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作者:冬
更新时间:2020-11-27 23:37
点击:277
章节字数:37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噬豪那傢伙給了什麼?」收起嘻鬧的面容,蠻王靠近威朗普低聲問道。

「魔法陣。」奴奴替沉默的威朗普回答:「裡面刻的是變成野獸的魔法。」

奴奴將放在口袋的倒十字架交給蠻王,但蠻王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完全沒有要接手的意思:「我不過是個平凡的人類,這東西還是放在你們身上實用些。」

「謝謝。」看向蠻王,奴奴真摯的感謝眼前的男人。

而男人卻被這過分真摯的目光瞧了不自在:「不用謝我,你們該感謝的是你們自身的才能。」搔搔自己的後腦勺,蠻王丟下這句話後轉身找其他戰友喝酒去。

一個壯碩的大媽捧著肉湯走向奴奴:「吃不飽的話,再來向娜娜可爾阿姨要。」

努努感動的接過肉湯,並向娜娜可爾道謝。

與族裡同年齡的孩子相比下,奴奴過於瘦弱和脆弱,弗雷卓德的部落位在戈爾壁大雪山的半山腰,高海拔的地區想要煮熟食物並不容易,族人們已經習慣吃半生不熟的食物,但奴奴卻難適應這如同野獸般的飲食文化,這種費工夫的肉湯明顯是為自己準備的。

地洞中歡樂的氣氛讓奴奴不禁揚起嘴角,一雙棕色的大眼漸漸出神。


從體型和樣貌來說,奴奴跟北境的民族幾乎沒有相同點,的確,這少年並非弗雷卓德的族人,而是威朗普在一次襲擊冥河郊區的村落時撿來的孤兒。

那是距今已有八年的事情,奴奴本是冥河貴族的長子,本名為哈爾斯•威洛,他一出生便繼承父母優秀的血統,可以感知魔力的存在,也就是冥河人所謂的『奇才』,只是這份『恩惠』同時也帶走了母親的性命,對冥河的貴族而言這是常有的事,『恩惠』是因血液而傳承,大多數被稱作奇才的母親往往都會因為其自身的恩惠傳承於孩子而失去恩惠或死亡,顯然哈爾斯的母親很不幸的抽中死亡的下下籤。

妻子的死亡是注定的,哈爾斯的父親並沒有在喪妻之痛中掙扎太久,作為公爵的他為了鞏固勢力,在妻子去世的一個月後便再婚娶了其他公爵的女兒為妻,可惜這位公爵千金,可雅•比菲亞並非奇才,生下的孩子也沒傳承到父親所擁有的恩惠,比起血脈,冥河的貴族更重視對魔法的才能。

自滿一歲的弟弟被鑑定出無恩惠的事實後,母子明顯的被整座公爵城堡冷落也給自己的父親丟盡顏面,要不是自己憑藉自有使用魔法的才能及家世背景,母子倆在城堡內還算有一席之地,只是如此的情況讓可雅為自己親生兒子的未來感到不安,威洛公爵的子嗣已有天資優秀的哈爾斯,而自己的兒子恩薩不僅不可能繼承爵位,若在魔法的才能不足,很可能會被貶為一般平民,對貴族來說,平民不過是貴族的財產,與牲畜無異,落為平民就意味著不再是人類。

抱著自己的孩子,可雅蜷縮在床角邊顫抖,她決不允許有任何人傷害她的孩子,作為母親的勇氣在可雅的內心爆發,一個可怕的念頭逐漸產生,儘管當時的她只有十五歲。

又過了可雅雇了人販子集團,在冥河人口販賣極為常見,特別是一出生便具有『恩惠』的孩子,這是連貴族都搶著要的,如此好的差事人販子集團自然是一口答應。

偌大的城堡裡多個女傭或少個女傭沒人會注意,幾個女人假扮城堡內的女傭,在哈爾斯的房內點燃迷藥,在年幼的哈爾斯因迷藥而沉睡之時將其放入用來裝糞便的木桶,趁著深夜,外頭的同夥喬裝成分統的運夫,一桶桶的糞尿即使有蓋上木蓋仍是臭氣薰天,城堡的守衛可沒人願意接近,只是趕緊催運夫走人,如此,哈爾斯便這般輕易的被拐出城堡。

