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公主

作者:亚呓
更新时间:2020-11-25 23:21
点击:88
章节字数:32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夜晚的公园,光线并不明亮,只有路灯和自动贩卖机提供着最低限度的照明。少女恰好站在路灯不甚明亮的惨白灯光边缘,那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光暗间徘徊。


“这个,能给我喝么?”少女话一说完就低下头,把脸埋入了黑暗中。


眼瞅着对方那身打扮,秦熏心里升起了一股错乱感。巫女?这里?这种时间?为什么?暂且不管这身打扮,给未成年人喝酒可不行。


是口渴了又刚好没带钱吗。


"这个可是酒哦。"揣测着对方做出如此要求的理由,秦熏朝她晃了晃手上剩下的半罐啤酒。


"我知道。"少女用含糊音量的回答。


她说自己知道。


"那你也应该清楚未成年人是禁止饮酒的吧。"


没有回答,少女只是低着脑袋。


"那边的自动贩卖机有很多饮料在卖。"秦熏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在沙坑边的自动贩卖机,"要是觉得口渴,我就请你喝点什么吧。"


"有酒吗。"


"要卖给谁呢,这里可是给小孩子玩耍的公园。"


少女又一次沉默了。


公园里静悄悄的。秦熏一口气灌下手中剩下的那半罐啤酒,把空罐往脚边便利店塑料袋里,又从塑料袋中另取出一罐新的啤酒,没打开,就这么拿着啤酒打量她眼前的这个少女。她总感觉这女孩身上有一种不协调的异样气氛。只是她一时半会捉摸不透,这种气氛到底从何而来。


是少女不合时宜的打扮吗,还是没头没脑的就跑来向自己讨酒喝这件事,到底是哪点让自己觉得这女孩有些古怪?单从行为上讲,两者虽然都不多见,可无论哪个都好像还欠缺点意思,不至于叫自己如鲠在喉。


说不准又是酒精的作用。


换做平日的自己一定早早就起身离开了,明明对外人要漠不关心是都市人的基本礼仪,现在却坐在秋千上想这个不认识的女孩到底哪里古怪。这种事真是莫名其妙。从以前开始好像只要遇上酒,世界就会在某个地方悄悄发生变化,连日常见惯了的风景也好像出现某种无法言明的变化。


少女说了句什么。


"什么?"


少女再次用含糊的话语作了回答。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再说一好次吗。"


"酒。"少女吐出一个字,声音小到像是稍微有风就听不见的程度。


还以为是要说什么,结果又是酒,就这么想喝酒吗。


"即使你这样说,我也很为难。"把酒给了未成年人,万一惹出什么麻烦事来,遭罪的可是她耶。


“请给我酒,拜托了。”


少女猛地一下把头抬起来,秀美的面容出现在灯光下,表情泫然欲泣,显得尤为楚楚可怜,那副模样让平日里见惯了美人的秦熏也暗自赞叹。


"要忍不住了。"


似乎是某种一直忍受的莫大痛苦超出界限,她全身都开始轻微颤抖,咬着嘴唇,脸色发白,低声恳求,"拜托了、拜托了。"


似乎有些不太妙。


看着全身颤抖不已的少女,秦熏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机,“你看起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有什么我能帮你的么?”


没有答复。少女只是低头沉默地站着,不过身体已经停止颤抖了。


没事了?


秦熏的目光集中在少女身上,既担心对方会不会再出什么情况又真心觉得自己碰上了件麻烦事。怎么办,是不是现在送她去医院比较好。她望着少女,想再问问对方是否需要帮助,话到嘴边没能说出口。


她看见从少女那头黑发中拱出了一对短短的、小小的尖角。


那是——


角?


秦熏揉揉眼睛,凝神再看,少女那头鸦羽似的黑发上什么都没有。  


错觉?


四月的夜晚,气温还有些低。风吹在身上,即使穿着外套,秦熏也依旧能感受到那股将尽未尽的凉意,不过现在这点凉意来得刚刚好可以帮她清醒清醒头脑。


喝多了吗,居然都看见人的头上长出角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偶尔一次稍微喝点酒,感受一下与平日不同的风景倒是无妨,但喝醉可就麻烦了,明天还得继续上班。


不过剩下的这罐酒要怎么办,就这么带着回去?秦熏看着手中还没来得及开封的啤酒,又看了看前方的少女,想起少女刚刚恳求时的模样,犹豫再三,叹了口气,向少女平举手中的啤酒,“还想喝酒吗。”如果只是喝一点点,大概也不要紧吧。


