禅院附近徘徊,暗中保护她。

不过师妃暄并未继续追究,因为她被婠婠的行为搅得困惑不已,婠婠做事总是奇怪大胆,善恶难辨,虽然明知是敌手,可有时竟会生出亦敌亦友的奇怪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

时间倏忽而过,单琬晶帮助李世民在外奔波寻找和氏璧,至夜幕深沉方归。

她进入厢房后,便让婢女们退下,自己坐到榻边,简单整理一番就准备入睡。

房内烛火突然间熄灭,单琬晶心中一惊,门窗都紧闭关好,房内不应该有风会使烛火熄灭的。

单琬晶还未来得及继续深思,便有一道奇怪的劲力击中自己,竟使全身麻痹,不能动弹,什么招式都使不出来,紧接着一只手攀上自己右肩,宛如游蛇一样。

“东溟公主别来无恙啊!”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单琬晶皱眉道:“婠婠,你这是干什么?!”

婠婠环住单琬晶,轻笑道:“奴家此来呢,是想问问公主,寇仲他们,怎么会知道上官龙和我派的关系呢?”

单琬晶冷静道:“那是你们阴癸派的事,与我何干?”

婠婠噗嗤一笑:“公主如此撇清与我派的关系,不妨猜一下师尊若是知道会如何呢?”

“纵使那女人知道又如何?”单琬晶冷声道。

婠婠目光森然道:“这是公主的意思呢?还是东溟夫人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与母亲无关。”

“哈哈,那便好。”婠婠面色缓和下来,“若是东溟夫人的意思,公主今夜便可去地府一游了。”

东溟派的派主是东溟夫人,如果是她的意思,就得重新考虑和东溟派的关系了。

单琬晶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婠婠不免叹息道:“东溟派和我派这样沾亲带故,公主又何苦钻牛角尖,总找些危险的事情来做呢?”

“哼,我东溟派与阴癸派没有关系!”

婠婠笑道:“是,我说错了,是你和夫人与我派有关。”随即笑意更深:“师尊因夫人之故所以对东溟派多有忍让,因此在派中也多有非议反对之声。如果有一天师尊狠下心来,不再顾念,公主以为,若让江湖中人知晓东溟夫人是师尊的亲生女儿,你东溟派会如何呢?”

单琬晶怒道:“你!”

婠婠续道:“公主既然知道后果,就不要再做挑战我派的事情了,不然便是师尊也无法护住。”

然后顿了顿道:“这是师尊派我来警告你们,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单琬晶冷冷道:“若是她当真顾念我们,何以不一掌击毙边不负?”随后又叹口气道:“算了,怎能指望魔门之人有骨肉亲情。”

婠婠温声道:“师尊亦有难处的。”

单琬晶沉默了一会儿,终坚决道:“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但是你告诉边不负,有生之年,我必会杀了他的!”

婠婠幽幽道:“公主当真有我派风范,杀亲生父亲这种事也不在话下。”

“我没有这样的父亲!”单琬晶厉声道,然后又嗤笑起来,“婠婠,我若成功杀了他,你该是开心才是。边不负生性风流,不顾伦常,他不是垂涎你许久了吗?”

婠婠悠然道:“难得公主替我着想。我会帮你转达的。”

单琬晶冷哼道:“不愧是魔门中人。”

婠婠又凑近单琬晶耳边轻柔道:“公主,这次要委屈你啦!两个时辰之后你就可以动了。不过疼痛之苦,得多受几天啦。”

随后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如此,可是不这样你可记不住教训的。”

还未及单琬晶反驳,她便觉得周围压迫的气势骤然消失,婠婠已不见踪影。


我好像沉迷写剧情好几章了……我应该努力一下感情线的(捂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