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交易

作者:山之埃
更新时间:2020-11-29 00:42
点击:82
章节字数:45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作为圣艾比昂帝国的首都,伊文世界无可争议的商业和金融中心,帝都奥古斯堡是一座无比宏伟的巨大城市。它是如此地巨大,以至于单是管理它就需要一个庞大的行政机构。为此,帝国特地将庞大的帝都和它的一千一百万人口分成了三十九个行政区,其中二十五个行政区位于羽洛海峡西侧的灵克宾大陆部分,而十四个行政区则位于羽洛海峡东侧的赤塔大陆部分。

艾尔文区是帝都全部三十九个行政区中面积最小的一个,但却是其中毋庸置疑的最重要的一个。坐落在帝都旧城区的最东端,面向着羽洛海峡,自从近千年前奥古斯大帝在此建筑奥古斯堡大皇宫以来,艾尔文区就是整个帝国最核心的政治中心。在如今这个时代,虽然皇权已经不再是至尊无上,但是坐落于此的帝国元老院和帝国执政官所在的枢密院,依旧是帝国权柄的执掌者。

艾尔文区以古典而富有年代感的建筑而闻名,大部分建筑的历史都可以上溯到新元751年以前的古典时代,有的建筑甚至可以上溯到公元109年以前的贤君时代。这里也是整个帝都地价最为昂贵的地段,只有少数地位显赫的贵族官员、与皇室沾亲带故的皇族之流,才有能力在此地购房定居。

也正因如此,在距离大皇宫不到两哩的地方的一处空置的宅邸,才显得格外突兀和奢侈。

与占地达四十五艾亩的科普兰家宅相比,这处宅邸在面积上显得“狭小”了一些,它的总面积略多于四分之三艾亩,古堡式的三层主楼占地面积也不过八分之一艾亩。然而,在即使是枢密院的高级官员也只能挤在不过上千平方呎的公寓房中的艾尔文区,拥有这样的一处宅邸恐怕不仅仅用“奢侈”就可以形容——它的价值至少高达一万两千奥雷,而帝国执政官的年俸,却只有区区一百五十奥雷。

这样昂贵的宅邸,在一年之中大部分的时间却是空置的,着实足够令人吃惊。不过,在帝国乃至整个伊文世界的上流交际圈,这间宅邸却是大名鼎鼎——因为它是科伦娜财团曾经的“女王”,科伦娜·科普兰,专门用于会见显赫的贵族或者商业伙伴的处所。

今天,这间宅邸再度被启用了,在主楼顶层一个阳光明媚,面向着大海方向的大房间里,安娜贝拉端庄地坐在椅子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眼前的两位男性。

坐在她对面的两个男性,一个年长,一个年轻,年长的年纪约在六十上下,年轻的年纪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他们的身材都十分魁梧,满面红光,年长的那个穿着貂皮制成的大衣,留着一部白花花的大胡子,年轻的那个则穿着端正的燕尾服,领带系得一丝不苟,淡金色的头发上还抹了发胶。

“别来无恙,安德烈公爵,阁下从古维格千里迢迢而来,舟车劳顿,权且将息片刻,再细谈如何?”

“艾尔德尔董事长,不必替老朽担忧!老朽硬朗着呢,还等着赶紧把事情商量妥当,好去约朋友一同狩猎驯鹿!”安德烈公爵声若洪钟,那双蓝眼睛格外地炯炯有神,如山林里的棕熊一般,逼视着安娜贝拉。

“安德烈公爵,阁下此番的来意,我已经明了,”安娜贝拉的话语虽不似安德烈公爵那般咄咄逼人,却在婉转之中透着几分阴毒,活像是在雪地中潜藏了许久的狐狸,“但是公爵阁下,尽管贵集团与我们是在科伦娜时代就保持着密切合作的老伙伴,仓促提出这样的合同,我们也是很难办的。”

“怎么,”安德烈公爵的脸上显露了几分愠色,“阁下的意思是,对此订单抱有疑虑?”

“当然有疑虑,”安娜贝拉毫不客气地说道,“要我们供应‘斯拉瓦’型熔炉和熔炉机床的事,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要订购的这十台大功率空舰用熔炉,恕我直言,恐怕有点难度。”

“嗯?据我所知,这空舰用熔炉的技术要求,你们现在是完全能实现的吧?”

