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过分了吧?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1-29 12:39
点击:321
章节字数:44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我知道你们昨晚上肯定玩得很疯……”某个在小黑屋里呆了很久的系统发出了不屑且疑惑、还有点嫌弃的评论,“但是……”


“闭嘴。”


……玩到发烧也过分了点吧。


九一默默在心里把句子补足,并且偷偷得希望自己有双眼睛。


给她翻到天上去。


可惜,九一就是个啥用也没有的系统,连双能翻白眼的眼睛都没有。他只能又嫌弃又心疼得问一句,“你需要包治百病的板蓝根么?”


“……”板蓝根并不包治百病,月白估计这又是什么她不太懂的调侃,不太想理。


“……喝点水。”季无念端来一杯水给她,被月白双手接过。这水是微烫的温度,应该还加了一点蜂蜜,甜甜的。


月白此时解去了化身咒,以叶二的模样靠在床头,双手捧杯,真真像个柔弱的孩子。季无念用手背碰了碰她的额头,温度不高,该是烧退了。


秦霜此时也跪坐在床边,在季无念收回手之后也学着她去摸月白额头。她还用另一只手摸自己的。只是小孩子不太能感受出来两边区别,便维持着动作、问一旁的无念,“神上、好些?”


“好些了。”回答的是那边喝完水的神上。她拉下秦霜的小手,自己坐正,“我没事。”


“真的?”秦霜两只手都搭上去,小嘴抿成一线,“真的?”


“真的。”月白手中的水被季无念接走,便可以空出一只手来拉开锦被。


见她想下床,季无念把水杯放开、伸手扶她,但也有些担心,“不再睡会儿?”


“不睡了。”月白本就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太累了。会发低烧也就是因为体质虚浮、可能也因为昨夜在山顶吹了太久的风,但她已经睡了一整天、烧也退了……


虽说如此,待她真的双脚落地、打算站起,某处的不适还是明显得让她身形一顿……


小徒弟瞥来凉凉一眼,叫季无念摸了摸鼻尖。


……好像是有点过了……


腿有点酸软的月白不动声色,凌空抽了一件衣服,样式简单,是她上三清之前买的。季无念见她套上衣服,轻轻得转到她身前,替她系带。手中的衣服材质中等,随处可见,看得出月白那时的藏拙之心。


“饿了么?”季无念轻声问,“我带了些吃的回来……又或者你想出去吃些热的……”她顿了顿,又有些无奈得问,“走得了么?”


“……”就算月白被她弄得浑身青紫,多处咬痕,那也就是一拂手就能消去的皮外伤,看不起谁呢?


“你。”九一默默回答。


“……”月白不想理人。


“小霜吃了么?”月白不想把话题停留在自己身上,决定拿孩子挡挡。


“没有。”孩子还是纯真,眼中没有一丝算计与心思,只有对神上满满的关心与依恋,“等神上。”


月白睡了一整天,倒不是说秦霜一天没吃东西。她们俩昨夜都醉,闹得也过分,最后相拥而眠、双双睡去。季无念醒得比她早,算算时间就先去给秦霜备午食。她试着叫过月白,可月白连眼睛都没睁、直直得扔了一个枕头。季无念知道自己被激魔气后收不住,月白肯定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也就不再扰她。陪过秦霜,季无念出门去见人皇,刚回来不久。


她一回来就被秦霜抓住,小孩子牵着她的手好似要哭,“神上,不舒服。”


一句话吓得季无念赶紧往屋里跑,一声焦急的“月白”还未出口,就已经见小徒弟靠坐床头、眼眸凉凉。


“……你怎么了?”季无念此时还没意识到月白眼中的意思,只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情才将化身咒解了,“出什么事了?”


“没事。”月白的眼神飘开,落在了锦被的刺绣上。


她这不像没事的样子。季无念赶紧去探,感觉她的体温有些不正常,关切得问,“怎么发烧了?你受伤了?”不对啊、月白不是该睡在长夜么,是在哪里……


“……吹了风。”


“吹风?吹……”


啊、吹风。


“……”季无念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一张嘴开开合合,话都卡在喉咙里。“嗯”“啊”好几下,她才带着尴尬与狐疑,问道,“吹风……就发烧了?”


“……”问这么细干什么?


