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小心眼子。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2-06 14:52
点击:262
章节字数:49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给她的匕首是她以前自己打的,没用什么天材地宝,就是一把能杀人的东西。刀鞘上她也没花什么心思,随意拿绳子绑了些纹理,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样匕首若是拿去市场,大概也就比一把菜刀贵上一些。可季无念不想买,还是自己用心做了一把,带在身边。


将这匕首收回,季无念抚摸刀鞘,上面的绑绳服帖得像是新的。她笑道,“真的不需要了?”


“……”左千千隐隐有些怕她,不愿离她太近,“不需要。”


这个姑娘此时也有些阴沉,跟季无念印象里的张扬跋扈有着天壤之别。她经历的事情不少,曲似烟也给了她不少打击。季无念看得懂月白的布置,便问她,“曲似烟最近对你、怎么样?”


“……就那样吧。”左千千也不知道曲似烟怎么了,好像一下子放弃了她。偶尔遇见也只会冷冷看她一眼,虽有轻蔑、但也不再会言语相激。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让她走,外面那些机关迷阵她解不出来,还是只能被困在山上。


“这条蛇喜新厌旧,有了新的玩意儿就会把旧的忘了……”季无念边走边说,“你只要不在她面前出现,她也不会再来管你……”见身旁的小姑娘低头不语,季无念停下脚步,转身对她,“你若是想走,我可以带你出去。”


冬日寒冷,她的每一句话都带出雾气。左千千矮她一些,又佝偻、又低头,所有的视角都仰着,竟有些看不清她面庞。她不明白眼前这只狐妖,好像残酷、又好像温柔,总有种难说的反复。


左千千自嘲一笑,认清现实,“我无处可去……”


她自小生活在藏雪,母亲出事后更是鲜少出门。她或许对北地还有些了解,可那已经是个回不去的地方。茫茫世间,并没有她的落脚地……


“……”季无念低头想了一想,笑着说道,“你能修月白给的功法,又与那秘境相关,也算是个世间少有的人才……你若是愿意,我倒是有个地方,可以供你栖身……”


“……”左千千微微抬头,还是不懂她,“你要我做什么?”


“我不知,”季无念摇摇头,一对狐耳毛茸茸的、看着就缓和。这红衣的狐狸笑起来也是,比天上的太阳还要温暖,近在咫尺。“但既然月白说了不需以你入药,我也不会拿你当做药材。估计会做些什么苦力吧……”她笑得轻松,“这个我不太懂,得问问月白。”


“……”左千千想起那日重叠的色彩,还有那个清冷的人。她好像不怎么笑,但对上这只狐狸、好像就有些……孩子气?


“你们……”她想问问,但这种关系好像又说不出口,问题卡在了第三字,进退不得。


“我们挺好的。”季无念随意一回,解去小姑娘的尴尬。她依旧是那副轻松做派,“我要去正厅找月白和曲似烟,你还是别跟着了。”她拍了拍左千千的肩膀,“既然月白说了会帮你,就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这个机会并非常事,万中无一。


她不觉得这个小姑娘能够完全理解,但她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要去解决其他的事情。曲似烟在茶里和刀上下的药她都熟悉,只能说那果然是条阴狠的蛇。她不担心月白会中招,可这样不听话、还是应该给点教训。


“叮。新任务触发。‘报复曲似烟。’”


季无念甩着尾巴走回正厅,见蛇妖妩媚、大人清冷。一个向她点头示意,一个却只抬起茶杯、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她怎么惹月白了么?


“……你这个小心眼也是来得很莫名其妙,”九一都来不及吐槽月白任务做得比发还快,毕竟上一个槽点还没有吐完。“你自己又不问,活该她不告诉你啊……”


“……”月白那是不问么?月白那是被她骗累了。


“行行行,你说的都对。”九一觉得恋爱就是降智,就连月白大佬也不能免俗。刚刚一句“她为什么不和我说”简直酸到了极点,连带着就是月白大佬不想理人的小脾气……


九一很嫌弃,季无念很惶恐。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狐狸甚至放弃了耍弄蛇妖的计划,直接略过了曲似烟。她走到月白身边乖乖蹲下,两只手搭在月白的膝盖上,狗狗似的向上看她,一句讨好。


“大人……”


……她那么乖,就显得月白此时的不舒服更加无理取闹了。


九一很想继续吐槽,但感觉月白大佬正在别扭爆炸的边缘,他还是明智得选择了闭嘴,并从嫌弃月白转去同情曲似烟。


这条蛇显然低估了月白对季无念的爱护,她那句跟狐狸有关的话一说完,就被神上的威压“哐”得一声砸在了地上,碾碎了她身下的那张圈椅。


那些恐惧的反应被更为恐惧的压力碾压,别说动弹,连蛇鳞的战栗都无法抬起。曲似烟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吱吱作响,几乎要穿透皮肤。可走到她身边的人还是那副冷淡模样,居高临下、睥睨众生。