“当然,但问题在于,‘凯丹II’系列是肯定满足不了你们提出的要求的,只有‘凯丹III’系列才可以。”

听到这里,安德烈公爵咧了咧嘴,点了点头。

“老朽明白了,艾尔德尔董事长的意思是,贵公司依旧不会松口出口‘凯丹III’型魔力熔炉的限制,对吧?”

“并非如此,”安娜贝拉也阴邪地笑了笑,“安德烈公爵,若是贵方开价合适,科伦娜财团是非常乐意为贵方提供任何最优质的产品的,只不过,若是这么做了,元老院和枢密院大概会出手阻止,这笔交易不仅没法成行,还可能带来麻烦。”

“麻烦?”安德烈公爵的眼珠稍微转了转,“是阁下解决不了的‘麻烦’吗?”

“很难,代价很大。”

“那么,”安德烈公爵话中有话地说,“在阁下看来,这些‘代价’,到底有多大?”

安娜贝拉望了眼安德烈公爵身旁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马上会意,轻施一礼,离开了房间。

“古维格王国承诺的,放宽外国投资的法案,不知在大杜马进行得几何了?这个法案要是不过,对我们来说很难办啊。还有,我们在拉普卡玛自治领的合作投资计划,自治领当局打算什么时候放行?”

“大杜马那边想得到首肯,还得有些时日,”安德烈公爵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阁下也应该体谅一下亚历山大陛下的难处。”

“那我倒更应该体谅一下我们这边的麦努尔陛下的难处了,不是吗?何况,在古维格,大杜马和自治领,真能违抗国王的意思?”安娜贝拉笑着,礼节性地伸出了手。

“既是如此,老朽明白了。”安德烈公爵站起了身,向安娜贝拉行了吻手礼,“若是老夫这边解决了问题,阁下面对的‘代价’应该也可以克服了吧。”

“那是自然,不过有件事还得事先告知一下公爵阁下。”

“何事?”

“科伦娜所有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是科伦娜·科普兰的独生女佩洛丝·科普兰,阁下应该知道吧?”

“老朽早有所知,可这位科普兰小姐不是年龄尚幼吗?”

“但我依旧必须尊重她的决定权,并且,就在前不久,我已经在逐渐向她移交科普兰财团的控制权了,因此,这件事我并不能向阁下保证通过,若是她最终否决,我也只能遗憾地向阁下告知,就像阁下这几次遗憾地向我告知法案在大杜马被杯葛那样。”


伊薇特小心谨慎地穿梭在帝都一处不知名的小巷里。

这里是帝都新城区的一处街区,平民和部分骑士家庭的聚居地,虽不似东城区的贫困工人社区那样肮脏、破败而混乱,却也平淡无奇,装饰粗简,马路上还不时有些坑洼。

伊薇特今天似乎特地在隐蔽着自己。她穿着一身男人的黑色大衣,戴着宽大的黑色宽檐帽,白围巾拉得高高的,遮蔽了面部。她步伐矫健,身姿飒爽,背上还背着一个长长的黑色包裹,乍一看上去,倒真像是个风尘仆仆的年轻男人。

她走到一处商铺门前,轻轻敲了敲店铺那紧闭的铁门,四长,三短,三长,又四短。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男人探出脑袋,谨慎地打量了一番四周,确定无任何可疑后,这才对伊薇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进来。

走进店铺,穿过蜿蜒曲折的走廊,尽头的大门背后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的阶梯式座位上坐了不下上百人,大部分是年轻的男性,也有一些更为年长的面孔。还有几个与伊薇特年岁差不多的女孩,其中有一个金发女孩显得比较腼腆,她躲在一个年长一些的女孩身边,似乎在躲避着周边人的目光。

“伊薇特来了!”看到伊薇特走进了房间,房间内顿时爆发了一阵雅兰语的欢呼声。几个女孩马上激动了起来,那个年长的女孩连忙起身,张开双臂,给了伊薇特一个拥抱。

这个年长的女孩看起来比伊薇特大上一两岁,她身材略显丰满,五官十分端正,有些粗糙的皮肤分外白皙。她那一头姜红色的长发被简单地扎成了发辫,蓝绿色的眼眸中透着温柔却坚毅的目光。

“尤尔!你毕业以后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听说你回了一段时间的雅兰?”

“是的,伊薇特,好几次会议我都没能参加,还真是遗憾啊!”