站在城堡高處的可雅看著一切,本因該是純真可人的面容,此刻卻冷得令人發寒,銳光閃過翠綠的眼眸,絕不能讓那孩子有活著的機會,具有恩惠的孩子只有身在貴族才有價值,同樣,在冥河也只有貴族才買得起這樣的孩子,若是就這樣讓人口販子賣掉哈爾斯,公爵家遲早會找回哈爾斯,為了恩薩決不能讓哈爾斯有回到公爵家的可能。


想要藏個貴族孩子自然是不能藏在有魔法陣的城市,披著破布麻衣的男人們很快的將推車運至高牆外的郊區,隔日與城堡內的冒牌女僕會合後,在比菲亞公爵暗中協助下輾轉來到戈爾壁大雪山的山腳處,由於這裡是北方蠻族侵襲的必經之處,人煙稀少不說,高牆內的懦夫也沒人膽敢接近這裡,戈爾壁大雪山的另一頭全都是食人的怪物。


「你們不怕被怪物吃掉嗎?」被關在鐵籠裡的哈爾斯好奇的詢問眼前的陌生人。

這時的哈爾斯雖然只有四歲,但天生的聰慧讓周圍的大人都不禁為其讚嘆,這也是為何比菲亞公爵冒險也要協助可雅拐走哈爾斯,這孩子的未來必定會打破貴族間的勢力平衡。

與哈爾斯相處了幾天,這不哭不鬧的肉票其實挺討人喜歡的,一個大鬍子老頭開口:「北方的蠻族上個月才剛走,沒三五個月不會再來。」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老頭脹紅臉搖搖晃晃走近哈爾斯:「你小子不用擔心太多,爺爺我們給你管吃管住,機靈點,給哪家貴族看上了,你還是可以跟以前一樣過好日子,我們大夥的好日子也靠你了,哈哈哈哈!!!」

男孩臉上沒有其他表情,望向窗外的一雙大眼有著失落與期盼。

生於高牆內的哈爾斯自然同尋常貴族,對北方的蠻族只有聽聞但從未親眼所見,在繪本裡頭,蠻族是巨大的白色怪物,有著猛獸般的利爪跟獠牙,他們是住在戈爾壁大雪山的怪物,時不時會下山吃掉人類並且搶奪財物,因為他們認為只要吃了人類的血肉就能夠成為人類,搶奪人類的物品只為模仿人類,可怕又可憐的怪物。

「見不到蠻族嗎...好可惜...」

哈爾斯的願望很快被實現,但...這算是幸運還是厄運......?



隨著冬季的結束,北境的動盪越發越明顯,弗雷卓德開始向南遷徙,得知到消息,其餘兩個部落的民族自然感到提心吊膽,尤其是愛奴,三個部落中戰力最為弱勢,首領阿奴山騎著鬃馬連夜來到史瓦妮的帳下。

「弗雷卓德已經到烏拉瓦哈河了,妳說過只要信仰鬼神大人就能得到鬼神大人的庇護,但為什麼一點動作都沒有!」男人絲毫沒有掩蓋自身情緒的打算,透過聲音向史瓦妮咆嘯著,指控的意味非常明顯。

「烏拉瓦哈河距離愛奴的部落還有些距離,緊張什麼。」

半臥在獸皮堆上,史瓦妮慵懶的模樣表現出她的不在乎,這讓阿奴山感到腦羞和慌亂。

在各部落歷代的首領相較下阿奴山過於年輕,二十的歲數成為愛奴的首領並不是自己所期望的,只因身為前首領的阿父死得早,迫於無奈下,眾人將作為長子的阿奴山擁立為首領。

阿奴山沒有阿父的勇猛或智慧,無論做什麼都比阿父差一截,族裡的人總是無意間如此脫口而出,阿奴山明白,自己並非才能而被愛奴人擁戴,只是單純無人能坐上這位子罷了。


阿奴山的阿父死因是一場常見的意外,打獵的途中因失足跌落山坡,找到屍體的時候,腦花都濺灑在泥地上,一看就知道沒救了,族人遵循愛奴的傳統,將屍體放置於山野使其回歸自然。