“你这点伎俩,对她也没有用。”


月白在季无念身上明里暗里施加的诸多保护不说,光是季无念自己的能力手段、月白觉得也足够对付这条阴险的蛇。


她不担心季无念,但很讨厌曲似烟对她的觊觎。


然而这条蛇是不正常的,她在恐惧中舒张了瞳孔,在心底的颤抖中长出了兴奋。她甚至可以在压力中发着抖笑,满眼写着“有趣”,充满了把人剥皮拆骨的欲望。


那不是对于暴力的憧憬,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看这个人的身体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构造。


月白成全她。


身上的压力好似变轻,曲似烟可以慢慢举起手来。她的手指纤长,掌纹很淡,好像只有指节处有折叠的横纹。其他的纹路又细,又淡,几乎不可见闻……


她的目光专注,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直到中指上出现了一个红点,带着指尖皮肤的凹陷延伸开去,压到指腹,变成了越来越长的一道竖纹。竖纹抵达指节,又一个红点从边上的手指开始延伸。那里有什么红色的东西流出来,顺着竖纹竖纹流进她的掌心。疼痛也开始蔓延,往深里去、往掌心去。


曲似烟的眼睛离不开那处红色,似乎被疼痛的发源地吸去了魂灵。那里好红,又在慢慢展开,露出了更多浅的颜色来。在一片肉糜粉嫩中,一块白色的硬物露头,尖端圆润撑开、下面有短短的柱体,很快便连着稍粗的另一端……


“唰。”


“啊!!!!”


皮肉沿着竖纹被撕裂开去,就好像有人在两边拉扯,不用利刃、只用单纯的力量。身体中的黏连被暴力得扯断,为的就是将那些白色的硬骨撕扯而出。脱下的皮肉被毫无怜惜挂在一旁,跟着她挣扎的动作喷洒的着鲜血。其中偶尔露出的白色是碎裂的神经,被硬生生扯断后就只有不平的断口落在肉上。


鲜红本该是让曲似烟喜欢和兴奋的色彩,可其中的疼痛让她无暇去体会快.感。那五道竖纹汇聚掌心,又直直沿着她的前臂而行。撕开的皮肉更多、更厚,深深得到了里面。所有的经脉都被扯开,直至露出那排好的两根臂骨。手掌的皮肉已经挂在手腕,只等那道沿线到达下一个节点……


撕扯、崩裂;削肉、剔骨。


月白对蛇妖的内部构造其实兴趣不大,但为了有趣,她也没忘要把曲似烟的双足变回蛇尾。显然这样对蛇妖来说会更为敏感,两边一起撕的疼痛大概也让曲似烟没有任何思考的盈余。


可这个跟月白也没什么关系,她只是对最后撕出的那副骨骼颇为赞赏。蛇妖的脊骨从头连到尾,上身沿出胸骨包裹脏器,中段两块横生、作盆骨用,下段蛇尾块块似蝶,都有两根细长的弯骨支撑尾肉……


比人骨修长,比蛇骨优雅。


月白动了动手指,眼前的骨架便转动起来,供她赏玩。


地上还有一对分开的金眸,连着皮肉浸在半黑半红的世界里。她的视野分散,一只眼睛贴着湿软的肉,另一只眼睛的余光里有隐隐的白。那是原本支撑自己的骨骼,那是无情的、连个眼神都不给她的人……


“啪。”


曲似烟猛地一抖,下意识得裹起身体,腿上一收、背就撞到了什么。她惊得几乎要跳起来,可定睛一看、这还是她刚刚瘫躺的那张圈椅……


实木、黑漆,扶手圆润,与厅中其他器具和.谐一套,一旁便是小桌,再过去……


就是月白。


那个人还是在慢慢喝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一身浅衣干净,几乎看不出什么纹路,只有落在肩头的几缕黑发添些色彩,稍稍缓解她周身的冷淡。


她是真的不在乎。


曲似烟不自觉得吞咽,还能听到自己变得沉重的呼吸。她知道自己的笑容在发抖,却和兴奋没有一点关系,“月白姑娘、好手段……”


“过奖。”月白随意一回,语气不太好。


“……她咋了?”九一只看到月白用威压吓她,后面就和月白去偷听柳云霁那边的话。


显然月白很不满季无念对冷羡和柳云霁的坦诚,感觉越听气压越低。九一怀疑她不仅是吃醋,还有点被季无念的不信任打击到了作为神上的自尊心。“来不及”这种话根本就是在质疑月白的能力,可她还连是什么事都没有和月白提……


“……她也对啦……”九一有一说一,“你连做.爱都会发烧,随便折腾一下就起不来,确实也是有不少限制……”


这是谁的原因?


