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夜与朝的终章④

作者:东月封魔
更新时间:2020-12-10 00:06
点击:1202
章节字数:61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令鼓膜嗡嗡作响的奇妙声音在空气中震动,弥漫的烟尘中,周围的高楼一座接一座地坍塌。一度大幅倾斜的白骨缓缓站起来,尽管失去了多余的臂骨,肋骨与胸骨之间依旧微弱地闪着红光。

以之为信号,地面周围的黑暗——凝固的人形,逐渐融化。

融入夜色,化为粘稠的黑色,在地面流淌,蔓延。

「……!」

俯瞰着这一景象,姬路倚靠在露台边缘的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无法遏止。

周围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光完全消失了。

白色十字的光虽然在一瞬间暗了下去,却又立刻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

置身于黑暗之中,恐惧令她的身体瑟瑟发抖。

那些人……都……

肆意流淌的黑暗缓缓流过地面,如同拥有自我意识一般朝四面八方延伸开来——那样的场景不断吞噬着她的意识,削弱她的神经。

脸色苍白地凝视着那片黑暗,姬路的身体仿佛冻结一般,无法动弹。

望着笼罩在周围如同无底泥沼的漆黑,她本能地意识到了。

如果被那黑暗吞噬,就只有——死。

拼命忍耐着无边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姬路感到脖子仿佛被勒住一般难以喘息。

「侵蚀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啊……」

突然,漆黑的半空中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暗红色的光射入黑暗笼罩的空间,周围浓烈的黑暗被驱散了。

沉重的身体突然变得轻松,姬路的思考停了一拍。

但是很快,她下意识转过身去。

「Caster……」

周身环绕着红色锁链纹,戴着兜帽的Caster朝她微微一笑。

那笑容似乎有着镇定心神的作用。

稍稍缓和了脸色,姬路按住心跳逐渐平复的胸口。

「但,那个……是……」

以眼角的余光瞥向高楼下蠕动的黑暗,她感到冷汗从背后渗了出来。

「是仪式……已经到了完全献祭的阶段。」

只是随便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地面,Caster便抬起头。

仰望骸骨的同时,她淡淡地开口。

「可以说是Watcher的杀手锏,但也意味着他走投无路了。」

「既然是杀手锏,我们还有机会翻盘吗?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从黑暗中移开视线,姬路重新抬起脸正视天空的白色十字。

白骨的行动明显变得迟缓,从高楼顶端传来微弱的金属撞击声,意味着Saber的战斗还在继续。

「要做的事情并不难,在那之前我们得先与Saber先生汇合,对我们来说,他的援护是必不可少的。」

从骸骨身上移开视线,Caster转过身来。

「闲聊就到此为止,我们必须赶过去了。」

她拍了拍袖子,说着便靠了过来,伸出双手。

黑袍被风微微吹动,将她的双手隐于其中。

「过去?要怎、怎么……」

以僵硬的表情盯着她,姬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嗯?当然是飞过去咯,据我所知你应该不会飞行魔术才对耶?」

「当然不会……但是这种姿势是怎样?」

「这个……世间一般称之为公主抱,唔,难道说这在一般人的认知中不算常识吗……」

疑惑地侧着脑袋,Caster喃喃自语。

那样子,似乎真的在打从心底感到困惑。

「……不不不,等一下……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咦?为什么会害羞呢,又不是第一次这么抱着你。」

Caster脸上的困惑加深了。

这句话却让姬路的表情完全僵住。

「等等……你刚刚故作不经意地说了些什么,明明是第一次才对吧?!」

「不是哦,第一次被你召唤出来的时候我就是这么把你抱回去的,不过那时我让你睡着了,所以你不记得吧。」

「让……?」

「嗯,因为让你醒过来,和妹妹对峙会变得很麻烦,所以干脆就让你一直睡着了,略施小计。」

「……」

在那一瞬间,姬路沉默了。

心中涌出一股想要打人的冲动。

「但、但就算如此……」

脸颊的肌肉微微颤动,姬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好啦好啦,再磨磨蹭蹭,Saber先生就要撑不住咯?」

