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2-07 23:27
点击:272
章节字数:35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屋内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李秀宁一脸警惕地看着婠婠,师妃暄目不斜视,品茗无言,婠婠旁若无人,自顾自地捻起点心吃。

气氛寂然良久,尚秀芳拿眼神觑了一圈,开口道:“既并未邀请婠婠姑娘,还请离开罢。”

婠婠边咀嚼着点心,边道:“确实有些道理。那我这会儿请尚大家留我在此小憩,可不可以呢?”

“这……”尚秀芳为难了起来。

李秀宁心中暗想,这妖女现身于此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有师妃暄在这里,应该会忌惮几分。李秀宁自是李阀贵女,不愿意和阴癸派的妖人有过多联系,坐在一起谈笑风生更加不可能。

坐得久了,她觉得颇为不适应,便起身道:“我觉得房中有些气闷,想出去走走。”

尚秀芳心中亦舒了口气,跟着起身道:“秀宁公主,我陪陪你吧。”

师妃暄道:“我就不去了,不能让婠婠姑娘一人呆在这。”

尚李二人都觉得婠婠不知是藏了什么阴谋诡计,有师妃暄看着是最好不过的了,便连声答应。

婠婠并不在意,依旧吃着东西。

待二人出去后,房中二人依旧是不发一词。

过了好半天,师妃暄瞧着盘中的点心一点点消失,婠婠一直不停,吃得颇为自得的样子,问道:“好吃吗?”

婠婠点头道:“甜的,好吃。”

“你要尝尝吗?”婠婠又问,才发现盘中没有了,只剩下手中半块,她便将这半块递了到师妃暄面前。

师妃暄平淡道:“不用了。”

婠婠也不说什么,很干脆地收回了手,继续吃完了这半块点心。吃完之后,她又转头朝着在一旁侍候的小婢女问道:“能不能再加点?”

小婢女睁大眼睛看着婠婠,迟疑着便要出去再端一盘。

“吃那么多甜点不腻的吗?”师妃暄微蹙眉,向小婢女道,“拿些清淡的饭菜上来吧。”

婠婠略微惊讶地看向师妃暄,并没有制止,只加了句“要最好吃的。”

师妃暄面色如常,不见波澜。

小婢女应了是,就退了出去。

师妃暄在慈航静斋的时候,每日食寝都有定律,卯时四刻晨起,辰时敲钟三下用早膳,午时敲钟五下用午膳,酉时敲钟三下用晚膳,亥时四刻入寝,日日如此。师父常常教诲饮食应当清淡适宜,如今下山入世,难以遵照在静斋时的作息,但是尽量按照时辰清淡节制饮食的习惯她还是保留着。

如婠婠这般暴食甜点毫无节制的行为,有违慈航静斋一贯的训诫,师妃暄是断断看不下去的。

说来奇怪,她和婠婠是天生的敌人,无论如何都是不能相容的。但是如今竟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她甚至操心起了婠婠的饮食。

师妃暄想了想,这尚是她自竟陵之后,首次和婠婠这样好好地坐下来,不似平时一样针锋相对。

师妃暄其实也擅长观人之术,但婠婠是她最难以捉摸的人。越难看透,就越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

按理来说,婠婠是阴癸派的妖人,作恶多端,应该敬而远之,除之而后快。可是,婠婠偏有一种魔力,即使她做下许多恶事,可说话无论真真假假都盈盈含笑,身姿绰约,仿佛天生就有股精灵般的神秘劲儿。便是之前满心愤怒与恨意,但真见了她,在她的言语和风姿之下,之前种种便很容易消退,实在是很难让人生厌的人。

是否这也是她修炼的魔功的一部分呢?

虽为势不两立的正邪两方,但是慈航静斋属于佛门,弟子都修习佛法,又佛道相通,有时还会佛道兼修。佛家讲究慈悲为怀,爱人包容,道家讲究顺应自然,清静无为,都不是爱杀生的。是以慈航静斋虽然与魔教为敌,可是也不会妄开杀戒,追求的是处处压制,宣扬教化,令魔教输得心服口服,不敢妄为。

师妃暄作为慈航静斋最杰出的弟子,自然也是如此一脉相承,从未想过要致婠婠于死地。当婠婠没有恶意的时候,师妃暄就很容易行为上流露出佛家讲求的众生平等,博爱世人的精神。

看着婠婠又津津有味地吃完小婢女端上的饭菜,师妃暄不由得问:“很饿么?”

婠婠饱食后心满意足道:“是。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才吃了这些。”

“怪不得。”

屋内香烟缭绕,乌沉香的清雅味道似有若无地萦绕周围。

婠婠懒懒地道:“多谢妃暄款待了。”

师妃暄道:“若真要谢我,不如少做点恶事。”

婠婠露出笑容:“怎么,我们的妃暄师父要开始宣扬佛法了?”

师妃暄不置可否。

婠婠似想到什么,开口问道:“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但却没什么机会,今天妃暄可能给我解惑?”

“何事?”

“慈航静斋不是修行佛法的尼姑庵吗?为什么你没有用什么佛门法号,而是用的俗家姓名?而且你为什么没有剃光头?”