生離死別什麼的很平常,愛奴遵循老一輩的規矩,一群人圍在廣場上傾聽巫師的祈禱,替已死之人向神告知他的回歸。

祈禱結束,族人們便開始討論下任首領的人選,一群人嘰嘰喳喳到太陽都下山了都沒個結果,前首領長子的身分讓阿奴山有些尷尬,既不想待下去,卻也又走不開。

「我覺得阿奴山挺適合當首領。」開口說話的是一個有著一雙幽藍色瞳孔的壯碩男子。

跟所有人一樣,阿奴山被這突然的提議驚呆了,但又隨即開口:「不...不!我沒辦法,我沒辦法跟阿父一樣,我...」

聽見阿奴山的拒絕,周圍的其他人的表情似乎都像是鬆了口氣,若有似無的竊語聲開始瀰漫:阿奴山挺機靈的,打架也行,但...就是差了他阿父一些,實在可惜。

這樣的景象狠狠的刺傷著阿奴山的自尊 ,看向方才開口的男人,緊握拳頭的他報復似的開口:「阿奇蘭大哥因該比我更適合當首領。」

又是個叫人驚嚇的發言,這回眾人的面容上可不只吃驚,甚至帶有著明顯的厭惡。

阿奴山看在眼裡,但他仍提起膽子繼續道:「阿奇蘭可是這部落唯一能戰勝雪怪的男人,這難道不足以證明他的強大嗎?」

北境的環境雖說惡劣,但棲息於此的神靈精怪卻不少,彼此間競爭成為人類部落的神,以自身的力量守護該部落,進而得到供奉和信仰,這其中不乏存在著以獵殺人類維生的精怪,會傷害人類的精怪,北境人將其統稱為雪怪,銀白色的毛髮和幽藍色的眸子是雪怪常見的特徵。


眾人的沉默讓阿奴山有些得意的撇了阿奇德一眼,確實,論能力阿奇德甚至比自己的阿父更有資格成為首領,但這是不可能的,愛奴人絕不可能讓阿奇德成為領導者,即使他是唯一有資格的人。

「說什麼傻話,那傢伙可是來路不明的半人類。」

不知道是誰率先開了口說出所有人想說但又不敢出口的話語,這低聲道如同呢喃的訴說像是被打翻的種子,嘩啦啦的全散開來,在人群中不斷迴盪。

阿奇德是部落裡的一個老人在森林裡撿來的棄嬰,被裝在竹籃裡的嬰孩睜大著一雙如同雪怪般的幽藍色雙眼,朝發現自己的老人拼命哭泣著、乞求著,短短的小手不斷在空中揮舞,像極了溺水者求生的姿態。

這一幕使老人想起自己死去的孩子和孫子,心頭一軟,老人將這孩子帶進部落獨自悄然撫養,即便這孩子的外貌遭族人排斥,阿奇蘭還是健壯的成長,並立下一樁樁的豐功偉業直至今日。

「不如還是讓阿奴山當首領吧,他只是年紀還太輕,需要時間磨練。」又有人提出建議,看來比起阿奇蘭眾人寧願讓身為前首領長子的阿奴山作為首領。

「對對對,我也這麼覺得。」

「是啊,那孩子很聰明的,只是需要時間。」

廣場上又開始躁動,擁戴阿奴山的聲音此起彼落的方式逐漸放大,這怎麼聽都像是在說服自我似的,阿奴山沒有任何喜悅,只能不安的看著眼前的荒唐。


人群的歡呼聲外,阿奇蘭靜靜的站在遠處看著如自己意料般發展的一切,說真的,內心實在無法喜悅起來,族人的歡呼聲越聽越刺耳,阿奴山的名子就像是在告訴阿奇蘭:你不屬於這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