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十七中百晓生

作者:最果
更新时间:2020-12-28 17:31
点击:82
章节字数:29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源中是从这个学期才开始效仿衡水的,一个四百米标准跑道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同时容纳六十多个班的学生,所以大部分班级并不在体育场跑操,而是绕着整个校园跑满两公里。虽然沿途有一些学生会的干部负责监督,但他们也没有千里眼,很多人都是趁队伍跑到某个拐角的时候就偷偷溜号了。最后一趟下来,集合的时候能凑齐出发时的一半那都是奇迹。

“我靠……学校领导……脑子是不是坏掉了?真以为让我们出来跑几圈,学习成绩就能跟人衡水的一样好了?”李依松一边跑,一边撑着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林和,等到前面实验楼咱就溜了算了,我真跑不动了,这一天天的,累得跟什么似的。”

“这么快就不行了?老李,我看你这学期体测要糟啊。”林和嘴上吐槽得毫不留情,但她知道李依松的脾气,上厕所都必须找个伴,现在跑操不陪她一块儿闪人,怕是能被她念叨一整天。

两人闪进实验楼,回头一看,班上的队伍早就变得稀稀拉拉的了。

李依松扶着墙,摆着手说:“累死我了,我得好好喘口气。”

“喂。”

一只手轻飘飘地搭上她的肩膀。

“要扣分的哦,同学。”

李依松吓得“呜哇”大叫起来,捂着脸试图逃避现实:“我不是我没有!”

林和在旁边笑:“行了姜海,你就别逗她了,人都快被你吓傻了。”

“姜海?”李依松放下捂脸的手,转身看到后面的人,气得差点扑过去咬她,“还真是你!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错。”姜海赶紧举手投降。

“今天怎么过来了?”林和走到她面前,“你们不是刚开始上课吗?”

“碰到点事,顺路过来一趟。”

姜海说得有些犹豫,林和见她时不时瞄一眼旁边的李依松,就知道她肯定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单独聊聊,好说歹说地把李依松给忽悠走了,这才问道:“怎么了?新学校……不好?”

“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姜海一脸忧色,把这两天的奇葩事大概描述了一番。

林和揉揉她的脑袋,轻声道:“对不起啊,说起来还是因为……”

“别。”姜海打断道,“路是我自己选的,怪不了任何人。再说了,我今天跑这儿来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

“那你想听什么?”

“什么也不想听。”姜海眨眨眼,张开双臂,“抱一下就行。”

“是吗?”林和被她抱得紧紧的,侧过脸亲了亲她的耳朵,“恐怕不够吧。”

在源中逗留了一会儿,回到职高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班里还是一如既往地乱,秦珺竹不在,倒是童诗瑶,一看见姜海回来就朝她招手。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真被警察抓走啦?”

“被抓走了我还能回来么?”姜海含糊道,“顺路回了趟源中,耽搁了一点时间。”

童诗瑶点点头:“没犯事儿就好。咱们学校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被警察找上门那也是大问题,千万得当心。”

“我知道。”姜海说,“正好,我跟你打听个事呗。”

童诗瑶眉毛一挑:“那你可就问对人了。姑娘我自号十七中百晓生,学校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八卦……啊不是,就没有我不知道的情报!”

“行行行,先别忙着吹。”姜海抬手让她打住,“我就问一个人,三年级的,叫晏然,你认识么?”

“……不认识,但是有听说过。”童诗瑶的眼神有点奇怪,“你问她干嘛?”

“我姐在做生意,她有时候会来帮忙。”姜海斟酌着字句,“她平时不上学?”

“对啊,休学了。”童诗瑶说。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沦落到那个份上。

童诗瑶听罢,收敛了方才活泼的表情,朝姜海勾勾手说:“跟我来,咱们换个地方说。”

两人来到消防通道旁边,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姜海都不由得怀疑起来,张映冬让她打听的难道是什么天大的秘密?

正想着,童诗瑶开口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咱们学校的扛把子潘盛武吗?”