以眼神示意,Caster轻轻朝十字的方向投去一瞥。

为难地跟着看了一眼高楼,姬路不情愿地应了声。

「唔……好……好吧。」

她的脸上浮现出微妙的表情。

退出剑道部后基本放弃练习的姬路,对于体重毫无信心。

一瞬间她甚至在思考Caster这个职阶的筋力等级究竟是多少,能不能蒙混过关。

「嘿,哟……」

「不要发出那种老年人搬东西的声音……」

「咕,以人类的年龄来算我的确是老年人……但因此歧视老年人可不太好唷。」

就在Caster嘀嘀咕咕的瞬间,姬路感到自己的身体腾空了。

「哇……啊……」

抑制着口中发出丢脸的声音,她紧紧抓住黑袍前襟。

离开地面的感觉非常奇妙。

遥远,却又似曾相识。

Caster的飞行相当平稳,似乎连时间流逝都变得缓慢起来。

自然地抬起头,姬路第一次在极近距离下仔细凝视她的侧脸。黑暗中那张脸虽然略带倦意,眼中却散发着柔和的神采。

听着耳边掠过的风声,心中的不安再次凝聚了起来。

等一切结束之后,你……

张口的瞬间,她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该由她说出口。

她预感,那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回答。

会有其他选择吗……

心脏纠结成团,难以自控的焦虑悄悄在心中蔓延。

抓住前襟的双手攥得更紧了,仿佛要在黑袍上留下褶痕。

她悄悄闭上嘴巴,将视线从Caster的侧脸移开。

在这不自然的沉默之中,逐渐尖锐的金属撞击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Caster阁下!」

越过高楼,在十字的白光中,手持本差的Saber混在其他武士之间,藏于不远处高楼的背面。

「Saber先生……!」

压低声线,本打算回应Saber的姬路感到身体虚晃了一下。

突然的加速令她一时不知所措,同时,一片黑暗从头顶掠过,夹带着呼啸的风,直接砸在身后的储水塔。

伴随着浓厚的白色烟雾,铁皮上立刻出现了无数坑坑洼洼的虫洞。

面无血色地睁大眼睛,姬路感到一股凉意从脊背升起。

地面流动的黑色蠕动着附在白骨之上,不断向上攀爬,凝结而成的无数异形在白骨上扭动,细小,而难以分辨。

不仅如此,周围的建筑物也遭到了蚕食,钢筋混凝土的墙壁上充满了密密麻麻的孔洞。

注视着那些蠕动的异形,姬路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隐藏在高楼的阴影之中,Caster安全降落在Saber所在的高楼。

警惕地环视周围一圈,轻轻落地的Caster低下身子。

脚尖落地之后,姬路有些不稳地离开了带着些许暖意的怀抱。

恶心的感觉还残留在内心深处,她的脸色苍白,连膝盖都在轻微颤抖。

将这细微的举动看在眼中,Caster伸出一只手来。

悄悄搀扶住姬路,她略带歉意地朝Saber低了低头。

「抱歉,Saber先生,耽搁了那么久。」

「不……在下也失策了,没想到十字没有消失,而且还出现了那种怪异……」

Saber紧绷的脸庞稍微缓和了一些,他的眼中明显带着一丝疲惫。

「击中灵核的那一刻,不仅仅是在下,所有人都大意了。」

环视周围,姬路才注意到原本应该存在的四十七位武士,在混乱之中零星只能看到十几个人的身影。

看了一眼周围建筑密集的孔洞,Caster脸色凝重。

「虽然我击中了Watcher的灵核,十字却没有消失,死亡蔓延的效果也在扩散……恐怕是因为Watcher的灵核只被削弱了一部分。」

「只有一部分吗……?」

轻轻扬起眉,Saber表情严峻。

「还有一部分应该是在……您尝试过攻击那个吧,中心的红色。」

Caster的视线停留在红色的卵型囚笼上,比起一开始的强烈红光,现在的光芒黯淡了不少。

「没错,但很遗憾,在下的攻击无法奏效。」

「确实,只要Watcher处于全盛状态,普通武器就不会有任何效果,甚至连绯绯色金也无法奏效。但那光芒现在已经黯淡不少……失去强烈光芒的庇佑,现在的话,用绯绯色金应该就能戳破那层屏障。」

