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言浅情深,娇嗔女儿诉衷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12-09 13:29
点击:272
章节字数:32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百八十一章 言浅情深,娇嗔女儿诉衷肠


这日下朝,李铎回紫宸殿才发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李鸢崔玄桢赖床就算了,萧泷也不见踪影,自己真成了孤家寡人。

“皇后去哪了?”

“萧昭仪在御苑东南处搭了台子,一早便来请皇后陛下观赏,说河西送了新的西域杂耍班子来,现在正在御苑看杂耍呢。”

李铎闻言撇了撇嘴。

自从萧汵入宫,河西便三两头往宫中送东西,奇珍异宝,歌伎优伶,僧人道士,甚至市廛上有了什么新奇玩意儿,好吃好玩的,也巴巴地送进来,当真受极了宠爱。

这个萧汵也是个妙人,李铎从不去怡翠殿,她也不在乎,整日与这些歌姬伶人为伍,吟诗作画,吹拉弹唱,今日歌舞明日杂耍,热热闹闹的,每月逢一十五还出宫礼佛郊游,在宫中算头一个自在逍遥人。

李铎并不在意萧汵得了什么,她注定无法给她情爱,深宫寂寞,她能自得其乐是她的福气。同是萧氏的女儿,当年萧泷只身嫁入宫廷就没得过这种疼爱。有父母宠爱,果真是不同的。想到这里,便觉心疼得紧,一刻也坐不住,只想到她身边去。

“走,去御苑。”

萧汵是萧氏嫡女,按例随嫁五百飞廉军精锐,萧泷受萧宇宠爱,待遇也同嫡女一般,随嫁也有五百飞廉军精锐入宫,李铎将这支卫队命名为鸾翔卫。昔日宫变之时,鸾翔卫几乎尽数战死,如今人数也已补齐,连同萧汵的卫队也一并并入鸾翔卫,这一千人的卫队便专门来保护两人的。

还未入御苑,外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布满了鸾翔卫骑兵,每五人一列,四列一队,围着御苑来回巡逻,不许闲杂人等靠近,这阵仗比不喜人随从的皇帝派头大得多了。

御史对此也有微辞,零星上了几本奏章。李铎此刻远远瞧着,的确人多得有些碍眼,但想着是为了保护萧泷,也就不多计较了。

陈步乐远远见圣驾莅临,连忙跑来行礼。

“拜见陛下。”

“你们来回巡逻,人马嘈杂,灰尘还大,扰人清净,可惜了御苑这么好的景色。晚上多派些人马巡逻,白日还是不要这么大阵仗了。”

陈步乐对宫变之日的惨烈战况犹有余悸,防卫之事一重再重,不敢疏忽,如今挨了圣上训斥,心中虽然不安,仍是垂首应是。

李铎拍了拍他的肩膀。

“皇后的安危托付于你,朕很放心。”

他们正说话,萧泷和萧汵也迎上来行礼。

李铎笑呵呵地双手扶起萧泷,握住她的手。

“我来看看你正在做什么,可扰了你?”

萧泷见她一身龙袍,想来才下朝还没来得及更衣就跑过来了,应该也没用早膳,便握着她的手引她坐到席间,捧了一盘糕点给她。

“还没用早膳吧?这是小膳房新做的水晶糕,开胃又好吃,吃一块垫垫。”

李铎见那糕黏糊糊油亮亮,里面包着红彤彤碧油油的果粒,怪好看的,便拿手绢擦了擦手,拈起糕送到萧泷嘴边,眸中含笑只是望着她。

萧泷笑着低头咬了一口,正好咬到水晶糕里面红彤彤果粒,唇齿间便沁满了酸甜的香气,应该是山楂糕粒,再嚼一嚼,又化做另一股清新的酸甜,那绿油油的就是青梅酱了,十分清新爽口,怪不得怡翠殿的小膳房总做它,只是这糕是云梦泽莲藕制成藕粉加糯米粉做的,口感粘糯,为了防止粘牙,外边又用香油润了润,李铎脾胃弱,怕吃了不消化,索性就着手将一块糕吃得只剩了指甲盖大一丢丢回推进她口中只教她尝尝味道,又捡了盘子里一块掺了姜粉的桂花菱粉糕送到李铎嘴边。

“那个不好,吃这个吧。”

李铎依言咬了一口,细细嚼过后眉头微皱,故意逗她。

“我觉得应该是那个好吃,这个不好,梓桐要骗我吃独食呢。”

萧泷见她摆出这般孩子气来逗弄自己,便顺着她的话摆出霸道模样,将糕塞进她嘴里。

“那个好吃你也不能吃,吃了这块就用早膳吧。”

随后又吩咐内侍。

“今日天气好,传李师傅与内相一起来这里用膳。”

李铎闻言憋笑道。

“估摸还睡着,别去扰她们。”

两人素来都不是贪睡之人,双双赖床令萧泷大感奇怪。

“可是病了?可要着大夫去看看。”

“不必,阿桢昨日熬了夜,我让阿鸢陪她去了。”

萧泷望着她颊边笑出的小酒窝,手指不自觉伸过去软软地戳了戳,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曾听说近日有如此难缠的公文,需要用阿鸢这味灵药解忧。”

李铎乐不可支,吩咐下去。

“让东来备些解忧糕,给她们克化克化。”

萧泷说道。

“徐东来前日抱恙,告老出宫休养去了。如今尚膳是徐延年。”