“记得。”

“这个潘盛武和校外一些放贷的有点关系,专坑女学生,你打听的这个晏然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童诗瑶的声音越压越低,“我们学校当时有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猛人,也不知道跟晏然什么关系,潘盛武坑了晏然,结果把那个猛人也给惹毛了,你猜后来怎么着,那人直接砍了潘盛武一只手!我的天,听说当时还上着课呢,全校都轰动了。”

童诗瑶说的故事,和姜海在看守所听过的几乎一模一样。故事里的学姐,原来就是晏然。

不可思议,但又好像合情合理。

“你说的这个猛人,是不是叫贺亦星?”

“你知道?”童诗瑶一脸疑惑,“谁跟你说的?”

“她本人。”

“怎么可能?”童诗瑶不可置信地盯着姜海,“你是贺亦星的亲戚?”

姜海摇摇头:“普通朋友罢了,偶然听她说起过这事儿,只是没想到她说的就是晏然。谢谢你啊,事情我都清楚了,先回去上课吧,万一又被班主任发现就不好了。”

“等一下姜海,我觉得你有点奇怪。”童诗瑶忽然用力摁住她的肩膀,“普通朋友不能探监,她本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跟你说这些事。”

“你蹲过号子?”童诗瑶眯起眼睛,“所以才会被源中开除?所以才会有警察来找你?”

姜海摸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想到童诗瑶脑子转得这么快,虽然警察找她是因为别的事,但阴差阳错下反而被童诗瑶给猜了出来。

“是,我跟贺亦星是在看守所认识的。”

“真是看不出来,源中也有你这种不安分的人。”童诗瑶勾住姜海的肩膀,“其实你说晏然在给你姐帮忙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栽在潘盛武手里的人,哪能那么轻易就脱身。如果我没猜错,你姐……大概也有点来头吧?”

姜海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这个童诗瑶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倒还真是聪明。能有这么敏锐的嗅觉,难怪她说十七中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

童诗瑶拍拍姜海的肩膀:“放心吧,你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人都有秘密的嘛,我懂。你不愿意说我也不……”

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嘘——有声音。”

童诗瑶指指消防通道,轻手轻脚地挪过去,悄悄探出个脑袋往下看。

这时,底下传出了“咚”地一声闷响,然后就是一个人呜咽的声音。

“学长,你饶了我吧,我才刚来学校,我都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你们了……”一个男生捂着被撞的头,痛哭流涕地向面前的人求饶。

“放心,你没惹到我们,哥儿几个就是最近手头紧,想借两个钱周转一下。”

“学长,啊不,大哥,我的钱都在这儿了,你看这……”

“去你m的!老子说借两个钱,你小子就真只有两个钱啊?”高年级的学生一脚踹在他脸上,“买条烟都不够,你tm打发要饭的?”

“我真就只有这些……”

“到底有没有,搜一搜不就知道了?”高年级学生向旁边的人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同伙上去翻那个人的口袋。

“这是什么?”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神经病,钱包里不放钱,放这破纸?”高年级学生从接过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纸片,丢到地上,正要一脚踩上去,挨打的学生突然大叫起来:“别!”

“叫什么叫!”高年级学生没踩到纸,倒是一脚踩到了他的手上,“这tm是金子做的啊,神经病!”

挨打的人不敢呼痛,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大哥,我不骗你,这玩意儿……比金子还贵。”

“呵,傻逼。”高年级学生不以为然。

“大哥,你放了我吧,你放了我,我把这几张都给你。”

“你当我是二百五?哥几个,揍他!”

“大哥!大哥!我说的是真的!”那人被踹得满地打滚,却坚持道,“这东西不是废纸,是我们年级一个富二代给的,他和二年级的豪哥是朋友,不信你可以去问!”

高年级学生将信将疑地停了下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是……”

那人回答的声音特别小,童诗瑶和姜海面面相觑,都没有听见。

下面又是一阵细微的响动,过了一会儿,那几个高年级学生似乎相信了他的话,真的放过了他。

姜海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童诗瑶。

童诗瑶摊开手,一脸无辜地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