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不知其所以然。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11 13:09
点击:307
章节字数:36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如季无念所愿,冷羡想过之后、愿意卧底魔界,但他对季无念的所谓“计划”心有疑虑,还想多问细节。只是现在很多事情出乎季无念的预料,她也给不出所有,要跟冷羡路上再说。


月白倒是问了要不要直接传送他们过去,被季小狐狸拒绝,说是要“沿路看看”。月白不强求,在她走前让她把手伸出来。季无念照做,被月白用匕首在指腹划了一道口子。


疼也不疼,伤口更是快速愈合。季无念含一含自己的指尖,模模糊糊得问,“这是做什么?”


月白收刀入鞘,把匕首放在她手上,“你先带着。”


季无念一看,有些奇怪,“这不是你姐姐的匕首么?”


“嗯。”月白不否认。


“……就这样给我?”季无念笑问。


月白颇无所谓,“她又不在。”


“……”不在就能用么?


季无念觉得月白这动作有趣,却也不再多问。谢过月白后,她收了狐耳狐尾,抽了一把月白之前没见过的剑随冷羡离开。两人先后而走,御剑的身影撩过天空、消于夜际。


月白只是目送,看得九一都有点不习惯,“你真的不跟着了?”他还有些担心,“应该不会半路出事吧……”


月白没多答,只是叫九一好好看着。


她转身便见曲似烟站在那里。这蛇在冬天好像有副懒骨头,靠着墙在笑,有几丝嘲讽在里面。“月白姑娘不跟着么?”蛇妖以蛇尾现身,鳞濯月寒,“她要去的地方,现在可不安宁啊……”


“……她怎么还来啊?”九一都有点累了,“你是不是教训得太轻了?”


月白觉得她教训得该是够了,冷冷回她,“妖医如此闲暇,是想清楚了?”


“月白姑娘高看相邀,我曲似烟也没那么不识相……”蛇妖裂开嘴角,“之前冒犯,还望见谅。”


“……好没诚意。”九一觉得她还是那副拽拽的样子有点不爽,“你就该让她跪下唱征服!”


“……”征服是什么月白不知道,也不想让曲似烟跪。这条蛇到底是个有名声的妖医,再多加威胁就会成为羞辱,并无意义。月白翻手划出几株药植现在空中,推给曲似烟,“去试试吧。”


蛇妖一见那些药植眼睛都直了,懒骨头都立起来。但她刻意收缓自己的动作,又开始试探月白,“这些药植小蛇从未见过,不知月白姑娘是从何处摘取?”


月白径直步过蛇妖身边,头也不回。


“与你无关。”


第二日清晨,月白分神去找左千千和柳云霁,一道做了一次苏扬经历过的神魂游探。因为月白不打算只教她们魂力,在测试时还流转了部分神息。左千千虽然有过提前修习,但在神息的接受上并没有柳云霁宽阔。月白心里也大致有了数。


“……你这个真的是‘一个人掰开了用’啊……”九一吐槽得有些心疼,“有必要么?”


“有。”只有月白一个人能使用魂力的意思便是只有月白一个人能牵动神息。考虑到后面可能的消耗,月白觉得那样会很勉强和吃力。


“啊?”九一惊了,“你都不行啊?”


“以前的话、很简单。”月白凉凉一句。


……毕竟被身体所限,月白能做的事情、少了很多。


九一“啊”了两下不敢继续说话,毕竟他作为一个没啥用的系统对这件事也没有任何的控制。只不过宿主大人显然比他想得要有能、厉害得多,好像知道得也比他多了许多。


九一看着她一下子传回北地,又进入了那片茫茫雪原,好奇得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啊?”


这里的起伏与她第一次来时已经有了诸多差别。当日左任一掌削峰填谷,改换许多勾回。月白此时所站,便是当日她和季无念进入谢家密道的位置。而一目平平,当日可进入的山脉都已经消失在无边雪色。


月白有一点点的不舒服,画出黑圈之前,还是先展开神魂去探查。


底下那条幽深的通道大多瘫毁,但月白要去的地方还有一些空隙。她穿过黑圈,步入那小小的黑室。眼前一片漆黑,月白似乎能感受到周边贴近的压迫。她唤出几朵温暖火光,照亮此处几块掉落的巨石。它们七横八竖得摆在月白周边,让她几乎看不到那块刻了图的石壁。


这本不是什么问题,月白完全可以身形化虚,飘散而前。但她好像感受到什么,收敛魂力,一点一点从巨石上翻越过去。


九一看不懂了,“你在干嘛?”


