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11-28 19:13
点击:123
章节字数:39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景润】志在必得 第九章


由于改成家族葬礼,家中的男丁变成了举丧的主角,来家中吊唁的客人络绎不绝,除了丧主崔远载,家中其余男子每两个小时轮班更换,崔书润作为女儿反而稍微得了些空,能在内室坐下歇会。

崔书润疲惫地闭上眼睛,身体不自觉地朝旁边的女人身上靠去。

“离出发还有段时间,累了就去床上睡会吧。”

崔书润蹭着她肩头摇了下头,又去抱她的手臂,想从她身上汲取一点温暖。

“我的家庭,很可笑,是不是。”

徐伊景无声地咧了咧嘴,没有说话。

崔书润却察觉到她胸膛震动,惩罚地捏了下她的手掌。

“小时候不是这样的,爸爸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远载哥哥和我一起搭过木屋,晶润欧尼带我去舞台后台看她喜欢的偶像,就连民载哥哥,也在野营的时候背过我照顾我。是我不好,没有像爸爸那样处理好家庭的纷争,我很后悔。”

“后悔?”

崔书润静了半晌,低声说道。

“后悔自己还不够狠心。若我三年前就把他们尽数打压,贬到地方的分公司或者海外,待上十年八年,把集团中他们的派系尽数拔去,把他们的不服和野心都磨去,等到他们都认了命,再召他们回来,给他们一两个公司,他们只会感谢我的宽容。而不是贪图表面上点滴亲情,伪作家庭和睦,兄友弟恭。”

徐伊景默默一笑,并不接话,只是挺直背脊任她停靠歇息。

崔书润也默默笑了笑,门外是她的骨肉至亲,此刻却还不如身边的故人来得温暖,她安心地闭上眼睛享受此刻珍贵的宁静,她知道,这一刻,并不会太久。


笃笃笃。

来人推门进来,摘下眼镜揉了揉哭红的眼睛,恳切地对崔书润说道。

“书润啊,韩星钢铁是大哥一生的遗憾,我帮你。我跟你去见债权团代表。”

崔书润缓缓站起身来,她肩背秀挺,一身丧服也被她穿得端丽无比,威仪灼灼,微微朝他倾身。

“多谢叔叔,我们走吧。”

徐伊景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她能感觉到,崔书润方才刚下的决心,再次土崩瓦解。

察觉到她的软弱与犹豫,徐伊景淡淡一笑。

她的书润欧尼,聪慧无比,却委实心软,她在幸福与关爱下长大,尝过它的甜蜜,便无法容忍失去它。

这才是她的弱点。

崔书润转过身来,伸出一只手递到她面前。

“伊景,陪我去。”

韩星钢铁债权团代表有一半是银行家,另一半则是现任韩星钢铁的权重人物和政府代表,为首的金团长便是原来诚进钢铁的员工,已为这座钢铁厂奋战了三十余年,是旧日崔东进手下的轧钢组组长。

崔东进与他寒暄,提起往日旧事,又提及兄长崔东诚逝世,四行老泪落了下来。

崔东进这才说明来意。

“金团长啊,把韩星钢铁交给诚进吧。”

金团长愕然地看着崔东进。

“您..您说什么?”

“我说,把韩星钢铁交给诚进,书润会好好地继续发展下去。”

“可您的公子也在...”

崔东进懊丧地叹了口气,按住金团长的肩膀。

“张泰柱和民载想要把钢铁厂一个个拆开卖外国人,成训啊,这可是我们韩国第一座钢铁厂,是我们自己的钢铁厂啊,我绝不能让大哥的心血落到外国人手里。”

上午伊甸园准备售卖韩星钢铁的文件被媒体曝光,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作为诚进的竞争对手,又是在大家都悼念崔东诚的时刻爆出丑闻,反响自不一般,包括企划财政部及金融委员会都致电债权团问询此事,金团长也是顶着极大的压力,如今连崔东进都不站在自己儿子这边。