秦熏话到一半,手中就忽得一轻。不知怎的,刚刚还站在前方路灯下的少女已经到了身旁,从她手中取走了啤酒,少女用和从前任侠片中女主角喝酒时如出一辙的豪放姿态,仰头咕嘟咕嘟猛灌酒水。


“别着急,慢慢喝,在旁边的秋千上坐一下吧。”


少女停下豪饮,在旁边空着的秋千上坐下,捧着啤酒罐喝了几口,转过脸来,浅浅一笑。也不知是不是酒精起了作用,她的脸上泛起一片薄红。


“感觉怎么样,还好吗。”秦熏看着女孩泛红的脸,对刚刚做下的决定感到后悔。要是这女孩喝醉了,该把她怎么办才好,是送她回家还是干脆领回自己家里让她住一晚算了,总不能把她就丢在这不管吧?


"这个好好喝,一点都不苦,我很喜欢。"少女笑着眯起眼睛,“还想再喝一些,不过已经没有了。”


“喝这个经常会这样呢。因为口感很柔和,一喝起来不知不觉马上就喝光了,虽然喝着挺方便,但终究是酒,喝多了也会醉。”秦熏可不是想知道她对酒味道的评价,“你经常在这里吗。”


“不,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少女摇摇头。


“是么,看你一副很习惯的样子,还以为你经常来这里。”


“是这样吗。”


“看起来就像是那么回事,现在不是已经挺晚了嘛,但是你一个人好像一点也不害怕。”


“害怕?”少女重复了一次,微微蹙起眉头,仿佛是在问有什么好害怕的么。


“你看,这个公园又黑又安静,很多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如果一直盯着那些地方看,会让人觉得好像有什么就在那吧。”


怎么说好呢,黑暗本身就令人觉得很可怕吧。


“什么呀,你是在怕黑啊。”


少女说着露出了极为灿烂的笑容,笑声飘荡在公园里,倒让秦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一点都不怕唷,因为我就是从那里来的嘛。”


这是什么意思?


“我啊,是来这个地方找人的,结果找了好几天一直都没有找到,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说不定那人根本不在这里呢。”


“不会的,因为婆婆说了公主大人就在这里。”


“公主大人?”


“公主大人。”


女孩的答案让秦熏彻底搞不懂了,她在这里生活了整整二十三年,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附近有什么公主大人。


这女孩是不是让人诱骗着参加了什么奇怪的宗教团体?


“公主大人是谁呢。”


“大姐姐你虽然看起很聪明,但其实很笨耶。”巫女顶着一张可爱的脸说话却一点不可爱,“公主大人就是公主大人嘛,是我们的公主。婆婆说公主大人马上就要醒来了,要我来这里保护公主大人。”


“保护公主应该是骑士的工作吧,你不是巫女吗?”


"骑士是不行的,只有巫女才可以保护公主。"少女摇摇头,说出叫人费解的话。


"那巫女是要从谁的手里保护公主呢。"


"妖怪。"


居然说是妖怪,这女孩果然是加入了什么奇怪的宗教团体吧。


"这个地方还有妖怪吗。"


"有哦。"少女把手上的啤酒空罐随手一扔,站起身,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一处,"这里就有。"


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去,秦熏只看见不远处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混沌难明的深沉黑暗。那里有什么吗?秦熏定睛凝神暗处。


——在动。


那片黑暗在朝着这边移动。


快逃,快逃!


秦熏想要嘶喊,想要拉着少女一起转身逃离,却发现身体根本毫无知觉,自己连移开目光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


黑暗缓慢逼近,一点一点侵蚀着路灯微弱的光亮,一声脆响,那一点微弱的光亮也消失不见。黑暗中吹来了一阵风,秦熏只感觉一股凉意一直吹到了心底。


她看见那片黑暗中,有一团巨大的阴影正不断走近。


别看了,快停下啊!


“我刚刚还在思考,到底要用什么东西来回礼才好。”


秦熏看见少女仿佛瞬间移动般出现在自己身前。阴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发疯了似的猛冲而来。


“但是现在好像不用烦恼了。”


少女抬手握爪,迎着扑来而来的巨大阴影一爪抓下。阴影四分五裂,散落成一块一块的碎片,进而毫无生息的融化在了夜色中。


"你到底是……"秦熏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她到底都看到了些什么啊。


"我叫焰。"


清亮的声音穿透黑暗。


少女转过身来,背对着一片幽暗,嫣然一笑,"是个巫女。"


她的头上是一对短短的、小小的,形如菡萏的尖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