月白拍了拍沾灰的双手,看向这被划得面目全非的壁画法阵。这个法阵极其强力,应该是用来保护当时安放在此的圆镜。不过其本源力量还是来自柬衣神息,便也同神息那般侵染魔气。季无念当时毁去法阵确实停止了神息与魔气外泄,但她似乎弄错了缘由,以为是圆镜之能……


低头看向石壁的角落,月白在那个闭塞的角度中寻到一些细碎的石块。不知道九一看不看得到,但在月白的眼中,那些石块的边缘有些呈现出滑稽的形状。像是被什么水滴包裹,那些短小的直线此时拐了一些弯曲。


月白蹲下来,伸出一点魂力,如一只无形的手慢慢接近。在魂力触碰的一瞬间,那些弯曲似是一下爆裂,在碎石之中刻出一道圆弧。


没有指甲盖大的碎石此时成了一道月牙形状,在月白拾起它之前、又断裂成了更小的细碎。


“……这什么情况?”九一意识到了问题。


月白还是没回答。她先站起来,再次看向石壁。而后闭眼,细细感受此间的诸多流动。


灵气,魂力,神息,空间,时间。


一切似水,一切似波,高低流转,上下起伏。


她感受到的异样十分微小,不过是在一切流通时的小小振动,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她,也要如此静下心来、细细查探,才能感受到其中问题。又或许、是现在的问题比那时更严重了……?


“……是什么问题啊?”九一还是不懂。


“乌岚纵那次,你还记得么?”月白难得解释,手里却也不停。


九一回想一下,还是觉得季无念那时候挺帅的。


“……”虽然九一抓错了重点,月白这次还是耐心解释,“这里如果不管不顾,可能就会变成那样。”


空间不稳,易受激动。


“啊?”九一不懂,“那她是想干嘛?这里也没人让她杀啊……”荒山野岭的……


“……她或许不知道……”


就连月白都是在听到她姐姐的灯在此处才有点意识,这番二次探查才稍稍看出端倪。就算如此,她现在都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地方。对魂力神息毫无感知的季无念或许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她的角度而言,大概阻止魔气神息的扩散才是首要,而其作为、也确实达成了这个目的。


之后的事情或许不在季无念的领域,那已经是月白这一级的人才能理解的世界。


还是那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那现在怎么办??”九一还是只能发问,“你要修复一下么?”


月白不确定这会不会是季无念某个计划中的一环,暂时不打算做什么。九一有些担心,“那不会出事么?”


上次乌岚纵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完全就是无声的屠杀,一切都被绞灭在空虚里。虽说月白的任务是完成季无念所愿,但那种场景……拥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九一觉得有些残酷。


“……要变成那样,起码还需要个几十年。”月白看了看角落里指甲大小的空间泡,并不算太过担心,“没有神息加持,可能还会更慢。”就算爆裂,顶多毁一下碎石,不会有什么大的损伤。


“哦……”九一似懂非懂,“那会这样、是因为那个镜子被拿走了?”


“……是也不是。”月白此时还给不出一个确定的答案,“还要再看看。”尤其是她姐姐的灯,还有那个偃城……如果一切真如她所想,那她可真得好好找找柬衣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九一问道,“季无念那边好像也没新任务的样子……”


没有新任务便代表着月白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九一看月白也不着急,甚至还回了鹤城,去远通羊肉馆买了几斤汆好的羊羔肉。也是巧了,给她打包的正好是上次招呼她们的小二哥,见这美貌的姑娘回来,还往里多加了几块。


“姑娘,您的羊肉,”小二哥脸颊有些红,不知是北地天性还是被羊肉馆里的热气烘的。他笑起来可暖,“这羊羔肉汆了可晒成干,也可拿回去撒点椒盐就着吃。盐料在里面给您配了两包,您拿好嘞。”


月白就绳接过,道一句谢。她看一看外面,又问道,“上次来时,城外似有雪崩,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啊,您说那次啊?”小二左右笑着说,“都传说那是谢家惹怒天神、降下神罚,毁了人家灵宝根基……不过这神神鬼鬼的、也不知真假……”他话说道一半,正好有客人进来,他便去迎,边走还边回头向月白说话,“反正现在官府都接手了,也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没什么关系。那封了一段时间的山,反倒叫我们店里生意更好了嘞……”

蹦跳的少年在门前停了步子,布斤一甩、又迎进一位被风雪挡住的旅人。


见他要忙,月白也不多言,管自己离开。现在还在元月,便是北地这霜寒之地也还热闹,人来人往的。月白转一转,买了不少小食零嘴。正遇一家粮店,她感觉到什么便停下脚步。指上一个米袋,她问上店家,“这稻米可是新收的?”


“哎哟姑娘,不好意思,此米不卖。”店家戴个毡帽,两手都揣在袖子里,见是个貌美的姑娘、便也笑脸迎。他两手向外一抬,笑道,“这是官粮,那些兵子从中原带来的赈灾用的,每户一袋,我这几日忙、都没收呢……”


月白顺着他的目光回看,正好见一队走过的兵士。她猜是季无念安排,又问,“这赈灾官粮、是近日送来的?”


“是啊,”店家一声笑道,“可能是官府觉得今年冬寒,再加上城外雪崩、许多人困在此处也没法儿打猎补贴吧……”他又一笑,“我倒是觉得还能过得下去,等停下手来、便把这米送给别人……”


“还是自己吃吧。”月白打断他,“这米分来自有它的道理,店家还是自己吃得好。”


“诶?”店家有些惊讶,“姑娘这是何意啊?”


月白只是笑笑,回一句“多谢店家告知”。


待得离了人群,九一才问,“那米有蹊跷啊?”


月白摇了摇头,又有无奈、又有欣慰。


“她留了种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