崔书润此时适时站出来,微笑道。

“这是父亲、叔叔和各位员工填海造地建设起来的钢铁厂,浸润着各位的心血与汗水,我与叔叔绝不会忘记,让我们把韩星钢铁,不,诚进钢铁建设成代表韩国钢铁的第一大钢铁厂吧,这也是我父亲的遗愿。”

金团长望着她,似对眼前这位纤弱漂亮的二小姐还有疑虑,诚进集团会长去世,这对诚进集团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往日情分虽在,未来却还长,这位二小姐年轻瘦弱的肩膀能否一肩挑起重担,前路未明。

崔书润敏锐地捕捉到他的迟疑,微微侧过身子,将身后的人介绍给他。

“这是我的妹妹,日韩金融日本分社社长,徐伊景代表。”

金团长一听居然是伊甸园售卖协议的主角,神色顿时一变。

徐伊景乖巧地站在原地颔首浅笑,任崔书润编排她。

“伊甸园张代表同我这妹妹合作,投标里的十亿美元外债就是由她来出,听说我诚进集团要收购韩星钢铁,我妹妹自然不会帮着外人。少了这十亿美金,张代表只能借高利贷,十亿美金,一年光利息就要一亿美金,就算勉强中标,你觉得张代表还有能力履行他给韩星钢铁的未来吗?”

好一招釜底抽薪,这个二小姐,当真厉害。

金团长抹了抹额上的汗珠,长舒一口气,握住崔书润伸来的手,他虽没有说半个字,却在彼此心中一锤定音。


次日,韩星钢铁竞标会开标。电视台纷纷直播这场发布会。等着看失去掌舵人的诚进集团还能否风光依旧。

崔书润与徐伊景早就坐在办公室守着电视,看金团长宣布中标者。

“提交收购韩星钢铁提案书共有两家公司,诚进集团和伊甸园公司,我们分析了两家提案的价格要素和非价格要素,韩星钢铁的收购者是9800亿资金和外汇贷款金额为10亿美元的诚进集团。感谢大家。”

崔书润关掉电视,利落起身吩咐朴专务。

“今日内组建韩星钢铁收购团,主体是公司内部的人员,咨询团就由...最好是曾经诚进钢铁时期的员工担任吧。哦对了,韩星钢铁1号熔炉先留着,我要让这座爸爸和叔叔亲手建起的熔炉,成为韩国钢铁业的象征。”

等朴专务离开,徐伊景施施然拍了拍手掌。

“9800亿,书润小姐当真是好手段。”

崔书润微笑,她面上虽没有十分高兴的神色,眸中的志得意满早已雀跃地溢了出来,甚至还有兴致调笑她。

“知道你书润欧尼的厉害了?是谁说实业家玩不过金融家的,嗯?”

徐伊景凉凉地应了。

“是啊,这里面我的名声起码值6000亿吧。”

虽然崔书润大获全胜,可被曝光的另一方伊甸园的张泰柱和徐伊景可就声名狼藉了。

崔书润便笑,走过来从沙发背后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哄她。

“我赔你就是了。有我在,你不需要讨好张泰俊。”

徐伊景歪头看着那人下巴精巧的线条,红艳艳的唇线勾勒出明快的笑意,真真是高兴着的,不忍扫她的兴,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崔书润见她闹别扭,双臂往前一搂,眯起眼睛嬉笑着蹭了蹭她。

“小豆丁,陪我回家一趟,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带给父亲。”

她的手臂极纤瘦,怀抱却极柔软,温热的胸膛贴着她,徐伊景怔了一会,轻轻点了下头。

收购韩星钢铁尘埃落定,崔书润在集团中地位稳固无可摇撼,崔远载崔民载自然是灰心丧气,神色不善,可姐姐姐夫逢迎含笑的虚伪嘴脸也让崔书润心里不舒服,原本高兴的心情也淡了几分,崔书润将文件供奉在父亲遗像前,垂首闭目,双掌合十,低声说道。

“爸爸,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守住诚进集团。”

崔书润等她行完礼,也上前祭奠静默致礼,直接越过丧主崔远载走到崔书润面前,柔声说道。

“还请节哀,书润欧尼。”