两人稍微寒暄了片刻,伊薇特脸色一正,马上切入了正题。

“雅兰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唉,一言难尽,”尤尔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我这次赶来奥古斯堡,就是想和大家说说这事。”

“好,我明白了。”伊薇特说着,一眼注意到了躲在尤尔背后显得尤其腼腆的那个女孩,这个女孩身形显得有些瘦小骨感,有着令人羡慕的蜂蜜色肌肤和可爱的小圆脸蛋,黑褐色的卷发披散着,一双天青色的大眼睛瑟缩地躲避着与他人的目光接触。

伊薇特马上认出了她来,这个女孩是比伊薇特小一学年的学妹,同样是雅兰的留学生。

“比吉特·埃里克森,中等部第四学年的A班,是你吗,同学?”

“嗯......嗯,是的会长大人,我......”

“真棒!”伊薇特兴奋地一把抱住了她,不住地夸赞着。

“喂伊薇特,你这么抱着她她可是会受不了的。”另外一个女生走了过来,这个女生留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她身材高大,体格丰盈,脸上满是骄傲与自信的神色,翡翠一般的眼睛炯炯有神,格外地高贵而凛然。

经她的提醒,伊薇特这才注意到被抱住的比吉特此时已是羞涩得满脸通红,她用畏惧而憧憬的眼光望着伊薇特,一时呆立在了那里。

“看吧,伊薇特,看你把学妹吓成什么样了,”这个金发女孩有些戏谑地调侃着,“她可是你的粉丝,一直很崇拜你,也很喜欢雅兰的古典戏剧,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别看她看起来害羞,决心可绝对不低哦。”

“好啊佩尼莱,又争取来了一个,我希望未来能争取更多,最好爱洛依丝的所有雅兰留学生都加入我们!”

几个女孩热切地闲聊了一番,稍微等待了片刻,站在门口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核对了一下名册,和身旁的同伴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他走上房间最前方的讲台,用洪亮的嗓音说道:

“各位雅兰同胞们,很荣幸在这个艰难的时代,大家能够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汇聚一堂,并且我更加荣幸,有新的同胞手足,愿意加入我们,愿意为我们的理想而战!”

“好!!!”整个房间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那么,新人们,你们有没有兴趣,向同为雅兰同胞的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呢?”

“比吉特,快点,举手吧。”伊薇特握住了比吉特的手,不住地鼓励着她。

“可是......我......”

“别害怕,这里的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手足同胞,都是很友好的,加油哦!而且,你愿意加入这里,想必内心已经下定了决心的吧,那么,为什么会忌惮于这样的小事呢?”

“好......好......”

在伊薇特的激励下,比吉特鼓起勇气,第一个举起了手。

“大......大家好......我叫比吉特·埃里克森,来自雅兰......我,我很荣幸能追随伊薇特会长的脚步,加入这个‘树屋俱乐部’。我.....我虽然年幼而不成熟,但是我同诸位前辈一样,以身为一个自由的雅兰人为荣,我......我相信,有朝一日,我能够自豪地称呼自己的祖国为‘雅兰’;能够看到家乡的同胞们,能在自己的国家里不受奴役的生活;能够骄傲地告诉全世界,我们雅兰共和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我愿意,与诸位前辈们,一同高呼我们的誓言,不自由,毋宁死!”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大家齐声为这个女孩献上了欢呼。

“好,太好了,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像这样勇敢地加入了进来,我对我们民族的未来满怀着希望!”那个魁梧的男人兴奋地喊道,“那么,这位姑娘,你是否愿意,在这里唱一首我们雅兰的《自由之歌》呢?”

“好.....好,我非常乐意!”

比吉特下意识地往台下瞟了一眼,正好与伊薇特的目光相对,那友善而热切、充满着期许的目光,顿时令她鼓足了勇气。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开始了歌唱。

“我们的心中纵有万曲乐章,

却无一可匹敌您的美丽。

雅兰,英雄的家园,我们的故乡。

是什么让您的泪水干涸,

又是什么令您的歌喉喑哑?

是那漫天的黑云雾瘴,

亦或是那恶毒的虎豹豺狼?

但请您如此确信,确信您那热血的儿女,

他们将会用肉体的死去,迎接您精神的苏生!

以生命之名起誓,

以生命之名起誓,

我们古老的国土上,

暴君和奴隶主终会消失无痕!

以生命之名起誓,

以生命之名起誓,

我们将在那晴朗的天空下,

咏颂‘自由’,这最神圣的呼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