月白不想跟她说自己解开化身咒时一身青紫的模样,毕竟自作自受的成分太重,让她不想开口。魔气染性的季无念下手没轻重她知道,不仅纵容、还刻意相诱。虽然结果上看着有些凄惨,但过程十分愉悦,月白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就是发烧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还是身体太弱了……


“……堂堂一个大佬,做到自己发烧,还是自找的……”九一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每一句都扎在月白心上,“总感觉有点丢脸……”


月白知道有点丢脸,就很想堵住他的嘴巴。


为了证明自己没事,月白还是决定出去找东西吃。季无念隐约知道大人犯倔,便顺着她。只是她挑了一处隐密的食馆,里面餐处都是独院。她们直接传送至此,也不需要月白走几步路。


“昨日吃的都是小食,今日来点大菜。”季无念对这里轻车熟路,就算没有小厮,她也知道烛火在哪儿,先安排月白和秦霜入座,“你们在这儿等我一等,我去去就回。”


上京是季无念的地盘,月白没什么好说的。正好这里香台小榭,正对一湖,待着也舒服。她带着秦霜往湖边走,路过一串串的红灯笼。昨日下雪,今日放晴,此刻圆月已现,照亮了湖上的冰层,模糊一片。


上京在北,湖面到了冬天就结冰,此时该有厚厚一层。


这对一些调皮捣蛋的孩子来说是个诱惑,总会想上去踩一踩。月白身旁的秦霜是个乖巧的,而湖对面那个、明显就是另一类。


“神上。”秦霜靠坐在月白身边,小手往那边指,“那个?”


“……不要学。”月白将秦霜拢住,拉好她身上的氅衣。余光倒也看着那边那个踉踉跄跄的人,还觉得隐隐有些奇怪……


怎么好像往她们这个方向来了?


“神上……”秦霜拉一拉月白,“过来了……”


那个左摇右摆的人影越来越清晰,此时已经到了湖面中央。月白看那人好像是个小男孩,大概八九岁,带着一个胡毡帽,腰间还挂一个小老虎。他一双翘头皮靴在冰面上走一步滑两步,爬起来又摔下去,摔下去就龇牙咧嘴、干脆爬一段。


那笨拙的样子有些好笑,月白只当有趣,静静观望。那孩子在某一次抬头时好像也看见了这里有人,走得更快了些,摔得也更快了些。他最后龇牙咧嘴得来到了月白面前,揉着屁股扭来扭去,看看月白又看看秦霜,“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


音色灵动,原来是个小姑娘。


“你是何人?”月白拢着秦霜,不答反问,“为何要跨湖而来?”


“……我听说这里是长公主喜爱的地方,就想来看看……你等一下啊……”


湖面离月白坐处还有一点高度,这小姑娘扒着湖岸,一蹦蹦不上来,差点又滑倒在地。她左右看看,又挪动到某处有栏杆柱的地方,抱着又蹦,千辛万苦得才够了一只脚到岸边,几乎是趴着挪了上来。她拍落身前灰尘,边拍边笑,“总算上来了……”


“……又是一个季无念的小迷妹?”九一说真的、看不出那人有什么好,“这也太小了吧……”


月白不置可否,只是听她又问一遍,“你们怎么在这儿啊?”她也没有等到答案,转眼便又注意到了秦霜白发,一脸惊讶,“你的头发怎么是白的呀……?”


秦霜有些警戒,往月白身边靠了靠。


“……真好看。”


小姑娘的话惹得孩子疑惑,秦霜看看神上,还是往她身边靠得紧些。


“我叫沈若,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是来寻长公主的么?”沈若说着又往岸里看,“咦,那边怎么亮灯……”


声音渐轻,小姑娘又开始左摇右摆,片刻之后、倒入他人怀中。


湖对岸多出了许多晃动的烛火,时不时被湖边栽着的树挡住亮光,显得星星点点。


“凉菜上了。”季无念抱着沈若,笑着对她们说,“你们先去吃?”


月白坐着没有动,拢着秦霜,“等你。”


季无念来回很快,从月白身边抱起了秦霜,带着她们回去。


“……沈若……”九一还在思考,“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


月白上次听到这个名字也在上京。那时她还吃着外面的泡馍,被九一一会儿触发一会儿完成的任务扰了享用美食的心情。后来去查,也就查到同时出现的沈及远。那是季无念的儿时玩伴,而沈若、大概是他的女儿之类吧……


“若若是阿远的孙女,”季无念夹了一颗心太软,从桌旁走到榻旁,喂给正解着秦霜大氅的月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月白喜欢这甜味,红枣衬着糯米的软,嚼着嚼着又好像有糖汁。“她与你亲近?”