崔书润眼眶微红,望向她的眼眸亮晶晶的,翻滚着凄楚的寒露。

又哭了。

徐伊景暗叹了口气,如昨日那般展臂抱住她,不让别人看见她的泪水,凑到她耳边轻声劝慰。

“欧尼,别哭。”

崔书润没想到她会抱过来,她此刻重担卸下,心肠正柔,得了依靠只觉全身的疲惫排山倒海般压下来,整个人软软地靠进徐伊景怀中。

徐伊景没想到崔书润还有这么软绵绵的一面,也是无奈,清了清嗓子对着瞠目结舌看着她们的众人,冷静地说道。

“书润小姐这几天忙于丧事都没休息,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扶她去休息。”

崔晶润尴尬地扯唇露出个牵强的笑容,呐呐地指了指楼上。

“书润的房间在那里。”

徐伊景轻轻扯了扯怀中的人,见她埋在自己肩头一动不动装鸵鸟,只得叹了一口气,半搂着她的腰将她抱进房间。

“好了,现在可以尽情哭了。”

崔书润嗤嗤笑着从她怀里抬起头来,眼睛却湿漉漉的,泪迹未干,接过她递来的手帕擦干眼泪,一把扑进床上歪过头来看她。

“我又不想哭了。”

徐伊景诧异地看着她。

“那你刚才怎么不肯起来?”

“是伊景不好,突然来抱我,弄得气氛怪怪的,怎么起来,你就不怕他们误会嫁不出去?”

徐伊景正接了手帕擦肩头的湿迹,听她倒打一耙,气得把手帕丢到她身上。

“是欧尼不好,你要是不哭,我何必抱你。关心我嫁不嫁出去,欧尼都34岁了,你嫁不嫁?”

崔书润听她暴露年龄,跳起来一把将她扑到床上,在她腰间狠狠挠了好几下。

“小豆丁,敢取笑我!”

崔书润原本压制着她,可崔二小姐养尊处优,身娇体柔, 徐伊景毫不费力便抓住她的手腕,推了推她,让她从身上滚下来,两人并排在大床上躺着。

“欧尼说我,就不是取笑。我说你就是取笑吗?”

“那是自然,你还年轻,我已经老了啊。”

崔书润理直气壮地说道。

徐伊景笑着逗她。

“那为什么书润欧尼现在还没结婚呢,欧尼这么漂亮,还这么有钱。”

崔书润思索一会,眨了眨眼睛,坦然地叹了口气。

“是啊,读书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心仪的人,到了现在,也不会去想了。可能因为我所有的恋爱知识都是从书里学的,看人的眼光难免挑剔了些。”

“欧尼的眼光再挑剔,也是应该的,全国上下竟找不出一个来?”

徐伊景拐着弯的恭维,崔书润大感受用,软软地贴上来抱住她的手臂,34岁的女人了,还如少女那般爱笑爱闹爱撒娇。

“倒也不至于,只是我这辈子注定和诚进集团绑在一起,若我结婚,又有几个人能分得清是和我结婚,还是和诚进结婚呢。他若说为了我,我便信么。”

她在徐伊景的肩头拱了几下,找到舒服的位置后满意地蹭了蹭。

“所以说,女人要结婚的话,还是不要拥有太多。伊景想结婚要趁早哦。”

徐伊景望着天花板目不斜视,冷静地说道。

“我还是觉得手里的筹码多些好。”

崔书润从鼻间糯糯地“嗯”了一声。

“我们伊景又年轻又好看,要什么男人没有...”

她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已经没了声音。

徐伊景转头去看她,崔书润已经靠着她的肩头闭上眼睛睡着了,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神态竟是从来没看过的放松。

过去两日发生了太多事,巨大的责任与压力都压在她肩头,等她去搏,只怕一次都不曾合过眼。

“睡吧...”

徐伊景想把手从她怀中抽出来,才动一下,便惊动她好眠,惹她皱眉哼哼,只好直挺挺地不动了,片刻又觉得身上燥热,随手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强迫自己也闭上眼休息。

这两日她也没多睡多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ippy
tippy 在 2020/11/26 01:52 发表

哦哦哦哦哦哦我好了wwwwww

这两天更新真勤快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