九一不敢说话了。


眼前的季无念眼眸清澈,狐耳竖直,有一些刻意的讨好,但多是真挚。月白大人别扭但是讲道理,牵着狐狸的手叫她“起来”,将她拉进怀里、让她坐自己腿上。


九一心中更加同情曲似烟。她在大佬这边碰壁之后,在季无念那边也没讨到什么好处。这条蛇好像在冷羡和柳云霁那边下了什么药,还配合了左千千身上的什么东西,可现在的季无念不受一丝影响,跟月白在这里狂撒狗粮……


可怜的蛇妖啊,遇到这两个人、简直悲惨。


悲惨的蛇瞪着一双金眸又把自己塞进椅子里。她这回没有刚才的舒展,蜷起双腿,好像还啃起了手指甲。那双竖瞳盯着一旁的两人,好像在找什么缝隙。可月白的冷淡和狐狸的胡搅蛮缠嵌合得很好,揉揉蹭蹭,某位大人周身的气场又缓和下来。


这两个人,是真的有趣。


“……你们等会儿再秀恩爱吧……”九一要是有个身体,现在大概能长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盯你们盯得好紧啊……”


月白瞥去一眼,并没有很想理会。她怀里的季无念也察觉到了大人的冷然,主动接过,“妖医这是怎么了?”她面对曲似烟坐着,靠在月白肩上,用一张笑脸阻挡了曲似烟对大人面容的注视。“可是诡计落空、不免失落?”


“正好相反。”曲似烟笑容阴决,眼中隐隐有些跳跃的火苗,遮遮掩掩得盖住底色的逃避。“两位如此特别,实在是让我……感兴趣……”


“……”九一做出了评判,“这是个神经病。”


月白对神经病没有想法,更不看在眼里。可季无念还是有几分在意,特意掩了嘴靠近她,轻轻得在她耳边吹气,“你对她做了什么么……”


语气轻柔,似有上挑,带一点笑意和戏谑,叫那在意显得轻飘飘的。


月白搂着她的腰,也靠在她肩上,随意一句,“没做什么。”


一点点小小的报复,没做什么。


毕竟季小狐狸那天的哭泣月白看得挺开心的,像是个被欺负了的小孩子、又像是个不想被人知道自己被欺负了的小孩子,倔强又委屈,掺着几分不服气……反正挺可爱的。


“……你就该改个名字,”九一忍不住了,“叫‘小心眼子’。”


月白一向小心眼,不想反驳。


然而月白大人的“没做什么”和曲似烟此时的状态实在搭不起来。凭借对大人睚眦必报的深刻了解,季无念很有理由怀疑是因为月白大人的“没做什么”标准太高、对面的蛇妖已经承受不住。而既然月白已经挥了鞭子,季无念倒也可以给一颗糖。


“比起我们两个,妖医还是对那些草木有兴趣会更好些。”狐狸还在大人怀里,坐直身体、被大人靠着肩。她笑道,“我们需人做药,而你喜爱新鲜事物,各取所需、合作可好?”


……各取所需?


这话此时听起来讽刺又扎心,曲似烟笑上一声,反而不想屈服,“这种药物月白姑娘也能做,何必找我……”


“她忙。”季无念替月白答。


“忙着犯懒。”九一说。


月白不打算反驳九一,毕竟这确实是原因之一。可是药物研制费时费力,月白是考虑到自己的时间精力,才会将此事外放。她找曲似烟,有一定的机缘巧合,也有对她背景的挑选。仙门医修多牵扯门派,远没有这个独来独往的妖医来得简单。而曲似烟虽然行事无德,可她确实也在短时间内寻到了做法。这点就连季无念都已默认,所以她们才会再来一次。


她们都知道这是个不错的人选,就是需要调.教一番。


“……”说白了就是驯蛇。九一都想问问她们要不要吹个笛子。“不过最重要的材料不是左千千么?”九一还是有些疑虑,“你拿出来的那些蔬菜真的可以代替么?”


……蔬菜?


月白把反驳咽下去,回,“可以。”


“……那你之前干嘛不拿出来……诶?”九一问着问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那些东西是不是这个世界没有啊……”他还记得那个设定,“为什么你拿出来的时候没有被雷劈啊?”


“……”月白反问一句,“你想我被雷劈?”


“……那当然不是,”九一还想要自己的狗命,“就是觉得奇怪……难道老天爷放过你了?”


月白不太想解释全部,只一句,“性质不同。”


“啊?”


“那些是在生长在长夜的东西,”月白浅浅得答,“也以神息为基,算是与此世同源吧……”


九一没太听懂,还是一句“啊?”


月白不回答他了,因为怀里的小狐狸和蛇妖基本谈出了结果。只要月白在这儿,曲似烟本质上并没有谈判的筹码,而她们给的报酬实际非常符合蛇妖所求,唯一要确认的、便是她不再想那些弯弯绕绕。


“你的手段我都清楚,对月白又没什么用处。”狐妖翘起腿,搁着下巴,浅浅笑着,“妖医还是好好想想,别做傻事。”


月白怎么折腾曲似烟季无念不知道,但她弄死曲似烟、办法也要多不少的。


信息很多又很肥的一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