“……她没见过我吧?”季无念又夹一颗,又跑回来喂给秦霜,“小霜,啊——”


“啊——”


月白松开小孩子的手,任她被季无念半路劫走。她也不去问沈若腰间那个做的有点丑的小老虎,只是拿起碗筷、挑了一个木耳。


凉拌的,加了蒜、醋、酒,好像还有糖,比例很好,用料也脆,好吃。


“这儿的主厨是宫里退下来的,手艺很好。”季无念带秦霜过来,让小孩子坐在中间。她们三人面对着一张十人的桌,现在先上来了几个冷盘,量不多,但装饰精致。季无念这回倒是不隐瞒,笑说,“他与我倒是真有私交,给我在这里留了个私座,随时都能来。”


季无念不像她师兄那般年长。她修仙时间不长,人间自然还有诸多关系。挂念她的人很多,月白也不觉得有什么。


菜一道道上来,铺满了圆桌,都是大菜、带着龙飞凤舞的装饰。最后主厨前来,端着一碗朴素的梅菜扣肉。


这是他的拿手菜,季无念小时候还和她皇兄抢过。


许久未见,主厨一边头发花白,仙长一边宛若少女,两边都笑,各自介绍。


月白带着秦霜静静听从回复,很安静、很乖巧。


太久“没见”叶二,季无念都快忘了月白大人装起来、是多么令人信服。


谦逊可人,有礼有节,最重要的是笑容温和、态度平静。看着叶二快速得被老人赏识,季无念又觉得不久前月白的冷淡好似梦幻。


说季无念一人千面,月白也其实好不到哪儿去。


“没想到啊,殿下都收徒了,还是个这么听话的孩子……”这位主厨已在耄耋,也是看着季无念长起来的。当年调皮捣蛋的小公主现在也还是青春年少的模样,好似还是那个牵了马就满城跑的张扬少女。“可惜先皇早逝,不然该多欣慰啊……”老人感慨得要留下泪来,手不自主得拍动,一下一下落在月白手臂。


老人还很有力,每一下都有多年感念的重量。月白能感觉到他的欣喜,心中有淡淡的起伏,但她也庆幸昨夜季无念捏出来的乌青已经消了,不然有她好受……


“……皇兄那么爱操心,欣慰不了的……”季无念苦笑,不动声色得将自己徒弟拉回来。她站在月白身后,看似搭她手臂,实则在给她捏捏。


“哎……”老人最爱回忆往事,尤其是自己看大的孩子,“当年先皇最担心的就是殿下你的婚事,本都要给你指婚了、你却要去修仙……”这时回忆往昔,许多事都变得有意思,老人怀念得笑着,“当时先皇还怀疑你是不是为了逃婚去的……或许过个几年就会自己跑回来……”


结果一过十五年,季无念再次回京、已是在皇兄病榻前。


“便是这样也还纵容,”季无念将月白拉向身前,浅浅笑道,“皇兄一向宠我。”


季无念是一整个皇朝的掌上明珠,她也对得起这份宠爱。老者看她欣慰,又提了一些往事,隐隐有滔滔不绝的势头。季无念止住了他,打算和月白好好吃饭。


月白今日发了烧,季无念还是担心的。


“……真没事么?”一旁的秦霜在乖巧得喝汤,季无念便趁机贴近月白,声音压得很低。


“……没事,”月白答得烦,“别再问了。”


“……”季无念丝毫不怀疑月白的别扭,只觉得可爱。但月白的虚弱是真,她的心疼也是,“以后不激我魔气了、好么……”季无念知道自己会有些失去理智,难以自控。她还记得昨晚对月白的许多情感,汇聚出来有些黑暗。她已经算是控得住,这样都让月白发了烧,那……


“再看。”


“……”季无念的无奈化作笑声,是真的拿月白没办法。她还想说话,却突然被月白轻轻抵住了嘴唇。小徒弟看着她的眼睛,从怀中掏出一张闪烁的传音符。


“谁?”


“丛生。”


“是要给你贺元宵么?”季无念轻笑,转换身子角度靠向另一边的秦霜,给她夹了一个四喜丸子。


丛生住在人间昆弥,还真是说不定。


月白注入灵力,正打算变换声音,那边一句先来。


“月白,能来接一下阿扬么?”


休息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