一边说着,Caster将手伸进黑袍的袖口。

「姬路,拿着这个。」

取出黑色匕首和层层包裹的厚实布袋,Caster递给了她。

姬路有些茫然地接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布袋,从最里层传来一小块坚硬的触感。

「这是……?」

凝视着布袋,姬路发出了疑问。

「袋子里是拆下来的绯绯色金,你要用它在匕首上铸一层覆膜,这就是最后的武器。」

「最后的……但是为什么……」

眉头微微皱起,姬路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疑惑。

仿佛早已看穿她的问题,Caster立刻接下她的话茬。

「如果要问为什么选择你而不是Saber先生的话,因为接下来是你和我的工作。还记得吗?你说过,要实现未祈的愿望。」

她歪过头似地转头看向姬路,低声说道。

「——月见里,就在那里面。」

「未祈……真访院……所以……才是……」

灵核的另一部分。

将颤抖不停的拳头压在胸前,姬路努力试着拭去心中的混乱与不安。

「但是……具体该怎么做?」

「我要使用宝具。」

淡淡地说着,Caster凝视着她。

姬路一阵哑然。

「……但……这样的话你会……」

以颤抖的声音轻声说着,姬路感到胸口一阵苦闷。

「放心,我不会将魔力用光的,因为那还没结束。」

微微一笑,Caster的表情又恢复了平常的游刃有余。

「但是在那之前,Saber先生……最后的任务就要劳烦您援护了。」

以凝重的语气说着,Caster恭恭敬敬地低下头。

看着她的一举一动,Saber反而微微一笑。

「……哪里,虽然在下一同撑不了太久,但给Caster阁下争取一点时间还是能办到的。」

以柔和的目光注视着两人,Saber点了点头。

「那么Caster阁下,收尾就拜托您了……祝您武运昌隆。」

持握本差,中年武士踩着稳重的步伐,一跃便离开了这座高楼。

「……感激不尽,Saber先生。」

朝向他的背影,Caster低语。

感到胸口被一股温热感所包围,姬路也跟着深深低下头。

「那么,接下来……姬路,先用绯绯色金铸上覆膜吧。」

侧过身子,Caster一边警戒四周,一边低声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姬路点了点头,从布袋中取出块状的绯绯色金,放在手心。