师妃暄回道:“自静斋始祖地尼创斋以来,便立下修炼剑典者必须入世修行的规定,如果不能完成修行,就不会正式剃度受戒,授予法号。况且静斋与阴癸派素有二十年之约。”

“原来这样麻烦。”婠婠道,然后想着想着笑了起来,“我原先一直以为慈航静斋底下都是光头的尼姑,乍见到你的时候,真有些难以置信。”

师妃暄喝着茶,不辨声色。

“虽然和光头对决是件很不错且新颖的事,不过和妃暄这样蓄着如云长发的美人过招,却是更加赏心悦目了。”

“无聊。”师妃暄冷淡道。

“这哪里无聊了?”婠婠露出无语的表情,“今天我心情好,妃暄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我必然好好回答。”她又添了一句。

师妃暄本不欲说话,但是听她这么说,心里想了想,还是问:“洛阳城中除了你,还有谁?”

“人很多啊,王世充、李世民、李秀宁、尚秀芳、寇仲、徐子陵……”

还不等她数完人,师妃暄就打断道:“罢了,也不指望你说。”

婠婠自然知道她问的是阴癸派有什么人,只是这个时候她才得逞似的说:“除了我,还有师尊,还有边师叔,之后还会有几个长老吧。妃暄该懂的,详细的我也不能多说。”

师妃暄没想到她会真的和盘托出,微讶道:“真的?”

婠婠仔细地瞧着师妃暄,莞尔道:“自然是假的。”

师妃暄心里暗道怎么能去相信婠婠,肯定是她戏弄自己呢。


曼清院是洛阳最知名且最具规模的青.楼,较之江南一带淡雅精致的风格,其走的是豪华富丽的路子。而曼清院主堂之后的听留阁是由东西南北四座三层重楼合抱围成,中间留出广阔均达五十丈的园地,园中核心处有个大鱼池,四周围绕着绿草小溪与碎石小路,并且形成图案,从高处便可以观赏。四边重楼均与中园有连接的半廊,形成独特“隔”与“透”相结合的虚实空间,巧夺天工,享誉洛阳。

雄霸长白一带的“知世郎”王薄便包下了今晚的听留阁,大宴宾客,并且要亲自主持两大域外高手“曲勒飞鹰”曲傲和吐谷浑伏骞王子的对决,为此还特地邀请了尚秀芳来献艺。

因此今晚的听留阁就不是往常的青.楼,而是群雄汇聚的宴厅。

因为这样的缘故,尚秀芳的房间和会客之所都安排在听留阁南厢顶楼之上。

夜幕降临,重楼的每间厢房都灯火通明,廊间每隔数步就挂了宫灯,盛装的美姬俏婢往来于厢房之间,整个听留阁人声喧嚣,气氛炽烈。

李秀宁和尚秀芳出了房门,便欲随便走走。

李秀宁首次见到听留阁这样新奇有趣的四楼环抱相通的建筑,便欲从南厢开始转一圈,然后去中园漫步欣赏。

待步至北厢顶楼之时,李秀宁忽然瞧见不远处有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其中有几个熟悉的人影,连忙叫苦不迭,不是旁人,正是二兄秦王李世民和部下李靖等人,其中还有个清丽的公子,李秀宁认得是女扮男装的东溟派公主单琬晶。所幸李世民正和身边的人交谈,而且尚李二人被前方几个花枝招展的美妓遮挡,应该没有被发现。

李秀宁没料到自己运气这样不济,听留阁中的人少说也有几百,却偏偏撞上二哥。

之前在飞马牧场游说斡旋的时候,如果不是寇仲徐子陵二人出手相助,李秀宁恐怕就要遇伏遭刺而丧命,李氏父兄听闻心有余悸,连忙命她回长安安心修整。但她惦记着洛阳盛事,不想错过,还是想来洛阳,因此还和柴绍大吵了一架。如果被李世民见到,一定会被他数落一顿,然后严密看管,直接派人护送回长安。

眼见李世民越来越近,就要撞上,李秀宁不愿前功尽弃,嘱咐尚秀芳一句“千万不要告诉二哥见过我”之后,就隐入最近的一间十分寂静似是无人的厢房。

“幸会尚大家了!”李世民终至尚秀芳面前。

尚秀芳虽有些不解,但是明白李秀宁的意思,便从从容容地施礼道:“秀芳见过秦王。”

李世民又道:“大家不必客气。刚才小王恍惚间似看到大家身边有个郎君,长相竟有几分酷似秀宁。不知是否是小王眼花呢?”

尚秀芳微笑道:“这是奇事了,秀芳并未见到秀宁公主。”

李世民略一沉思,道:“那是我看错了。”

李世民邀请尚秀芳一同去厢房坐下一叙,但在离开之前,却低声吩咐了李靖几句。

李靖领命之后,没有和李世民一同离开,而是去往那间寂静似是无人的厢房。

推开门之后,里面坐着一个面容刚健的女子正在自斟自酌。

她冷淡道:“阁下进错房间了吧。”

李靖赔礼后拱手道:“有一小贼偷了在下的钱袋,所以追着那贼才到姑娘房间,不知道姑娘可有见到?”

那女子皱眉回道:“一直以来只有我一人在,并没有看到旁人。还请阁下速速离去吧。”

李靖环顾房内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便再赔礼,然后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确认李靖走了,那女子才道:“秀宁公主,不必躲了。”

李秀宁从屏风之后走了出来,对着那女子长鞠一躬:“多谢宋姑娘相助。”


忘了说婠婠,婠字音wān
小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