“东来尽心侍奉过祖父祖母,劳苦功高,让内医院派人去瞧瞧他。”

“已经派人去了。”

“哦,延年是东来一手带出来的,也好,那就让延年去准备吧。”

“好。”

她们正说话,早膳已经呈了上来。

原本萧氏姐妹两人小宴,两人席位自是排在一处好亲近些,如今李铎来了,她是君,两人是妃后,位属君臣,便在更上位处设了一主位,萧泷见李铎腻在她身边不肯挪位,索性让她坐自己席位上,自己跪立在旁侍奉羹汤。

李铎偏不,总要你一口我一口才好,少不得又多了你来我往的喂食戏码。

她们形容亲密,全然忘了旁边还有个萧汵,等李铎吃饱了,瞥见萧汵那双琥珀似的的明眸正看着她们呢,纵是她想当她不存在,此刻四目相对,这个大活人就在眼前,不由得大感尴尬。

萧汵却落落大方地询问萧泷。

“皇后陛下,伶人们都等着呢,开耍吧。”

萧泷心领神会,微微颔首。

“开始吧。”

台子搭在杏花林间,春风微度,一时杏林花雨,铃鼓胡琴,异域风情,热情洋溢,西域的舞姬身穿飘带似的的白裙,在杏花间热烈旋转,如回风流雪。

一曲舞罢,便是伶人戏耍,掷剑射果,蹬坛顶碗,舞萧弄蛇,又有诙谐的胡琴伴乐,一套一套耍下来,很是热闹。

萧汵似是爱极了,每每演完便命人往台上洒铜钱打赏,这原本是她做东的宴席,多了个李铎也无减她的兴致,该怎么乐怎么乐。

萧泷低头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臂上的小皇帝,正垂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她的指尖出神,便轻轻勾了勾她的手指,惹她将目光回到自己身上,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

“明念不喜欢看吗?”

李铎轻轻摇了摇头,也压低嗓子嘀咕。

“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很怪。”

“哪里怪?”

“你这姐姐...我坐在这里尚且感到尴尬,她却能这般快活,是为何呢?”

这其中小心思绕了几转,萧泷略略一想明白过来。

小皇帝自小是众星捧月长大的,只有她傲视别人的份,哪里受过别人轻慢,萧汵这般无视她,惹她心里不痛快了,笑道。

“你这是吃醋?”

李铎忽地抬起头来,乌溜溜的眼珠瞪圆了望着她。

“这是什么话?”

“你以为姐姐应当喜欢你在意你,幽幽怨怨地盼着你,如今她快快活活,不喜欢你不在意你,你便不高兴了。”

李铎垂头想了一会,似乎有那么点道理,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和吃醋有什么关系?”

这倒轮到萧泷心里不是滋味了,盯着李铎逡黑的眼眸,酸溜溜地问道。

“那你是承认为姐姐不喜欢你而不高兴了?”

这话听着越来越怪,李铎咂摸一下,连忙摇头。

“不是啊。”

“那是什么?”

萧泷冷淡地从她怀中抽出手来,端起酒杯自顾自饮了一口。

李铎伸手拿过酒杯,柔柔握住她的手。

“我不要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是她的福分。”

“这么说,我喜欢你,是我的孽债了?”

她原为调笑,见李铎蹙起眉头,惊觉自己话说重了,她当了真,连忙抚着她的眉心哄她。

“别皱眉,我说笑呢。”

李铎逡黑的眼眸静静地望了她许久,半晌,眉头终于舒缓开来,面上却不复欢喜之色,闷闷地饮下萧泷喝过的残酒,只觉那酒凉得人胸闷。

“你们看吧,我先回去了。”

萧泷见她真的不开心了,连忙拉住她的手。

“明念,你在想什么,告诉我罢。”

李铎抽了抽鼻子,闷闷说道。

“她不喜欢我,是她的福分,是不错的。你喜欢我,是你的孽债,也是不错的。你为我受了许多苦,这些原不该你来受,你也能同她那般快快活活的。”

萧泷捧着她的脸,指尖怜惜地拂过李铎微红的眼角,满腔柔情只盼让她都知晓。

“小冤家,我喜欢你,你若不喜欢我,才是我的孽债,如今你只喜欢我,我欢喜还来不及,只盼着白头到老才算快活。刚刚不是你吃她的醋,是我吃你的醋。”

听得李铎一时忘了难过,讪讪问她。

“你又是吃什么醋?”

萧泷轻抚着她的面颊,目光柔柔扫过她面上每一处,落在专注望着她眸中的倒影里。

“你这样在意别人,我当然要吃醋。”

“我...”

话还未说,便被萧泷掩住了唇。

“不要说别人了,好不好。”

李铎被她眸中柔情摄住,不自觉点了点头,握住唇上的手轻轻吻了吻,又吻了吻。

良久,两人从情迷中回过神来,四周极是安静,环顾左右,杂耍丝竹侍卫宫婢早已没了人影。

这个萧汵,果真识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hishead
thishead 在 2020/12/01 15:58 发表

感觉这个萧泠好通透啊,她本就是嫡女,从小受尽宠爱,来了皇宫但却没有收到李铎的宠爱,但是自己却活的很开心,也不想争宠,真是不一般,希望她永远都不要爱上李铎吧。

ML
ML 在 2020/11/27 11:11 发表

這一章讓人看得甜掉牙了!旁若無人的卿卿我我
很閃。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