不过在将绯绯色金化成粉末之后,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犹豫。

「但是,这么做的话……不会被紫镜小姐骂吗?」

「死境蝶吗……」

Caster低声咕哝着。

从她口中冒出了一个没听过的单词。

「那家伙啊……替我打了这把刀,却铸错了纹。」

「铸错纹?」

「你看,刀柄的部分有张胖鸟的脸吧,那是那家伙喜欢的吉祥物角色,然后我喜欢的吉祥物却是她手上的那把。虽然平时用不到,但一般来说还是想要自己喜欢的那把对不对?」

「……」

这种友情,感觉有些麻烦。

默默将绯绯色金覆盖在刀身,姬路偏过视线,不太情愿回答。

不过仔细一看,刀柄上的确有一个菱形和两条横杠的纹路。

原来是鸟的脸啊……

还以为是什么古风的设计,这么看的话还挺可爱嘛。

这么想着,她的嘴边露出一抹微笑,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完成了。」

虽然金色略显淡薄,却依旧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绯绯色金的刀身铸成了。

将匕首小心地拿在手中,姬路抬起头。

「那么接下来……」

「轮到我们突袭了。」

应着她的话语,Caster用冷静而低沉的声音简短有力地说道。



头顶悬浮的白色十字静静散发着光芒。

底端如同黑色的旋涡,下半则被蠕动的黑暗依附,骸骨的身姿宛如死像。

以漆黑的空洞环顾四周,它在周围卷起一阵风暴,过于强大的魔力风暴卷起周围的一切,甚至连空间都开始扭曲,令人难以接近。

「……这种时候还在垂死挣扎。」

侧身避过狂风卷起的墙壁残骸,Caster悻悻地低语。

听着周围的闷响以及狂风呼啸的声音,在Caster怀中的姬路下意识缩起脖子,握紧了藏在外套内侧的匕首。

「没有其他办法吗……比如说像公园那时一样召唤点什么会比较好吧?」

「如果召唤恐怖猎手(Hunting Horror)应该能分散它的注意力,但这样的话,我的魔力就不足以开启宝具。」

「原来如此……不过周围还有Saber跟其他武士在,我们应该还有机会……」

「……说的没错,那就再稍微等等看吧。」

扬起下巴,Caster应声点头。

剩下的武士并不算多,所有人都分散开来,伺机而动。

俯视周身,那压倒性的巨大身躯逼近了少数武士所在的高楼。

毫不掩饰地伫立在满是坑洞的高楼边,面容冷峻的武士将刀架在肩上。

「咦,那位先生是出现在游乐园里的……」

惊讶地瞪大眼睛,姬路喃喃自语道。

刀光剑影只在一瞬。

大步前行,武士的动作行云流水,以至于颅骨完全被其牵制。

「是个好机会。」

调转了飞行方向,Caster凭借高速飞行,绕开了周围的障碍物。

虽然距离红色的光芒并不遥远,前进路线却无法维持毫无曲折的直线。

越靠近红色,魔力风暴便越加猛烈。

凝望着那片赤红,姬路的心脏高高吊起。

没问题。

距离已经相当近了。

但是,黑暗之中的风暴似乎有什么在蠢动。

「……!」

几乎是同时,目视蠕动的黑暗那一刻,姬路的视野突然调转了。

「Caster……!」

觉察到的时候,迅速侧过身的Caster,右肩已经冒出了青烟。

黑袍像被虫侵蚀过一般,留下孔洞。

连悲鸣也没有发出一声,Caster只是抱着姬路默默地改变了飞行的轨迹。

「不用担心我……目标就在附近,趁现在,差不多该使用第二个令咒了。」

轻声低语着,她的声音没有任何因疼痛而改变语调的迹象。

「……可是……」

令咒——这具有魔力的两个字,令胸口忽然传来紧缩的感觉。

但她明白,这一刻,不该也绝不能犹豫。

现在的话,一定可以……

咬紧牙关,双手置于胸前的令咒,她深吸一口气。

「以令咒之名……Caster,开放宝具!」

话音刚落,胸口便划过一道尖锐的疼痛。

失去令咒的同时,魔力正在渐渐流向对方。

「那么,就来见识一下真正的幻梦境吧……这一次可不需要SAN值的储备。」

以开玩笑的语气说着,风暴之中,Caster的神色恢复了往常的沉稳。

「——此乃梦境之路。」

她的低语不再由异样的音节拼凑而成。

「此乃迷失之地。」

风暴的异响还在持续。

「此乃永恒之境。」

漆黑的、仿佛拥有自身意志的黑暗,蠕动着,在风暴之中肆意伸展,侵蚀。

「……!」

这一次,黑暗们凝聚在了一起。

风暴中汇聚而成的异形,漂浮在周围的空气中。

潮湿的腥臭味充斥着鼻腔。

从泥沼般的黑暗中浮现出无数眼球,转动的眼珠捕捉到了姬路和Caster的身影。

「……」

那一瞥,令她全身冻结起来。

即使用尽全力抵抗,她的身体也无法动弹。

Caster的咏唱还在继续。

即使暗暗改变飞行的轨迹,黑暗也在逐渐靠近。

在抵达红色囚笼之前,就要与之相撞,被其吞噬。

忍耐着黑暗所带来的恐惧,握住匕首的手僵直着。

然而——

在那瞬间穿破黑暗,踏着骸骨的肩胛,一道白光落了下来。

「还没有结束……!」

坚实的刀刃切开黑暗中转动的眼珠,尖锐的鸣叫声爆发开来。

然而,那黑暗并未消失。

刹那间,蔓延的黑暗立刻缠住Saber持刀的右手。

「……Saber先生!」

冻结的身体获得解放,姬路立刻探出身子,她的手中紧紧握着金色刀身的匕首。

然而黑暗却并不畏惧那光芒,缠绕在Saber右手,不断蔓延到整个手臂。

「别管在下!快趁现在……!」

紧紧皱着眉头,Saber迅速将刀换到左手,举刀砍向右臂。

然而却迟了一步。

藤蔓般的黑暗已经缠住了他的脖子。

异形的黑暗,绵延的悲鸣。

漆黑缠于武士一身。

「很遗憾,这可能就是在下最后的工作了……」

脸上露出了些许寂寞的笑容,中年武士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去。

带着凝聚于一身的黑暗,以刀刃一路划开骸骨表面,Saber的身影消散于风中。

「之后……就拜托……」

风暴中夹杂着他逐渐远去的声音。

「Saber先生……!」

垂下视线,姬路的声音颤抖着。

即使伸出手去,也遥不可及。

与黑暗纠缠着……Saber的身影已然融入夜色。

下方的黑暗,仿若深渊。

「未知与忘却的狭缝中摇曳的一夜之梦。」

只有Caster的咏唱还在持续着。

那声音似乎在警醒自己。

……必须去做才行。

最后的……能够结束一切的行动。

红色的卵型囚笼近在咫尺。

扬起下巴,她的视野被一片红色占据。

黯淡的红光忽明忽暗,仿佛心脏在鼓动。

抿紧双唇,姬路颤抖的手用力握着匕首。

心跳逐渐加快,手心微微沁出汗水,她能够感受到一股力量在体内奔流。

结束吧……如果这样就能结束的话——

「……!」

刀随身走,金色的光芒划过黯淡的红色囚笼。

「帷幕之下,梦境即是真实——寒冷荒原的幻梦境(Kadath)。」

在刺眼的光芒中,一切被纯白覆盖。


原以为一章能写完,结果超W字了,只好分开写……本篇还剩一章(这次应该没问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妄想星空
妄想星空 在 2020/12/07 12:41 发表

嗚嗚嗚嗚......
好難過啊啊啊啊啊
看著同伴一個一個倒下,覺得各種難受,第二個令咒是為了開啟寶具,不感想像第三個是什麼了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